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政的脸色本如城墙般坚固的防御,但是听见伴鹤的传报,他的脸上一下子来了神采。“快让他进去。”……“见本伯父、伯母。伯父、伯母农历新年好……”步入中堂后,李桂边说着,边中规中矩的施礼。谁知话还也没说着,贾政了笑嘿嘿的拉着他,地说:“你来的正好,“快让他进来。”。...

贾政的脸色本如城墙般坚固,不过听到伴鹤的传报,他的脸上一下子来了神采。

“快让他进来。”

……

“参见伯父、伯母。伯父、伯母新年好……”进入中堂之后,李桂一边说着,一边中规中矩的行礼。谁知话还没有说完,贾政已经笑呵呵的拉起他,说道:“你来的正好,陪我喝两盅。”

其实贾政挺孤独的,因为性格的缘故,众人都对他避之不及,在府中能陪他一起喝酒的极少,《红楼梦》里中秋时节,贾政也想众乐乐,却被贾母三言两语的撵走了……

而在此年节,谁不想小饮一番!单聘仁三个又回去了,李桂来的可谓是正当其时。

对于贾政的邀请,此时此刻李桂找不拒绝的理由。

“你是不是读过兵书,知孚兄前几日与我谈起你,对你极为赞赏,说你出那等策略,真是非凡,一定是研习过兵书。”

“居然传到外面去了……”

李桂心里微微一愣,回道:“多谢那大人赞赏,他倒是看的真切,我偶尔看看。”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你看看是对的,但‘攻玉’是目标,且不可沉迷他山之石。”

“伯父所言极是,轻重是要分清。”

“呵呵,你现在读到哪里了?”

……

看着贾政舒心浅笑的样子,坐在屏风旁,李桂与贾政上一次喝酒时那种安宁,温煦的感觉再一次的涌上心头,而隐隐约约间她想这种感觉到永远……

而在此时贾宝玉、贾环、贾兰、林黛玉、三春等一行人正一起往王夫人这里而来,而当到了王夫人的院边,贾政的积威之下,众人都齐齐的放轻了脚步,谁知轻步到房东侧窗下,贾政晴朗的笑声却传了出来,笑声听起来很有人情味!

贾宝玉、贾环等人不闻贾政的笑声久矣,甚至可以说贾宝玉就重来没听到过这样的笑声,众人不知觉一愣,随即贾宝玉悄悄向伴鹤招了招手。

而当伴鹤得了跟前,贾宝玉笑声问道:“我爹爹怎么了?这么高兴!”

“回二爷,老爷正和李桂饮酒。”伴鹤直白答道。

此时他没必要、也没办法隐瞒。而贾宝玉等闻言却是不由的呆了……同时不知为何,一股被偷了东西的感觉在贾宝玉心里冉冉升起。这个东西他平时不在意,甚至暗地里厌恶,但此时不知怎的,他又感觉很重要。

同时令贾宝玉尴尬的是现在该怎么办?是退回去再来成全贾政的欢心,还是直接进去扰乱?

从封建伦理道德上来讲,贾宝玉等是应该退回去再来,而这样做在贾宝玉看来,又有李桂在,他需退避三舍之嫌!

而就在这时王夫人走了出来如厕,看到这一幕蓦然一愣,但随即明白了过来……而贾政在她心里就是个天,因此走了过来,小声说道:“你父亲正饮酒,你等先去你大伯那里,等等再来。”

闻言贾宝玉血色上涌,气闷的直欲长呼,但贾政在前他却不敢,只得乖乖给王夫人行了礼,带着众人,转身往东去了,而刚出月牙门,贾宝玉就深沉的呼了一口气……

而李桂与贾政饮酒的时间并不长,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也就是大约一个小时,一壶酒尽,李桂便起身告辞——以他的阅历当然清楚贾政还得去贾母、贾赦那里。

出了二门,远处却传来了锣鼓声,但举目皆不为亲,一股莫名的萧瑟在李桂心里升起,不知为何,突然之间,李桂很想像贾政那样,像古董一样,坐在太师椅子上,面前摆一桌子酒菜,等待儿孙们前来。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想到了这个!人性吗?”

随意而思,负手而行,到了院子里,却发现晴雯不在……无意走向瑶琴,伸手欲弹之际,‘叮咚、叮咚’之声却蓦然间先响在了他的耳边。

“你爱着谁,心徒留几道伤……你也孤寂吗?”

心中默念着,李桂放下了手指……

……

年节对高门大户、纨绔子弟来讲那就是天堂,荣国府里迎来送往,四王八公一系往来不绝,瑞萱堂里高谈阔论声不断,而这些人一般都和贾琏一样,和李桂并不是同路人,又隐约知晓贾宝玉对李桂不待见,所以李桂虽然名声远扬,但找他作陪的事却只发生过一次,那就是裘良上门时。

当然他们也很难找到李桂,趁着年节的功夫,李桂带着晴雯几乎走遍了棋盘街的大街小巷——李桂认为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既然要开铺子,合适的电批位置还是要找一找的。而过节之后就没有这么有余暇了。

另一个原因在于在这个时候最能看出人流量!

