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飞柔深陷思索:“即使如此……”“即使如此,仍然不能够当然,传火老人是我们要找的神秘的前辈,是也不是?”燕横波轻轻一笑,“听一直这样,你就明白了,传火老人有个弟子叫‘孟超’,是龙城九中的高三学生,家境不太好,还住着公买房租房,飞柔,你那天发来的视频里,“传火老人的弟子‘孟超’,和浩瀚集团董事长的儿子‘左浩然’是同班同学,两人关系很僵,最近还爆发了激烈的冲突,你明白了吧?”。...

燕飞柔陷入沉思:“就算如此……”

“就算如此,仍旧不能肯定,传火老人就是我们要找的神秘前辈,是不是?”

燕横波微微一笑,“听下去,你就知道了,传火老人有个弟子叫‘孟超’,是龙城九中的高三学生,家境不太好,还住着公租房,飞柔,你那天收到的视频里,是个年轻人在演示《魔改波纹劲》,他穿什么校服,拍摄背景怎么样?”

燕飞柔失声道:“啊,他打了马赛克,但从校服的颜色还有款式来看,不是三中,就是九中的,而且房间很小很乱,好像就是公租房的样子!”

“这就对了,孟超同学去年修炼受伤,住过几个月的院,几乎断绝了修炼的可能性,但今年他却恢复如初,奇迹崛起,你觉得除了得到神秘前辈的指点,还能是什么原因?”

燕横波继续道,“如果这还不够,那你知不知道,传火老人为什么要对付浩瀚集团?”

燕飞柔道:“您不是说,浩瀚集团用怪兽血液添加各种激素和违禁药物,来冒充超兽血液制品,犯了超凡者的大忌,传火老人当然要主持正义,将这个犯罪团伙狠狠镇压?”

“这是后来的原因,事实上,浩瀚集团的犯罪手法非常隐秘,连特药局都没有察觉,而传火老人应该是常年在迷雾深处厮杀,他老人家日理万机,没事怎么可能关心浩瀚集团这样的小角色?”

燕横波道,“一开始,会让传火老人盯上浩瀚集团的原因,恐怕和他的弟子有关。

“传火老人的弟子‘孟超’,和浩瀚集团董事长的儿子‘左浩然’是同班同学,两人关系很僵,最近还爆发了激烈的冲突,你明白了吧?”

“啊!”

燕飞柔惊呼,美眸转了又转,“这样一来,所有细节都对上了,一切都说得通了!”

“是啊,传火老人的弟子,岂是旁人可以随意欺凌的,浩瀚集团真是踢到铁板了,不过养不教,父之过,养出这种不孝子,当爹的身败名裂,牢底坐穿,也是罪有应得了!”燕横波说着,狠狠瞪了燕振南一眼。

燕振南一抖:“爸,我知错了,再也不敢招惹传火老人这样的世外高人。”

燕横波冷哼一声,回归正题:“以传火老人的能量,随便看一眼,立刻洞悉了浩瀚集团的罪恶勾当,他老人家还有什么查不清楚,要我们燕氏多此一举?所以,他说的‘麻烦’二字,就大有讲究。

“对传火老人而言,就算真的灭了浩瀚集团,当然也算不了什么‘麻烦’,但就像刚才我让你爹发过去的,浩瀚这坨狗屎,又有什么资格,让传火老人亲自来踩了?

“再一个,上回燕氏得罪了传火老人,虽然人家说是不计较,但既不收我们点什么,又不让我们做什么,怎么见得人家是真心原谅了我们?他是不计较了,你能睡得着觉?”

燕飞柔摇头:“睡不着,孙女这几天都没睡着,夜夜两三点钟都被吓醒。”

“所以,人家大发慈悲,挥挥手,让咱们去处理一个小麻烦,这是给咱们台阶下,让咱们安心。”

燕横波往椅背上一仰,每根皱纹都舒展开来,“幸好是这样一位宅心仁厚的老前辈,幸好是我亲自处理,否则啊,非让你们这些不懂事的孩子们,又给弄拧了!”

燕飞柔脸红起来。

这时候,燕振南问道:“老爷子,咱们为了妥善处理浩瀚集团,进行了很多调查,包括孟超同学的身份,传火老人那边,会不会不高兴?”

“这个无妨,我当然想过。”

燕横波解释,“我和老宁聊了很久,看上去传火老人并未要孟超同学隐瞒他的身份,而且,大有借弟子之手,抛出一些全新武道、知识和技术的意思,这也很正常,传火老人肯定是圈内赫赫有名的超卓人物,只字片语,都会掀起惊涛骇浪,很多前沿的、尖端的、还不确定的东西,通过小人物之手抛出来,先试试水,比较妥当。”

燕振南又道:“老爷子,您看这条,传火老人说他比较‘低调’,这有没有说头?”

“当然有,估计还是身份的问题。”

燕横波沉吟,“如果真是迷雾深处的老怪物,肯定有很多宿敌和恩怨,大张旗鼓搞事情总不太好,别人对付不了他,还对付不了他的弟子么?我觉得,传火老人还是想保持一个比较超然的位置,却让弟子独自闯荡一下,这也算是一种历练吧?当然,对于比较友善的势力,不妨透露一些消息,让我们为他的弟子保驾护航。”

燕振南眼前一亮:“咱们算是‘比较友善的势力’?”

