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晨李桂是被一阵鞭炮的声音从梦中惊醒的,感觉像是是才刚睡下,准时起床后,简单洗涮了一下,接着李桂拿着前天晴雯新砍的竹竿,点了鞭炮,沤了狼烟。此时远处、近处‘噼里噼’的鞭炮声不停歇的响了,而偶尔会的轻笑声也横穿过青烟弥散的天空传了回来,隐约较往年,此时远处、近处‘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不间断的响起,而偶尔的轻笑声也穿过青烟弥漫的天空传了过来,依稀往年,李桂蓦然响起了上一世过年的情景……。...

第二天早上李桂是被一阵鞭炮的声音惊醒的,感觉好像是才刚刚睡下,起床后,简单洗刷了一下,然后李桂拿着昨天晴雯新砍的竹竿,点了鞭炮,沤了狼烟。

此时远处、近处‘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不间断的响起,而偶尔的轻笑声也穿过青烟弥漫的天空传了过来,依稀往年,李桂蓦然响起了上一世过年的情景……

随后在晴雯的帮助下,束衣整冠,李桂准备去拜年。

千年流传的习俗已经渗入人心,并成常态,但这次李桂却有些为难……

李贵以前的身份并不足以能够亲自向贾母和贾政拜年,他还差的远,顶多在路上请个安。而现在……李桂觉得自己的身份应该是够了,但他是外性人,按规矩不应该向贾母、贾政拜年;但是他又是在府中,不去,人会说无礼!

所以想了想李桂最终还是决定去一趟,以全礼数。只是在心中越发不想再受这份难为与尴尬。

鞭炮所留的残红几乎铺满了整个荣国府,路上、墙上、花木上、大观园的假山、凉亭上,好像琼浆仙境里的红花,越发显得荣国府像玲琅仙境。越往里走,清越的笑声便越拉越多……

“盛世繁华啊!可惜只是昙花一现!”不知为何,李桂心中突然伤感。

而到了二门前,李桂停了下来,随即刘婆子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身穿一身新得暗红褐绸裙,金簪边斜插一朵鲜红的绢花。

新年新气象,但不知为何这绢花在晴雯身上李桂感到的是一种异样的别致,而在刘婆子身上李桂感到的却是一股恶俗。

而这时刘婆子已经走到他身边,双手不自觉的垂立,满脸含笑,但眼神嘘嘘的说道:“李秀才,新年好,你这是?”

李桂随手拱了一下,说道:“刘婆婆,麻烦你去老祖宗那里通报一下,就说新年了,我求见她,一定要说新年了。”

因为不确定贾母会不会见他,所以李桂也不会冒失,自己去找没趣,所以才想到了这个投石问路的法子,贾母见也罢、不见也罢,总而言之,这样做了,他礼数就到了。

李桂这时在众仆役的心里犹如瘟神……刘婆子闻言立刻满脸笑容的回道:“你且稍等,我去去就来。”说罢,风一般往贾母的两间小屋处跑去。

此时贾母的屋子里,四个火盆炭火熊熊,犹如阳春,榻上、柜上、瓶上、架上、屏风上都贴着小小的红福字,贾母一身老红的飞蝠对褙,钏钗步摇满头,一副煌煌富贵的模样,端坐在太师椅上。与往常不同的是西侧的平椅撤了,换了一张大的黑檀木四角雕花八仙桌,桌子上、果脯、蜜饯、干果等红纸垫底,摆了满满一桌子。

而林黛玉、三春早已坐在那里,新红的夹袄、翠绿的褶裙,绝美的容颜,看上去像是一朵朵出水的清莲,至于贾宝玉则一身牡丹锦簇绣金边的红袍,越发显得面如冠玉。此时他们五个正点心着等待贾环等人的到来,好聚在一起拜年。

而当刘婆子求见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的时候,贾母立刻点了点头,鸳鸯随即应了声:“进来吧。”

下一刻刘婆子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到了近前,一曲膝,满脸堆笑道:“老祖宗新年好,祝贺老祖宗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贾母要的额就是这个喜庆味,闻言‘呵呵’笑道:“你这个老货,赏。”

鸳鸯闻言立刻掏出了二两银子,而这时贾母已经笑呵呵的继续说道:“这么早,你跑我这里干什么?”

