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线阵地上了乱战成了一团,折增修三人的逃走给农民军的士气导致了毁灭性的打击,本来是敌强我弱,现在的更为难以抵御。八队快活容易杀开一条血路,和尹日汇合,尹日急道:“闯将,事已不可以为,我们赶快撤吧。”闯营诸将非常恼火,他们费了这么大力气才杀进闯营诸将十分气愤,他们费了这么大力气才杀到这里,结果他们来了,折增修、高见这帮家伙倒跑了。可事已至此,也没有别的办法,有气也不能对尹日撒。两下里兵合一处,向南突围与郭应聘会合。。...

前线阵地上已经混战成了一团,折增修等人的逃跑给农民军的士气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原本就是敌强我弱,现在更加无法抵挡。八队好不容易杀出一条血路,和尹日会合,尹日急道:“闯将,事已不可为,我们快快撤吧。”

闯营诸将十分气愤,他们费了这么大力气才杀到这里,结果他们来了,折增修、高见这帮家伙倒跑了。可事已至此,也没有别的办法,有气也不能对尹日撒。两下里兵合一处,向南突围与郭应聘会合。

官军知道马上就要获胜了,士气大涨,他们并不在正面阻拦农民军,而是从侧面不断发起攻击。李自成不敢停下迎战,只能不顾伤亡一直往前冲。闯营的右翼伤亡惨重,还有不少人在乱军中失散。

王瑾是八队中仅次于李自成的首领,李自成开路,他自然要断后。马科眼看流寇要逃,哪里还会留情,下令部队全线进攻。王瑾等人不断回身搏杀,也杀伤了不少官军,但官军人多势众,他们根本抵挡不住。打到后来,也顾不上什么阵型、战术了,只能凭着本能竭力砍杀。

如果马科派出他的精锐骑兵来突击几次,王瑾等人就算三头六臂也抵挡不住,可是马科见这帮断后的流寇依然很凶狠,不要命地拼杀,所以还是存着保存实力的心思,不肯投入嫡系部队,反正只靠步兵冲杀也足以打垮流寇,这些步卒都是卫所里拉来的,招募的时候没有成本,死了赏五两烧埋银子就行了,何必让那些花大价钱养的精兵去拼命。

正因为如此,王瑾他们虽然左支右绌,还能勉强抵挡。又打退一次官军的进攻之后,王瑾一回头,见八队的主力已经在乱军中失去了踪迹,身边只剩下李过、张能等十几个人,急忙喊道:“老管队冲出去了,我们快撤!”剩的人少了,逃跑也容易了,众人拖枪曳刀,撒开脚丫子钻进了山沟里。

李养纯眼看情势不好,也顾不上等郭应聘与李自成了,他的队伍中作战人员太少,要是再等下去谁也跑不掉。他下令将绝大部分的车辆都用来运送伤员和家眷,把车上原本装载的物资抛弃了一地,只留下两车粮食、干肉。

这既是为了轻装逃命,也是为了拖延官军。所有抓来的民夫全部放走,让他们自行逃命,这些人大部分都跑不掉,会被官军砍了脑袋领功,而真正的战斗部队则可以利用官军抢人头的时间逃走。

六队和八队直到天黑才摆脱了官军,官军一般不会在黑夜作战,既是因为怕中埋伏,也是因为懒。反正已经大获全胜了,剩下一些残兵败将逃走了也无所谓,他们全都忙着从火场里抢救李养纯扔下的战利品。

郭应聘和李自成在李养纯派来的小头目的接引下,躲进了一处山沟里,李养纯已经带着六队的老营在这里休整了。李养纯向郭应聘请罪,毕竟他没等郭应聘的命令就逃走了,而且把郭应聘这些年积攒的金银财宝都丢得差不多,除了那两车食物之外,郭应聘已经成了穷光蛋。

郭应聘又不傻,虽然心疼不已,却也没怪责李养纯。李养纯如果不这么做,包括他的弟弟、老婆、孩子在内的伤员和老营家眷恐怕谁也跑不出来。带着米和肉,不带金银,也是明智的行为,至少今天晚上六队和八队的人都有饱饭吃,如果舍命不舍财地带着财宝逃命,让刚刚打了败仗的兄弟们饿着肚子守着头领们的金银财宝,不兵变才怪呢。

