迅速,此外三位八大王张献忠和阎正虎也到了。他们两个之后分别为1隶属于于王嘉胤部的西营和南营,故此张献忠叫西营八大王,阎正虎叫南营八大王,赵德方则被称作二队八大王。张献忠之后收过李自成的礼,又没见过田见秀,也算有几分交情,因为也赶过来问候。但是看他的神和张献忠一起来的还有满天星张大受和闯塌天刘国能二部,刘国能说他临来之前见过闯王高迎祥,闯王明确表示不打算来了。高迎祥的兵力不亚于王自用,但是由于王自用是王嘉胤的左膀右臂,而张存孟和王嘉胤又是曾经合伙的兄弟,所以王张二人的旧部基本上都会支持王自用,高迎祥来了也肯定争不到盟主之位。可他之前与王嘉胤平起平坐,不甘居于王自用之下,于是干脆就不来参会。薛仁贵焦得名、革里眼贺一龙、扫地王张一川、点灯子赵胜、李晋王李文江等人离王屋山太远,无法赶来参会,但是派出了手下来吊唁王嘉胤。。...

很快,另外两位八大王张献忠和阎正虎也到了。他们两个之前分别隶属于王嘉胤部的西营和南营,故而张献忠叫西营八大王,阎正虎叫南营八大王,赵德方则被称为二队八大王。张献忠之前收过李自成的礼,又见过田见秀,也算有几分交情,所以也赶来问候。不过看他的神情,似乎不太开心,估计他和王自用争执的传闻并非虚言。

和张献忠一起来的还有满天星张大受和闯塌天刘国能二部,刘国能说他临来之前见过闯王高迎祥,闯王明确表示不打算来了。高迎祥的兵力不亚于王自用,但是由于王自用是王嘉胤的左膀右臂,而张存孟和王嘉胤又是曾经合伙的兄弟,所以王张二人的旧部基本上都会支持王自用,高迎祥来了也肯定争不到盟主之位。可他之前与王嘉胤平起平坐,不甘居于王自用之下,于是干脆就不来参会。薛仁贵焦得名、革里眼贺一龙、扫地王张一川、点灯子赵胜、李晋王李文江等人离王屋山太远,无法赶来参会,但是派出了手下来吊唁王嘉胤。

老回回马光玉、一字王刘小山、邢红狼邢文钊、领兵王凌邦文、八爪龙徐德量五人已经先于李自成抵达,九条龙刘进福、五条龙吴云朝、扑天雕贺双全、摸着天高小溪四人也陆陆续续来了。至此,已有二十一家反王到齐。但是眼看后天就是会期了,曹操罗汝才、整齐王常自有、混世王武自强三人却迟迟未到。

直到次日傍晚,这三位才姗姗来迟,但是他们的打扮让来到山下迎接他们的众人着实大吃一惊。这三人和他们的卫士全都披麻戴孝,常自有拿着引魂幡,武自强举着哭丧棒,罗汝才亲自扶灵,和其余七个小头目一起抬着一口棺材。

王自用惊问:“兄台这是何意?”罗汝才抹了抹眼泪:“惊闻横天一字王遇害,我兄弟三人痛心疾首,恨不得插翅飞来。谁料王兄英灵护佑,我等半路途中正遇上送王兄遗体前往太原的官兵,便出手夺回了王兄的遗体。”

罗汝才打开棺材,里面赫然是王嘉胤已经半腐烂的首级,拼在一具木雕的身体上。王自用、张献忠、阎正虎、刘体纯、刘汝魁、高汝利、郭应聘、赵德方、张文朝、拓养坤、王文耀、刘文兴、李安等王嘉胤旧部纷纷跪倒大哭,虽然其中有的人心里没那么悲痛,但大家都哭,他们也得把表情做足。李自成、张天琳等人与王嘉胤没有交情,便上前长揖为礼,穿着孝服的罗汝才在一旁答谢,倒好像他是孝子一般。

罗汝才虽然并非王嘉胤旧部,但是也算王嘉胤的义弟,给王嘉胤发丧并非不可。可是现在他搞这一出,无疑是将了王自用一军。那夜阳城大营的混战中,王嘉胤的首级被张立位带走,尸身也失落在乱军之中。现在王自用这个王嘉胤的亲信在这里大张旗鼓地准备当盟主,罗汝才这个外人倒把王嘉胤的首级抢回来了,还大办丧事,王自用非常尴尬,只能拿哭得昏天抢地来掩饰。

王自用也并非是演戏,王嘉胤既是他的君主也是他的兄长,王嘉胤之死的确令他痛彻心扉,只是出来造反之后见多了生离死别,心肠变得刚硬得多,情绪从不外露,现在有了这样一个可以光明正大地嚎啕大哭的理由,他也想要宣泄一下。

