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科自掏腰包养兵也不算冤枉,他家的产业是怎么来的呢?还不是他家历代祖先喝兵血、侵吞国家财产的结果。直到崇祯上吊的前一刻,明军都很有战斗力,但是根本发挥不出来,或者是因为没...

马科自掏腰包养兵也不算冤枉,他家的产业是怎么来的呢?还不是他家历代祖先喝兵血、侵吞国家财产的结果。直到崇祯上吊的前一刻,明军都很有战斗力,但是根本发挥不出来,或者是因为没有军饷,或者是因为政治因素,只有当他们变成了清军、顺军、西军、郑军,他们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如果今天马科选择不顾伤亡战斗到底,他甚至有阵斩李自成的机会,可是他没有这么做。至于多年之后,他会为今天的决定感到庆幸还是懊悔不已,那就很难说了。

马科可以耗着,可李自成不能,他是要去支援六队的,不能在这里和马科大眼瞪小眼。王瑾和袁宗第两队人马和官军步卒交战了一阵,也没分出胜败,各自撤回自家阵中。八队的阵势缓缓向前移动,逐步向官军靠近。

马科没想到流寇竟然还敢主动攻击。他决定稳住不动,看看流寇想干什么。等到八队的人已经进入了射程范围,开始向官军放箭,马科终于明白了,这些流寇竟然真的狂妄到想打败自己。

马科正值盛年,又官运亨通,当然也是有脾气的,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草寇,让他们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但是他还是决定严格按照利益导向来办事,他下达了一个非常诡异的命令:步兵始终保持在弓箭的极限射程上,与流寇对射,流寇逼近就后退,流寇后退就追击。骑兵则完全不与敌人接触。

在这样的距离上,弓箭的准头差得惊人,威力也太小,即便射中不披甲的人,也只能造成轻伤。就这样,马科部缓缓后退,把道路向闯军敞开了。

李自成深深怀疑这是敌人的阴谋,企图在他们行进的过程中用骑兵突然攻击。所以他小心翼翼地一点点调整阵型,始终保持正对敌人,稳扎稳打地缓步前进,可是官军除了放箭之外没有任何动作。直到闯营已经完全站上了通往六队方向的道路,李自成才确信,官军竟然是真的要放他走。

八队向西南前进,官军便在后面不疾不徐地跟着。马科还没自私到不管王承恩死活的程度,他打算等流寇与王承恩的后卫部队接上火之后,再从背后攻击,便可以将流寇一举歼灭,王承恩也说不出什么来。

李自成很清楚在后尾随的官军会带来多大的威胁,但是郭应聘的第三个求援使者已经到了,而且还带着伤,六队已经撑不了多久了。李自成还是决定向着这个陷阱前进。

“马科这个废物!居然能让流寇冲到这里!”虽然马科说背后的流寇有“七八千之众”,但王承恩打心眼里是不信的,不过这伙流寇背后杀声震天,看起来马科也在和他们激烈搏杀,王承恩也不好再指责马科什么。马科的官衔虽低,却出身世家大族,只要他别太过分,王承恩也不好与他翻脸。

已经快坚持不住的郭应聘感动得不行不行的,他不断派人向李自成求救,不过是死马当活马医而已,他并不相信李自成真的会来救自己。可现在李自成真的来了,他倒有点不知所措。

“老管队!末将愿引兵出战,接应八队!”仁义王尹日站了出来。他是郭应聘、郭应宾兄弟的好友,属于六队中比较嫡系的人。他以“仁义王”自称,做事也比较有底线,军纪算得上六队中最好的。

刚才郭应聘一直让大天王高见、飞天龙折增修、混肘虎张成善、混海龙张成福等人顶在前线,一直没让尹日出阵,现在看来是时候了。郭应聘能混成队长也不是全靠人缘,当即说:“我再把我的亲兵给你二百人,一定要把八队接应过来。”

尹日带着七百多人杀出了阵地,咆哮着向官军杀来。这些人刚才一直没参战,蓄锐已久,又是郭家兄弟和尹日的嫡系,大多是同乡,平素不吝厚赏,战斗意志非常坚决。官军的步卒被他们这么一冲,阵型顿时出了一个缺口。

折增修啐了口唾沫:“我还以为姓郭的要捂着这点家底守到死呢。”张成善说:“咳!谁不是这样,我们不也是先拿炮灰去送死。老郭也不是完全不派嫡系上阵,刚才郭应宾都受了伤了。八队既然来了,我看今天多半是能守住了。”

