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四年四月五日,李自成又回到了米脂。这次和他一起来的,还有李晋王的三队、老张飞的五队两支队伍,张存孟一改往日的做法,让他们攻打米脂县城,“给洪承畴点教训”。马家渡之战后...

崇祯四年四月五日,李自成又回到了米脂。

这次和他一起来的,还有李晋王的三队、老张飞的五队两支队伍,张存孟一改往日的做法,让他们攻打米脂县城,“给洪承畴点教训”。

马家渡之战后,张存孟部顺利渡过了白水,然而前来会合的双翅虎、紫金龙两部却令人大失所望。他们在蒲城刚刚与官军恶战了一场,损失惨重。

官军只有三千人,但是战斗力十分强悍,将他们两部七八千人马杀得溃不成军,和张存孟会合时只剩下了三千来人。原本他们是来与张存孟联合的,现在恐怕只能当九队长和十队长了。

王承恩、侯拱极杀败双翅虎和紫金龙后,得知了王文昌被斩的消息,立刻调兵北上。就算是三千人,这种精锐战兵也不是张存孟能对抗的,更何况官军还有后援,杀败一拨又来一拨,无穷无尽。张存孟放弃了在白水、蒲城攻村破寨的计划,立刻挥兵北上。

李晋王、老张飞二人已经在延川一带建立了十七座山寨,可以让队伍暂时栖身,但此番南下并没有搞到足够的粮食,存粮不足的问题一直困扰着他们。但出乎队长们意料的是,张存孟居然按兵不动,似乎一点都不着急。直到他突然派三队、五队、八队攻打米脂,这下大家更不解了。

米脂的情况他们是最了解的,李自成就从那儿来,那地方哪有什么粮食。可是张存孟坚持要打米脂,还要求他们一定要把县城打下来。

三队长李晋王李文江,顾名思义是个山西人,不过部下的山西人不超过一百人,剩下全是他逃到陕西之后才入伙的。五队长老张飞张文朝原本是一家大户的长工头,挨了一顿鞭子之后杀了雇主,起兵造反。

这两人的纪律还算可以,一路上只强索食物,并不杀人放火,所以李自成对于把他们带回家乡并没有太多心理负担。而且三个队一直一起行军,三队和五队总兵力不过两千余人,一直在八队的监视之下,也不会出什么岔子。

攻打米脂县城当然不会有什么难度,米脂县还是没什么驻军,城里又都是熟人,根本用不着攻城,只消派几个人进城,就能让米脂县城直接开门。可问题是,张存孟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首先肯定不会是抢夺粮食,米脂根本没有存粮。在军事上,米脂县只有零星的乡勇,也不会成为什么威胁。那么,就只能是出于政治上的目的了。

张存孟一直避免攻击城市,不想吸引官军的注意力,不过现在官军正在追杀他,他又打算立寨割据,官军又不瞎,自然不可能还注意不到他,他改变这个政策也在情理之中。但既然如此,又为什么不去打青涧、延川、延长这些有更多资源的地方呢?

这件事太过蹊跷,李自成暂时还想不明白。李晋王、老张飞二人毫无异状,对于张存孟的安排没有丝毫怀疑,他们觉得,大概就是因为有李自成带路,所以米脂县最好打吧。这倒也是个说得通的理由,不过王瑾坚持不相信他们两个的判断,这两位要不是因为头脑简单,在原时空的历史上也不会死得那么早。

回到米脂,李自成第一件事就是派李过和高杰回家看看,他们顺利找到了李自敬。李家站越发破败了,李自成他们走后不久,艾万年就带着兵来了,李自敬带着双泉里的人躲进了牛卧山上谷可成留下的山寨,艾万年无处发泄,便在村里放火,把半个村都烧没了。

孙可望也跟着李过一起回来看他母亲,李自成已经同意让焦氏和孙可升随军,反正营中已经有了不少妇女儿童,也不差这两个,焦氏更无犹豫,立刻同意带着孙可升到营中来和孙可望团聚。

