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头领预先从长计议的时候就恐怕,虽然庄内所以有一些火器,虽然水平会太高,更会有精锐部队的火器手。果真,流寇们刚一步入视线,乡勇们便噼里噼地开炮了。五百多年后的网络上,常常有人说大明火器世界第一,的话从数量上看的话,确实如此。明军中的精锐部队火器部三百多年后的网络上,经常有人说大明火器世界第一,如果从数量上看的话,确实如此。明军中的精锐火器部队也是能够与同时期的欧洲军队一较高下的,但是大部分的明军运用火器的水平都很低,更不要说这些乡勇了。。...

众头领事先计议的时候就估计,虽然庄内应该有一些火器,但是水平不会太高,更不会有精锐的火器手。果然,流寇们刚一进入视线,乡勇们便噼里啪啦地开火了。

三百多年后的网络上,经常有人说大明火器世界第一,如果从数量上看的话,确实如此。明军中的精锐火器部队也是能够与同时期的欧洲军队一较高下的,但是大部分的明军运用火器的水平都很低,更不要说这些乡勇了。

首先是武器弹药就是粗制滥造,质量没有保证。其次是缺乏训练,开火的时候无视射程,而且不做瞄准,朝着大概的方向随便打。再加上装弹速度缓慢,也不会齐射,这种程度的火枪还不如弓箭好用呢。但是明军也同样无法保证弓箭的质量和弓箭手的训练,总体来说,大明朝的大部分部队中,无论官军还是乡勇,在火铳和弓箭上都是笑话。

八队在绥德缴获了不少盾牌,也分给七队一部分。两队各出一百人,一半举着盾牌防护,一半用独轮车推土,一路冲到壕沟前,将土倒了进去。壕沟并没有被完全填平,还有两三尺的深度,但是竹签蒺藜都被盖住,人完全可以通过。王文耀、李自成、刘宗敏指挥的突击队齐声呐喊,冲了上来。

乡勇水平低下的射击并没有杀伤多少农民军,但是他们有更好的装备,寨墙上摆放着三门土炮。这种最简单的前装滑膛炮可谓历史悠久,直到二十世纪还在中国农村很常见,大多为铁质,甚至还有木质的。纯手工打造,质量如何全看师傅的手艺,弹药也是五花八门,就没有不能发射的东西。

三门土炮在突击队冲上来时相继打响了,发射出来的东西包括铁制和铅制的火铳子弹、碎石、铁钉等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开炮的距离还是稍远,火炮的威力也不够,有的弹丸用盾牌就能挡住,但还是造成了不小的伤亡,有十几个人死伤,有的人被打得头颅粉碎、肚破肠穿,死状十分可怖。李过用盾牌遮护李自成,一块石头砸在盾牌上,李过一个趔趄栽倒在地。

突击队都是七队和八队最勇猛的人组成的,这种伤亡根本吓不倒他们,绝大部分没受伤的人甚至轻伤员都继续向前冲去,但也有几个人掉头逃跑。刚跑出几步,一支羽箭正中跑得最快那人前胸,王瑾吼道:“都给我回去!后退者死!”

寨墙高约一丈,李自成他们在绥德的武库里找到过这种高度的云梯,但是大多虫蛀发霉,而且太过笨重,不适合带着长途行军。所以他们用飞钩攀爬,一个钩子加一条绳子,十分简单,刘宗敏和营里都几个铁匠就能做。农村的孩子惯于上房上树,抓着绳子爬一丈的高度轻而易举,难办的是墙上的乡勇。

农民军冲到墙下,乡勇们便把石块噼里啪啦地砸下来,这么近的距离上,射箭也是一射一个准。火器来不及装填,都扔在了一边。八队从绥德带来的火铳,倒是都老老实实地到了比较近的地方才开火,战前王瑾反复恐吓,谁要是敢在离寨墙超过三十步的地方开火,回来就等着掉脑袋吧。

