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自成不在,王瑾就成了这些人的首领,他武功最低,是不少人的师傅,又是仅的两个识字的人之一。除了一个是田见秀,他在银川驿发收文件,不认得些字。但是和王瑾这个见多识广的说书先生比出来,田见秀和文盲也没什么差别。王瑾让田见秀和李过跟随张礼先去县里王瑾让田见秀和李过跟着张礼先去县里打探一下,各家凑了一点钱和粮食,交给他们带去贿赂衙役。虽然王瑾知道这没什么用,但是该走的程序还得走。李自敬说要做点饭给李自成带去,王瑾知道会发生什么,却也没有阻止。。...

李自成不在,王瑾就成了这些人的首领,他武功最高,是不少人的师傅,又是仅有的两个认字的人之一。还有一个是田见秀,他在银川驿收发文件,认得些字。不过和王瑾这个见多识广的说书先生比起来,田见秀和文盲也没什么区别。

王瑾让田见秀和李过跟着张礼先去县里打探一下,各家凑了一点钱和粮食,交给他们带去贿赂衙役。虽然王瑾知道这没什么用,但是该走的程序还得走。李自敬说要做点饭给李自成带去,王瑾知道会发生什么,却也没有阻止。

正午时分,田见秀、李过、李自敬都回来了,说李自成被打得两股流血,披枷带锁地枷号在县衙门前示众。有艾家的奴仆拎着棍子在一旁看守,说艾老爷吩咐要枷足三日才行,而且不许人送饭送水。

众人一听便炸了锅,这春末夏初时节,天气已经有些热了,在太阳底下带着伤枷号三天,还不给吃喝,人还有命在吗。待众人吵了一阵,王瑾才说:“我们还是去县城看看,先使点贿赂,看看能不能通融。”

张礼说:“要是县里的衙役看守,李二哥和我都有些熟人,还有办法,可现在守在那里的是艾家的狗奴才……”王瑾说:“那总得试试看,否则还能怎么办?难不成劫牢反狱?”

王瑾注意观察着众人的表情,院子里的二十多人,只有几个面露惧色,其余人的脸上都是担忧、愤怒、迷茫。和王瑾预料的差不多,这些人天天吃了上顿没下顿,上无片瓦遮身,下无立锥之地,这年头人寿命短,他们的爹妈大多过世了,也都娶不起老婆,基本上全都无牵无挂。平时唯一的文化娱乐活动就是听王瑾说《水浒传》,而生活中每天都在上演真人版《水浒传》,到处是官兵、流寇、土匪杀人放火,今天和东村争地,明天和西村抢水。处在这种生活状态中的人,还怕什么劫牢反狱。

王瑾把一部分人排除了,这些人或者性情比较懦弱,或者身体不太好,或者有父母妻儿,只选了李家站和杨家沟的四十多条光棍。王瑾提醒说,从李家站到县城这一路上也不太平,大家各自带点东西防身,有人腰里别着砍柴的斧子,有人扛着扁担。

王瑾安排大家分五起上路,免得这么多人一起进城惹人注目,先把官差招来。李过、张礼带第一队,刘宗敏带第二队,王瑾自己带第三队,田见秀带第四队,高杰带第五队。临出发前,刘宗敏低声对王瑾说:“我这队人就不去县衙了,去铁匠铺收拾东西。”

铁匠师傅几个月前已经病死了,现在整个铁匠铺都是刘宗敏的。王瑾明白刘宗敏的意思:“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别这么干。”刘宗敏说:“现在已经够万不得已了,你让大家都带上家伙,不是就做好了抢人的打算吗。跟人才有道理可讲,你去找狗说情,能说得通吗?今天是非动手不可了,你把李二哥接出来,我们在城北马鞍山上的小树林里会合。我带着铁铺的家什,给二哥把锁砸开。”

王瑾点了点头:“那你小心,要是天黑了我们还不到,你带着兄弟们快跑。”刘宗敏拍了拍他的肩膀:“不会的,县里那帮王八蛋不是你的对手。”

前往县城的一路上,所有人默默无语,刚才说的时候不害怕,现在想到可能会和官府冲突,大家心里还是没底。

大部分人都希望能直接花点钱把李自成赎出来最好,能不招惹官府就不招惹官府。真要是闹起来,这种事可大可小,县太爷有可能说他们不过是刁民无知,驱散了事,顶多打一顿板子,也可能直接说他们是聚众造反,调官兵捕杀,谁也不愿意拿自己的脑袋赌县太爷的人品。

