窑寨周围正突然发生着异常激烈的战斗,张应昌虽然主要业务是杀老百姓,虽然打起仗来也比张存孟要专业得多。从双方接触到就,不沾泥部就始终处在下风。经过前天晚上的苦战,一队、三队、五队、七队和双翅虎、黄金龙的部下都造成的损失损失惨重。却,张存孟的本队却一拖再拖也没资金投入天一亮,官军便又杀了上来,这一次,张应昌集中兵力,对一队的阵地发动攻击。。...

窑寨周围正发生着激烈的战斗,张应昌虽然主要业务是杀老百姓,但是打起仗来也比张存孟要专业得多。从双方接触开始,不沾泥部就一直处于下风。经过昨天一天的苦战,一队、三队、五队、七队和双翅虎、紫金龙的部下都损失惨重。然而,张存孟的本队却迟迟没有投入战斗。

天一亮,官军便又杀了上来,这一次,张应昌集中兵力,对一队的阵地发动攻击。

一队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完全靠他们的队长眼钱儿,从昨天早上开始,眼钱儿便一直挥舞大刀战斗在最前线。每次一队的士兵们有胆怯退缩之意,都被队长的亲自督阵给镇住了。但是,这种靠个人勇力来维持的做法在大规模的战斗中终究是不可能持久。

这一次攻上来的官军有一百多人,眼钱儿大吼一声,挥刀跳进了官军队中,身后数十名士卒跟着杀入。

眼钱儿手中的厚背大砍刀只一击就将一个官兵的人头劈了下来。他早在张存孟还与王嘉胤合伙的时候就在张存孟的麾下,而且是一个官军的逃兵,搏杀经验极其丰富。两个官军一左一右上前夹击,不过三招两式便都被劈翻在地,一个断了一条胳膊,另一个半边盆骨被劈得粉碎。

可不管眼钱儿多勇猛,他的体力都是有限的,昨天积累的疲劳还没有恢复,今天又连续抡着沉重的大刀破甲,已经快到极限了,只是靠着意志力在坚持。他的兵刃严格来说就是一根开了刃的大铁棍子,能对披甲的敌人造成巨大的伤害,但是非臂力惊人又经验丰富的猛将不能使用,而且对体力的消耗极大。

眼钱儿感觉自己的手臂有些酸麻,他将手中的大刀劈进了一个官军的肩胛骨后,便不再拔出,从腰间抽出一口尺半长的短刀,一名官军觑见便宜扑了上来,眼钱儿反手一刀,从他的眼眶捅了进去。眼钱儿这种打仗敢拼命的人居然这么多年都没死掉,能成为老兵,他的杀人技术有多专业可想而知,寻常官军根本不是他的敌手。

一番搏杀之后,二十多名官兵尸横就地,一队也死了十几个人,官兵又退了下去。眼钱儿收拢队伍,一回头,见两个人跑了过来。

眼钱儿问道:“老高,老刘,你们来做甚?”高汝利和刘忠对视一眼,高汝利说:“老管队,不能再打了,我们一队只剩下不到一千个兄弟,再这样下去都得死在这儿!”眼钱儿说:“我们这里一撤,三队和五队怎么办?”

刘忠急道:“哪里还顾得上他们,李晋王和老张飞也都没多少兵了。你看西山那边,双翅虎和紫金龙都跑了。”眼钱儿丝毫不为所动:“他们是来联营的,跑了便跑了,我们是老掌盘一手带出来的,岂能在关键时刻临阵脱逃!”

高汝利和刘忠急得直跳脚,这时南边又传来了海螺声,这一次连张应昌的亲兵都出动了。

“杀官兵啊!”眼钱儿又组织起三百多人的队伍,向官兵杀去。可这一次,官兵怎么也杀不退了。这是张应昌的总攻,官兵如潮水般涌来,眼看着眼钱儿身边的人越来越少,高汝利和刘忠对视一眼,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高刘二人带着七百多人的残部返回了窑寨,回来的不止他们,双翅虎、紫金龙的队伍还有二队、四队都已经到了。山脚下乱哄哄的,到处都有脱队的人在乱窜,高刘二人心知不好,照这个样子,恐怕队伍马上就散了。

但他们俩多少还有点底线,不愿这样一走了之,还是要先见见张存孟,问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虽说他们抛下了眼钱儿,但是对眼钱儿的死的伤痛也是真的,他们一定要找张存孟问个清楚,到底为什么把兄弟们带上这条死路?

山上倒还秩序井然,张存孟本队的士兵把守各处,戒备森严。高汝利和刘忠径直来到张存孟的大帐。除了张存孟之外,双翅虎雷猛、紫金龙孙德才、点灯子赵胜、蝎子块拓养坤四人以及李友、李茂春、王光恩、武大定等中层头目都在。雷孙二人正在与张存孟激烈争执。

高汝利大吼一声:“总掌盘!钱管队战死了!”张存孟一下子愣住了:“眼钱儿他……”刘忠说:“总掌盘,此战开始之前,众家兄弟皆反对与官军死拼硬打,为何你执意一意孤行?兄弟们连命都要送了,你总该让我们死个明白!”

