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而时间如流,不知不觉间到了三月底三月底,三月底一这天从学监季考考完,领了禄米回去时,入了院内,晴雯便叽叽喳喳的迎了上去,说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李纨等都住入了大观园。晴雯说话的时就算带着羡慕嫉妒的眼神,但李桂却明白这是她们最后的一点儿欢笑的余光晴雯说话时照样带着羡慕的眼神,但李桂却知道这是她们最后的一点欢乐的余光……也因此心里更加有了急迫之感,洗了脸,换了便服之后,李固便向单聘仁的院子而去。。...

而后时间如流,不知不觉间到了三月底四月初,四月初一这天从学监季考考完,领了禄米回来时,入了院内,晴雯便叽叽喳喳的迎了上来,说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李纨等都住进了大观园。

晴雯说话时照样带着羡慕的眼神,但李桂却知道这是她们最后的一点欢乐的余光……也因此心里更加有了急迫之感,洗了脸,换了便服之后,李固便向单聘仁的院子而去。

其实这期间李桂也去过单聘仁那里两次,想看看情况,也有催促的意思。但每次去,单聘仁总是两眼通红、神情憔悴,屋里摆着一个木桶,木桶里装着白中带黄的无花果汁液。虽然李桂不知道这些无花果汁液是从哪里来的,但从桶的样式也可以猜的出来,他肯定是从城外农家低价收购来的,毕竟无花果树属于灌木,在北方农村很多,甚至院子里都有一丛!

而至于催促,看单聘仁的样子就不需多言了,因此李桂去往往是送银子的!

而这一次情况也是相同,屋前的院子里摆着两个木桶,屋子里丹炉已经变成了圆筒形的铁锅,上面有三个小孔,正徐徐的冒着热气,下面的炭火微红。炉脚下有很多失败的废弃物,形状不规则,颜色也很斑杂。

单聘仁则站在丹炉的西侧,专注的看着小孔上的蒸汽,神色专注,一动不动。

李桂照例弯腰扭了扭那些废弃物,硬邦邦的。随后小声问道:“怎样了?”

炼丹时单聘仁是最认真的,也因此他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客套,而是紧盯着小孔上的蒸汽说道:“应该快差不多了!”

还是同样的话,李桂照例拿出五两银子,往架子上一放,说道:“你且用。”

说罢,李桂不在打扰,转身而去。

但是毕竟已经一个月了,李桂心里已经有些心焦。

不过他的心焦并没有存在多长时间,四月初七那天,李桂和裘安、柳湘莲饮酒归来后,刚刚洗了脸,院子里就传来了脚步声,随即单聘仁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后庭老弟、后庭老弟……”

李桂蓦然一愣,但随即心中一喜,匆忙的回道:“在在,屋里来。”说着李桂便三步两步到了堂屋。

而这时单聘仁也到了门槛……跨过门槛之后,单聘仁也没客套,对于李桂的‘请坐’声也充耳不闻,只是草草的一抱拳,随即手一伸,一块老黄色带着些黑斑的像圆有像方的不规则东西出现在了他的手心。

“你看这个东西可是橡胶?”说话之时,单聘仁通红的双眼一眨不眨的紧盯着李桂。

实际上李桂还真没见过橡胶的初品,只是见过皮筋、轮胎之类的成品,但皮筋一般都是相对纯净的黄色……不过橡胶的延展性李桂是知道的,这也是他所需要的。于是他拿过单聘仁手心里的那块像圆又像方的不规则东西,然后捏了捏,手按处立刻陷了下去……

李桂的心立刻‘咚‘的跳了一下,然后他一弹而起,到了里屋,拿起裁纸刀小心的划下一小条,然后轻轻一拉……

那小条立刻延展成了一条长线!

单聘仁没想到这东西还能这样!他只是觉的这东西很柔软,好像符合李桂的要求,所以才拿来给李桂看的。这样的延展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眼睛微微睁大了,随即探着头小心翼翼的再次向李桂问道:“这是不是?”

