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队的人数在八个队中是最少的,却蚁聚乌合之众,王承恩仅用步兵机动了一次,他们便抵御忍不住了,几个股的首领当即战死沙场,郭公司招聘的弟弟混天王郭应宾都受了伤。李自成可也没关原三神不动岳般的涵养功夫,那就六队来求援了,他就要得做点什么。虽然八队与王承李过带着三十骑出战,想引官兵来追,但是官兵见来的不是大队人马,便不出动,只是远远地放铳放箭,不让他们靠近。这会儿工夫,郭应聘的求援使者又来了一位。王瑾在北侧山头上观察战场,也感到无计可施,这时,李自成的中军打出旗号,要左右两翼的袁宗第和王瑾各自下山,对官军发动攻击。。...

六队的人数在八个队中是最多的,却是蚁聚乌合之众,王承恩仅用步兵突击了一次,他们便抵挡不住了,几个股的首领当场战死,郭应聘的弟弟混天王郭应宾都受了伤。李自成可没有关原三神不动如山的涵养功夫,既然六队来求救了,他就必须得做点什么。但是八队与王承恩之间有马科拦路,不把马科打退,什么都免谈。

李过带着三十骑出战,想引官兵来追,但是官兵见来的不是大队人马,便不出动,只是远远地放铳放箭,不让他们靠近。这会儿工夫,郭应聘的求援使者又来了一位。王瑾在北侧山头上观察战场,也感到无计可施,这时,李自成的中军打出旗号,要左右两翼的袁宗第和王瑾各自下山,对官军发动攻击。

山上这两队兵马各有二百人,都是步卒,李自成突然要他们出战,显然是想分散官军的注意力,然后从中路一举杀出。这种做法实在太过冒险,对于八队来说,现在最有利的处置方式就是向东一溜烟逃跑,由于道路条件不好,官军也不会来追赶。不过王瑾也能理解,如果李自成是会那么做的人,他将永远只是一个小小的流寇,而不是大顺皇帝。

“流寇竟敢出战?懂得三路进兵,分我兵力,看来也并非不知兵的草寇,只不过在我铁骑面前,这等花巧不过是螳臂当车而已。隋千总、赵千总,各带二百步卒,挡住两翼的流寇,孙千总留守中军,马队随我击破当面之敌。”

面前这块平地是马科精心挑选的战场,战前他专门派人看了这里的地形,连几个兔穴都堵死了,没有可以威胁骑兵的障碍物。在这里以骑击步,那是无往不利。

只见流寇们从山道杀出,不少人翻身上马向官军杀来,马科也丝毫不惧,他在青海时,曾以五十骑击垮近百蒙古骑兵,在骑兵对冲时,是否有阵型、是否披甲的差异是致命的。流寇们从狭窄的山道里冲出来,根本没有时间整队,在骑兵数量上也不及官军,绝对不是马科的对手。

马头相碰,白刃交击,两军骑士纷纷坠马,倒下的大部分都是闯军。马科后来参加松锦大战,他部下的精锐家丁在和八旗甲士搏杀时都能打得旗鼓相当,此时刚刚成军的稚嫩闯军绝非他们的对手。负责指挥骑兵冲锋的高杰被砍了两刀,伤得不轻,官军骑兵冲破了闯军骑兵的阵型,直奔步队杀来。

披甲骑兵连人带马几百斤重,尤其是马科的部下们骑的都是青海马,体型比陕北明军装备的蒙古马还要大一些,居高临下,产生了巨大的威慑力,步队中的不少人光是听见马蹄的隆隆声心便怯了。李自成冲在靠前的位置,大吼一声:“杀啊!”将一根梭镖掷出,正中一名官军前胸,刘宗敏、田见秀、李过等人也都高声喊杀,跟着冲上。

王瑾、王文耀、谷可成这样的老兵在杀人的时候从来不会叫嚷,因为他们的心理素质非常稳定。但是对于闯军这种大部分人都是新手的队伍来说,呐喊还是很有必要的,既能给自己壮胆,也能干扰对手。

步兵打骑兵确实是困难,官军骑兵在八队的队伍之中驰突冲杀,将闯兵砍倒撞翻无数,但是官兵也有二十余人被击落马下。李自成用长矛刺中一名官军后腰,把他揪下马来,自己翻身上马,将手中长矛向马科掷去,马科低头避过。

另一名官军挥起马刀向李自成砍来,李自成此时马上格斗的技术还尚未练成,但是当了多年驿卒,马术极精,一个蹬里藏身避过。刘芳亮从旁抢上,一枪捅进那官军小腹,又狠狠一搅,顿时鲜血带着屎尿喷涌而出。

