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李桂没想起小偷竟然没偷银子!但一些问题随着而至:那小偷想偷什么?小偷是什么人,竟然不偷银子!小偷怎么进的府里,么是内贼?!但想了一阵子,茫然无绪,李桂无可奈何对晴雯地说:“以后咱们当心些。”“嗯。”晴雯认真地谨慎小心的点了点点头。……而借以“嗯。”晴雯认真谨慎的点了点头。。...

“额……”

李桂没想到小偷居然没偷银子!但一些问题随之而来:那小偷想偷什么?小偷是什么人,居然不偷银子!小偷怎么进的府里,难道是内贼?!

但想了一阵子,茫然无绪,李桂无奈对晴雯说道:“以后咱们小心些。”

“嗯。”晴雯认真谨慎的点了点头。

……

而以此同时翠栊庵里,梅花丛旁,剑气翩翩,光应星汉,妙玉一身白衣,照例开始了晚练,只是此时她脑海里一直存在着一个问题,那就是李桂会将武功秘籍藏在哪里。

还是那句话,妙玉不相信李桂所讲故事里的决定功夫是编造而来的,毕竟即使是捕风捉影也必有物动!

自从搬到荣国府翠栊庵,她就一直想亲自去拜访李桂,以探虚实,只是一怕找人闲言碎语;二来也没什么摆放的理由;第三也觉得李桂不会轻易将秘籍外传,所以一直没有行动。

但是她始终是暗中关注着李桂的,当听院子众多的丫鬟议论晴雯将要当掌柜的事后,她便派她的婢女长雀暗中注意此事,并准备伺机拜访。

当然妙玉对李桂开什么成衣店心里是不以为然的,甚至有些耻笑,耻笑李桂的格局太小。只是因为妙玉虽然出身于南方读书宦官世家,但是世家多年,家族里已经有了有规模的生意,毕竟江南商业繁华,而从《红楼梦》里妙玉的吃穿用度,也可以看的出来,刘姥姥喝过的名贵的瓷器说扔就扔!

因此妙玉来京,也有着暗藏的目的,也是江南部分商家的目的,那就是进行政治投机,寻找代理人,以重开海禁。当然这点妙玉做不到,她只是来打探消息的。

而荣国府则是很好的选择地,从荣国府的选择里就可以看出很多东西,而同时荣国府又能给她庇护。

“以后要小心些,听说这人狡猾的很。”舞完剑,想着长雀的汇报,又想着李桂的传闻,妙玉默默思忖着。

……

而第二天晴雯果然小心了些,早上和李桂一起出门时,把家底子五十多两银子一起包在了一个红碎花布兜里,揣在了怀里……

李桂当然也更小心了,心中甚至有一股想招随从的想法,但是现实让他作罢。不过好在随后的三天里裘安与柳湘莲一直跟随着他,回到院中也没什么异常,再想想那贼是趁他不再时动手,虽然不知想偷什么,很明显不想动他性命,如此一想,绷着的心也就慢慢变松了。

不过虽然在安全上心慢慢放下了,但是另一颗心却慢慢提了起来,那就是成衣的销售上!

三天以来,居然一件成衣都没卖出去!情况和开张那天一样,进来的妇女一听价格就转身走了,顶多只是拉一拉裤腰!如果说不同,那就是转身走的妇女不开张那天多了些,开张那天一共进来两个,随后的三天是四五个!

四月初四的傍晚,和前两天一样,裘安和柳湘莲谈了一下午的风花雪月兼街巷奇闻,带着一肚子水,逛逛当当而去。而后李桂和晴雯、胡老实也打了烊……

其实他两个天天能来,李桂是很感激的——他能够觉出来,他俩来,估计是怕薛蟠再来找他的麻烦。

“这生意……”

路上晴雯忍不住抬首仰面向李桂说道。本来白皙生辉的脸颊颇有些暗淡,她很有感觉,感觉她这个掌柜的可能很快就要无疾而终。

其实李桂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他本以为现在是卖方市场,时间长了生意就会慢慢好起来,可他没想到这个‘慢慢’居然这么慢!这‘慢慢的’已明显不是办法!

