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瑾伸出手去搬堵上大门的桌椅,有一个艾家的族人扑了上去。艾家不但在普普通通的文科举上下工夫,对武举也不完全放松,族内习武的人也真不少。虽然元朝的武举注重笔试成绩,对武艺的考较并不那么很看重,武艺的考试项目是以箭术为辅,除了挥动百斤大刀这样的内容。这些这些内容当然是有用的,但是练得再到家,如果不参加实战和正规军事训练,也就是个高级运动员,而不是职业军人,更不是王瑾这样的杀人专家。王瑾一眼便看出他身上三个破绽,挥刀横削,在他肚皮上豁开了一个大口子,肠子呼啦一下掉了出来。。...

王瑾伸手去搬堵住大门的桌椅,有一个艾家的族人扑了上来。艾家不仅在普通的文科举上下工夫,对武举也不放松,族内练武的人着实不少。但是明朝的武举重视笔试成绩,对武艺的考较并不那么看重,武艺的考试项目也是以箭术为主,还有挥舞百斤大刀这样的内容。

这些内容当然是有用的,但是练得再到家,如果不参加实战和正规军事训练,也就是个高级运动员,而不是职业军人,更不是王瑾这样的杀人专家。王瑾一眼便看出他身上三个破绽,挥刀横削,在他肚皮上豁开了一个大口子,肠子呼啦一下掉了出来。

王瑾搬开两张桌子,摘下门闩,大吼道:“撞门啊!”随即又加入了战团。谷可成带着人在外面撞击大门,挡在门后的桌椅被推开,门开了一道缝,谷可成迫不及待地冲了进来。

大门开启,饥民和喽啰们蜂拥而入,艾家人渐渐抵挡不住。此时谢君友带着人守在大门口,张能带着人把守后门,王瑾、谷可成并肩上前,奋力冲杀。谷可成大呼酣战,威势迫人,王瑾则是一点声音不出,刀刀奔人要害,在满身鲜血的衬托下如恶鬼一般。

一个家丁头目挺枪来战,这是个真有武艺的,一枪便搠死了一个饥民,王瑾此时体力不够,还真不见得打得过他。但是架不住四五个饥民围了上来,趁他脚下一绊,王瑾照他后脑来了一刀。过去王瑾在明军中当夜不收,靠的从不是武艺最高或者最强壮,而是最阴险狡猾,他才不会在战场上玩什么公平决斗呢。

见教头都被杀了,艾家家丁们更无斗志,纷纷掉头逃跑。饥民们奋力追击,凡是跑得慢的都被追上打死。接下来在每一道门口,都发生了激烈的战斗,还有人从后门突围,与张能的人杀成一团。艾应甲和他的亲信们从未指望当了俘虏能活命,不顾一切地做垂死挣扎。

王瑾攻进宅子后杀了六个人,由于腹内无食,现在已经十分疲累,没什么力气了,但还是勉强支撑,其他人也都是在饥火的灼烧下竭力提着气拼杀。等到彻底消灭所有反抗者,已经是中午了,双方的死伤几乎相当,有的饥民甚至在打斗中一口气上不来直接倒地死了。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造反,就算今天不死,再过两天也要自己饿死在家里了。

内宅的景象十分凄惨,许多女眷都上吊或者投井自尽了。王瑾带着几个亲信四处巡视,阻止饥民们屠杀俘虏或者纵火打砸。有很多艾家的下级奴仆和长工也被饥民们杀掉了,王瑾尽力制止这种行为。没有强奸妇女的,可能也是因为实在没力气干这档子事了。

对于那些没能救下的人,王瑾也没有多少怜悯。在辽东,比这惨十倍百倍的景象王瑾也见过,既然他无力救他们,他也就根本不去多想。决定攻打艾家大院的时候,王瑾就知道会有这种波及无辜的结果,他绝不会因此就不造反了,如果不造反,他们这些兄弟都得死。两相比较,他宁肯让陌生人去死,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王瑾经历了太多的生死关头,他打算先活下来再谈道德。

按照江湖规矩,王瑾和谷可成把艾家残存的老弱妇孺、厨工仆役全都释放,只留下艾应甲和几个近支男丁、高级奴仆。这兵荒马乱的,把这些人赶出去,他们也未必能活,但总归比自己亲手去杀要强。谷可成审讯俘虏,寻找窖藏的地点,王瑾去通知李自成进城。

李自成和张成带着五十人进了城,刘宗敏、田见秀、李过、高杰四人的队伍依然在城外警戒,只是调了一百个体力好的人进城搬东西,那些最早破城的人实在没有力气了。王瑾召集城内的保长们,把在艾家抢到的金银给了他们一部分,让他们张罗人手做饭。

