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的了,乡勇们也没多少信念的支撑,会在大队人马崩散后还负隅顽抗究竟,只余下抓俘虏。由于王瑾和刘芳亮在乡勇们背后,因为很多逃跑的乡勇都撞上了他们,唏哩哗啦塌地跪地投降之后了。但是,跑掉但是占大都数,左右一半的乡勇都逃跑了。最后闯营抓到最终闯营抓到的俘虏有六百多人,砍下的首级有四百零八颗,王文昌和他手下的主要头目大部分都被击毙,而闯营战死了两百八十余人。。...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乡勇们没有多少信念的支撑,不会在大队人马溃散之后还顽抗到底,只剩下抓俘虏。由于王瑾和刘芳亮在乡勇们背后,所以很多逃跑的乡勇都撞上了他们,稀里糊涂地跪地投降了。不过,跑掉还是占大多数,大约一半的乡勇都逃走了。

最终闯营抓到的俘虏有六百多人,砍下的首级有四百零八颗,王文昌和他手下的主要头目大部分都被击毙,而闯营战死了两百八十余人。

天亮了,李自成和王瑾在满是硝烟的战场上碰了面,昨夜的余火还未熄灭。李自成看着地上的尸体,有很多是他熟悉的人,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

王瑾从李自成的神情感觉到他有些动摇,但是李自成碍于自己首领的身份,却不能表达出来。毕竟李自成是这一队所有人的主心骨,如果他说出泄气的话来,肯定会影响全队的士气。

虽然胜利了,但是闯营将士谁也没感到欣喜。八队的骨干基本上都是米脂、绥德两地的人,互相之间大多沾亲带故,杨高村、马家渡两战,四五百人战死,谁的心里也不好受,更对未来的前景感到迷惘。

张存孟派人前来慰问,送了一批酒肉赏银,邀请李自成参加庆功宴,李自成借口自己在战斗中受了点小伤,派田见秀和李过去了。王瑾的心里也不大舒服,他在辽东时,作战环境比现在更艰苦,但对手都是在自己家乡肆虐的侵略者和汉奸,下手自然不会有丝毫犹豫。

而现在他一方面需要时刻提醒自己,面对的敌人也是在这乱世中为求生而挣扎的普通人,是要争取的力量,另一方面为了自己和兄弟们的生存,又要时刻提醒自己下手要狠。如果不是因为早就经受了这世道的淬炼,要是刚一穿越就碰上这种情况,只怕得闹得精神分裂。

王瑾在战后的任务是极其繁重的,有大量的伤员需要救治。幸好他现在有了帮手。闯营对俘虏实行来去自由的制度,但唯独四种人不行:郎中、兽医、铁匠、木匠。这四种人分别负责人员、马匹、武器、车辆的“维修”,没有他们,闯营就无法持续作战。

在米脂和绥德,都是乡里乡亲的,闯营便没有强征这些人入伍,但是从攻打杨高村开始,闯营便会把捉到的这四种人连家眷都一起带走。目前闯营在不算王瑾有四个医生,两个是从杨高村抓来的,两个是因为吃不上饭来投奔的游方郎中。现在最需要专业人员来治疗的就是脱臼和骨折,一般的外伤只能清洗包扎,普通士兵经过训练之后也能做。

至于疾病的治疗,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在米脂和绥德,王瑾采购了一批药材,行军过程中难以分门别类地保存大量药材,所以王瑾只带了四十来味常用的。开方配药、君臣佐使,王瑾一窍不通,谁有个头疼脑热,只能扒几片柳树皮让他嚼一嚼。

上辈子的王瑾做过几年图书编辑,中医药出版社的书也看了不少,至少知道各种中药的基本药性,知道吃多大的剂量不会出人命,所以也能稍微开点药,至于有没有用,王瑾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有两味药敢大量用,一个是大枣,另一个是胶饴。胶饴也就是麦芽糖,王瑾把干枣捣成泥,加上饴糖做成药丸,除了糖尿病之外包治百病——至少能补充营养,而且能改善患者的心情。

枣子是少数能长期保存的水果之一,在闯营之中属于珍贵物资,糖在这灾荒之年当然更加宝贵,此外,杏仁、核桃、柿饼这些东西也都被算作药材,只给伤病员吃。

有意思的是,王瑾在旧时空听说过一个传说,认为关中地区的柿饼是崇祯末年关中百姓欢迎闯军的时候发明的。现在看来,这个传说多半是附会。而且就算当时老百姓拿柿饼款待闯军,也只会是单纯的晒干的柿子,而不是那种加了面粉的现代小吃,陕西老百姓要是有白面吃,李自成也不至于造反了。

