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瑾尤其很看重孩儿队的教育,尤其是李双喜、孙看俏、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奇五人。在武艺和军事知识方面,五个孩子学得都很认真地,也很有悟性,虽然别的方面就看不见得了。李双喜和艾能奇习武最慢,但要让他们读书学习,那可就费了劲了,尤其是数学,仅有刘文秀能沉下李双喜和艾能奇学武最快,但要让他们读书,那可就费了劲了,尤其是数学,只有刘文秀能沉下心去学。。...

王瑾尤其看重孩儿队的教育,特别是李双喜、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奇五人。在武艺和军事知识方面,五个孩子学得都很认真,也很有悟性,但是别的方面就不见得了。

李双喜和艾能奇学武最快,但要让他们读书,那可就费了劲了,尤其是数学,只有刘文秀能沉下心去学。

刘文秀在数学方面非常有天分,王瑾估计这孩子要是生在和平年代的富裕家庭,说不定能成为刘徽、祖冲之一类的人物。本来应该成为刘文秀义父的张献忠其实也爱好数学,甚至能和欧洲传教士一起探讨数学问题,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学的。

这回刘文秀是走运了,王瑾的数学知识在二十一世纪只能算普通,可是此时,他掌握着一堆本时空还没有被发现或没有普及的成果,完全有资格跻身世界顶尖数学家的行列。

李定国则是对历史特别感兴趣,喜欢读书。虽然军中只有在米脂、绥德抄家得来的那几本书,他还是看得起劲,尤其是王瑾在绥德捡来的半本史记,李定国爱不释手,几乎昼夜不离身。他原来的养父是个商人,所以他也识得几个字,不用王瑾时时指导也能看书,以至于王瑾时常担心他把眼睛看坏了。倒是孙可望,在哪个方面都不突出,但是在哪个方面也都挺不错。

在绥德还有一大收获,那就是武器装备。夺取了绥德的武库之后,现在全军所有人都装备了真正的刀枪,不必再用农具、棍棒作战了,还有很多备用的。每一队都能有二三十人披甲,王瑾这一队因为是尖兵,披甲的多达六七十人。

其实绥德的武库中本不该只有这点装备,但是由于保养不善,很多武器铠甲都锈蚀朽烂了,还有一些不知被谁给倒卖了。他们还缴获了不少火器,不过用处不大,几门将军炮太重了没法搬,至于那些火铳,一来质量参差不齐,二来他们没处补充弹药。不过他们还是把里面质量比较好几十杆的挑出来带上,就算将来要扔,也得把缴获的这些弹药都打完了再扔。

马匹也补充了很多,陕西地近边塞,军中马匹数量远多于内地。刨去驮马和辕马,还能有近百匹马用于作战。不少驿卒和军户都会骑马,但是骑马和骑马作战是两回事。真正能骑在马上使用武器的只有王瑾和刘芳亮两个人,李自成可以在马上射箭,但是不会用马刀、马槊,懂得骑兵战术的更是只有王瑾一个,所以还得边行军边训练。

李自成教马术和箭术,刘芳亮教刀法、枪法,王瑾负责编排队形,教骑兵们如何冲锋、如何整队、如何撤退。连高杰都得给人上课,他教人如何喂马、刷马,田见秀兼任兽医。

这个组合可以说是真正的草台班子,王瑾对于自己的训练成果没有半点自信。他们接下来面对的两大对手都有强大的骑兵,明朝九边兵马中尚有不少能征惯战的骑兵部队,清军的白甲护军更是有资格竞争冷兵器时代单兵战斗力的世界第一。

就算没有他王瑾,李自成也一样能练成威震天下的三堵墙,一样能将孙传庭、吴三桂麾下秦军、辽军的最强精锐打得落花流水,可是当面对清军的时候,闯军终究还是技逊一筹。王瑾此时也不知道如何才能避免这样的结局发生,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做好眼下每一件小事,以多增加一分可能性,让闯军留给世人的不止是壮烈。

