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府城而如今了成了了明军的前线基地。张存孟、神一魁两支农民军主力分别为1活动中在延安以东的延川和延安以西的庆阳,洪承畴便亲手迎战延安,布署进剿。张存孟部了覆亡,虽然战果不甚令人不满意,八个队长走掉了七个,还都带走了半数的兵力。洪承畴本我以为,只要你张张存孟部已经灭亡,但是战果不甚令人满意,八个队长跑掉了七个,还带走了半数的兵力。洪承畴本以为,只要张存孟投降,这些队长也就不足为患,跟着便会投降,可现在看来,这七个队长都是比张存孟危险得多的人物。张存孟空有这么多厉害的部下却不能用,也算无能至极了。。...

延安府城如今已经成为了明军的前线基地。张存孟、神一魁两支农民军主力分别活动在延安以东的延川和延安以西的庆阳,洪承畴便亲自坐镇延安,部署进剿。

张存孟部已经灭亡,但是战果不甚令人满意,八个队长跑掉了七个,还带走了半数的兵力。洪承畴本以为,只要张存孟投降,这些队长也就不足为患,跟着便会投降,可现在看来,这七个队长都是比张存孟危险得多的人物。张存孟空有这么多厉害的部下却不能用,也算无能至极了。

洪承畴盯着挂在墙上的地图出神,这个集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的所有污点于一身的人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个反派角色。正相反,他的相貌十分儒雅庄严,长着一张大义凛然的脸。他还不到四十岁,在大明属于典型的“年轻干部”,他的前任杨鹤可是年近七旬,连杨鹤的儿子杨嗣昌都比洪承畴大五岁。洪承畴二十四岁便中了进士,崇祯二年,他还只是陕西督粮参政,在镇压农民军的过程中崭露头角,次年便被提拔为延绥巡抚。巡抚才做了九个月,又升任三边总督,圣眷之隆,一时无两。

但是这个位置在荣耀的同时也伴随着危险,上一个被崇祯这样信任的人是袁崇焕,他是什么下场洪承畴也看到了。给崇祯皇爷办事,非得小心谨慎到极点不可,一步行差踏错,便有传首九边之虞。

这次张存孟归降,洪承畴算是露脸了。赵胜、李文江、拓养坤、张文朝、郭应聘五个匪首去了山西,那便是山西巡抚宋统殷要处理的问题了,不关他的事,但是王文耀和李自成这两个家伙居然赖在陕西境内不走,洪承畴就要想办法解决了。

“制台大人,马将军到了。”“快请!”洪承畴来到待客厅,马科急忙起身行礼问安,洪承畴笑道:“将军不必多礼,前线将士杀敌用命,洪某一向是敬重的。”

明朝主管戎事的督抚大员乃至兵备道皆为文官,往往会看不起手下的武将,到了打仗的时候,又离不开武将,常有文武不和的情况。但洪承畴在面对武将的时候总是做足了姿态,既不失身份威严,也有尊重关怀。

但是洪承畴也非常小心,不能和这些武将走得太近了。要是让皇上觉得他和手下将领像袁崇焕和祖大寿那样亲密,下一个千刀万剐的没准就是他了。袁崇焕真拿自己当关宁军的代表了,所以才死得那么快。洪承畴则时刻牢记,督师、总督、巡抚都是临时差遣,他是朝廷派到陕西来的特派员,是为皇帝监视王承恩、左光先、曹文诏这帮家伙的,而不是替秦军将领们和皇上讨价还价的。

不过对于马科来说,洪承畴无疑是个好领导,凭着逼降张存孟的功劳,洪承畴向朝廷大力保举马科,越级提拔他为副将,给了他两千五百人的兵额。有两千五百人的兵额,这就意味着马科每个月能领到五千两银子的军饷,至于他用这五千两银子来干什么,是不是真的养了两千五百个兵,洪承畴是不管的。但前提是马科在战场上的表现能一直这样好,洪承畴可不养吃闲饭的。