至于那四个大夫,在十七世纪的医生中也属于业余选手,王瑾觉得他们也未必比自己强多少,不过还是让他们对重病号放手去治。反正王瑾自己也治不好,死马当活马医总比等死强,就算治死了也不要紧。

本时空的人对于治病治不好这种事习以为常,治好了是运,治不好是命,有人患病死了,家属哭一场便把人埋了,除了专业的泼皮无赖,也没有几个人能想到去找医生的麻烦。如今是现代科学尚未形成的时代,人类的一切知识都离不开经验的积累,如果不去尝试错的,就永远得不到对的。

田见秀和李过赴宴回来时,战斗的善后工作已经基本完成了。所有俘虏全部愿意入伙,原因是王瑾吓唬他们,说武大定、折增修那些人个个杀人不眨眼,抓住俘虏要千刀万剐,结果这些俘虏哪个也不敢提走了。等将来闯营去别处作战,离蒲城县远了,他们更不可能再离开。王瑾说的也有一部分是实情,他们前脚把俘虏释放了,这些人后脚就会被四队、六队的人抓壮丁,还不如让他们留在八队。

八队缴获了一批乡勇的装备和粮草,但是和两百八十多条人命的损失相比,这点收获又算得了什么。吃晚饭时,所有人都无精打采的。吃罢了饭,照例是王瑾说书的时间,如今闯营人数太多,已经不可能所有人都来听书了,只能各队轮流听,王瑾虽然很累,但是军中就这么点娱乐活动,无论如何也不能取消。不过今天,李自成把这段时间占用了,将所有的管队、小管队以及在米脂就入伙的老兵都召集过来。

“最近,我们八队打了两场硬仗,折损了四五百兄弟,我知道,大家心里都不好受,甚至有的人有些想不通。”

“你们也看到了,有的队从来不打硬仗,只是劫掠一般的小村子,似乎也过得不错。近来也有人对我说过,我们为什么不能像他们那样活?”

“但我要告诉你们,像他们那样,是活不下去的,官军难道会永远任由各家反王纵横驰骋吗?官兵的围剿迟早要来,王承恩、侯拱极现在就追在我们身后,北方还有洪承畴的人马,我们躲得了一时,能躲得一世吗?”

“我们想活着,唯一的办法就是比官军更强,可我们现在的样子,能和官军打吗?如果我们不去打仗,就一味地只知抢掠,我们永远只是土匪流寇而已,永远是乌合之众,官军一到,立刻瓦解。”

“我们不是落草,而是造反,走上这条路,命便不是自己的了。我承认,我自己走上这条路也是因为贪生怕死,因为不想饿死,不想被贪官污吏打死,这才造反。但是造反之后,若还想着苟且偷安,保全性命,那就只有死得更快。想活命,就只有杀官军,把官军杀得不敢再招惹我们,我们才有出路。战阵之上,求生者必死,求死者必生。也请诸位放心,面对官军的时候,我李自成也不会蠢到死拼硬打,击其小股,避其大股,批亢捣虚,以走制敌才是以弱击强的正路。众兄弟既然信得过我,李某定然带大家杀出一条生路。”

李自成不知道这番话有多少人听进去,全军的士气自然不是一番讲演就能提振的。但是从今天开始,没有人再反对李自成正面对战乡勇的策略了。毕竟闯营在李自成的带领下越打越强是事实,一个战无不胜的将军是不会受到责难的。

但是,真正的考验马上就要到来了。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113)

我要评论
  • &是山西

    山西兵第一天驻扎在通州,第二天驻扎在昌平,第三天又被调到良乡,可是按照规定,军队到达驻地的第二天才由驻地负责供给粮食,于是山西兵接连三天没有领到口粮。

  • 是他遇&路,竟

    王瑾在返回山西的路上与同袍走散了,但是他遇到了同样从京城溃逃回乡的甘肃勤王兵,甘肃兵在来京的路上就已经兵变过一次了,原因是没领到安家银子,而且将领们每天逼他们抬着铳炮赶路,竟至有人活活累死。

  • 饥饿难&动了兵

    崇祯元年,他所在的部队被调到了蓟镇,由于接连三个月没有发饷,饥饿难忍的士兵们发动了兵变。王瑾一时气愤,当了出头鸟,后来朝廷镇压兵变,他在蓟镇待不下去了,离营潜逃,又投到了山西总兵张鸿功麾下。

  • &的宁锦

    王瑾在乱军之中逃得性命,跟随撤退的败兵一路来到了山海关,继续在明军中混饭吃,在袁崇焕麾下先后参加过天启六年的宁远之战、天启七年的宁锦之战,也算是有点资格的老兵了。

  • 么容易&吃,这

    但大户也没那么容易吃,这年头兵荒马乱,有钱有势的人家都养着家丁,双方火拼了一场,各死了几个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