“这是肯定的。”

燕横波笑起来,“还记得我上次说的吗,如果不是对‘燕氏波纹’有很深的理解和感情,不可能提炼出这么完美的波纹,十有八九,我和这位老前辈有些交情,他老人家当年指点过我也未可知。”

燕振南急切道:“那现在,传火老人已经原谅我们了,是不是——”

“振南,叫我说你什么好,做人不要太急功近利,刚刚栽过跟头,伤疤还没好就忘了疼?”

燕横波老脸一沉,“你现在心急火燎去抱人大腿,目的性这么强,你觉得传火老人会喜欢?”

燕振南脸一红:“是我莽撞了。”

“接下来的事,你别管,我也不管,解铃还须系铃人,一开始老前辈就比较喜欢飞柔,那就让飞柔全权处理。”

燕横波笑眯眯道,“飞柔啊,这位孟超同学,有机会你好好结交一下。”

燕飞柔:“哎?”

燕横波:“传火老人是何等超卓的人物,哪有工夫管我们的闲事,但他既然不介意孟超同学说出他的名字,便是承认了这段师徒关系,而且有心捧孟超同学上台,花花轿子人抬人,咱们把他心爱的弟子照顾好了,老前辈还会看不到咱们的善意吗?”

燕飞柔已经晕了:“是,是吗?”

“当然,否则你以为,传火老人为什么专门让我们去对付浩瀚集团?除了我刚才说的,还有一层意思,‘孟超是我传火老怪的人,谁动他就是和我作对,当然谁对他好,我也会记得的’。”

燕横波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等等,以后‘老怪物’这个词千万不要说了,隔墙有耳,谁知道老前辈的脾气。”

燕飞柔点头:“那就叫‘传火老人’?”

燕横波摆手:“‘老人’也不够尊敬,叫‘老仙’吧,‘传火老仙’,你遇到孟超同学,就这么叫。”

燕飞柔深思:“孙女明白了,我想想最近有什么机会,能合情合理和孟超同学接触一下。”

燕横波嘱咐:“这就对了,燕氏的未来终究是你的,你可千万要好好把握,不要像你爹一样不知好歹啊!”

……

天福苑,小菜场。

白素心刚刚走到肉档旁边,就听到胖婶老母鸡一样“咯咯”的笑声:“当然有喜事,没喜事谁买这么多筒子骨吃,这么贵!”

不好,白素心想,胖婶最爱炫耀,被她逮着啰嗦半天可没意思。

她有心掉头,已经被胖婶看到,偏偏腿脚不便又走不快,胖婶两步追上来,一大袋筒子骨几乎戳到她脸上。

白素心躲不过,只好笑笑:“胖婶,买菜呐,呦,这么多筒子骨,老李发奖金了啦?”

“嗨,那老不死的每个月三瓜两枣,发什么奖金,这不是,阿明今年想考本科,今天是第一关,他考得也不怎么样,在他们十一中排第三十二名,但总算有资格参加复试了,还是要鼓励一下嘛!”胖婶笑得花枝乱颤。

“本科第一关?”白素心的笑容有些尴尬。

“是啊,想考本科,都是先学校里考,再区里考,最后去市里考,可麻烦了,今天不就是全市统一的校内测试吗?”

胖婶顿了顿,忽然往自己脑门上拍了下,“瞧我这记性,你们家阿超去年……哎,难怪你不关心,没事没事,考个大专也蛮好,阿超这孩子从小聪明,灵,一定能考上好大专,再说,咱们老邻居了,他和我们家阿明又是从小玩大的小兄弟,等阿明考上了本科,有事情说一声,阿明敢不帮他?”

“是,是啊,阿明这孩子也很聪明的,恭喜你啊,胖婶。”白素心支支吾吾。

“好了,不和你说了,赶紧回去烧饭,筒子骨要多炖一会儿才好吃的,是吧?”胖婶又像老母鸡下蛋一样“咯咯咯”,叉着胳膊,趾高气昂走出菜市场。

白素心隐约听到她在菜场门口又逮着一个熟人:“哎呀,董奶奶,你是不知道,现在的筒子骨真是贵得来,实在吃不起啊!”

白素心呆呆站了一会儿,忽然一瘸一拐,快步走回肉档。

“素心姐,买点啥,今天五花肉蛮好的。”肉档伙计笑嘻嘻问。

“刚才胖婶买了筒子骨?”白素心问。

“嗯。”

“买了几根?”

“三根。”

“那你也给我挑三根,不,四根!”

“素心姐,家里来客人啦?今天筒子骨可贵。”

“没客人,老孟嘴馋,想吃了!”

书评(296)

我要评论
  • 个坐桩&,三个

    三个躺桩,三个坐桩,三个站桩,和呼吸法、冥想法配合,就能吸收天地灵气,刺激细胞活性,冲破基因枷锁,踏上超凡入圣之路。

  • &从噩梦

    从噩梦归来,他的求生欲很强,“放心,您死得毫无痛苦,很安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