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的执行关键关键在于落到实处,掌家多时王熙凤对这点是很很清楚的,并且她对不愿落到实处她的话的人,一向是极其憎恶的,憎恶到打板子。因而听李桂竟然有提供保障开始施行的法子,她明白这才是重中之重,笑意顿止,艳光褪去,神情一肃,身子一探,急急忙忙道:“什么法子,先说。”李桂一笑,说道:“凡做事首要选人,具体在这件事上,这件事繁琐而重大,我认为需先选对荣国府忠心耿耿,又对此事上心之人……”。...

政策的执行关键在于落实,掌家多时王熙凤对这点是很清楚的,而且她对不肯落实她的话的人,向来是极为厌恶的,厌恶到打板子。因此听李桂居然有保障施行的法子,她知道这才是重中之重,笑意顿止,艳光褪去,神情一肃,身子一探,急匆匆道:“什么法子,说说。”

李桂一笑,说道:“凡做事首要选人,具体在这件事上,这件事繁琐而重大,我认为需先选对荣国府忠心耿耿,又对此事上心之人……”

封建社会向来以人治事,李桂这话众人听起来合情合理,又周到,一点瑕疵都没有!即使王熙凤也这么认为,因此李桂说话时,王熙凤默默点了点头。

不过对于此事所有人都不认为自己应该上心……

而这时李桂已经继续笑道:“我观周婶婶以及周兴兄弟对荣国府忠心耿耿,又三番五次催促,显然很是喜欢这事,我以为他们牵头处理此事极好,二奶奶以为如何,诸位以为如何?”

说着李桂对着众人环抱了一拳。

而随着李桂的话音,王熙凤的螓首蓦然抬起,丹凤眼陡然一亮,带着明艳之光望向了李桂——攻守易势,她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翻转,李桂就这样轻而易举、风水无痕的把周瑞一家推到了风口浪尖!

继而她就想到李桂刚才的话,什么设立检房,什么忠心耿耿,这分明是步步挖坑!而后她又想到了周瑞家的三番两次的找自己,找王夫人……何其蠢也!

但想到这里她猛然想起这期间李桂的不言不语,想到李桂不可能才想到这个法子,这都这么长时间了!

“他这是……等待时机?!那周瑞家的这期间上窜下蹦的,岂不是……自己帮着挖坑作死!”心里耸然一惊,眼神一缩,王熙凤眼里露出了警戒、惊悚之色!

而下面赖大家的、林之孝、王善保等都是心机伶俐的,在荣国府这个环境里,不伶俐也混不上来,在李桂说话之时,他们和王熙凤一样,齐刷刷的、神色内惧的望向了李桂,同时心中直接惊骇:“这坑人的法子……不愧是读书人!”

而这里面只有赖大稍微镇定,原因一是他层次上去了,第二是见多识广,世间的道理畅通,他明白李桂即使再擅长阴谋,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阴谋并不起多大的作用,比如对他,但饶是如此,他老眼还是一缩,起了戒备之色。

与此同时大门外,晴雯听了李桂的话,心里的谜云一下子被剥开了,但一双杏眸却一下子睁大到了极致!须臾,才喉咙滚动了一下,艰难的咽下:“原来如此!怪不得他说已经在行动了!他……肚子里弯弯肠子可真多!哎哟,这样用话拿她,他……真坏哟!咯咯……”

想着,一丝浅笑从晴雯双颊慢慢升起,杏眸却蓦然间亮如星辰。

而在这时,面对李桂的抱拳询问,众人纷纷纷乱着应道:“李秀才所言极是,周管事一家确实忠心耿耿。”

“是极,是极,周管事一家正称此职务。”

……

众人没有委婉,也没有顾虑往日的交情和周瑞一家在府中的地位。原因很简单,这个职务的厉害之处他们都是拎的清的,死道友不死贫道,他们当然要往周瑞一家身上推。而且李桂发话了,现在他们已经知晓了李桂的厉害,很怕得罪了李桂,哪有不附和的道理。要是反对,李桂把自己推上去……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在于他们可以预见他们的奶酪将要被动,现在在他们眼里,这事几乎全怪周瑞家的,逼迫的那么紧!因此这口气他们要出,而李桂又给了他们一个出气的口子——他们总不能当面反对,说周瑞一家不忠心耿耿吧!

王熙凤更明白李桂话里的意思,他是要她帮忙让周瑞家的把这个坑坐实,而且还伙同了众人!而要是不做实,很显然下面具体的规矩李桂只怕不会说,最起码说的不详细。这分明也是用话挤兑她,她也不能说周瑞一家对荣国府不忠心耿耿吧,周瑞家的毕竟是王夫人的陪房,是她的娘家人!真不落实,还会落个用人不当,私心护己的名声。

“这小子,连我都算计了,真是个坏蛋,地地道道的……”

心里念叨着,却略带风情的瞥了李桂一眼,说道:“你所言极是,那其次呢?”