张存孟叹了口气,眼神中丝毫有一丝悔意,但随即,他将手中的酒杯狠狠往地上一摔,大帐之后顿时冲出二十多个亲兵,将雷猛、孙德才二人捆了起来。

雷猛怒道:“好你个不沾泥!你他妈还讲不讲江湖义气!”赵胜也劝道:“总掌盘,你这是做甚!这要是传出去,我们还如何在江湖上混。”高汝利、刘忠、王光恩等人见事不好,都急寻出路,但门外有不沾泥的亲兵执刀把守,他们也不敢硬闯。

张存孟说:“兄弟们不要惊慌,我只为对付双翅虎、紫金龙二人,自己兄弟何必惊惧。赵胜贤弟,我们马上便不用混什么狗屁江湖了,洪承畴大人已经答允我等招安,我们马上便是官军了。”

大帐中一片死寂,过了半晌,拓养坤说:“既是招安,为何洪承畴又派了这许多兵马来攻杀我们。”张存孟说:“之前谈判未成,洪承畴以为我辈可欺,才派兵来剿,如今他已见识了我们的实力,知道我们兄弟骁勇善战,便肯招安了。”

高汝利说:“招安之事,没个数月半载是谈不妥的,原来你一直在瞒着我们。”张存孟用和善的语气说:“非是愚兄要欺瞒众兄弟,实是兹事体大,一旦泄密,双翅虎、紫金龙便不能上钩了。”雷猛和孙德才还要叫骂,张存孟让他把他们的嘴堵上了。

赵胜长叹一声:“大哥你好糊涂!今日我军已一败涂地,洪承畴如何还能真心招降!投降过去纵不被杀,也必被拆个七零八落,大哥你不过做一个替他招降纳叛的招牌而已。”张存孟说:“我等长年做贼,终非正路,若能得一官身,岂不强似现在这般四海飘零。”

赵胜了解张存孟的为人,他谋划了这么久,必是铁了心要投降,不是自己劝得动的:“大哥愿意做官,那也由得你,只是须把双翅虎、紫金龙二位留下。不可戕害同道献媚于官府,惹绿林英雄们耻笑。”

张存孟说:“贤弟也替我想想,若无他二人做投名状,洪承畴岂能容我?”赵胜怒道:“大哥这话好没道理,又不是我教你投降洪承畴,他能不能容你干我甚事!你若执迷不悟,今日你我兄弟只好反目为仇了。”

拓养坤见话说僵了,心想这山上全是张存孟的人,真惹怒了他可不是闹着玩的,急忙来打圆场:“二位兄长莫要动气。总掌盘,你要奔你的前程,你自去便是,我等乡野村夫,做不来官,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谁也别碍谁的道。你忙你的,我们这就告辞了。”

其实拓养坤、高汝利、刘忠、王光恩、李茂春等人也不觉得招安当官军有什么不好,但是像张存孟这样出卖朋友求招安的做法未免太过下作。高汝利上前施礼:“大哥若念往日情分,便就此好聚好散,将来相见,尚有三分情谊在。”

张存孟叹道:“也罢,道不同不相为谋,各走各的路吧。”一挥手,帐门前的卫兵让开。赵胜也知道无论如何救不下双翅虎和紫金龙,长叹道:“罢!罢!罢!”拂袖而去,众头领纷纷离帐下山去了,竟无一个留下。

张存孟万没想到,自己的部下将领竟然都不肯跟从自己,拓养坤、高汝利、王光恩这几个重利之人尚且如此,为人方正的李晋王、老张飞、夜不收、闯将等人只怕更是和赵胜一条心。他咬了咬牙,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事情已经做下,那就只能做到底了。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126)

我要评论
  • 干什么&呢?他

    而此时的大明官府在干什么呢?他们不仅没有赈灾,反而变本加厉地催科赋税。毕竟刁民饿死几个无所谓,税能不能收得上来却关系到大老爷的仕途和腰包。

  • 发饷,&镇待不

    崇祯元年,他所在的部队被调到了蓟镇,由于接连三个月没有发饷,饥饿难忍的士兵们发动了兵变。王瑾一时气愤,当了出头鸟,后来朝廷镇压兵变,他在蓟镇待不下去了,离营潜逃,又投到了山西总兵张鸿功麾下。

  • ,罗一&之后,

    然而还不到一年时间,金军再次大举杀来,罗一贯战死。不久之后,广宁沦陷,金军连下四十余城,辽西大地遍野焦土,尸骸山积。

  • &威胁京

    可没过多久,崇祯二年,金军入关劫掠,威胁京师,山西巡抚耿如杞率领张鸿功等人进京勤王,王瑾也在其列。

  • 阳。那&中一个

    不知不觉,离开家乡已经十年了,十年前,也是这样的三月时节,努尔哈赤率领的金军攻陷了沈阳。那时的王瑾十六岁,是沈阳城中一个裱画匠的儿子,因此也识字,读过些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