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文选在此,谁敢与我一战!”一个十六七岁的更年轻将军挺枪跨马在官军之中循环往复掩杀,连续挑杀数人。身旁一个与他年岁差不多的小将挥动大刀火力掩护他的侧后:“杀了人便杀了人,你哪那么多废话!”白文选笑道:“现在的不给自己打招牌,今后如何名扬四海天下!”白文选是吴白文选是吴堡人,冯双礼是绥德人,都是跟着张献忠一起从陕西来到山西的,他们只比张献忠小十岁,所以张献忠没正式收他们当义子,但是张献忠对他们来说也和父亲无异。。...

“白文选在此,谁敢与我一战!”

一个十六七岁的年轻将军挺枪跃马在官军之中往复冲杀,接连挑杀数人。身旁一个与他年岁差不多的小将挥舞大刀掩护他的侧后:“杀人便杀人,你哪那么多废话!”白文选笑道:“现在不给自己打招牌,将来如何名扬天下!”

白文选是吴堡人,冯双礼是绥德人,都是跟着张献忠一起从陕西来到山西的,他们只比张献忠小十岁,所以张献忠没正式收他们当义子,但是张献忠对他们来说也和父亲无异。

曹文诏发现阳城大营起火后,本来是要按照原计划立刻出击配合艾万年和曹变蛟的,但是张献忠部的突然出现却打乱了他的部署。本该在北边和王嘉胤一起进攻窦庄的张献忠突然出现在了阳城北侧。由于是在夜间,曹文诏部的夜不收的搜索距离缩小了许多,发现张献忠的时候已经无法避开,曹文诏只能选择返身迎战。

对于各家反王来说,曹文诏是个比洪承畴更加可恨的存在。洪承畴虽然凶残,但他杀人都是出于政治目的,除了维持他的官位之外,甚至没有什么私人诉求。而曹文诏不同,这个官军骁将既贪婪又残暴。对他来说,杀戮是一种乐趣,只要有机会,他就要尽最大可能多杀。在和农民军的战斗中,他会屠杀所有战俘,而且连被裹挟的民夫都不放过。洪承畴虽然也杀战俘,可也没残暴到连民夫都杀的程度。

在对待老百姓上,曹文诏、曹变蛟叔侄的残暴也是出了名的。有民谣称:“宁被流贼抢,不教曹兵挡。流贼抢有限,曹兵害无穷。流贼抢民财,曹兵杀民命。”在残忍程度上,曹家叔侄已经非一般官军可比,可以与努尔哈赤相提并论。

但也不得不承认,曹家军确实是能打。各家反王与曹文诏交手了不知多少次,基本上没占过什么便宜。张献忠部在各路反王中算是战斗力比较强的了,但夜袭曹部也占不到什么便宜。白文选和冯双礼率领前锋兵马奋力冲杀,却总也冲不破官军的阵势。

白文选突然觉得右腿一疼,一名官军的长枪刺中了他的大腿,冯双礼抢上前来,一刀把那官兵的天灵盖劈作两半。就在这时,张献忠的亲兵王尚礼策马奔来:“掌盘有令,速速撤回!”

张献忠本来也没打算靠一次夜袭就打垮曹文诏,占到点便宜便见好就收吧。冯双礼保护着白文选缓缓后撤,官军也并不追击,曹文诏深谙用兵之道,流寇深夜来袭又突然撤退,很可能有埋伏,贸然追击很不明智。

等曹文诏整顿好队伍,已经是五更天了。曹变蛟那边派人来报告,说流寇主力已经逃遁,贼将张登喜投降,但大部分贼兵都跑得无影无踪了。

曹文诏十分恼火,没想到自己精心部署了这么久的行动,就这样被张献忠搅和了。张献忠是怎么识破自己的计划的?曹文诏百思不解。

其实他不知道最好,要是知道了其中原因只怕要气死,因为张献忠根本就不知道曹文诏会来。窦庄军的表现太好了,王自用和张献忠攻庄时伤亡很大,于是张献忠就与王自用吵了一架,随后带着部队南下找王嘉胤,打算让他评评理,顺便讨要些物资装备,没想到正撞上曹文诏。

张立位和王国忠带来的那颗首级经投降的张登喜等头目指认,确系王嘉胤无误,王嘉胤大营中的财货物资也都被曹部缴获。但是曹文诏仍嫌不够,既然张献忠等王嘉胤的手下大部分都跑了,他的怒气便发泄在了阳城百姓身上。

和马科一样,曹文诏也是很懂“策略”的。士绅背后有错综复杂的关系网,说不定哪个就勾连朝中的大佬,阳城县城内是繁华的地方,在那里惹出大事也不好交代。所以曹文诏不让部队进城,只是让艾万年进城去向城内的士绅富户勒索财物,曹变蛟、刘成功、柳国镇、王锡命等人则分散到四乡去全抢掠。

阳城县城由于在王嘉胤到来时开城投降,所以除了官员和胥吏之外,王嘉胤并没有杀其他人。但是在乡下,乡绅几乎都被王嘉胤杀光了,剩下的除了一般的贫民,顶多是中小地主和富农,对于这些无权无势的人,官兵可以想怎样就怎样,就算是秀才也可以说杀就杀。

