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自成一体本我以为李友要先带他们去见赵胜,虽然李友说,队长和各股头目之间并也没那么非常严格的隶属关系,自己直接就也可以带他们去见总掌盘。李友说,他们总掌盘不沾泥为人非常讲义气,最好是交朋友,李自成一体这种大有本事的人前去投靠,必受器重。李自成一体等人毕竟是高高兴兴李友说,他们总掌盘不沾泥为人十分仗义,最好交朋友,李自成这种大有本事的人前来投奔,必受重用。李自成等人当然是高高兴兴地当真的听,李友也没有任何欺骗的意思,他是发自内心地拿张存孟当大哥。只有王瑾知道张存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现在也不必说破。。...

李自成本以为李友要先带他们去见赵胜,但是李友说,队长和各股头目之间并没有那么严格的隶属关系,自己直接就可以带他们去见总掌盘。

李友说,他们总掌盘不沾泥为人十分仗义,最好交朋友,李自成这种大有本事的人前来投奔,必受重用。李自成等人当然是高高兴兴地当真的听,李友也没有任何欺骗的意思,他是发自内心地拿张存孟当大哥。只有王瑾知道张存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现在也不必说破。

王瑾之所以同意投奔张存孟,一是因为形势所迫,他们接连打破米脂、绥德,官兵必然来剿,若没有张存孟这样的大势力庇护,只消几百战兵,就能将闯营击溃。二是因为王瑾计划挖张存孟的墙角,张存孟麾下的能人很多,比如说眼前的李友,还有之前提过的王光兴等人,都是既会打仗,人品也不错,如果能将他们吸纳到闯营中来,李自成的实力将会有根本性的变化。

李友带着闯营一路南下,途中又认识了几个不沾泥麾下的将领。赵胜的另一个副手是黑煞神李茂春,二队的人纪律普遍不错,但李茂春就要比李友差一些,他的人虽然也不杀人放火,但是偷鸡摸狗,喝酒耍钱,对老百姓连打带骂,军营中乱哄哄的。李茂春御下比较宽松,只要不闹出人命就一概不管,这支队伍更像土匪而非军队。

王光兴的弟弟王光泰也要南下和大队会合,他们是兄弟三人,各有一支队伍,都是四队的部将。老大王光恩,绰号“花关索”,老二王光兴,绰号“兴世王”,王光泰是老三,所带的营头称为“小王营”。

李友说,王家三兄弟只有老二王光兴为人和善,王光恩、王光泰都很凶暴。果然,王光泰虽然不抢穷人,但是对稍有家产的富农、小商人都抓起来严刑拷打,索要财物,多有打死打残的。按李友的说法,王光泰还算是好的,不杀穷人,对朋友也比较讲义气,他大哥王光恩连穷人也祸害,而且很是油滑,不仗义。

接下来遇到的六队麾下的大天王高见、飞天龙折增修二人就更不成话了,光天化日之下淫辱妇女。李友也看不下去了,出面制止,随后便向六队队长乱世王郭应聘狠狠告了一状,郭应聘将高折二人申斥一番,六队的总管祁公缵又和了一通稀泥,这事便过去了。

郭应聘的本队倒是纪律还可以,不会胡乱杀人放火,但是他对部下将领的管理实在糟糕。李友说六队是各队里面管理最松散的,队内营头林立,郭应聘因为岁数最大才做了队长,根本约束不住手下的人。稍后他们又遇到了六队麾下四天王李养纯的队伍,他就比高见和折增修好得多,虽然也恐吓老百姓,强征粮饷,但是并不真的杀人。

靠近张存孟老营时,总算看到了一支像样的队伍。七队长王文耀,绰号“夜不收”,和王瑾一样,是官军的夜不收出身。因为上司克扣军饷,他一怒之下杀了个千总,率领兄弟们当了流寇。

他部下的骨干多为明朝边军的战斗部队的士兵,王文耀本人对于部队的管理很有章法,两个副手贺宏器、李明义也都是有本事的人。七队的营寨执行严格的军民分离制度,和老百姓不接触,刁斗森严,防御周密。

当然王文耀也得靠抢劫为生,他筹措粮饷靠的是绑票。绑的尽是举人家的公子、户房书办的兄弟这样的人物,最次也是个土财主。肉票中没有女人,给吃给喝不虐待,赎金到了就放人。王文耀以及麾下将领们也不像郭应聘、王光泰那样穿绸裹缎,而是和李自成一样穿粗布衣,吃大锅饭。