八队使用的火铳基本上都是三眼铳,与其说是火铳,倒不如说是能开火的大铁棍子。三眼铳在明军之中能大量装备,自然有它的优势,操作简单,价格便宜,也比较耐操,还能当近战武器用,王瑾过去当明军时也挺喜欢这种武器。但要说射程和精确度……算了,不提也罢。

在三十步的距离上开火,能不能打死敌人也得看运气,这还是因为敌人是不披甲的乡勇,如果是身披重铠的精锐家丁或者女真武士,从远处射来的三眼铳弹丸顶多让他们像刚才的李过一样摔个跟头。再加上明末的火器大多偷工减料,王瑾过去使用三眼铳时,一般都是在十步以内才开火。能伤到敌人自然最好,如果不能,抡起来就照敌人脑袋砸下去。

过沟、爬墙的过程中,石块、檑木雨点般打下,还有滚烫的开水热油泼来,爬墙的人不断被打倒。但农民军蜂拥而来,很快就有人登上了寨墙。高杰第一个爬上墙头,一刀砍在一个乡勇腿上,但另一个乡勇挥棍在他肩头重重一击,高杰大叫一声,从寨墙上摔了下去,地上的土质较软,他很幸运地没受重伤,但也跌得七荤八素,感觉屁股都不是自己的了,半晌都站不起来。其他掉下来的人就没这么走运了,有崴了脚的,有断了腿的。

这时,寨子的北门和南门打开了,各有一队乡勇杀了出来。乡勇敢出寨反击,倒有些出乎李自成等人的预料,不过农民军的军官中有大量的官军老兵,对这种基本的变故还是有预案的。王瑾在中军帐内打出一面蓝旗,左右摇动,刘芳亮与贺宏器各带一路人马,分别迎战北侧和南侧的乡勇。

两队乡勇各有三百人左右,而且士气不错。就算是杨姓和高姓的人,也担心流寇破庄之后受到伤害,一旦涉及保卫家园,老百姓的斗志总是不容小觑的。双方厮杀得十分激烈,农民军占不到什么便宜。

很难给王瑾现在所在的集体一个准确的名字。叫义军,太过高大上了,王瑾自己都不觉得自己是义军。义军是要吊民伐罪,解民倒悬的,而他们充其量算劫富济贫,而且不可能保证杀掉的每一个人都罪有应得,比如说今天,死掉的人里就会有很多是稀里糊涂跟着上战场的普通农民。

叫流寇,未免贬低太过,他们的纪律可比官军好得多了,论历史贡献更非官军能比。

叫农民军?虽然大部分成员是农民出身,但骨干却没有几个是农民,反倒是他们今天的对手,几乎清一色是农民。叫“流民军”或许更恰当一些,但是又几乎没人用这个词。

也罢,还是先叫他们农民军吧,等到所有的造反队伍都统称为“闯军”的时候,也就没这些麻烦事了。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283)

我要评论
  • 们不仅&催科赋

    而此时的大明官府在干什么呢?他们不仅没有赈灾,反而变本加厉地催科赋税。毕竟刁民饿死几个无所谓,税能不能收得上来却关系到大老爷的仕途和腰包。

  • 头鸟,&,离营

    崇祯元年,他所在的部队被调到了蓟镇,由于接连三个月没有发饷,饥饿难忍的士兵们发动了兵变。王瑾一时气愤,当了出头鸟,后来朝廷镇压兵变,他在蓟镇待不下去了,离营潜逃,又投到了山西总兵张鸿功麾下。

  • 银子,&天逼他

    王瑾在返回山西的路上与同袍走散了,但是他遇到了同样从京城溃逃回乡的甘肃勤王兵,甘肃兵在来京的路上就已经兵变过一次了,原因是没领到安家银子,而且将领们每天逼他们抬着铳炮赶路,竟至有人活活累死。

  • 过来了&道了救

    王瑾醒过来了,也知道了救自己的人是谁。发现他的那个人名叫李自敬,他叫来的两个帮手一个是他已故大哥的儿子李过,另一个是他的二哥,李自成。王瑾很走运,在遍地是鬼的人间地狱碰上了三个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