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存孟招集各队的主要将领,整理汇总了一下情报,探讨下步的行动。目前仍然,陕西巡抚张福臻了抽调了总兵王定国公、副将侯拱极两部兵马,前去剿杀张存孟所部。这两人都出身贫寒于将门世家,这个王定国公毕竟也不是那个陪崇祯上吊自杀的太监,这个王定国公绰号“王老虎”,是西宁卫目前,陕西巡抚张福臻已经调集了总兵王承恩、副将侯拱极两部兵马,前来围剿张存孟所部。这两人都出身于将门世家,这个王承恩当然不是那个陪崇祯上吊的太监,这个王承恩绰号“王老虎”,是西宁卫的世袭军官,在抗击蒙古人的战斗中,由下级军官一步步晋升为高级将领,己巳之变中,他还参加了收复永平四城的战斗,与金军作战过。这是个真正有能力的人,麾下也都是来自青海的边军锐卒,绝不能小觑。。...

张存孟召集各队的主要将领,汇总了一下情报,讨论下一步的行动。

目前,陕西巡抚张福臻已经调集了总兵王承恩、副将侯拱极两部兵马,前来围剿张存孟所部。这两人都出身于将门世家,这个王承恩当然不是那个陪崇祯上吊的太监,这个王承恩绰号“王老虎”,是西宁卫的世袭军官,在抗击蒙古人的战斗中,由下级军官一步步晋升为高级将领,己巳之变中,他还参加了收复永平四城的战斗,与金军作战过。这是个真正有能力的人,麾下也都是来自青海的边军锐卒,绝不能小觑。

侯拱极虽然不及王承恩,但所统带的也是来自榆林的边防军。这两支部队与以往闯营遇到过的对手都不同,他们不是那种挂着军人头衔的农奴,而是真正为保家卫国战斗过的职业军人。虽然他们的纪律还不一定比得上闯营,但是战斗力是无可置疑的。

张存孟的计划很简单,他不打算和官军主力硬碰硬,趁着官军还没到,前往白水南岸与双翅虎、紫金龙两部会合,攻破白水、蒲城两县几处大的坞堡,抢到足够的物资之后便回军北上建立山寨。

目前横在他们面前的阻碍就是白水,白水是洛河的支流,白水县也因此得名。探子已经探明,有一处地方水浅而缓,可以涉渡。此地名为马家渡,已经有一队乡勇在把守。

这些乡勇并非是白水县本地的,而是来自南方的蒲城县,乡勇居然会越界行动,这可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信号,洪承畴搞的这个乡勇体系开始初见成效了。

乡勇的指挥官就是打败了辛思忠的王文昌。王家本就是蒲城县的大户,王文昌近来又攀上了陕西巡抚张福臻幕府中的关系,现在他和县中的一些有力乡绅联合办团,此次出动的乡勇多达两千之众,而且其中半数经过了较长时间的训练,进退有序,并非乌合之众。对于张存孟的部下们来说,这也是一个值得重视的对手。

马家渡的地形不够开阔,因此无法全军一起压上,张存孟的部署也相当粗疏,像演义小说里一样问哪位将军愿当此阵。剧情的发展也和小说里一样,连问三遍,无人答话。

原因是一目了然的,这种战斗与攻村破寨不同,敌军不会有很多银子和粮食,打的是硬仗,油水却很小。不仅王光恩、武大定这些鸡贼不开口,就连赵胜、王文耀等人也不愿打这个头阵。这时就看出谁是主角了,李自成站起身来:“我八队愿担此任!”

李自成的想法有三。第一,这两千乡勇的武器还是不错的,缴获过来是很好的补充,武器是消耗品,而且直接影响战斗力,肯定是越多越好。第二,他们初来乍到,不打几场漂亮仗,在不沾泥这里也立不住脚。第三是他的兵马迟早要和官军开战,先打乡勇,正好练兵,如果连乡勇都不敢打,将来碰上官兵还不是等死。

张存孟当然十分高兴:“闯将连破米脂、绥德,勇名已播于陕西,此番正要你大显身手。”传令粮台拨下酒肉,犒赏八队的兄弟。基本的军事素养张存孟还是有的,他命令其余五队及他的本队分驻六个村镇,形成一个半圆,遮护八队的背后,让李自成可以放心无忧地对付王文昌。