马科年轻的时候,也想过精忠报国,中年油腻男也是从热血青年的阶段过来的。但是在大明朝当武将很不容易,有功不一定能赏,有过却一定会罚。年轻时的马科与青海的蒙古部落多次作战,战功颇多,但从来没有哪个文官肯像洪承畴这样器重他,所以马科也慢慢变成了老兵油子。现在跟了洪承畴,刚打了一场胜仗便又升官又发财,对马科来说,洪承畴简直比亲爹还亲,为了他除了死不值什么都值。

两人寒暄几句,洪承畴对马科交待了任务。李自成和王文耀现在流窜到了蒲城一带,洪承畴派马科前往蒲城与之交战。从头至尾洪承畴不提“歼灭”二字,只是说了些冠冕堂皇的话,要流寇“知朝廷威严”。马科明白洪承畴的意思,他部下只有一千来人,洪承畴派他去打李自成,摆明了就是没打算决战,只要让李自成明白陕西不是好地方,滚到山西去就行。

洪承畴也是没办法,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把流寇杀个一干二净。但是崇祯皇上是典型的又让马儿跑,又不许马吃草,给洪承畴的经费十分有限。大头都用来保证全省士兵的生计,剩下的那一小部分才能用来作战。一个士兵如果一直待在驻地,要保障基本的生存,凑合着别饿死,每年需要十到二十两银子。可要是拉出来作战,官府得改善他们的伙食,提供服装、鞋子和武器弹药,还得直接向士兵发放一部分现银来保证士气。一支一千人左右的部队,出动一次花上万两是很平常的事。如果是骑兵的话,开销更高。像马科部这样经常作战的精锐骑兵,每人每年的花费甚至超过一百两。

现在神一魁的队伍在庆阳一带已经发展到了五六万之众,洪承畴集结了曹文诏、贺虎臣等部,准备和神一魁决战。为了这场战役,明军出动了两万余人,洪承畴东挪西凑了二十万两应付此战的开销。如果洪承畴离间瓦解神一魁部的计划成功了,这些钱差不多也就够了,如果没能成功收买叛徒,甚至打了败仗,开销恐怕还要翻倍。

所以,对于张存孟部,洪承畴一直坚持能省则省的原则。之前他不愿意招安张存孟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张存孟部的两万人如果都招安了,每年至少需要五十万两的军饷,洪承畴上哪变出这么多钱来。而组织一场战役把他们打垮,则只需要花十几万两。到了洪承畴这个级别,人命往往就只是数字了。

李自成所部战斗力比较强,行军速度又快,很难堵截,如果要将他们全部歼灭,恐怕需要出动四五千官兵。这样一来,几万两银子又花出去了。可洪承畴现在需要砸锅卖铁凑钱对付神一魁,实在没有那么多钱花在李自成身上。他只给马科一万二千两军费,把李自成赶出陕西就行,去山西也好,去河南也罢,只要别在西安周围晃悠就行。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362)

我要评论
  • 乱军之&退的败

    王瑾在乱军之中逃得性命,跟随撤退的败兵一路来到了山海关,继续在明军中混饭吃,在袁崇焕麾下先后参加过天启六年的宁远之战、天启七年的宁锦之战,也算是有点资格的老兵了。

  • 然而还&骸山积

    然而还不到一年时间,金军再次大举杀来,罗一贯战死。不久之后,广宁沦陷,金军连下四十余城,辽西大地遍野焦土,尸骸山积。

  • 锤子、&锯子打

    “孟康左手抓住鞭子:‘横竖官府是不让我们活,要死也死个痛快!’右手抄起一把利斧,当头一击,把个提调官的天灵盖劈了个粉碎。众船匠见杀了提调官,发一声喊,有跑了的,也有抄起锤子、锯子打杀众差役的……”

  • &卒。

    破城的混乱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父母都不见踪影,再回沈阳已不可能,他跟随着难民队伍一路向西,来到了辽西,投到西平堡副将罗一贯麾下做了一名小卒。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