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四年六月二日。王嘉胤虽然占领了阳城县全境,却并没有驻扎在县城之中,而是住在城外军营的大帐里,这是他多年从军的习惯,和自己的军队待在一起,命能长一些。不过今天,他的命到头...

崇祯四年六月二日。

王嘉胤虽然占领了阳城县全境,却并没有驻扎在县城之中,而是住在城外军营的大帐里,这是他多年从军的习惯,和自己的军队待在一起,命能长一些。

不过今天,他的命到头了。

王瑾很多次考虑过要不要救王嘉胤一命,但是思来想去,却发现自己根本毫无办法。怎么救?告诉王嘉胤,你小舅子张立位和你的亲兵头领王国忠是曹文诏派来的卧底,准备把你灌醉了干掉?王嘉胤要是能信才见鬼了,一定认为他是《三国演义》看多了,甚至认为他是蓄意挑拨离间。

但是,历史就是比小说还魔幻。虽然这个剧情和范疆、张达杀张飞几乎一模一样,但是它就真的发生了。

所以,王瑾没有对李自成提出任何建议,闯营老老实实地躲在乌岭山中,打造兵器,牧马练兵。

练兵的最大障碍就是物资匮乏。首先,火器部队根本不可能训练,弹药何其稀少,在训练中打掉了,火铳就都成了铁棍子,更何况闯营装备的这些劣质火器瞄不瞄准意义也不大。由于食物供给有限,满足不了训练造成的巨大消耗,每日操练是做不到的,只能三日一操。

要是能像原时空那样给军队敞开了吃白面馒头红烧肉,王瑾有信心训练出一支在肉搏战中能打垮女真武士的强军,可是眼下杂粮都得省着吃,导致闯营现在的训练强度甚至不如大学生军训。

闯营缺少的不仅仅是食物,而是所有物资。比如说鞋子,就是制约闯军发展的一大因素。闯军中皮鞋和布鞋的数量极少,不是抄大户得来的,就是从官军死尸上脱下来的。幸好很多士兵都会打草鞋,这才让全营将士勉强不至于打赤脚。

但是在长途行军的过程中,草鞋的损坏率极高。假如闯军在训练的时候也成天搞五公里越野,那将消耗成千上万的鞋子,很显然闯营是搞不起这样的训练的。

劣质的麻布衣服在训练的过程中也很容易损坏,可闯军是无法自产服装的。一旦在训练中受伤,也没有很好的医疗条件去救治伤员。种种原因导致王瑾和王文耀的练兵工作开展得异常艰难。

王瑾和王文耀制定的训练项目共分六项。

第一项是基本的队列训练,先让士兵能老老实实地站着,分清左右。

第二项是行军、扎营的各项要领。

第三项是战术动作,包括、卧倒、屈身前进等动作,还有小队内的配合,以及对土堆、坑、壕沟、树木、房屋等地形的利用。

第四项是各种武器的使用,主要是长矛、腰刀、梭镖三种,火器和弓箭只是辅助。

第五项是伤口的清洗、包扎,还有土工作业等战场上需要用的其他技能。

最后一项是文化课,王瑾总是抓紧一切时间让士兵们认几个字,现在营中又多了一些识字的人,可以分开教了。但是士兵们还是更喜欢王瑾穿插在评书中的历史课和军事教育,对于拿着根木棍在沙土上写字没有兴趣。

不过,王瑾还是发现了有一些小管队和士兵特别好学。这些人如果能幸运地活到最后胜利,哪一个官职也不会低于三品,那些实在学不进去的就只能一辈子冲锋陷阵了。

其实王瑾和王文耀能教的还有更多,比如说拳术、马术、箭术、攀岩、武装泅渡等等,但是只有作为夜不收来培养的人才会专门学习这些。

对于普通士兵来说,一般的科目都未必能教完,还要什么自行车。王瑾、王文耀、刘芳亮三人研究了九招枪法,作为传授给士兵的基本招数。招数太多的话既没时间教,士兵也记不住。

这九招都十分简单,基本上不防护自身,就是仗着自己兵刃更长抢先一步捅中敌人。见招拆招、格挡腾跃是刘芳亮这种已经能称为武术家的高手才需要考虑的问题,对于普通士兵来说,他们只需要考虑更快地捅死敌人。