罗汝才能夺回王嘉胤的首级哪里是凑巧,而是他筹划许久的计策。曹文诏能在王嘉胤军中安插卧底,罗汝才当然也能在曹文诏的部下中收买细作。罗汝才侦得了曹文诏要把王嘉胤的首级解送太原的情报,安排了四处伏兵,这才歼灭了押送首级的官军小队,夺回了首级。罗汝才对王嘉胤也没有多深的感情,之所以搞这一出,主要就是为了给王自用找麻烦。

罗汝才和王自用并没有什么矛盾,但是他认为,如果王自用这个盟主真的做成了,可能会对他很不利,他极有可能将所有王嘉胤的旧部统合起来,甚至进一步吞并其他队伍。这样固然能更好地对付官军,但是对于其他各家反王来说,独立性将会越来越小。

更何况,罗汝才在王嘉胤的旧部之中有同盟,经他这么一闹,王自用的威信就不见得那么牢靠,只怕连王嘉胤旧部都不会全部做他的部下。

王自用看了一眼张献忠,张献忠也同样哭得悲切,这是发自内心的真伤心,不是装得出来的。但王自用坚信,罗汝才今天这出大戏,张献忠一定知情。

总不能这样一直哭下去,李自成、马光玉、张天琳、刘国能等人纷纷上前劝解,王自用、张献忠、刘体纯、刘汝魁等人良久才能收声,高汝利、拓养坤、刘文兴这几位则是说不哭就不哭了。李自成刚才看得清楚,高汝利是在脸上“按摩”了良久才流出眼泪来。

其实张献忠希望罗汝才直接在明天大会的会场上把棺材抬来,但是罗汝才做事一般都留三分余地,他只想给王自用使个绊子,不想让他彻底下不来台,更不想和他结梁子。今天傍晚抬棺材到山脚下来办白事,还可以说是伤痛之下办事不周,明天直接把棺材抬到会场上,那就是公然挑衅了。

罗汝才绰号曹操,可是他只有曹操的狡诈,却无曹操的气魄。他对各方势力都不想得罪,只想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可是天下终究是要太平的,流寇不可能永远是流寇。他或者为君,或者为臣。可是罗汝才既无为君的野心和胆略,又不甘心为臣,他的下场可想而知。

整个晚上,山上山下都忙活着王嘉胤的丧事。李自成冷眼旁观着众人的表演,他虽不知其中原委,却也猜到几分。在场的二十四家反王加在一起有十几万兵马,论打仗,无论哪一个都甚是了得,麾下精兵猛将也有不少。可是他们的心思都用在哪呢?或者专事抢掠,或者像张存孟一样惦记招安。只有王自用、张献忠、罗汝才这三人是有大志的,可是他们却把精力都用在了对付自己人身上。

农民军需要统一起来,但那是将来,不是现在。现在的大明朝依然强大,就算这十几万兵马聚在一起,和官兵打一场会战也依然是打不过的,所以现在还是需要各家掌盘分头行动,不断消耗官兵。这样此消彼长,直到农民军和官军的实力变得对等,才是他们统一起来与官军决战的时候。

王自用的理想是好的,可是他来得太早了。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471)

我要评论
  • 像这年&子用的

    万幸,有一个拾粪的农民发现了他,跑回家叫来了两个帮手。更幸运的是,这三位并没有像这年头很多人会做的那样,直接把王瑾大卸八块吃掉,而是把他抬回家,灌了一碗稀得能当镜子用的稀粥。

  • 自己是&踪影,

    破城的混乱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父母都不见踪影,再回沈阳已不可能,他跟随着难民队伍一路向西,来到了辽西,投到西平堡副将罗一贯麾下做了一名小卒。

  • 叫李自&个人。

    王瑾醒过来了,也知道了救自己的人是谁。发现他的那个人名叫李自敬,他叫来的两个帮手一个是他已故大哥的儿子李过,另一个是他的二哥,李自成。王瑾很走运,在遍地是鬼的人间地狱碰上了三个人。

  • ’右手&见杀了

    “孟康左手抓住鞭子:‘横竖官府是不让我们活,要死也死个痛快!’右手抄起一把利斧,当头一击,把个提调官的天灵盖劈了个粉碎。众船匠见杀了提调官,发一声喊,有跑了的,也有抄起锤子、锯子打杀众差役的……”

  • 岁,是&的儿子

    不知不觉,离开家乡已经十年了,十年前,也是这样的三月时节,努尔哈赤率领的金军攻陷了沈阳。那时的王瑾十六岁,是沈阳城中一个裱画匠的儿子,因此也识字,读过些书。

  • &养着家

    但大户也没那么容易吃,这年头兵荒马乱,有钱有势的人家都养着家丁,双方火拼了一场,各死了几个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