“我想想。”李桂沉思着说道。

……

而李桂和晴雯的马车刚转弯,单聘仁的脑袋又从粗壮的榆树后探了出来。这几天他总是寻隙来看看,但每一次都是抱着希望而来,带着失望而去。而这几天都是如此,感觉所谓的未来越来越像是梦月水花,今天单聘仁的心态有些崩溃。

……

晚上,吃过晚饭之后,收拾了一下,晴雯照例坐在了她的小床边,开始缝制长裤——李桂虽然不让她再亲自去做,但做些针线活已经成为她的习惯,也是她打发时间的法子。只不过今天提起针来她的饿瘦软软的无力。

不过才缝了两针,李桂就笑着说道:“你过来,看看能不能照着这个样子缝制一条。”

晴雯探头一看,只见宣纸上划着一条带子似的东西,好像是束腰的腰带似的。只是里面有四条黑线,两端分别有四个黑点。

“这是什么?好像是束腰。”晴雯歪了歪螓首,好奇的问道。

“这就是腰带,只不过是缝了皮条的,瞧那四条黑线,就是要缝的位置,这两头缝上挂钩,黑点的位置缝上铜扣。”李桂解释道。

看到这里,晴雯已经明白了过来,点点头说道:“这个简单,很好做,哦,这样束腰就方便了,只是你要他做什么?”

说着晴雯疑惑的瞧了瞧李桂。她可以想象这宽宽的带子、闪闪发光的铜扣,束在腰间是多么的粗俗!这完全不符合李桂的性格!

而且以为长裤与内裤销售不动,对于这个新生事物她也没有了惊喜。

“这是送给薛文龙的。”李桂微笑道。

“什么,送给他的!”下一刻,晴雯的声音尖锐了起来,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李桂,明眸里有着明显的怒气。

而李桂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想到了前世明星做的广告,以及后来的明星带货,后来他看到一个明星在网上一天居然买了一个多亿!这让他不得不佩服明星的商业力量。

而同时李桂认为薛蟠就是明星,纨绔界的明星!又夜夜笙歌的,简直就是一条蹦在豪富圈子里的一条活虫!

而且看他那红红的袍子、鬓角的红花、手上三个发光的戒指,分明又是好显摆的性子,这要是把这腰带给他送过去,那黄橙橙的大扣子,狗带似的,薛蟠还不得走到哪里显摆到哪里,而纨绔子弟又多争强好胜……

而且现在还正当其时,借着赔礼的名义给他送过去,他一定更会招摇,毕竟他也是有些名声的,要是说这是他赔礼送的,那他岂不是倍儿有面子。

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不就把事情办了吗!等他觉察,觉察又能怎样,现在还没有明星代言的说法,顶多认为是‘意外之喜’!

而且在心底李桂认为薛蟠根本不会察觉,要是能察觉,他就不是薛蟠了!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422)

我要评论
  • &为之,

    但这个方法他觉得以他现在的力量有些太不自量力了,以后或可稍稍为之,但也要审时度势。

  • &学,干

    现阶段他的工作主要是陪贾宝玉去贾代儒那里上学,干些拎包端砚、递茶倒水的活。

  • 来自于&更好的

    原因,来自于后世,李桂很清楚,这是赖家借着贾家的肩膀,攀上了更好的高枝。

  • 而他以&主任、

    而他以前是县中学的副校长兼教导主任、兼二十九班的班主任……

  • 名声的&是荣国

    荣国府是很在意名声的。其实在意名声的不仅仅是荣国府,而是整个上层!

  • 被送回&讨赏钱

    如果被人认出,大概只有两种结局,要么被送回荣国府讨赏钱;要么应了曹公的隐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