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四,是谁在看管你李二叔?”王瑾把一小块杂合面馍递过来面前的这个小孩。艾四赶快咬了一口,差点儿噎着:“……是艾九一和艾麻石,可凶了,谁过去的就得打人。”艾四是艾家的家生子,父母都了离世了。他家在艾家为奴了了有几代人的时间了,有说法指出他们艾四是艾家的家生子,父母都已经去世了。他家在艾家为奴已经已经有几代人的时间了,有说法认为他们家原本就是艾家的远支族人或者是联宗的,后来家境没落了才变成了奴才。。...

“艾四,是谁在看守你李二叔?”王瑾把一小块杂合面馍递给面前的这个小孩。艾四赶紧咬了一口,差点噎着:“……是艾七一和艾麻石,可凶了,谁过去就要打人。”

艾四是艾家的家生子,父母都已经去世了。他家在艾家为奴已经已经有几代人的时间了,有说法认为他们家原本就是艾家的远支族人或者是联宗的,后来家境没落了才变成了奴才。

用现代人容易理解的话来说,就是“你也配姓艾?”这种奴役自家族人的做法,自然是不符合传统的规矩条例的,但正如黑旋风李逵的那句名言:“条例,条例!若还依得,天下不乱了!”

艾七一这个奴才,王瑾是有印象的,在艾家的众多看家狗中,他是最凶横的之一。艾麻石还好,虽然也贪财,也欺负人,但并不是特别凶恶。李过说:“和这两条狗说情,说得通吗?”

王瑾叹了口气:“总得试试啊。张虚,我们乡下人不会说话,你灵巧,你去试试。”先讲理的过程还是要有的,要让米脂百姓看到,这是真正的官逼民反,也要让艾七一的蛮横把大家的士气激发起来。

“石哥,别在这大太阳底下站着啊。坐,坐。”趁着艾七一去拉屎的机会,张礼拉着艾麻石坐到树下。张礼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包:“新打的兔子,不敢吃独食,请石哥你尝尝。”

在这个大灾光景,县城周边别说兔子,连老鼠都早就被吃光了,只有到人烟罕至的山上才能打到兔子,这份礼不可谓不重了。艾麻石笑着把兔子收起来:“又是来给李自成讲情的吧,告诉你,不行。”

张礼说:“石哥,这大热天的,他又伤得这么重,真出了人命也不好不是。开枷放人是万万不敢指望的,挪到这树荫底下也是好的啊,你不说,我不说,艾老爷怎么能知道。”

艾麻石稍微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不行,七哥回来了,看见人挪了地方可不依。”张礼说:“七哥那边我自去说。”他又拿出一个小包裹,掀开一角,露出点散碎银子:“这是孝敬两位哥哥的。”

艾麻石咽了口唾沫,点了点头。张礼赶紧一使眼色,王瑾、高杰、李过奔上前来,把李自成抬到树荫下。李自成在烈日之下跪了大半日,又水米未沾牙,已经有点意识恍惚了,王瑾急忙检视他的棒伤,还好骨头没事,将养一段时间就好。

李过拿起一个瓦罐,就要给李自成喂水。忽然“啪”的一声,一根木棍伸了过来,把瓦罐打得粉碎,水溅了李自成和李过一身。拉屎归来的艾七一喝道:“嘿嘿嘿!谁他妈让你乱动的。”

张礼上前刚要解释,艾七一一个大耳光,把他打得原地转了三圈。张礼没敢还手,反而直接跪了下来:“七哥,你就行行好吧,再不喝水该出人命了。”

艾七一还要骂人,可就在这时,李自成竟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艾七一和他对视了一眼,打了个寒战,满嘴的脏话一下子又憋了回去。

李自成拖着枷锁踉踉跄跄又走回太阳底下,往地上一坐。围观群众心里都是一哆嗦,这人早上才被打得屁股开花,这一下得多疼啊。李自成却仿佛没有感觉一样:“张虚你站起来,我就是晒死在这太阳底下又能怎么样?咱五尺高的汉子,上跪天地神明,下跪父母祖先,不跪这帮王八蛋。”

“孙子,你说什么?”艾七一走上前去,用棍子戳了李自成两下,“你以为这是哪?这是县衙门前,信不信把你抓进去,再打你八百大板?”李自成并不答话,只是看着艾七一,看得他心里发毛,便又挥起棍子:“你看什么!”

