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桐子摸了摸被打痛的脸悻悻的走了。她心里有股火,却没处宣泄,没办法自认倒霉透顶往家跑。吴桐子的家也在这个小区,是几年前买的一套一房一厅,而如今还在月供。她买的九楼在当初不好掷出,所以楼层太高又也没电梯,但是顶楼,还夕晒,前业主卖了两年都也没卖了,恰她心里有股火,却无处发泄,只能自认倒霉往家跑。。...

吴桐子摸着被打痛的脸悻悻然的走了。

她心里有股火,却无处发泄,只能自认倒霉往家跑。

吴桐子的家也在这个小区,是几年前买的一套一房一厅,如今还在月供。

她买的九楼在当年不好脱手,因为楼层太高又没有电梯,还是顶楼,还西晒,前业主卖了一年都没有卖掉,恰好吴桐子有一个客户有意向购买,但出的价钱很低,吴桐子就试探着去谈,谁知道业主居然同意了,可业主同意了,买房的人却又不要了。

业主气得半死,他朝着吴桐子发了好大的脾气,说他的房子再也不给她卖了,还说她专业不精,业务不娴熟,又说她故意压他的价格,总之各种吐槽抱怨。

吴桐子说了许多安慰他的好话,可怎么说都说不通。

后来业主脱口一句:“要不你买了我的房子吧,你买了我的房子我就信你的话。”

吴桐子愣住了,她倒是想买,可她没有钱啊,谁愿意一直租房子啊。

当时她的手里才五千块钱,这点钱怎么买房子?

按照当时的行情,这套房子的价格确实不贵,甚至有些便宜,但吴桐子囊中羞涩,怎么都凑不齐首付款,哪个知道业主也是一个懂得二手房买卖的人,他自愿零首付卖给她,就这样,吴桐子把房子给买了下来。

所以说,吴桐子尽管工资不高,却也是S市的有房一族,虽然房子不咋地,还欠了几十万的贷款,但她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几年前政府提倡旧楼加装电梯,她这个小区积极响应,如今她住的已经是电梯房了。

吴桐子按了电梯钮。

或许有些人不敢选择坐电梯回家,毕竟不知道电梯里边有没有怪物,但吴桐子却不这么认为,电梯里边有怪物杀掉就是,但一层层的往上边爬,会遇到更多不确定的危险,谁也知道有没有来不及进家的人变成了怪物。

经过的门口多,碰到人的机会就多,碰到人的机会多,碰到怪物的机会同样多。

电梯不一会儿就到了一楼,随着“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

吴桐子小心翼翼的朝里边张望,里边空空如野,大约没有人在电梯里边变异,她这才放心的走了进去。

当她顺利的到了九楼,吴桐子再次探头看了看外边的情况的才出来。

吴桐子住的单元是一梯三户,她住中间那个门,虽然不知道左邻右舍有没有变异成怪物,但这个时候的九楼是安全的,证明她坐电梯回来的决定是正确的。

她小心翼翼的站在家门口掏出钥匙开门,生怕惊动到某只变异成怪物的邻居。

“外边还安全吗?”

突然之间传来说话的声音,把吴桐子吓得一哆嗦。

回头一看,说话的声音来自住右边的娄家。

娄家的女人悄没声响站在门里边,从一条极狭窄的门缝里边往外瞧,难怪她刚才没有发现。

她跟娄家的关系并不和谐,那是几年前装修房子的时候发生过摩擦,当时闹得很大,带给吴桐子很大的困惑,因此不再跟他们家来往。

没有想到今天娄家的女人会主动跟她打招呼。

书评(414)

我要评论
  • 报,以&冷了加

    吴桐子近来比较关注天气预报,以前她从不关心,该热热,该冷冷,热了开空调,冷了加衣穿,但今年这个夏天实在是太热了,她渴望一场雷阵雨将炙热的空气冲洗掉。

  • 过来的&恶心的

    当男人脚步虚浮着走过来的时候,他的身上带着一股比狐臭更恶心的臭气。

  • 笑容,&条,热

    吴桐子露出最真挚的笑容,她是做房地产工作的,工作规则第一条,客人永远是上帝。第二条,真诚对待客户。第三条,热情,准确,精湛,专业的介绍。

  • 不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男人的脸红得像火烧云,满头满脸的大汗一个劲的流,身上都没有干爽的地方了,模样看着十分狼狈。

  • &,似乎

    男人的头一点一点的,似乎听到了不愿意说话,又好似睡着了听不到吴桐子的话。

  • 好公式&醒。

    吴桐子没有办法,为了打断男人的瞌睡,也为了提醒他这里是房产中介,不是他睡觉的地方,只好公式化的提醒。

  • 半死,&门去打

    吴桐子愣住了,心里懊悔得半死,早知道是这么一位大爷,真不该出门去打招呼,如果她不出声,这位爷是不是就不会进来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