“二奶奶……”“二奶奶……”

周瑞和周瑞家的更是没想到事情会这样的翻转,他们本能的想推脱,可李桂有话在先,他们推脱了岂不是对荣国府不忠心耿耿!而且周瑞家的在这件事上的表现也确实上心!因此他们只能等待王熙凤的态度,希望王熙凤照顾,而王熙凤此话一出,落实了他们的位置,他俩心慌的一下叫了起来。

王熙凤却知道事情已经难以改变,她也不想改变,她知道这事谁都不想做,因此现在她心里已有些感激李桂给她选了人,于是只是随意的挥了挥手,一双美妙的丹凤眼却仅仅盯在李桂身上。

李桂闻言笑道:“古人云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而规矩说到底不过是要认真而已,重点在于怎么保证认真,而要保证认真,我以为不过奖罚二字,比如本月没出现失窃之事,每人可奖银一二两,若出现失窃之事,便要罚,按照失窃之物的价值来罚,可原值罚款;要是罚款还不忠于职守,我认为可以逐出荣国府,另外门卫的因老程度,可以由众人评论,最后一名必然为不忠于职守者,可以重罚,也可逐出荣国府……”

李桂侃侃而谈,想着以前教师施行的末位淘汰制,业绩倒数第一名开除,自己都吓得整天提心吊胆的,生怕丢了铁饭碗……众人都觉得此法可行,但是却更觉得一筐筐土往周瑞一家子头上倒去,那土越来越重……

“小坏蛋呀,小坏蛋呀……真是坏透了!还这么冠冕堂皇!”王熙凤边听边在心里嘀咕着,一抹笑意不知不觉的透出嘴角,凤目更是含着莫名的笑意,紧盯在李桂的脸上。

而晴雯在外面则掩着嘴,眼睛亮晶晶的像偷鸡的小贼,心里却呼啸着:“大坏蛋、真是个大坏蛋!”

至于众人越听,冷汗越是往外冒,心中庆幸自己与李桂关系一项尚好,有的甚至还想着自己孙儿吃喜面,一定要把李桂亲自请过来。而周瑞和周瑞家的,随着李桂的话音周瑞头上的冷汗开始冒出,渐渐汗出如浆;周瑞家的则早已瘫痪在地……

“这只是在下拙见,具体实施,还要二奶奶斟酌,在下告辞。”

说罢,李桂起身,向王熙凤抱了一拳,然后扭身之际,又含笑向众人环抱了一拳,然后抬步离去。

“这还是拙见,要是精见,就都别活了!笑面虎啊!”

众人心里呼啸着,纷纷起身,强颜欢笑,送瘟神似的把李桂送出了门。

感谢红叶知秋的巨赏,感谢各位的投票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161)

我要评论
  • 李桂清&,荣国

    在以上两个条件中,李桂清楚现在自己相比赖家,荣国府,或者说贾政这方面的因素是不变的。

  • 的护身&影响他

    之所以如此注意名声,是因为在封建社会里名声在一定程度上是他们的护身符,毕竟皇上也不喜欢、也不希望自己身边的臣子臭名昭昭,影响他们高大上的形象,除了个别皇上别有用心之外。

  • &具体交

    《红楼梦》里并没有具体交代李贵的命运,这是因为李贵在《红楼梦》里只是一个小人物的缘故。

  • 他们毕&好名能

    也因此豪门勋贵更需要好的名声,他们毕竟是皇帝的近臣、宠臣,他们有了好名能给皇帝的名声锦上添花。

  • 奴隶,&一种职

    所谓的长随本意是官人家的奴仆或奴隶,后来引申成为一种职业,带有帮闲和助理的意思。

  • 李子树&因此李

    但是曹公还是用隐喻的笔法给出了李贵的命运,民间谚语桃养人、杏害人,李子树下埋死人,而贵谐音为鬼,因此李贵的命运一目了然。

  • 面的原&、捆绑

    他很清楚荣国府之所以助赖尚荣高升,有赖家方面的原因。赖家三代都在荣国府为仆,他们的忠心获得了荣国府的认可,同时他们又与荣国府利益交织、捆绑,比如赖大就与贾赦合伙做着私铁的生意。

  • ,在《&赖家的

    而至于逃脱既定命运,不当树倒猢狲散中的猢狲的方法,在《红楼梦》里也隐约提到了,这个方法就是赖家的方法。

  • 而至于&不比赖

    而至于各自的因素,李桂觉得这具躯体的条件并不比赖尚荣差多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