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赶过来的是五百二十八个人。一个小小的米脂县,在了有半个县的人全逃难的情况下,依旧有这么多人不愿意谋反,大明之要完由此可见一斑。首领自然而然是李自成,按照此时农民军中流行的的说法,称作“掌盘”。原本谷可成是有实力争夺战掌盘之位的,当然他手下有一百来个惯原本谷可成是有实力争夺掌盘之位的,毕竟他手下有一百来个惯匪,论战斗力至少能打好几百饥民。但是谷可成也支持李自成,他与李自成有交情,知道李自成宽和仗义,能够服众,而自己一直躲在山上,除了山寨里的人之外没什么人认识自己。而且李自成得到花马剑一事也给了他极大的震动,本来李自成就是人人钦服的大哥,现在又有天命眷顾,自己岂能与他相争。。...

最终赶来的是五百二十四个人。一个小小的米脂县,在已经有半个县的人全逃荒的情况下,依然有这么多人愿意造反,大明之要完可见一斑。首领自然是李自成,按照此时农民军中流行的说法,称为“掌盘”。

原本谷可成是有实力争夺掌盘之位的,毕竟他手下有一百来个惯匪,论战斗力至少能打好几百饥民。但是谷可成也支持李自成,他与李自成有交情,知道李自成宽和仗义,能够服众,而自己一直躲在山上,除了山寨里的人之外没什么人认识自己。而且李自成得到花马剑一事也给了他极大的震动,本来李自成就是人人钦服的大哥,现在又有天命眷顾,自己岂能与他相争。

李自成站在一个土丘上,对众人拱了拱手:“承蒙众位兄弟看得起我李某,推举我做掌盘,我有几句话要说在头里,众位兄弟若做不到,请另选贤能。”

“兄弟们,肃静!”王瑾这一声喊中气十足,惊得树林里的鸟都飞了起来,但是一个人的声音怎么盖得过五百多人的,众人还是嘁嘁喳喳议论不停。王瑾扭头一看李自成,不禁乐了,李自成的嘴唇一直在动,可是根本没出声。

很快就有人发现自己听不见李自成说话,都不聊天了,其他人发现周围的音量突然下降,也都安静了下来。王瑾不禁想起了自己过去上学的时候,有时老师明明没来,但全班却会突然安静几秒钟。

李自成这才真的出声:“兄弟们,这便是我要说的第一件事,我们做的是杀官造反的勾当,倘若到了战场上,也像现在这般你说东我说西,那还打得了仗吗?从今往后,我们军中要令出如山,即刻遵行,要走便走,要停便停,要说便说,要静便静。我在的时候听我的,我不在便听各队管队的。兄弟们若觉得我李自成的命令不对,尽可以罢了我这掌盘之职,另择贤能,但只要我还是掌盘,所有人都要听我的命令。”

立刻便有人想起了米脂破城时王瑾杀人的情形,全场鸦雀无声。王瑾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明白“霸王色霸气”是个什么东西了。李自成这几句话说得十分冲和平静,但是却带有不容人拒却的威势,就连谷可成、张能这两个当过寨主的,也不由自主地心中肃然。

李自成能够成为明末数以百万计的农民军中的第一人绝非偶然,但以气势而论,这个昨天还是村长的人就比王瑾过去见过的无数将军强得多了。

李自成说:“第二件事,我们为贪官污吏所逼,不反只有饿死,所行之事皆为谋一条生路。过去大家做百姓的时候,深受兵患、匪患之害,如今入了绿林道,不可与那些害民贼一般,要和九条龙、五闯王他们一样,守绿林道的规矩。不准滥杀无辜,不准调戏妇女,不准纵火烧屋,不准抢掠穷人,不准欺压良善,不准宰杀耕牛,不准践踏禾苗。这七不准要时刻记在心上,哪一个做不到,哪一个便不是我李自成的兄弟。”

这七个“不准”历朝历代都是绿林道通行的规矩,但是执行起来的效果就五花八门了,谁是“无辜”、谁是“穷人”、谁是“良善”,全凭大王们一张口,强奸妇女是不允许的,但压寨夫人却层出不穷。所以李自成的队伍究竟能把这七不准执行到什么程度,还得看将来的表现。