这一路看下来,张存孟部下们的状态是最标准的“良莠不齐”。王文耀、李友这些人是真正的义军,专杀贪官污吏、土豪劣绅,高见、折增修之流则是纯粹的土匪,借着天下大乱的机会趁火打劫。更多的是郭应聘、李养纯、李茂春、王光泰这样既不是好人也没坏到家的人,有一点良心,没多大抱负,浑浑噩噩地随波逐流。李自成将来能纵横陕西,是因为他成功团结了第一种人,而李自成之所以会被洪承畴打败,则是因为他没有及时清除第二种人、改造第三种人。

不沾泥的老营设在一座山上,山上山下倒是都有卫兵,但是以王瑾的眼光来看,警戒还是相当粗疏的,如果他领着过去在辽东当兵时的那些兄弟来侦察,干掉岗哨摸上山去绝非难事。李自成留下刘宗敏、李过、张礼、张成四人照管部队,带着其余八个管队和王文耀、郭应聘、李友一起上山拜见张存孟。

到得山顶上张存孟的营盘,才能感觉到此人也并非草包,门前警戒的是张存孟的亲兵,队伍严整,面带杀气,很有气势。李自成和王瑾估计,他们的战斗力不会低于明军的战兵。毕竟张存孟也是刀枪丛中拼杀才当上老大的,在这样严酷的生存环境中,只会有意外早死的天才,不会有侥幸上位的废物。

大帐用了不少绸缎和名贵家具来装点,暴发户气质颇浓。居中而坐的张存孟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长髯飘飘,相貌很是威严,长得倒有些像关帝庙中的老爷像,只是他将来会干的事情和关羽实在是半点关系都没有。

七个队长有五个到场了,六队长郭应聘、七队长王文耀李自成已经认识了。一队长钱三五,绰号“眼钱儿”,是最早跟随张存孟的老兄弟之一,二队长是点灯子赵胜,李友已经介绍过。四队长名叫拓养坤,绰号“蝎子块”,拓姓为陕北特有的姓氏,乃是南北朝时鲜卑拓跋氏之后,不过现在已经是地地道道的汉人了。三队长李晋王李文江、五队长老张飞张文朝二人领兵在外未归。

五位队长气质各不相同。一队长是个虬髯大汉,举止粗豪;二队长是秀才出身,行事还有三分文气,但是皮肤黝黑,脸上有一道大刀疤,显然也是身经百战;四队长身上看不出塞北大汉的模样,反倒是黑瘦黑瘦的,个子不高,说话声音尖利,话不多,让人摸不透底细;六队长已经年逾四旬,虽然起了个霸气的外号,为人倒和气;七队长则是既矮且壮,说话瓮声瓮气,很是沉默寡言。

这便是大名鼎鼎的流寇,一群五花八门,千姿百态的人。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138)

我要评论
  • 举杀来&。不久

    然而还不到一年时间,金军再次大举杀来,罗一贯战死。不久之后,广宁沦陷,金军连下四十余城,辽西大地遍野焦土,尸骸山积。

  • 这样的&些书。

    不知不觉,离开家乡已经十年了,十年前,也是这样的三月时节,努尔哈赤率领的金军攻陷了沈阳。那时的王瑾十六岁,是沈阳城中一个裱画匠的儿子,因此也识字,读过些书。

  • 谓,税&腰包。

    而此时的大明官府在干什么呢?他们不仅没有赈灾,反而变本加厉地催科赋税。毕竟刁民饿死几个无所谓,税能不能收得上来却关系到大老爷的仕途和腰包。

  • 到安家&路,竟

    王瑾在返回山西的路上与同袍走散了,但是他遇到了同样从京城溃逃回乡的甘肃勤王兵,甘肃兵在来京的路上就已经兵变过一次了,原因是没领到安家银子,而且将领们每天逼他们抬着铳炮赶路,竟至有人活活累死。

  • 地负责&食,于

    山西兵第一天驻扎在通州,第二天驻扎在昌平,第三天又被调到良乡,可是按照规定,军队到达驻地的第二天才由驻地负责供给粮食,于是山西兵接连三天没有领到口粮。

  • 崇祯元&瑾一时

    崇祯元年,他所在的部队被调到了蓟镇,由于接连三个月没有发饷,饥饿难忍的士兵们发动了兵变。王瑾一时气愤,当了出头鸟,后来朝廷镇压兵变,他在蓟镇待不下去了,离营潜逃,又投到了山西总兵张鸿功麾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