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瑾不由得有些汗颜,他原本是抱着“当李自成的领路人”的准备。但是这一次,在他能预知未来张存孟行动的情况下,李自成依旧想在了他前面。对呀,的话说张存孟再后来可以选择投降后,也不是被官军打垮后才临时性想起的,不是从逐步建立山寨就就有准备了,如果他的一切行为就都说谷可成说:“我听说这个新总督洪承畴可不地道,王左挂就是受了招安之后被他用鸿门宴害了。”王瑾说:“洪承畴招安反王,只要手上沾了自己兄弟血的,若是受了招安,又不肯去打其他反王,就是这样的下场。”袁宗第说:“不沾泥不可能不知道这事,他要是想招安的话,那他想杀谁?”。...

王瑾不禁有些汗颜,他本来是抱着“当李自成的引路人”的打算。可是这一次,在他能预知张存孟行动的情况下,李自成依然想在了他前面。对呀,如果说张存孟后来选择投降,不是被官军打败之后才临时想到的,而是从建立山寨开始就有打算了,那么他的一切行为就都说得通了。

谷可成说:“我听说这个新总督洪承畴可不地道,王左挂就是受了招安之后被他用鸿门宴害了。”王瑾说:“洪承畴招安反王,只要手上沾了自己兄弟血的,若是受了招安,又不肯去打其他反王,就是这样的下场。”袁宗第说:“不沾泥不可能不知道这事,他要是想招安的话,那他想杀谁?”

闯营的九个头领都感到一阵恶寒,看来建立山寨这事背后的文章大得很。李自成说:“现在担心也是瞎猜,都睡觉去吧。不管这里面有什么门道,我们小心就是,只要闯营的兵马还握在我们兄弟手里,就不会怎么样。”

李自成的办法倒也合理,握住兵权,不变应万变。九个人分睡三个房间,李自成、高杰、王瑾一屋,田见秀、袁宗第、刘芳亮一屋,谷可成、谢君友、张能一屋。这天晚上,他们谁都没怎么睡好。

王瑾知道张存孟将来会背叛兄弟,今天听了李自成的分析,更是毛骨悚然,一想到自己睡在张存孟的地盘上,就觉得浑身不踏实。不过,不管张存孟到底有什么阴谋,历史上的李自成都是逃了出来的,而且变得更为强大。现在已经不是王瑾给李自成带路了,而是他要指着李自成来脱险。

次日清晨,各队队长辞别张存孟,回到自己的队伍中,李自成他们也赶快下山了。回到营中,李自成对全营讲了闯营已经加入张存孟麾下的事,要求部下们对他的称呼改为“老管队”。

出乎王瑾意料的是,李自成还宣布了十二个管队的座次。王瑾第一,刘宗敏第二,田见秀第三,谷可成第四,李过第五,高杰第六,刘芳亮第七,袁宗第第八,张能第九,谢君友第十,张礼第十一,张成第十二。一旦出现他不在的情况,就按照这个座次产生指挥官。头领们都清楚,李自成这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哪怕自己突然死了,闯营也不至于群龙无首。

在山下休整的这段时间,八队和其余各队的人相处的还不错,又结识了一队的高汝利、刘忠和四队的吴汝义,这些人的军纪都相对较好,至少不会胡乱杀人、强奸民女。高汝利和刘忠也并非完全不抢女人,他们把被杀的几个大户的妻妾女眷都收在了营中,这点李自成觉得还可以容忍。

王文耀的军纪是最好的,这也导致他的兵力最少,只有七百人,而且生活最苦。八队在绥德抢到不少大米,李自成直接分出三成送给了王文耀。这是李自成的老毛病了,当家也不知柴米贵,对花钱没有概念。不过王瑾并没有像别人那样埋怨李自成,王文耀是南明永历元年战死于宁夏核桃川的抗清烈士,吃点大米怎么了。

虽然不知道在这个时空王文耀还会不会成为烈士,但是与这样的好汉理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七队的兄弟们已经很久没吃过大米了,对这份礼物的感激自不必提,王文耀亲自登门拜谢,还送了不少银子来。他是绑票筹款,所以收来的除了粮食就是现银。李自成不肯收,也不好完全拒却,就让王文耀拿杂粮来换,王文耀也是个实在人,立刻派人把粮食送来,比李自成所要的数字还要多得多。

李自成又向王文耀请教了一个问题——七队兄弟“那方面”的问题是怎么解决的?