“第三件事,我们既一同举事,众兄弟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饭同吃,有衣同穿。今后所获一切财物,都要上交粮台,统一分配,任何人不得私藏。我们军中吃饭,皆是大灶同食,除了伤员病号,人人吃一样的饭,连我李自成也不例外,有肉一起吃,要挨饿也一起挨饿。”

王瑾突然觉得这三件事有些耳熟,翻译一下的话,应该是“一切行动听指挥”“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一切缴获要归公”。三大纪律其实并不稀奇,就连春秋战国时的军队都有类似的纪律,关键在于纪律能不能得到执行,在实际操作中,一般都是不能。

但是王瑾对李自成有信心,他当然远远比不上红军,但是和明军清军相比,李自成就是这个年代的希望之光。对军纪的重视是李自成的队伍有别于其他流寇的最根本差异,现在有他王瑾在,这支军队只会成熟得更快。

李自成还有十三年的时间,十三年后,他将面临一个比蒙古征服更加危险的大变局。但是另一个时空的李自成慢了一步,当与清军遭遇时,他才刚刚把自己的闯军转型成一个正规政权不到两年,大明朝的旧力已尽,大顺朝的新力未生,而清军便抓住了这个百年不遇的机会入主中原,将中国拖入了文化毁灭、思想阉割的黑暗时代。王瑾要做的,就是多给李自成争取一点时间,哪怕只有一年,或许都会让这段历史有一个不一样的结局。

李自成把队伍分为十队,一队管队王瑾,二队管队刘宗敏,三队管队田见秀,四队管队谷可成,五队管队李过,六队管队高杰,七队管队张能,八队管队谢君友,九队管队张礼,十队管队张成。管队的顺序是按年齿排的。

十个管队各自把自己的人聚到一起,熟悉一下情况。王瑾这一队的人比较多,有六十多人,毕竟王瑾当过兵,在这方面比别人都强。王瑾一一询问自己部下的姓名,牢牢记下,然而却没有遇到一个他在原来的时空听说过的名字,要么就是后来他们改名了,要么就是这些人全都在李自成建立政权之前就已经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而且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更要命的是,大部分部下的名字全是“张三五”“王五四”之类的,于是王瑾就像过去在军队里那样,给自己的同袍挨个改名字。全队只有他一个读过书的人,不论他起什么名字别人都高兴,总比那些乱七八糟的数字强得多。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411)

我要评论
  • 而且将&活活累

    王瑾在返回山西的路上与同袍走散了,但是他遇到了同样从京城溃逃回乡的甘肃勤王兵,甘肃兵在来京的路上就已经兵变过一次了,原因是没领到安家银子,而且将领们每天逼他们抬着铳炮赶路,竟至有人活活累死。

  • 农民发&稀粥。

    万幸,有一个拾粪的农民发现了他,跑回家叫来了两个帮手。更幸运的是,这三位并没有像这年头很多人会做的那样,直接把王瑾大卸八块吃掉,而是把他抬回家,灌了一碗稀得能当镜子用的稀粥。

  • 甘肃兵&跑了。

    于是甘肃兵鼓噪哗变,想跑回家乡,走到兰州时,甘肃巡抚梅之焕镇压了兵变,继续逼他们来京城勤王。没想到来了京城之后,崇祯因为甘肃兵迟到勃然大怒,罢免了梅之焕,于是甘肃兵也都跑了。

  • 驻地的&口粮。

    山西兵第一天驻扎在通州,第二天驻扎在昌平,第三天又被调到良乡,可是按照规定,军队到达驻地的第二天才由驻地负责供给粮食,于是山西兵接连三天没有领到口粮。

  • 年时间&。不久

    然而还不到一年时间,金军再次大举杀来,罗一贯战死。不久之后,广宁沦陷,金军连下四十余城,辽西大地遍野焦土,尸骸山积。

  • 了辽西&西平堡

    破城的混乱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父母都不见踪影,再回沈阳已不可能,他跟随着难民队伍一路向西,来到了辽西,投到西平堡副将罗一贯麾下做了一名小卒。

  • 痛快!&众船匠

    “孟康左手抓住鞭子:‘横竖官府是不让我们活,要死也死个痛快!’右手抄起一把利斧,当头一击,把个提调官的天灵盖劈了个粉碎。众船匠见杀了提调官,发一声喊,有跑了的,也有抄起锤子、锯子打杀众差役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