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桐子不明白睡了多久,醒过来一看,天还也没亮。她看了几眼手机,时间却了上午两点半。吴桐子呆住了,上午两点半怎么还也没天黑?她急忙再打开手机上网吧找寻原因,果真qq群里正探讨这件事件。.......“这天是怎么了?怎么越发暗了?”“是啊,早晨她看了一眼手机,时间却已经下午两点半。。...

吴桐子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一看,天还没有亮。

她看了一眼手机,时间却已经下午两点半。

吴桐子愣住了,下午两点半怎么还没有天亮?

她连忙打开手机上网寻找原因,果然微信群里正在讨论这件事件。

.......

“这天是怎么了?怎么越来越暗了?”

“是啊,早上还出了太阳,中午后就乌云密布,我还以为要下雨了,谁知道几个小时候过去了,雨的影子都没有来,这天色反而越来越暗了。”

“难道是怪物把太阳吓得躲起来了?”

.....

吴桐子站在阳台看着天空,大地暗沉沉一片,偶尔有丝光线从乌云中渗透下来,却又转眼即逝。

她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总觉得这天空会比吃人的怪物更加恐怖。

吴桐子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只觉得空气阴凉阴凉的,裸露在睡衣外边的皮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昨天明明热得无法呼吸,而今天却已经寒冷入骨,这气候转变得让人措手不及。

吴桐子实在坚持不下去了,连忙跑进卧室翻出厚衣服穿上,这才感觉暖和一点儿。

这一切的一切都太奇怪了,极其的不正常。

吴桐子是一个有危机感的人,父母死后,家徒四壁,她一个人从农村来到城市生活,要不是懂得察言观色,要不是预感灵敏,或许她不能好好的活到现在。

潜意识的,吴桐子开始清点家里的食物跟水。

她家里有个大冰箱,只是一个人生活,不会经常去市场购物,所以冰箱里边的东西并不多,大约有两斤肉,一斤鸡肉,还有几个苹果跟几个梨子,再就是吃了一半的半个大西瓜。

余粮也不多,米桶里边还有五斤左右的大米,不过早段时间买的十斤面粉还没有拆开包装,另外还有些速食,比如包子饺子以及汤圆。

这些食材如果省吃俭用十天都够了。

只是水成了一个大问题。

吴桐子平时的饮用水都是从小区里边的纯净水机器里边购买,尽管她有三个小水桶,但每次都只装满一个,这个喝完了再下楼去打水就是了,这样做也是为了保证水质的新鲜度。

就是因为这个习惯,如今家里的饮水已经所剩无几。

思来想去,吴桐子一咬牙,提起两个水桶就出了门,自然随身携带着那把杀过怪物的匕首。

其实自来水烧开了也可以喝,只是吴桐子比较讲究,觉得可以下楼拼一把,所以打开门出去装水。

电梯门过了一会才打开,看得出来她用过电梯后还有别人用过,不然电梯不会要等一会儿才到九楼。

吴桐子觉得欣慰,看来这个梯的幸存者很多。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吴桐子往旁边一让,看到里边没有怪物,这才提着水桶走了进去。

当电梯到一楼时,随着门“哐当”一声轻响,吴桐子手握着匕首走了出来,借着昏暗的路灯打量着小区的空地,一如昨天般空旷无人,她这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不远处就是纯净水橱柜,离吴桐子的单元门并不远,这也是她决定下来打水的原因。

书评(186)

我要评论
  • 大爷似&快点,

    吴桐子心里膈应得半死,偏偏那个人一屁股坐在办公台旁边,大爷似的叫嚷着:“快点,快点,我要喝水,我要喝水。”

  • 的缘故&地方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男人的脸红得像火烧云,满头满脸的大汗一个劲的流,身上都没有干爽的地方了,模样看着十分狼狈。

  • 又好似&的话。

    男人的头一点一点的,似乎听到了不愿意说话,又好似睡着了听不到吴桐子的话。

  • 如果她&会进来

    吴桐子愣住了,心里懊悔得半死,早知道是这么一位大爷,真不该出门去打招呼,如果她不出声,这位爷是不是就不会进来了?

  • 悄往店&人嘶哑

    就在她打算悄悄往店铺里边退的时候,男人嘶哑着声音问她:“有水喝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