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瑾推断,张存孟摆出这样的阵势,虽然为了以战促和,寄希望能于队长们的战斗力,让洪承畴倍感不沾泥部是两块好啃的硬骨头,逼洪承畴征得受招安。虽然,洪承畴一就就没准备受招安。精确地说,洪承畴一就就也没准备受招安不沾泥部全体。洪承畴虽然有将张存孟和他准确地说,洪承畴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招安不沾泥部全体。洪承畴还是有将张存孟和他的兵马收归麾下的打算的,但是他不能容忍自己辖下有这样一个拥兵两万,割据山寨的庞大势力,所以他打算先在战场上取得决定性胜利,再招安张存孟的余部,随后将各队分散拆开,这样一来,张存孟就不会再成为威胁了。。...

王瑾推测,张存孟摆出这样的阵势,还是为了以战促和,寄希望于队长们的战斗力,让洪承畴感到不沾泥部是一块不好啃的硬骨头,逼洪承畴同意招安。但是,洪承畴一开始就没打算招安。

准确地说,洪承畴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招安不沾泥部全体。洪承畴还是有将张存孟和他的兵马收归麾下的打算的,但是他不能容忍自己辖下有这样一个拥兵两万,割据山寨的庞大势力,所以他打算先在战场上取得决定性胜利,再招安张存孟的余部,随后将各队分散拆开,这样一来,张存孟就不会再成为威胁了。

这一次,张存孟和洪承畴都打错了算盘,张存孟低估了洪承畴,而洪承畴低估了张存孟的队长们,他们每一个都是比张存孟更值得尊敬的好汉。

四月八日的清晨,略有薄雾,闯营的两千战士做好了战斗准备。返回米脂这趟行动,又有一些人入伙,现在闯营已经有了两千五百人。李自成估计到,此战将会是前所未有的恶战,于是让张礼率领一部分兵力保护老营、辎重及伤病员,先行转移到深山中。

大战在即,就连王瑾都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他见过更大的阵仗,甚至包括几万八旗兵汹涌而来的场景。可那时的他只是一个小卒,而现在他却是李自成的副手,一举一动关系全军存亡,所担的责任是完全不同的。

几个骑兵奔驰而回,那是王瑾派出去的夜不收,现在他已经不用自己亲自去侦察了,负责侦察的全是他训练出来的学生。这些人的待遇比一般人优厚,所谓的“优厚”,也不过就是在食物配给上能多得一份,吃到一些较珍贵的食品。他们和伤病员吃同一个灶,喝的粥里大米比例更高,搞到的一点肉和油脂也会优先加到他们的菜里。但是这份工作的危险性也很高,尤其是和官军接战的时候,可以说是必定会有伤亡。

派出的十个探骑只回来六个,还有两个带伤,这个伤亡比例王瑾还能接受。这次他们的对手可不是马腾龙、姜万载、王文昌能比的,而是真正的军队,而且有和蒙古人作战的丰富经验,在骑兵的运用上,他们并不比以骑射著称的蒙古人差。

王承恩是沙场宿将,在战前必然会派出骑兵夜不收去探索战场,就如同在帝国时代2里需要用开局给的轻骑兵去蹚开战争迷雾一样。闯营的夜不收与这些明军老兵冲突,吃亏是必然的,但夜不收还是不得不派,否则的话,整个军队就成了瞎子,战场主动权完全操之于人。

根据探骑带回的情报,侯拱极正奔着四队的阵地而去,王承恩则向六队杀来。二队和八队分别埋伏在四队的西侧和六队的东侧,准备在战斗打响之后从侧翼发动攻击。目前,还没有官军的侦察兵接近八队的阵地,王承恩应该还不知道八队埋伏的具体位置,但是发生了侦察兵的交火,就意味着离敌人已经很近了。

很快,有两名官军的夜不收进入了闯营的视线。在前沿指挥的马世耀一直把他们放到很近的位置,才突然乱箭齐发。虽然是以二十人的火力打两个人,但是他们的准头也实在太差了。一个夜不收当即毙命,另一个的战马被击倒,本人却没受什么伤,爬起来便跑,马世耀带人一路追出将近两里,才投掷石块将其打倒活捉。