县衙已经被占领了,和李自成他们有仇的胥吏衙役或者逃走,或者被杀,只剩下一些平素老实的。李自成他们都是本地人,对于城内大户的情况很清楚,商议之下,又圈定了四家有劣迹的,由张成带人分头去抄家,张礼则去抄没那些被杀胥吏的家产。

在这样的行动中维持秩序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工作,王瑾过去做官军时有吃大户的经验,李自成让他组织人手分门别类搬运物资,严禁私藏战利品,严禁随意杀人或打砸纵火。嘴上说严禁当然是没有用的,当然会有人不顾禁令。解决办法也简单——杀。

“王哥,我就拿了一锭金子!你饶了我吧!我不敢了!”王瑾毫不理会,一脚将面前这人踢倒,挥刀砍下首级。“金子要是我的,你拿一百锭、一千锭都成。可这每一件战利品,都是众兄弟拼了命换来的。李二哥三令五申,要统一分配,谁也不许私藏。现在不是在村里的时候了,我们杀了官,造了反,行的就是军法,谁敢不遵军令,谁的脑袋就得搬家!”

众人看着王瑾浑身浴血的恐怖模样,就算有反对意见也都咽了回去。王瑾今天一共杀了六个敌人,却杀了十二个自己人,其中有两个是过去和他有些交情的,刚杀的这个还是李家站的。有人把此事报给了李自成,李自成只是派人告诉王瑾要“慎杀”,却并不阻止他杀人立威。

李自成虽然并没有军事经验,但是过去递送文件,去过很多军营,见多识广。王瑾因为私藏一些金银、烧掉几间房子这样的事情就杀人,乍一看确实有些过分,可如果不这么做,他们就永远是一支土匪队伍,每次攻城破寨,都会出现烧杀淫掠的情况。更重要的是,不许滥杀、不许纵火、不许私藏财货是他李自成下的命令,如果士兵可以拿主将的命令当放屁,那还打什么仗!

假如在这样的战后清扫中都不能保证主将的命令得到完全的执行,那将来到了战场上拼命的时候,他李自成下令进攻,肯定会有人选择掉头逃跑,如果不维护首领的权威,那就是拿全体兄弟的性命当儿戏。

李自成远不如王瑾刚狠,尤其是在对付自己人的时候更是如此,如果是他来处理,可能抽一顿鞭子就了事了,所以王瑾便替他来做这个恶人。要是有人受不了这个约束,那趁早滚蛋的好,他们是在造反,不是过家家,连服从命令都做不到的人,上了战场也是送死,还会拖累别人。

闯军后期的军纪在十七世纪绝对称得上世界一流,但是在前期,他们的人员不固定,而且长期流动作战,处境艰难,并没有太多精力去整顿纪律。李自成、田见秀等人实在看不过眼了,发一发狠,军纪就上来了,稍一松弛就又下去了。还有很多人并非李自成的嫡系,都是后来加盟的,李自成对他们的控制力并不强,这就导致了闯军的队伍良莠不齐。

直到崇祯十一年李自成被洪承畴打得惨败,该叛变的都叛变了,只剩下一千多人,才真正做到令行禁止,如臂使指。所以王瑾在营救李自成之前就下定决心,纪律问题一刻也不能放松,松散的流寇联盟是打不过洪承畴的,从一开始他们就要建立真正的军队。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279)

我要评论
  • 西的路&一次了

    王瑾在返回山西的路上与同袍走散了,但是他遇到了同样从京城溃逃回乡的甘肃勤王兵,甘肃兵在来京的路上就已经兵变过一次了,原因是没领到安家银子,而且将领们每天逼他们抬着铳炮赶路,竟至有人活活累死。

  • 年时间&西大地

    然而还不到一年时间,金军再次大举杀来,罗一贯战死。不久之后,广宁沦陷,金军连下四十余城,辽西大地遍野焦土,尸骸山积。

  • 抄起一&有跑了

    “孟康左手抓住鞭子:‘横竖官府是不让我们活,要死也死个痛快!’右手抄起一把利斧,当头一击,把个提调官的天灵盖劈了个粉碎。众船匠见杀了提调官,发一声喊,有跑了的,也有抄起锤子、锯子打杀众差役的……”

  • 官府在&加厉地

    而此时的大明官府在干什么呢?他们不仅没有赈灾,反而变本加厉地催科赋税。毕竟刁民饿死几个无所谓,税能不能收得上来却关系到大老爷的仕途和腰包。

  • ,父母&都不见

    破城的混乱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父母都不见踪影,再回沈阳已不可能,他跟随着难民队伍一路向西,来到了辽西,投到西平堡副将罗一贯麾下做了一名小卒。

  • 队到达&兵接连

    山西兵第一天驻扎在通州,第二天驻扎在昌平,第三天又被调到良乡,可是按照规定,军队到达驻地的第二天才由驻地负责供给粮食,于是山西兵接连三天没有领到口粮。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