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东方天刚,王瑾渐渐地看清楚了身边的队伍,粗略恐怕,竟有不下千人。这些人莫不破衣烂衫,面带菜色,豪无疑问,他们都是米脂县内最贫苦的人,更有甚者除了五六十岁的老人、抱着孩子的妇女都跟随来了。王瑾和刘宗敏、田见秀等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这些人都挑出来王瑾和刘宗敏、田见秀等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这些人都挑出来单独编成一队,让李自敬看管,其余人一共分成五队,王瑾、刘宗敏、田见秀、高杰、李过各带一队。张礼已经带着十个人先混进城去了,张成领着五十个靠得住的丁壮作为预备队,也保护李自成和老弱病残们。李自成很想亲自杀进去,但是他现在实在是走不了路。就在王瑾快要开始行动的时候,牛卧山和羊卧山的人马也到了。。...

随着东方蒙蒙亮,王瑾渐渐看清了身边的队伍,粗略估计,竟有不下千人。这些人无不破衣烂衫,面带菜色,毫无疑问,他们都是米脂县内最穷困的人,甚至还有五六十岁的老人、抱着孩子的妇女都跟着来了。

王瑾和刘宗敏、田见秀等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这些人都挑出来单独编成一队,让李自敬看管,其余人一共分成五队,王瑾、刘宗敏、田见秀、高杰、李过各带一队。张礼已经带着十个人先混进城去了,张成领着五十个靠得住的丁壮作为预备队,也保护李自成和老弱病残们。李自成很想亲自杀进去,但是他现在实在是走不了路。就在王瑾快要开始行动的时候,牛卧山和羊卧山的人马也到了。

谷可成、谢君友、张能三人上前与李自成、王瑾见礼。这年头土匪一样不好当,他们山寨中的存粮同样要见底了,虽然一直不想招惹官府,可是如果不参与这次打县城,他们也要饿死了。这一次牛卧山出了八十人,羊卧山出了四十人,核心主力全都上了。

这一百二十人至关重要,他们都接受过基本的军事训练,王瑾教过他们正规军的战法,而且谷可成、张能御下极严,纪律性也有保障。李自成给他们分派任务,他们的职责不是冲杀,而是迅速控制街道,不许有人走动,也不许攻城的饥民趁机劫掠一般百姓,不许放火,不许强奸妇女,不许随便砸毁物品,不许私藏战利品。

攻打县城想完全不伤及无辜可能性不大,这些人全都饿得红了眼,很可能根本没有理智可言。李自成能做到的,只有把破坏的范围尽可能地控制住。任务分配完毕,李自成一声令下,上千人蜂拥杀向米脂北门。

王瑾暗暗摇头,这根本不是打仗,就是打群架。谷可成、张能、谢君友三人各带四十人在最左侧、最右侧和最后方约束队伍,但是他们的人也不能完全保证队形严整。很多人从马鞍山出发就撒腿狂奔,一里路都跑不到就没力气了。

这样的队伍要是碰到官军,有一百个战兵就能把他们杀得七零八落。不过这也没什么意外的,临时聚起来的饥民,有这个水平就很不错了。幸好这一次,他们的对手更菜,艾应甲等士绅虽然从逃回来的衙役家丁那里知道典史摔死了,但哪里想得到李自成的手下会从几十人变成上千人,根本没有料到他敢打县城。

守卫北门的民壮是张礼的熟人,直接打开了城门,众饥民一拥而入。果然,有人看见房子就往里冲,见什么拿什么。对于这种情况,王瑾只有一个办法——见一个砍一个,这年头的军队,要维持纪律必须靠砍脑袋,这是没办法的事。王瑾之前已经申明了纪律,谁敢脱离队伍冲进民宅,立斩不赦。

如果上千人全都冲进城里,肯定管不过来,所以只有王瑾带的大约两百个身体状况最好的饥民与牛卧山、羊卧山的人进城,刘宗敏、田见秀、李过、高杰各带一队人守住四门,防止有人逃跑。

没想到,县令老爷技高一筹,他是山东人,经历过天启年间的白莲教起事,知道刁民既然已经杀了官,此事定不会轻易了结。他派仆人悄悄出去探查,却得知城外有大批饥民活动,情知不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连夜便卷了细软,带上师爷等一干亲信跑路了。