折增修斥道:“你痰迷了心窍吧!老子造反是为了银子和婆姨,不是来替他张存孟、郭应聘卖命的。八队这帮夯货愿意和官兵兑命,就让他们去吧,我们回窑寨去。”

窑寨是张存孟的大本营所在,折增修知道那里积存了大量的财货,要是张存孟不行了,那里势必成为各路人马盯上的目标,但是富贵险中求,这种混乱也是自己浑水摸鱼的机会。命令悄悄传下,折增修和张成善、张成福兄弟的兵马趁着尹日的反击把官兵打了下去,悄悄地撤走了。

“飞天龙,你他妈想干什么?”李养纯咆哮道,身后的士兵全都弓上弦刀出鞘,严阵以待。折增修临撤走之前,还想趁着郭应聘带着亲兵去了前线的机会打劫六队的老营,却没想到四天王李养纯据守着老营,不放他进去。

折增修跃马扬鞭:“四天王,你又不是郭家兄弟的嫡系,犯得上替他拼命吗?开门放我进去,共分财货,我六你四。”李养纯怒道:“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老管队哪里亏待你了!你想进老营一步,就从我的尸首上踏过去!”

李养纯倒也不是什么意志特别坚定的人,但是心中依然有一个并不是很高的底线。比如说在另一个时空,他在官军和李自成、罗汝才之间反复叛变了五次。

因为李自成杀了罗汝才,他对李自成怀恨在心,先是归降李自成,随后降了孙传庭,引折增修攻破了闯军在唐县的老营,又对折增修的屠城行为未加干预。可最后,他终究作为大顺军而死,没有降清。

折增修笑道:“郭应聘被官兵拖住了,一时半会儿来不了,就凭你,也只能变成尸首。”李养纯当然害怕折增修,可是老营中有受伤的郭应宾和大量的家眷,哪怕拼了性命,也不能把折增修放进来。

就在这时,一骑马斜刺里冲来:“自家兄弟,莫要动手!”来者乃是大天王高见。高见与李养纯是结义兄弟,和折增修也颇有交情。高见对折增修道:“折兄,尹日撑不了多久,官兵转眼便到,我们耽搁不起了。”

折增修见高见也要逃跑,心知郭应聘的防线转眼便要崩溃,如果被官军追上,抢到多少财物都是白饶,便道:“也罢,今天便饶了他。”一挥马鞭,部下兵马呼啦一下向南逃去。高见也顾不上招呼李养纯,带着自己的人马逃之夭夭。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397)

我要评论
  • 气愤,&总兵张

    崇祯元年,他所在的部队被调到了蓟镇,由于接连三个月没有发饷,饥饿难忍的士兵们发动了兵变。王瑾一时气愤,当了出头鸟,后来朝廷镇压兵变,他在蓟镇待不下去了,离营潜逃,又投到了山西总兵张鸿功麾下。

  • 。不久&四十余

    然而还不到一年时间,金军再次大举杀来,罗一贯战死。不久之后,广宁沦陷,金军连下四十余城,辽西大地遍野焦土,尸骸山积。

  • 一击,&…”

    “孟康左手抓住鞭子:‘横竖官府是不让我们活,要死也死个痛快!’右手抄起一把利斧,当头一击,把个提调官的天灵盖劈了个粉碎。众船匠见杀了提调官,发一声喊,有跑了的,也有抄起锤子、锯子打杀众差役的……”

  • 出来的&都不见

    破城的混乱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父母都不见踪影,再回沈阳已不可能,他跟随着难民队伍一路向西,来到了辽西,投到西平堡副将罗一贯麾下做了一名小卒。

  • 在明军&的宁锦

    王瑾在乱军之中逃得性命,跟随撤退的败兵一路来到了山海关,继续在明军中混饭吃,在袁崇焕麾下先后参加过天启六年的宁远之战、天启七年的宁锦之战,也算是有点资格的老兵了。

  • &驻扎在

    山西兵第一天驻扎在通州,第二天驻扎在昌平,第三天又被调到良乡,可是按照规定,军队到达驻地的第二天才由驻地负责供给粮食,于是山西兵接连三天没有领到口粮。

  • ,走到&,罢免

    于是甘肃兵鼓噪哗变,想跑回家乡,走到兰州时,甘肃巡抚梅之焕镇压了兵变,继续逼他们来京城勤王。没想到来了京城之后,崇祯因为甘肃兵迟到勃然大怒,罢免了梅之焕,于是甘肃兵也都跑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