没用刘芳亮怎么审问,这名被抓的夜不收就把知道的全招了,他们的上官是一个叫马科的都司,马科部的任务是掩护王承恩的左翼安全,派出了大量夜不收搜索有没有伏兵。

没过多久,又有三四组夜不收接近了,李自成下令派出八队骑兵,每队十人,去搜杀官军的夜不收。闯营就这么点骑兵,非常金贵,会骑马的人还是有不少的,但马匹是消耗品,而且很难补充,现在闯营已经凑不齐一百骑兵了。不过再金贵的部队也得用,否则只能养出一群祖宗来。

根据瞭望观察、俘虏的交待和之前出去的探骑的汇报,官军的夜不收是二到五人一组,所以这个任务还是相对安全的,而且也只有多执行这样的任务,闯营的骑兵才能逐渐锻炼成精锐。

很快官军的夜不收就都被击退了,杀死四人,生擒一人,闯营骑兵一死两伤。从敌方夜不收的密度和作战水平来看,这支敌人的水平很高。王瑾的焦虑又增加了几分。

马科指挥着三百名骑兵和六百人左右的步兵。步兵都是到了葭州之后才临时配属给他的,大部分是本地卫所的兵丁,而这三百骑兵都是他从西宁带来的家乡子弟兵,不仅经验丰富,战斗力强悍,而且彼此之间还沾亲带故,凝聚力极强。

探骑返回,报告了流寇的踪迹,马科略一观察周围的地形,就知道这伙流寇不好弄。流寇们是凭山下寨,在左右两处山头的制高点上都有人驻扎,正中一条不宽的道路用壕沟截断,堆土为墙,再树立木栅,完全没有骑兵驰突的空间。

张存孟乃是一剧贼,麾下必有能人,马科见敌人的阵型严整,便下令部下就地警戒,并不强攻。反正他的任务不是破敌,而是掩护王承恩的侧翼。只要流寇不动,他就不动,如果对手敢冲杀出来,来到山下的平地上,他便纵骑踏之。三百老练骑兵,且大多披甲,流寇纵有步卒千人也可一击而破。

李自成自然也明白其中关窍,如果贸然杀出,兵马在山道上队形势必散乱,一到平地,还来不及整队便会被官军骑兵突袭,一定会吃大亏。可是官军就是不来主动攻击,他也没有办法,双方只能先这样耗着。

而另一边,王承恩对六队的攻击已经开始了。袁宗第从南侧山头向西南望去,隐隐听得杀声震天,没多大工夫,郭应聘的使者便来了,请李自成速速出兵。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157)

我要评论
  • 也没那&方火拼

    但大户也没那么容易吃,这年头兵荒马乱,有钱有势的人家都养着家丁,双方火拼了一场,各死了几个人。

  • 祯因为&了梅之

    于是甘肃兵鼓噪哗变,想跑回家乡,走到兰州时,甘肃巡抚梅之焕镇压了兵变,继续逼他们来京城勤王。没想到来了京城之后,崇祯因为甘肃兵迟到勃然大怒,罢免了梅之焕,于是甘肃兵也都跑了。

  • 了辽西&副将罗

    破城的混乱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父母都不见踪影,再回沈阳已不可能,他跟随着难民队伍一路向西,来到了辽西,投到西平堡副将罗一贯麾下做了一名小卒。

  • 城溃逃&是没领

    王瑾在返回山西的路上与同袍走散了,但是他遇到了同样从京城溃逃回乡的甘肃勤王兵,甘肃兵在来京的路上就已经兵变过一次了,原因是没领到安家银子,而且将领们每天逼他们抬着铳炮赶路,竟至有人活活累死。

  • 敬,他&李过,

    王瑾醒过来了,也知道了救自己的人是谁。发现他的那个人名叫李自敬,他叫来的两个帮手一个是他已故大哥的儿子李过,另一个是他的二哥,李自成。王瑾很走运,在遍地是鬼的人间地狱碰上了三个人。

  • 来到了&山海关

    王瑾在乱军之中逃得性命,跟随撤退的败兵一路来到了山海关,继续在明军中混饭吃,在袁崇焕麾下先后参加过天启六年的宁远之战、天启七年的宁锦之战,也算是有点资格的老兵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