王瑾丝毫不理会其他目标,县里的防御水平他一清二楚,快壮皂三班都是摆设,真正有战斗力的反倒是艾家的家丁,他带着队伍直奔艾家,将大院包围了起来。

谢君友组织人用梯子翻墙,但是刚一露头,院子里的人便放铳放箭,爬墙的人一死一伤。有人提议撞门,但是又没有适合做攻城锤的东西。有人捡起砖头瓦块往院子里扔,当然也毫无用处。

王瑾四下打量了一下,艾家大院的院墙虽然修得十分坚固,差不多有两人高,但是上面不能站人,也没有垛口、塔楼一类的设施。毕竟这是在城市里面,整那玩意不是造反吗。要对付这种防御,既困难,也简单。王瑾说:“两架梯子不够就来十架,搭人梯,我打头阵。”

有的人搬来了梯子,有的人搬来水缸、木板等各种乱七八糟的杂物垫脚,王瑾高喊一声:“打进去吃粮食啊!”这句话一出,众人士气大振,高声喊叫,蜂拥冲向艾家大院的围墙。

两个人在下面一托,王瑾嘴里叼着刀,双手扒住了墙头,一用力翻了进去,他隐隐觉得自己的臂力不如从前了,这么长时间不能尽情吃饱,对身体素质有很大的影响。他刚一过墙,火铳就响了,王瑾往下跳得及时,火铳也没什么准头,没打中他。

两个家丁见王瑾跳下,抽刀上前抵挡,但是这种看家护院的货色,对付普通的盗贼、欺压老百姓还算可以,和王瑾这种真正的军人的差距比人比狗的差距还大。看见王瑾杀气腾腾地扑来,他们心里先有了一丝胆怯。短兵肉搏,气势是最要紧的,更关键的是,王瑾身上还穿着从那个匪徒首领身上扒下的铠甲。铠甲再破,防御力也比衣服强得多,王瑾根本不理会那两个家丁砍过来的刀锋,直接挥刀向右边那人刺去。

从他们的动作就能看出来,花巧太多,不懂得发力,练的是跑江湖卖艺的把式,不是真正的杀人武技,让他们砍在甲叶上不会受什么伤。那个家丁哪敢和王瑾对砍,就地一滚,狼狈不堪地躲了过去。左边那个家丁的刀砍在王瑾的护臂上弹开了,王瑾一刀劈中他的项颈,鲜血狂喷,溅了王瑾一身。

此时其他人也陆续翻了进来,有的人被家丁发射的铳子和箭矢射中,有的人跳下时伤了脚,有的甚至直接砸在前面的人身上,但是更多的人吼叫着冲了上来,这些饿极了的人不顾一切地扑向家丁们,家丁们知道宅院被攻破之后他们恐怕难以活命,也是拼命抵挡,还有一些艾家的同宗族人,也都拿着兵刃上阵保卫自己的家,双方打成一团。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303)

我要评论
  • 过来了&二哥,

    王瑾醒过来了,也知道了救自己的人是谁。发现他的那个人名叫李自敬,他叫来的两个帮手一个是他已故大哥的儿子李过,另一个是他的二哥,李自成。王瑾很走运,在遍地是鬼的人间地狱碰上了三个人。

  • 山西兵&三天没

    山西兵第一天驻扎在通州,第二天驻扎在昌平,第三天又被调到良乡,可是按照规定,军队到达驻地的第二天才由驻地负责供给粮食,于是山西兵接连三天没有领到口粮。

  • 广宁沦&四十余

    然而还不到一年时间,金军再次大举杀来,罗一贯战死。不久之后,广宁沦陷,金军连下四十余城,辽西大地遍野焦土,尸骸山积。

  • 崇祯元&发饷,

    崇祯元年,他所在的部队被调到了蓟镇,由于接连三个月没有发饷,饥饿难忍的士兵们发动了兵变。王瑾一时气愤,当了出头鸟,后来朝廷镇压兵变,他在蓟镇待不下去了,离营潜逃,又投到了山西总兵张鸿功麾下。

  • 丁,双&,各死

    但大户也没那么容易吃,这年头兵荒马乱,有钱有势的人家都养着家丁,双方火拼了一场,各死了几个人。

  • 把利斧&有抄起

    “孟康左手抓住鞭子:‘横竖官府是不让我们活,要死也死个痛快!’右手抄起一把利斧,当头一击,把个提调官的天灵盖劈了个粉碎。众船匠见杀了提调官,发一声喊,有跑了的,也有抄起锤子、锯子打杀众差役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