因此裘良不得不作憾了!

而过了初十之后,荣国府则更加热闹了,原因无他,元妃省亲,而其实在初二时,李桂就听说公里来了太监,就元春何处停车,何处接见、何处换衣等等事项与贾赦、贾政等商谈。

作为一个外男,还是一个外姓之男,这些自然没有李桂什么事,甚至林之孝亲自上门,请他戌时以后不要出门。李桂自然答应,不过到了正月十五的戌时,锣鼓喧天与灯火辉煌之中,李桂突然间觉得有些不对劲——省亲哪有在夜晚的!这不是锦衣夜行吗?钦天监怎么会选这个日子?!

“难道是泰宁帝在暗中敲打荣国府?!”

李桂心里有些恍惚,身上蓦然感觉一股紧迫感。转身之际却看到晴雯亮晶晶的眼神,“只见其表,不知繁花将尽矣。”心里莫名叹了口气,李桂转身入屋。

……

而后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月底,一声春雷响后,布谷鸟的叫声也偶尔响了起来,而在二月初,嫩绿新吐之际,李桂去了西山,赶车的是新换的车夫钱开,贾宝玉长随钱启的兄弟。

此时西山的红枫树已经吐出它特有的带着潮红色的嫩芽,而青石道上也三五成群的走满了青衫、白衫的学子,见到李桂之后都是含笑行礼,不得不说李桂的隐逸、不张扬很是博得了众学子的好感。而到了山顶之后,却见交束脩处已经排了长龙,这种情形到让李桂想起前世开学时分班的、打水、打饭时的情景,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不可高风亮节,不然不知得等到什么事胡,于是便往长龙处走了过去,排在了后面。

而大约过了一阵子,“后庭兄。“一道声音在他耳畔蓦然响起,李桂一看,却是裘安正像他行礼,青衣僕巾,显得很是儒雅。

“长平兄请了……”

李桂还礼,随后说道:“长平兄有何指教?”

裘安再次笑道:“是这样,家兄闻后庭兄之法,十分钦佩,上月十二去荣国府,本来要拜访后庭兄的,惜乎后庭兄不在。早闻西山叶红,小弟突来雅兴,欲登山观景,所以备了薄酒,不知后庭兄肯赏面否?”

听了裘安的话,李桂一下子想起了裘良的身份。而他也知道所谓的观景不过是托词,这是裘良兄弟俩想与他拉近乎。

而从本心讲,李桂并不愿意与裘良、裘安走近,因为《红楼梦》里暗示的很清楚,四王八公一系大多下场凄惨,而他正想着逃离荣国府,与四王八公一系割裂。

但是这样拒绝,伸手不打笑脸人……看着裘安温醇而笑的样子,李桂心里很想给他一拳。

俄而,李桂才笑道:“恭敬不如从命。”

与其刻意回避,不如自然而然。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87)

我要评论
  • 有些太&可稍稍

    但这个方法他觉得以他现在的力量有些太不自量力了,以后或可稍稍为之,但也要审时度势。

  • 而至于&》里也

    而至于逃脱既定命运,不当树倒猢狲散中的猢狲的方法,在《红楼梦》里也隐约提到了,这个方法就是赖家的方法。

  • 李贵身&上没有

    不过在李贵身上没有引申,他实际上就是贾宝玉的私人奴仆,工作的主要内容就是贾宝玉出门时听贾宝玉喝使,给贾宝玉办杂事的。

  • 亲还是&的奶娘

    而且李贵的母亲还是贾宝玉的奶娘,也就是说李贵是贾宝玉的奶兄。也因为这层关系,贾母等才能放心让他当贾宝玉的长随。

  • 李子树&了然。

    但是曹公还是用隐喻的笔法给出了李贵的命运,民间谚语桃养人、杏害人,李子树下埋死人,而贵谐音为鬼,因此李贵的命运一目了然。

  • 李桂的&过,而

    因此这个办法只是在李桂的脑海里一闪而过,而就在这时,月亮门花墙后人影晃动,一个纤巧婀娜的丽影出现在了月亮门边。

  • 花探枝&长。

    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回格窗,堂前春兰庭中桂,墙角梅花探枝长。

  • 的观景&桂不得

    而此时距离贾家败落也不过三五年的观景,这样的命运,未来这样的短促,也让李桂不得不感叹时光之匆匆,韶华之易逝。

  • &,这是

    《红楼梦》里并没有具体交代李贵的命运,这是因为李贵在《红楼梦》里只是一个小人物的缘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