闯营的士兵每日都不得闲,即便不出操,也要砍柴、挑水、做饭、打草鞋。但是阳城大营中,王嘉胤的兵马就轻松得很了。他们攻破了晋东南地区的大量村寨,所得物资众多,足以让他们长时间地休息。

六月二日这天晚上,王嘉胤又在大营中大排筵宴。近来他的饮食愈发不加节制,经常饮酒过量,也曾有人规劝过他,但他置若罔闻。山西明军的孱弱让王嘉胤的骄堕之气越发不可收拾,以至于没有派出足够的夜不收侦察外围。

“毓华兄莫急,张立位乃是叔父麾下心腹,办事向来牢靠,他既然打了包票,就绝不会出岔子。”明军游击曹变蛟嚼着干粮,含糊不清地说道。一旁是这支部队的最高指挥官,参将艾万年。他二人都是曹文诏的部下。虽然艾万年官阶较高,但是曹变蛟是曹文诏的侄子,他也不敢怠慢了。

今夜月色明朗,明军没有点任何灯火,埋伏在距离阳城大营十里的位置,曹文诏则亲自统带主力在北侧埋伏,只待艾万年和曹变蛟一得手,他便发起总攻。

“将军,人带来了。”一名亲将将两个人带了过来,曹变蛟和艾万年认得其中一个是曹文诏的亲兵张立位。张立位喜不自胜地说:“二位将军,这位便是我曾提过的王国忠头领。”说着他解开怀中的包袱:“逆渠王嘉胤的首级,已被我们取来了!”

艾万年和曹变蛟都不识得王嘉胤,当然不知道人头是真是假。但是这两位都是胆大包天之辈,知道这是立下不世奇功的机会,吩咐人将张立位和王国忠先扣在营中,立刻点起兵马,杀奔阳城。

王嘉胤的兵马很久没有遇到劲敌了,警戒十分松懈,再加上主要将领大多酒醉,所以遭到攻击之后很久才反应过来。当传令兵试图叫醒王嘉胤时,却发现王嘉胤的无头尸身躺在床上,军中登时大乱。

艾万年、曹变蛟二人各带兵马,在王嘉胤的兵营中横冲直撞,四处纵火。王部兵马不成阵势,在黑夜中到处乱窜,几无还手之力。但是令艾曹二人奇怪的是,为什么曹文诏的主力迟迟不到?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447)

我要评论
  • &的那样

    万幸,有一个拾粪的农民发现了他,跑回家叫来了两个帮手。更幸运的是,这三位并没有像这年头很多人会做的那样,直接把王瑾大卸八块吃掉,而是把他抬回家,灌了一碗稀得能当镜子用的稀粥。

  • 肃兵鼓&迟到勃

    于是甘肃兵鼓噪哗变,想跑回家乡,走到兰州时,甘肃巡抚梅之焕镇压了兵变,继续逼他们来京城勤王。没想到来了京城之后,崇祯因为甘肃兵迟到勃然大怒,罢免了梅之焕,于是甘肃兵也都跑了。

  • 驻地的&三天没

    山西兵第一天驻扎在通州,第二天驻扎在昌平,第三天又被调到良乡,可是按照规定,军队到达驻地的第二天才由驻地负责供给粮食,于是山西兵接连三天没有领到口粮。

  • 也没那&丁,双

    但大户也没那么容易吃,这年头兵荒马乱,有钱有势的人家都养着家丁,双方火拼了一场,各死了几个人。

  • 兵变,&他在蓟

    崇祯元年,他所在的部队被调到了蓟镇,由于接连三个月没有发饷,饥饿难忍的士兵们发动了兵变。王瑾一时气愤,当了出头鸟,后来朝廷镇压兵变,他在蓟镇待不下去了,离营潜逃,又投到了山西总兵张鸿功麾下。

  • 兵一路&袁崇焕

    王瑾在乱军之中逃得性命,跟随撤退的败兵一路来到了山海关,继续在明军中混饭吃,在袁崇焕麾下先后参加过天启六年的宁远之战、天启七年的宁锦之战,也算是有点资格的老兵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