骑兵利在冲锋,而不是和步兵混战,马科号令部下后撤整队。李自成等人也稍得喘息时间,整顿队形。也来不及统计死伤了多少人,还有一些人趁乱逃了。张成带人保护伤员后撤,其余人列成阵势,用长枪对着官军,准备抵挡下一次冲锋。

这个长枪阵纯属山寨品,士兵没有经过严格的训练,想靠它抵御骑兵冲锋是不可能的。不过从外观上看,因为队列特别整齐,倒也似模似样。李自成本以为官军整队之后,会立刻再杀上来,无论是按照李自成自己过去的见闻还是王瑾所说的骑兵战术,都应该是如此。可是官军却只是列好了阵势,按兵不动。

马科有他自己的打算,刚才这波冲锋,他估计杀伤流寇不下百人,而且都是冲在最前面的精华部分,后面的流寇会越来越不禁打。但是他的部下也死了二十三个,如果对手是一击即溃的草寇,那不妨穷追猛打,可是现在这些悍匪又列成阵势,一副要死拼硬打的模样,马科就得考虑考虑成本和收益问题了。

看旗号,这支队伍应该是不沾泥麾下八队闯将的兵马,不过是个造反未久的新人,就算自己把他们全部消灭,也算不得多大的功劳。而且目前还没找到流寇老营的位置,找不到老营,也就找不到金银财宝和女人,单靠上面发的赏银,是收不回这一战的成本的。一路上粮食、草料、军饷、武器装备和马匹的损耗,还有阵亡士兵的抚恤都要花很多钱,虽然上级会拨经费,但是不一定够。陕北是榆林边军的地盘,马科也不敢大肆抢劫。

马科是个一点都不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黑眼珠子只认白花花的银子,这三百骑兵是马科升官发财的本钱,除非能换来足够的功名利禄,否则马科绝不会用他们的生命去冒险。现在这些骑兵已经损失十分之一了,让马科心疼不已,这得花多少银子去抚恤啊!上面发的抚恤金不一定够,说不准就得他自掏腰包。

之前花在这些士兵身上的钱更是全部打了水漂,马匹、甲胄都损失了。上级拨给的军饷只够维持军队的基本生存,为了保证这支骑兵队的战斗力,马科经常需要动用家族产业补贴军队,因此使用这支军队时他也非常小心。

马科早就打听过,八队是个穷队,没什么油水,而六队抢了大量的财宝和女人。现在看来,八队是块难啃的骨头,而那边王承恩打六队却打得很顺。那谁还吃饱了撑的打八队啊!

“陆把总,你带五十人去帮一下王总兵,他那里有几千悍匪,处境想必是十分艰难啊。”马科唯恐去得晚了,战利品都被别人抢走了。虽然按照惯例王承恩会分他一份,但是毕竟还是有自己的人看着才放心。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253)

我要评论
  • 怎么逃&一名小

    破城的混乱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父母都不见踪影,再回沈阳已不可能,他跟随着难民队伍一路向西,来到了辽西,投到西平堡副将罗一贯麾下做了一名小卒。

  • 但大户&有势的

    但大户也没那么容易吃,这年头兵荒马乱,有钱有势的人家都养着家丁,双方火拼了一场,各死了几个人。

  • 威胁京&勤王,

    可没过多久,崇祯二年,金军入关劫掠,威胁京师,山西巡抚耿如杞率领张鸿功等人进京勤王,王瑾也在其列。

  • 沈阳城&中一个

    不知不觉,离开家乡已经十年了,十年前,也是这样的三月时节,努尔哈赤率领的金军攻陷了沈阳。那时的王瑾十六岁,是沈阳城中一个裱画匠的儿子,因此也识字,读过些书。

  • 个人名&另一个

    王瑾醒过来了,也知道了救自己的人是谁。发现他的那个人名叫李自敬,他叫来的两个帮手一个是他已故大哥的儿子李过,另一个是他的二哥,李自成。王瑾很走运,在遍地是鬼的人间地狱碰上了三个人。

  • ,想跑&城勤王

    于是甘肃兵鼓噪哗变,想跑回家乡,走到兰州时,甘肃巡抚梅之焕镇压了兵变,继续逼他们来京城勤王。没想到来了京城之后,崇祯因为甘肃兵迟到勃然大怒,罢免了梅之焕,于是甘肃兵也都跑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