从青涧过境时出奇地顺利,闯将大闹绥德的消息已经传到了青涧,各家村寨都闭门自守,谁也不敢来攻击他们。闯营的外表和在绥德时确实有天差地别,马家寨乡勇袭击他们的时候,李自成他们这伙人穿得破破烂烂,和叫花子一样,手里拿的都是木棍锄头,乡勇们自然会轻看他们。而现在他们都换上了官兵的武器,有几百甲兵,有马队,一般的乡勇哪里还敢招惹。

李自成自己心里清楚,他的甲兵和马队外强中干,骗人还可以,打硬仗可不成,不过由于王瑾特别注重队形,所以外观看上去整整齐齐,确实很有“军威”,足以把一般的民间武装吓住了。

一路上经过的村寨,为了流寇不骚扰他们,大多愿意拿出一笔“孝敬”,李自成也就照单全收,有时还让他们,多提供些食品,给闯军做一顿热饭送出来。能花钱买平安,谁也不愿意打仗,因此这一路上与青涧的乡绅基本上相安无事。就连青涧县的县太爷都派了个师爷来,奉送一千两银子,请他们别攻击县城。

这种“收孝敬”其实也是一种抢劫,但毕竟闯军是农民军,不是人民子弟兵,总不能要求他们连送上门的财物都不要,别说是十七世纪三十年代,就算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打土豪也是重要的军费来源。

王瑾起初还担心有人在食物里下毒,在辽东的时候,汉人经常会这样暗杀女真人,所以他每次吃饭都要先抓狗做实验。但是接连几天,每个村寨送出来的饭食都没有问题,看来地主阶级的斗争热情还是不够高。

一路上不断有人离队,王瑾这个大总管管得实在太多,走路、说话、吃饭、拉屎都有规矩。有擅取民间财物、强奸妇女的,更是立斩不赦。

刚进青涧境内时,有两个在绥德入伙的新人做哨兵时各收了来送孝敬的乡勇一两银子,他们过去虽然是老百姓,但是见惯了衙门门口的衙役向进门告状的人索要钱财,对此视为理所当然,轮到自己守门的时候,也就有样学样起来,尽管入伙时听王瑾说过“不得私藏一文钱”,却没当回事。

王瑾等到晚上时也没见他们上交贿银,便直接将他们拖出去砍了头。当天晚上,就有八个人偷马逃走,巡夜的李过抓住了其中三个,也处决了。

第二天李自成再次申明纪律,并公告全军:要走可以,兄弟一场,好聚好散,但是不能带走铠甲马匹。如果有谁想走,现在就说,每人发给盘缠干粮和一件防身兵刃,可以自行离开。其实米脂起事的时候李自成就提过这件事,只不过当时谁也不信真的能来去自由。

犹豫良久之后,有二十多人提出要走,李自成全部放行。王瑾原本担心,一旦可以来去自由,恐怕就留不住人了,现在看来是多虑了,离开了闯营,难道外面就安全吗?如今天下大乱,土匪、流贼、官兵、乡勇哪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离开了大队人马之后,更没处去找吃的,绝大部分人权衡利弊,还是待在闯营更安全。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345)

我要评论
  • 有势的&方火拼

    但大户也没那么容易吃,这年头兵荒马乱,有钱有势的人家都养着家丁,双方火拼了一场,各死了几个人。

  • 天灵盖&劈了个

    “孟康左手抓住鞭子:‘横竖官府是不让我们活,要死也死个痛快!’右手抄起一把利斧,当头一击,把个提调官的天灵盖劈了个粉碎。众船匠见杀了提调官,发一声喊,有跑了的,也有抄起锤子、锯子打杀众差役的……”

  • 没有赈&收得上

    而此时的大明官府在干什么呢?他们不仅没有赈灾,反而变本加厉地催科赋税。毕竟刁民饿死几个无所谓,税能不能收得上来却关系到大老爷的仕途和腰包。

  • 而且将&天逼他

    王瑾在返回山西的路上与同袍走散了,但是他遇到了同样从京城溃逃回乡的甘肃勤王兵,甘肃兵在来京的路上就已经兵变过一次了,原因是没领到安家银子,而且将领们每天逼他们抬着铳炮赶路,竟至有人活活累死。

  • 之后,&城,辽

    然而还不到一年时间,金军再次大举杀来,罗一贯战死。不久之后,广宁沦陷,金军连下四十余城,辽西大地遍野焦土,尸骸山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