“嗯。”李桂嘴角噙笑点了点头。

见此,单聘仁的腰杆一下子变得笔直,甚至伟岸,抚须大笑道:“阴阳二气乃大道,水火共济生造化,丹炉九转……”

李桂知道他这是放松,也是骄傲,不过他不想打断他的话,直到他得意的唱完丹诀,李桂才对晴雯说了声:“上茶。”然后手一伸。

重新落座之后,李桂向单聘仁笑道:“今日终于得见此物,多谢聘仁兄,晴雯拿银十两。”

单聘仁这一个多月殚精竭虑,可以说一小半是因为爱好,一大半是为了银子,也可以说是为了未来!而这次也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用炼丹之术获得这么多银子,而这所代表的更是李桂在践行诺言,让他有了未来!

再想想半生潦倒,寄人篱下……突然之间,单聘仁突然心潮起伏,眼睛更加潮红,端着茶盏的手不知觉的微微颤了起来。

李桂见此一愣,随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直到单聘仁猛然将茶一因而尽之后,他才将银子递给了单聘仁,同时说道:“这橡胶我想做薄些,做成长条形可行?”

“如此却之不恭。”单聘仁一边接过银子,一边继续回道:“这个却是简单,把那汁液放入制作好的模具里即可。”

这话是李桂准备说的,这样说只是试探单聘仁是否有方法,见他知道,李桂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大量需要此物,你可招些人手……”

“法不传六耳,这怎么行!”

李桂话没说完,单聘仁就红眼圆睁,‘豁’的一下站了起来,随即大声道:“你切不可传给他人,我技已可,多做几个炉子就是了。”

单聘仁的心情李桂可以理解,这主要是传统的秘法不外传的思想作崇,李桂也不想给他解释这种思想的危害,而现在才刚刚开始也不用那么急,于是点点头笑道:“也好。”

说罢,又从袖中拿出预备的五两银子,递给了单聘仁,说道:“府里不方便,你可在城外租一农家院落。”

这其实也是单聘仁将要说的,他现在每次从外搬运无花果汁液都需报上李桂的名头,他感觉麻烦之极。

“是极。”单聘仁一边拿过银子,一边站了起来。

他善于察言观色,掌握火候,直到下一步该告辞了。李桂抱拳相送,出了李桂的院门后,单聘仁的脚步一下子飘了起来……

而当李桂回到屋子时,晴雯正拉着李桂切下的细条,仔细看着。见李桂进来,她立刻好奇的问道:“这就是橡胶,怎么用在衣服上?”

晴雯这样问很正常,对于未知的事物,用途一般需要摸索,比如西红柿,刚上来是被当作花卉养殖的,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吃了之后,世人才知道西红柿能吃!

而以后的事情还要晴雯去做,因此李桂直接走到床头,拿起了晴雯叠放好的、板板正正的宽广的长裤,随即拿过拿过那细长条往长裤腰上一比划,笑道:“如果这个够长,把它缝进去,就不用腰带了,最起码不用缠腰带了。”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181)

我要评论
  • 面的原&赖大就

    他很清楚荣国府之所以助赖尚荣高升,有赖家方面的原因。赖家三代都在荣国府为仆,他们的忠心获得了荣国府的认可,同时他们又与荣国府利益交织、捆绑,比如赖大就与贾赦合伙做着私铁的生意。

  • 意名声&府,而

    荣国府是很在意名声的。其实在意名声的不仅仅是荣国府,而是整个上层!

  • 现象特&关系,

    这个道理贾母很懂!因此荣国府里有两种现象特别明显,一是规矩,这个不用多谈,从贾宝玉与贾政的关系,贾宝玉与贾环待遇的区别就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

  • &赖家的

    而至于逃脱既定命运,不当树倒猢狲散中的猢狲的方法,在《红楼梦》里也隐约提到了,这个方法就是赖家的方法。

  • 师瞬间&常!

    由传道解惑之师瞬间变成给学生提茶倒水的……李桂不能不感叹乾坤易转,梦醒无常!

  • 示,为&政写的

    同时书中还有一个暗示,为了给贾雨村谋官职,林如海是给贾政写的信,而不是贾赦!

  • 不比赖&多少!

    而至于各自的因素,李桂觉得这具躯体的条件并不比赖尚荣差多少!

  • 无片瓦&无立足

    而即使没有人认出那又如何!以他现在的年龄、资产,无片瓦之屋,无立足之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