刘婆子一边喜滋滋的接过银子,一边打着千,回道:“回老祖宗,李桂让我来的,他说过年了,求见你。”

往昔李桂并没有给贾母拜过年,贾母闻言不禁一愣,但她人老成精,一下子就琢磨出李桂话里的意思。而在贾母心里她觉得应该见李桂一见的,毕竟李桂已经是有功名的人,见了不掉身份。而且李桂不但帮荣国府赚了许多名声,还让荣国府得到了切实的好处。

贾母不得不承认李桂防盗的措施有效,近来没有丢东西的消息传入她耳内,但是贾母又想到了贾宝玉……贾宝玉心里的憋气她是看在眼里的额,而且最近好像又加重了些!

而这时贾宝玉也在琢磨出了味儿,手里的鹅油卷一放,玉面一沉,沉声道:“他来干什么,机诈之人,老祖宗别见他。”说话时贾宝玉望向了贾母,眼里已露出恳求之色。

他是想借助贾母撒气!

贾母明白贾宝玉的心思,贾宝玉又是他的心头肉,平时都舍不得他不快乐,何况大过年的!李桂与贾宝玉之间,贾母很容易选择,随即对刘婆子笑道:“我就不见了……哦,你就说我尚未起身。”

贾母最终选择了委婉的说法。

刘婆子闻言,再次施了一礼,转身美滋滋的走了——对她而言,贾母让她怎么传话不重要,重要的是得了银子!

“李秀才,老祖宗说还没起身,说就不见了。”回道门房,刘婆子脸上喜色未褪的说道。

李桂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毕竟刘婆子这话漏洞太明显,还老祖宗说了……不过这样李桂到觉得正和他心意。

随后李桂就像让刘婆子再去通报贾政。谁知就在这时刘婆子往他跟前一凑,神神秘秘的小声说道:“李秀才,我实话对你说吧,是宝二爷不让老祖宗见你,还说你是机诈之人。”

刘婆子一副讨好之态,而李桂听了心里却是微微一震,他清楚这时贾宝玉对他的反感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梁园虽好,终非家园。”

蓦然之间,这个念头在李桂心里猛烈的升起,随即他对刘婆子笑道:“麻烦你再去政老爷那里去一趟,就说我来了。”

“嗯嗯,这就去。”

说着刘婆子一转身,脚下像踩着风火轮一般去了,速度比上次还要快。

俄而,刘婆子带着比刚才还灿烂的笑容说道:“政老爷让你过去,在夫人的屋子里。”

李桂到了王夫人的房间时,贾政也是一身新衣,端坐在中堂的太师椅上,只是虽然是新衣,贾政依然不改本色,新衣的颜色是古板的暗褐色。

而太师椅子前和贾母那里一样,果子、蜜饯的摆了一桌子,和贾母那里不同的是,八仙桌上多了酒水。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437)

我要评论
  • 果他真&荣国府

    因为如果他真的逃出荣国府,那么他就是逃奴,荣国府一定会追捕他的!

  • 而此时&家败落

    而此时距离贾家败落也不过三五年的观景,这样的命运,未来这样的短促,也让李桂不得不感叹时光之匆匆,韶华之易逝。

  • 至于该&后一想

    至于该怎么办,初来想到这一点时,李桂本能的想逃出荣国府,但随后一想,这实在是个下下之策。

  • 做着官&任何影

    《红楼梦》里荣宁二府出场露脸的人物几乎下场都是悲惨的,但是在荣宁二府的败落中赖家却飞黄腾达,赖尚荣稳稳当当的做着官,没受任何影响……

  • 以后或&审时度

    但这个方法他觉得以他现在的力量有些太不自量力了,以后或可稍稍为之,但也要审时度势。

  • &变成给

    由传道解惑之师瞬间变成给学生提茶倒水的……李桂不能不感叹乾坤易转,梦醒无常!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