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惊吓太多,邻里之间的旧怨跟生死比较,那即使严禁什么了。“外边有很多怪物,最好是切记出门时。”“你明白忽然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怎么忽然间有那么多人变为了怪物。”“我也不明白。”娄家女人不甚感叹:“上次望着小区里边的一个阿姨变为了怪物,不仅把旁边的“外边有很多怪物,最好不要出门。”。...

今天的惊吓太多,邻里之间的旧怨跟生死比较,那就算不得什么了。

“外边有很多怪物,最好不要出门。”

“你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怎么突然间有那么多人变成了怪物。”

“我也不知道。”

娄家女人不甚感慨:“刚才看着小区里边的一个阿姨变成了怪物,不但把旁边的阿姨咬伤,还把孙女儿给咬了,管理处跟她儿子好不容易才把她关在家里。”

吴桐子心里“咯噔”一跳:“她咬伤多少人了?”

“起码得有两三个,她儿子抓她的时候也被她咬了,管理处姓周的也被他咬了。”

“住哪一栋哪一层的?”

“C栋4单元三楼那套三房一厅的。”

吴桐子就知道是哪一户了,这一家只怕是凶多吉少,还有管理处姓周的那一家也肯定会全军覆没,毕竟亲人之间谁都不会防范,这就给传染制造了最好的机会。

“被怪物咬伤了后很有可能会变成怪物。”

吴桐子好心的提醒娄家女人,谁不愿意出现更多的怪物。

“你怎么知道?”

“刚才我亲眼看到有个小孩子被他妈妈咬伤了,原本都快死了,突然活过来咬伤了他奶奶。”

“天啊!”娄家女人似乎被吓到了:“政府什么时候派军队过来镇压啊。”

“应该很快吧!”

娄家女人说着话的同时,眼睛直往吴桐子的身上瞟,神情怪异的问:“你刚才干什么去了?怎么一身的血?”

吴桐子顺着她的视线看向自己,原本她穿的是白色的衣服,因为杀了几只怪物,白衣裳已经染成了黑衣裳,娄家女人眼尖,居然能够看得出来是血。

“我刚才杀了几只怪物。”

她解释说。

娄家女人的眼里顿时充满了恐怖,仿佛吴桐子成了最危险的人,她眼神躲闪着“哦哦”了两声,然后飞快的掩上了门,里边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了。

吴桐子苦笑一声,她又没有被怪物咬,怕成这样做什么?

推开门进去,熟悉的家的气息瞬间将她包围,疲惫至极的身体与精神都得到了放松,她顾不上洗掉身上的血污,一屁股坐了下去,将身体的重量都卸载在椅子上。

是在做梦吧?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可楼下怪物的嚎叫又在提醒她,刚才经历的是真实的。

吴桐子挣扎着站起身来,然后走进卫生间洗澡。

把那一身臭气熏天的血污洗掉后,她整个人都精神焕发了,这个时候才敢坐到布艺沙发上,然后打开手机点进微信。

果然,微信群里都是红色的未读提示,多的甚至上万条,而小区的业主群里也早已经闹翻了天。

“天啊,门口买房子的中介杀人了,连小孩都不放过。”

吴桐子一愣。

居然有人把她杀怪物的视频放到了业主群里,瞧着角度应该是C栋一单元三楼的住户。

下边是无数的惊叹号加震惊表情。

“这种人不能再让她住在这个小区了,太恐怖了,居然敢杀那么多人,跟杀人狂魔有什么区别?警察都到哪里去了,怎么还不来抓这个变态狂?”

“天啊,中介居然杀人?以前没看出来是一个狠角色。”

“怎么看不出来?一直都不是个好东西。”

吴桐子彻底懵了,她怎么就不是好东西了?她不过是杀了几只吃人的怪物,难道她让那些怪物吃掉就是好的了?

书评(135)

我要评论
  • 吴桐子&,这位

    吴桐子愣住了,心里懊悔得半死,早知道是这么一位大爷,真不该出门去打招呼,如果她不出声,这位爷是不是就不会进来了?

  • 了,只&那里,

    吴桐子被忽视了,只得默默的坐在那里,一眨眼,男人已经喝了五杯水了。

  • 一股比&恶心的

    当男人脚步虚浮着走过来的时候,他的身上带着一股比狐臭更恶心的臭气。

  • 吴桐子&衣穿,

    吴桐子近来比较关注天气预报,以前她从不关心,该热热,该冷冷,热了开空调,冷了加衣穿,但今年这个夏天实在是太热了,她渴望一场雷阵雨将炙热的空气冲洗掉。

  • 不敢说&不好,

    “.....有!”吴桐子不敢说假话,万一这个人投诉她服务态度不好,搞不好真的会影响她的生意。

  • ,男人&满头满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男人的脸红得像火烧云,满头满脸的大汗一个劲的流,身上都没有干爽的地方了,模样看着十分狼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