现在六队和八队都只剩下了一千来人,六队的人有一半是老弱病残,八队有两百来人各带轻伤,战斗力还相对完整。不过,八队的损失也是极为惨重的,比今早少了一半的人,各队管队中,刘宗敏、袁宗第、辛思忠、高杰、谢君友都负了伤,王瑾、李过、张能、刘芳亮不知去向,再加上保护伤员和老营的张礼、张成也联系不上,李自成身边只剩下田见秀、谷可成两个管队还能作战。此外,还有马世耀、马世泰兄弟等不少人失踪了。

李自成忧心忡忡,晚饭也没吃几口。刘芳亮突出包围圈时还在,是半路上失踪的,应该只是在混乱中走错了路径,没什么大碍,可王瑾、李过、张能三人是在断后时失联的,只怕凶多吉少。

李自成当时知道联系不上王瑾他们了,但如果返身冲杀,这一千多人都要交代掉,他只能选择先带大部队突围。突出包围圈后,他派谷可成和刘芳亮带队去寻找掉队人员,结果谷可成一无所获,刘芳亮又没回来。

李自成与郭应聘召集管队们商量了一下接下来的安排,众人一致决定明天一早先去寻找二队和四队,然后一起南下和不沾泥的主力会合。无论如何,一定要劝他去山西,绝不能再这样死拼硬打了。

到了半夜,刘芳亮回来了,他去的时候带了十二个人,但是回来的时候只剩下六个,又抓了一名俘虏。刘芳亮的经历相当惊险,他们这一小队人撞上了八名马科手下的骑兵。到了抢人头、抢战利品的阶段,马科又舍得把骑兵派出来了。

一番血战之后,刘芳亮的部下六死四伤,刘芳亮本人都中了一箭,幸好入肉不深,八名官军有五人被杀,两人逃走,还被活捉了一个。马科随即又派出了几十人来追杀刘芳亮,刘芳亮等人东躲西藏,直到入夜之后官军收兵,他们才来和李自成会合。

根据俘虏的交待,断后的闯兵有十几个人逃走了。为首的那个人穿着一套很好的盔甲,能使用多种武器作战,十分凶悍。官军们认为他定然是大头目,都想抢他的人头,反而被他击杀了多人。众头领估计此人便是王瑾,得知王瑾还活着,李自成宽慰了不少,但李过和张能没有那么高的辨识度,不知道在不在逃走的人之中。

虽然心中不安,但是厮杀了一天,实在太累了,大部分人倒头就睡。前半夜是田见秀和李养纯负责警戒,后半夜则是谷可成和尹日。陆陆续续又有一些零散的残兵败将来投,还有不少是二队和四队的人,据他们说,二队和四队也败了,头领们不知去向。就这样,一个晚上草草过去,王瑾、李过、张能始终没有回来。

闯营度过了第一个没有王瑾说书的夜晚。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486)

我要评论
  • 副将罗&一名小

    破城的混乱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父母都不见踪影,再回沈阳已不可能,他跟随着难民队伍一路向西,来到了辽西,投到西平堡副将罗一贯麾下做了一名小卒。

  • 发饷,&后来朝

    崇祯元年,他所在的部队被调到了蓟镇,由于接连三个月没有发饷,饥饿难忍的士兵们发动了兵变。王瑾一时气愤,当了出头鸟,后来朝廷镇压兵变,他在蓟镇待不下去了,离营潜逃,又投到了山西总兵张鸿功麾下。

  • 饿死几&谓,税

    而此时的大明官府在干什么呢?他们不仅没有赈灾,反而变本加厉地催科赋税。毕竟刁民饿死几个无所谓,税能不能收得上来却关系到大老爷的仕途和腰包。

  • 陷了沈&瑾十六

    不知不觉,离开家乡已经十年了,十年前,也是这样的三月时节,努尔哈赤率领的金军攻陷了沈阳。那时的王瑾十六岁,是沈阳城中一个裱画匠的儿子,因此也识字,读过些书。

  • 帮手。&这三位

    万幸,有一个拾粪的农民发现了他,跑回家叫来了两个帮手。更幸运的是,这三位并没有像这年头很多人会做的那样,直接把王瑾大卸八块吃掉,而是把他抬回家,灌了一碗稀得能当镜子用的稀粥。

  • 乱军之&中混饭

    王瑾在乱军之中逃得性命,跟随撤退的败兵一路来到了山海关,继续在明军中混饭吃,在袁崇焕麾下先后参加过天启六年的宁远之战、天启七年的宁锦之战,也算是有点资格的老兵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