李自成带着管队们观察了一下情况,乡勇把营寨扎在渡口以南,有简单的木栅和壕沟防护。今年天气干旱,白水的水量很小,仅没脚踝,但是河床太过松软,还有很多石头,会影响渡河速度。如果八队就这样直接冲过去,肯定会在河滩上遭到对面火器和弓弩的射击,会有很大的伤亡。

骑兵发挥不了什么作用,河床上不能驰马,他们也越不过敌人的工事。其实最好的办法是等双翅虎和紫金龙到来再两面夹击,但是他们两路人马迟迟没有消息,要是王承恩和侯拱极先到,那乐子可就大了,所以还是得先击败王文昌,打开交通线。

但是对方采用乌龟战术,躲在营寨里不出来,除了强攻之外也没有别的法子,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夜袭。

夜间作战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尤其是指挥缺乏训练,组织度欠佳的军队,前不久马腾龙对闯营的袭击就是活生生的例子。目前闯营的训练水平比马家寨的乡勇自然要强很多,不过和那些真正能用于夜战奇袭的官军夜不收相比还是差得远。

但是,闯营绝没有条件慢条斯理地等训练好了再出兵,他们只能在实战中练,谁活下来谁就是精锐。将来和官军作战,他们必然要时常面对敌强我弱的情况,夜战是重要的弥补实力差距的手段,不得不学,既然要学,也就不得不拿命去换。

王瑾已经反复传授过夜战的要领,前两天也给兄弟们说了“一打祝家庄”这段书,在里面又插播了夜战知识来强化。不过这种纸上谈兵能有多大效果,就只能用实战来检验了,谁活下来,就说明谁学会了。

作战计划是全军兵分三路,王瑾和刘芳亮各带五十人,分别乘小船从白水的下游和上游渡河,从背后攻击敌人,当他们制造了混乱之后,李自成与刘宗敏亲率三百敢死队从正面渡河攻击,破坏壕沟,砍开栅栏。待他们杀入敌营之后,田见秀指挥大队人马发动全面进攻。

计划很简单,因为设计得更复杂也没有用了,大半夜作战,有多少人走丢都难说,根本不可能执行太复杂的战术动作,到时候只能看管队们如何随机应变。午饭吃过张存孟的犒劳之后,由张礼带着晚上不参加夜袭的人放哨,其余人睡了一觉,二更时分,全军起床,吃了一些食物之后,王瑾、刘芳亮两队三更出发,到了四更,李自成和刘宗敏也出发了。

这个夜袭计划差不多有一半出自王瑾的谋划,但是王瑾对此没有半点自信。他过去也曾夜袭过比这些乡勇厉害得多的金军,但基本上都是以侦察、袭击哨兵、纵火、投毒为目的。参战的是三五个到十来个夜不收,个个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兵,即便如此,失手也是很正常的。

现在,他带着五十个训练没几天的新手,要造成两千敌人的混乱,达到最终将之击溃的目的,这可比他过去执行过的所有任务都要难。金军虽然不好对付,但是王瑾一般只需要杀死其中的一个人,而不是两千人。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150)

我要评论
  • 王瑾在&袁崇焕

    王瑾在乱军之中逃得性命,跟随撤退的败兵一路来到了山海关,继续在明军中混饭吃,在袁崇焕麾下先后参加过天启六年的宁远之战、天启七年的宁锦之战,也算是有点资格的老兵了。

  • 连三个&气愤,

    崇祯元年,他所在的部队被调到了蓟镇,由于接连三个月没有发饷,饥饿难忍的士兵们发动了兵变。王瑾一时气愤,当了出头鸟,后来朝廷镇压兵变,他在蓟镇待不下去了,离营潜逃,又投到了山西总兵张鸿功麾下。

  • 后,崇&焕,于

    于是甘肃兵鼓噪哗变,想跑回家乡,走到兰州时,甘肃巡抚梅之焕镇压了兵变,继续逼他们来京城勤王。没想到来了京城之后,崇祯因为甘肃兵迟到勃然大怒,罢免了梅之焕,于是甘肃兵也都跑了。

  • 税。毕&收得上

    而此时的大明官府在干什么呢?他们不仅没有赈灾,反而变本加厉地催科赋税。毕竟刁民饿死几个无所谓,税能不能收得上来却关系到大老爷的仕途和腰包。

  • &养着家

    但大户也没那么容易吃,这年头兵荒马乱,有钱有势的人家都养着家丁,双方火拼了一场,各死了几个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