县内的乡村或多或少都和王嘉胤合作过,或者提供过粮食,或者搬运过物资,随便就能扣上一个“通匪”的罪名。村中的丁壮被杀戮一空,年轻女人则被用绳子穿成一串一串带走。江南来的人贩子闻着血腥味赶来了,官兵玩腻了女人只后可以直接换成银子。反正是抢来的,所以价格也极为低廉,许多人贩子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来做这项买卖。

被东边杀来的曹变蛟和艾万年击溃之后,王嘉胤的残部陆续向西逃窜。

正如当初投奔张存孟时一样,王瑾一开始就知道王嘉胤要完,所以刚到乌岭山的时候,做的就是挖他墙角的准备。因为在乌岭山驻扎的时间会比较长,闯军派出侦察情报的除了骑兵夜不收之外,还有便装混入周边城市镇甸的探子。这个工作由王瑾和熟悉本地情况的马重僖负责,李自成并不过问具体细节。王瑾便让马重僖借着侦察的机会向王嘉胤的部下们宣扬乌岭山中有个闯将,如何如何兵强马壮,打下过绥德州城,击败过王承恩、马科、张应昌。

六月二日那天的夜袭之后,很多跑出来的王嘉胤部下将领的第一反应都是逃到山里去,这样官兵便没那么容易追来了。负责带路的当然是在阳城本地招募的新兵,这些人都是马重僖的同乡,正是马重僖的重点宣传对象。于是,大量王嘉胤部下的败军都被带到了乌岭山中来,还有一些百姓也为了躲避官兵逃进了山。

李自成一点都没觉得有什么问题,王嘉胤打了败仗,他的部下来投奔李自成是很正常的事情。李自成立刻派出了王文耀、雷猛、孙德才、刘宗敏、高杰、刘芳亮、袁宗第、辛思忠八队人马下山接应败军和难民。一夜之间,李自成发现自己居然有了上万部下。

农民军时聚时散,隶属关系经常变动,别说王嘉胤已经死了,就算王嘉胤还活着,手下的小头目们改换门庭也是很平常的事。所有来投的头领中,黄莺儿陈虎山、跟虎黑九霄两队人数较多,做了管队,其余零星来投的都打散编入各队。李自成又提拔了张能、马重僖、谢君友、马世耀四人做管队,闯营的编制从十二队变成了十八队,每队五百余人。

李自成与王嘉胤并无交情,但既是陕北老乡,又是同行,难免兔死狐悲。他让王瑾安排人手,探查王嘉胤残部与官兵的动向。没想到,曹文诏竟然顾不上追击王嘉胤残部,匆匆离开阳城向北而去,至于是什么原因让他突然离开,现在还不清楚。

王自用已经南下,由于白玉柱张登喜叛变投敌,紫金梁王自用便成了王嘉胤旧部中地位最高的人,王嘉胤麾下溃兵大部分都被他接收。王自用现在有部下两万余人,已经成为了山西最大的势力。王瑾略微觉得可惜,但转念一想,现在王嘉胤旧部已经占到了闯军的半数,如果再收编更多王部残兵,恐怕未必能消化得了。现在这样就很不错了,不要太贪心,免得把自己撑死。

阳城已经残破,不宜驻兵,王自用把自己的大营扎在了王屋山中,并向所有活动在晋东南地区的反王派出使者。王自用在信中说,现在官军势大,横天一字王不幸殒命,各家同道只有抱团取暖才能抵御官军,邀请大家前往王屋山参加会盟。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280)

我要评论
  • 西巡抚&勤王,

    可没过多久,崇祯二年,金军入关劫掠,威胁京师,山西巡抚耿如杞率领张鸿功等人进京勤王,王瑾也在其列。

  • 之后,&西大地

    然而还不到一年时间,金军再次大举杀来,罗一贯战死。不久之后,广宁沦陷,金军连下四十余城,辽西大地遍野焦土,尸骸山积。

  • 崇祯元&瑾一时

    崇祯元年,他所在的部队被调到了蓟镇,由于接连三个月没有发饷,饥饿难忍的士兵们发动了兵变。王瑾一时气愤,当了出头鸟,后来朝廷镇压兵变,他在蓟镇待不下去了,离营潜逃,又投到了山西总兵张鸿功麾下。

  • 么容易&,各死

    但大户也没那么容易吃,这年头兵荒马乱,有钱有势的人家都养着家丁,双方火拼了一场,各死了几个人。

  • 们来京&,罢免

    于是甘肃兵鼓噪哗变,想跑回家乡,走到兰州时,甘肃巡抚梅之焕镇压了兵变,继续逼他们来京城勤王。没想到来了京城之后,崇祯因为甘肃兵迟到勃然大怒,罢免了梅之焕,于是甘肃兵也都跑了。

  • 他的那&上了三

    王瑾醒过来了,也知道了救自己的人是谁。发现他的那个人名叫李自敬,他叫来的两个帮手一个是他已故大哥的儿子李过,另一个是他的二哥,李自成。王瑾很走运,在遍地是鬼的人间地狱碰上了三个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