这一世和上一世都是东北人的王瑾忽然觉得这句话好耳熟,他觉得是时候了,一旁的李过、高杰、田见秀、张礼等人都已经是火撞顶梁,只是因为李自成和王瑾都没说什么,他们才没有爆发。王瑾上前一脚将艾七一踹翻在地:“瞅你咋地?不仅要看你,还要揍你!”

高杰等人一拥而上,将艾七一摁在地上拳打脚踢。李过背起李自成,在田见秀等人的保护下向城门飞奔。衙门门前站岗的衙役见几十个乡民一拥而出,哪里敢管,一窝蜂地散了。王瑾拾起艾七一的棍子,走到县衙大门前,只见柱子上的楹联写着:

“得一日闲且耕尔地,不十分直莫登我门。”

王瑾冷笑一声,镗地一棍,打在那个“直”字上,将楹联击成了两半。回头一看,艾七一已经是奄奄一息了,王瑾一招手:“别打了,找李二哥去!”临走前不忘吩咐艾四:“马上要出大事了,你到城隍庙去躲起来。”

所有人都出了城,看守城门的只有四个民壮,哪敢阻拦。来到了约好的树林里,刘宗敏已经打开了李自成身上的枷锁。李过给他喂了碗粥,李自成缓了口气,叹道:“本想忍让,但终究还是没忍住。”

王瑾说:“二哥,村里的存粮还剩多少你是最清楚的,撑得到今年粮食登场吗?双泉里总共才几头牛,去年征秋粮的时候都牵走了,都这个节气了,春耕的种子我们还没搞来。你本来就不该忍,再忍下去,李家站,双泉里,老老小小都要饿死了。”

就在这时,外面放哨的高杰跑了进来:“典史老爷带着人追来了,有快班和壮班的人,还有艾家的家丁奴才,足有上百。”得知李自成逃跑了,艾应甲勃然大怒,当即递片子到衙门要求抓人,王县令不敢怠慢,立刻让典史出动人手捕拿李自成一党,艾应甲也派了自己的家人前来。

典史是县里官员中级别最低的未入流小官,没有品级,负责缉拿盗贼,虽然也勉强算个官,但是和艾应甲这样的豪绅相比简直屁都不算,只能老老实实听他支使。

然而这帮人却是一群怂包,此时天已经晚了,他们见林子茂密,都不敢进来,只敢在林外守着。李自成等人也不敢杀出去,双方人数差距太大,外面的衙役家丁们拿的又都真家伙,家丁中更有不少练家子,他们手里全是农具,冲出去岂不是送死。于是,两下里便这么耗上了。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272)

我要评论
  • &,父母

    破城的混乱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父母都不见踪影,再回沈阳已不可能,他跟随着难民队伍一路向西,来到了辽西,投到西平堡副将罗一贯麾下做了一名小卒。

  • &性命,

    王瑾在乱军之中逃得性命,跟随撤退的败兵一路来到了山海关,继续在明军中混饭吃,在袁崇焕麾下先后参加过天启六年的宁远之战、天启七年的宁锦之战,也算是有点资格的老兵了。

  • 再次大&广宁沦

    然而还不到一年时间,金军再次大举杀来,罗一贯战死。不久之后,广宁沦陷,金军连下四十余城,辽西大地遍野焦土,尸骸山积。

  • 阳。那&时的王

    不知不觉,离开家乡已经十年了,十年前,也是这样的三月时节,努尔哈赤率领的金军攻陷了沈阳。那时的王瑾十六岁,是沈阳城中一个裱画匠的儿子,因此也识字,读过些书。

  • 驻扎在&第二天

    山西兵第一天驻扎在通州,第二天驻扎在昌平,第三天又被调到良乡,可是按照规定,军队到达驻地的第二天才由驻地负责供给粮食,于是山西兵接连三天没有领到口粮。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