李自敬还是得留下看家,李过给他留了不少银子粮食,高杰也去见了哥嫂。李自敬对李过说,他昨天听说葭州那里来了几千官兵,为首的是个叫“王侯”的大官。

李过一下子警觉起来,一直追在他们屁股后面的王承恩和侯拱极前不久消失不见了,难道葭州的官军会是他们的部队?可是他们明明从南方追来,为什么会出现在米脂以北的葭州?李自敬又说:“听说他们都是坐着船从山西过来的,但不是山西口音,都是陕西人。”

李过感觉情况不妙,匆匆告别李自敬,带着高杰、焦氏、孙可望、孙可升返回营中,向李自成和李文江、张文朝报告了此事。三个队长商量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先派人去看看。这里是八队的老家,当然要八队的人去,王瑾和谢君友各带了十个人,向葭州方向侦察。这边主力部队暂时不攻打县城,做好随时移营的准备。

第二天,两队探骑快马加鞭地回来了,答案只有一个:快跑!官军已经向米脂杀过来了,领头的正是王承恩和侯拱极。

好在跑路对于农民军首领来说都是轻车熟路的事情,他们立刻动身,向南疾驰。王承恩和侯拱极是怎么出现在北方的很好理解,他们在追击张存孟的过程中突然转而向东进了山西境内,在张存孟于延川休整的时候,他们经过石楼、永宁来到临县,然后渡河进入葭州。

后世读史者经常视明军为废物,诚然,明军此时已经大部分都是废物,但依然有一些部队有很强的行动能力,尤其是在崇祯初年的陕西,这样的军队还有不少,他们经过了多年与蒙古人的战斗,军事素养比农民军要高得多。

王承恩这样的宿将,能执行这种战术动作并不稀奇。可是他为什么这么做呢?就为了突然给李自成他们当头一棒?那他们又是为什么能知道三队、五队、八队会来米脂呢?

赶路的过程中,李自成和众头领不止一次讨论过这个问题。他们之前已经有张存孟与官府和谈的猜测,便不由自主地想到,会不会是张存孟故意要坑死他们?

但这又不太可能,要招安就得有实力才行,如果手下一下子少了三个队,张存孟的实力将会大损。而且王瑾知道,被张存孟作为投降的牺牲品的将会是双翅虎和紫金龙,他不会拿自己的嫡系部队去送人头的。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394)

我要评论
  • ,也是&中一个

    不知不觉,离开家乡已经十年了,十年前,也是这样的三月时节,努尔哈赤率领的金军攻陷了沈阳。那时的王瑾十六岁,是沈阳城中一个裱画匠的儿子,因此也识字,读过些书。

  • ,他也&阳已不

    破城的混乱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父母都不见踪影,再回沈阳已不可能,他跟随着难民队伍一路向西,来到了辽西,投到西平堡副将罗一贯麾下做了一名小卒。

  • 官府在&税。毕

    而此时的大明官府在干什么呢?他们不仅没有赈灾,反而变本加厉地催科赋税。毕竟刁民饿死几个无所谓,税能不能收得上来却关系到大老爷的仕途和腰包。

  • 李过,&是他的

    王瑾醒过来了,也知道了救自己的人是谁。发现他的那个人名叫李自敬,他叫来的两个帮手一个是他已故大哥的儿子李过,另一个是他的二哥,李自成。王瑾很走运,在遍地是鬼的人间地狱碰上了三个人。

  • 年,他&部队被

    崇祯元年,他所在的部队被调到了蓟镇,由于接连三个月没有发饷,饥饿难忍的士兵们发动了兵变。王瑾一时气愤,当了出头鸟,后来朝廷镇压兵变,他在蓟镇待不下去了,离营潜逃,又投到了山西总兵张鸿功麾下。

  • 们来京&,罢免

    于是甘肃兵鼓噪哗变,想跑回家乡,走到兰州时,甘肃巡抚梅之焕镇压了兵变,继续逼他们来京城勤王。没想到来了京城之后,崇祯因为甘肃兵迟到勃然大怒,罢免了梅之焕,于是甘肃兵也都跑了。

  • 驻扎在&三天没

    山西兵第一天驻扎在通州,第二天驻扎在昌平,第三天又被调到良乡,可是按照规定,军队到达驻地的第二天才由驻地负责供给粮食,于是山西兵接连三天没有领到口粮。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