还有的人暗暗想着,这次要是真的打了艾家的奴仆,救了李自成,那恐怕就得去投奔九条龙入伙了,也不知他能不能收留。

王瑾看着自己身后的小小队伍,一个个身材干瘦,衣衫褴褛,目光呆滞。谁能想得到,十三年后,这些人会敲响大明王朝的丧钟;谁又能想得到,三十三年后,他们又成为了中国大陆上最后的明军,以生命捍卫华夏衣冠的尊严。

这一切都从今天开始,但是今后的发展注定会走上不同。

王瑾回村的时候,路过焦氏母子的居所,他从申案山上救回来的那个孩子已经明白过来了,他说自己是肤施县的人,父亲是个秀才,因此他有官名,叫作刘文秀。

不久前一个叫什么“鱼将军”的带着官兵清剿流寇,没找到流寇的踪影,听说有流寇在他们村歇脚,便把他们村屠了。流寇的首领一个叫李晋王,一个叫老张飞,不过是勒逼村民做饭给他们吃,又杀了两个财主全家。官兵却说他们通匪,除了年轻妇人被抓走之外,其他人都被杀了,丁壮的首级被斩去报功,连房子都烧了。

刘文秀的父亲被杀,母亲被掳,他躲在水缸里才逃过一劫,全村只有他和两个老头子逃了出来。他们离乡,逃亡,有一个老头死在半路,路过申案山下时,土匪们突然杀出,老头跌了一跤,当场死了,土匪们便将他吃了,留着刘文秀打算第二天再吃,恰好遇上了王瑾和李过。

刘文秀还是有些畏畏缩缩的,焦氏和孙可旺花了好大工夫才问出这些。这也难怪,一个孩童连续经历如此之多的恐怖事情,不被吓疯吓傻就不错了。王瑾又安抚了他一番,看着屋里的这几个孩子,心中的震惊实在难以言表。

米脂的孙可旺也就罢了,自己在米脂县,碰上的概率很大,可是紧接着又冒出了绥德的李长生,现在再来个肤施的刘文秀,这难道还能是巧合?王瑾这次进县城,除了营救李自成之外,还有一件事就是找到最后一块拼图,他已经猜到这个人是谁了。

第2章 驿卒

2022-06-24

第7章 屠场

2022-06-24

第8章 伏击

2022-06-24

第13章 攻城

2022-06-24

第14章 军法

2022-06-24

第15章 审判

2022-06-24

第16章 义子

2022-06-24

书评(409)

我要评论
  • 兰州时&然大怒

    于是甘肃兵鼓噪哗变,想跑回家乡,走到兰州时,甘肃巡抚梅之焕镇压了兵变,继续逼他们来京城勤王。没想到来了京城之后,崇祯因为甘肃兵迟到勃然大怒,罢免了梅之焕,于是甘肃兵也都跑了。

  • 多久,&。

    可没过多久,崇祯二年,金军入关劫掠,威胁京师,山西巡抚耿如杞率领张鸿功等人进京勤王,王瑾也在其列。

  • &天逼他

    王瑾在返回山西的路上与同袍走散了,但是他遇到了同样从京城溃逃回乡的甘肃勤王兵,甘肃兵在来京的路上就已经兵变过一次了,原因是没领到安家银子,而且将领们每天逼他们抬着铳炮赶路,竟至有人活活累死。

  • 城,辽&骸山积

    然而还不到一年时间,金军再次大举杀来,罗一贯战死。不久之后,广宁沦陷,金军连下四十余城,辽西大地遍野焦土,尸骸山积。

  • 王瑾在&的宁锦

    王瑾在乱军之中逃得性命,跟随撤退的败兵一路来到了山海关,继续在明军中混饭吃,在袁崇焕麾下先后参加过天启六年的宁远之战、天启七年的宁锦之战,也算是有点资格的老兵了。

  • 已经十&三月时

    不知不觉,离开家乡已经十年了,十年前,也是这样的三月时节,努尔哈赤率领的金军攻陷了沈阳。那时的王瑾十六岁,是沈阳城中一个裱画匠的儿子,因此也识字,读过些书。

  • ,而是&子用的

    万幸,有一个拾粪的农民发现了他,跑回家叫来了两个帮手。更幸运的是,这三位并没有像这年头很多人会做的那样,直接把王瑾大卸八块吃掉,而是把他抬回家,灌了一碗稀得能当镜子用的稀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