虽说不许强奸妇女是好的,可是上千光棍成天憋着也不是办法。妇女队和外面的兄弟虽然是隔绝的,但也不是完全不来往,最近已经有几个人和里面的女人看对眼了。张礼问李自成怎么办,李自成本来没当回事,看上了就结婚呗。当然也不会有什么仪式,管队一证婚就算夫妻了。然而这样一来,剩下的光棍们可就更蠢蠢欲动了,总得给他们找个发泄的渠道。

王瑾对此是没有办法的,他抄袭的那支军队可没有这方面的问题,于是李自成就求教王文耀。王文耀说,既然要约束兄弟们不许强奸妇女,就得允许他们适当地“花钱买服务”。王瑾还很奇怪,这荒郊野外也没有行院啊。

王文耀说,他们这些穷光蛋也去不起真正的行院,但是这年头家家挨饿,也不大在乎三贞九烈那一套了,村村都有干这行的私门头。一开始是些寡妇,后来干脆有妻子干这个,丈夫在外放风的。而且价格非常低,不乏为了几升米就卖身的。王文耀还介绍了周围几个村的门路。

头领们商量了一下,觉得是个办法。决定每天每队都有十个人放假,可以出营活动,至于这些久旷之夫出了营之后会去哪,自然不问可知。放假的顺序由抽签决定。至于没休假的人,待在营里别想闲着,每天都得操练,趁着现在粮食还够吃,得抓紧时间练兵,等到粮食供给不上,士兵们就没体力训练了。虽然多训练这几天也并不能把他们练成精兵,但训练总归比不训练强。

王瑾对于嫖娼没兴趣,他信不过本时空的卫生水平,别再染个杨梅大疮回来,自己这个二把刀的业余大夫可不会治。另外还因为他有别的任务,每天王瑾都会和另外三个管队各带十个人组成纪律纠察组,巡视放假出门的人有没有违纪行为,更重要的是有没有趁机与本地的官府联系的。搞得不少兄弟说,在床上都能感觉活阎王盯着自己的后脑勺。

但纪律问题还是不抓不行,三天的时间,他们揪出了五个违纪的。有三个偷盗东西的,一个企图白嫖的,还有一个嫖资没谈拢打了人。如果还是王瑾来审判,这五个人非得都砍头不可。但是现在最终决定权在李自成,毕竟王瑾造成的减员已经超过战斗减员了,李自成也得适当放宽管束,便将这五人每人抽了一顿鞭子。各队管队都警告自己的部下,将来一旦分兵行动,王瑾就会成为一路主将,那时他就又有了最终判决权了,都警醒着点,谁也别犯在他手里,否则神仙难救。

休整了三天之后,开拔的时间到了。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418)

我要评论
  • 瑾十六&些书。

    不知不觉,离开家乡已经十年了,十年前,也是这样的三月时节,努尔哈赤率领的金军攻陷了沈阳。那时的王瑾十六岁,是沈阳城中一个裱画匠的儿子,因此也识字,读过些书。

  • 第三天&队到达

    山西兵第一天驻扎在通州,第二天驻扎在昌平,第三天又被调到良乡,可是按照规定,军队到达驻地的第二天才由驻地负责供给粮食,于是山西兵接连三天没有领到口粮。

  • 更幸运&块吃掉

    万幸,有一个拾粪的农民发现了他,跑回家叫来了两个帮手。更幸运的是,这三位并没有像这年头很多人会做的那样,直接把王瑾大卸八块吃掉,而是把他抬回家,灌了一碗稀得能当镜子用的稀粥。

  • 勤王,&在其列

    可没过多久,崇祯二年,金军入关劫掠,威胁京师,山西巡抚耿如杞率领张鸿功等人进京勤王,王瑾也在其列。

  • 土,尸&骸山积

    然而还不到一年时间,金军再次大举杀来,罗一贯战死。不久之后,广宁沦陷,金军连下四十余城,辽西大地遍野焦土,尸骸山积。

  • 催科赋&来却关

    而此时的大明官府在干什么呢?他们不仅没有赈灾,反而变本加厉地催科赋税。毕竟刁民饿死几个无所谓,税能不能收得上来却关系到大老爷的仕途和腰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