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王熙凤正靠在礼事堂正中央唯一的一座太师椅上,一身貂裘,凤冠流苏、金钏步摇,锦鞋踏。而她的右侧从上到下分别为1坐着赖大,再往上则站着林之孝、周瑞、王善保等荣国府更高级管事;左侧则站着赖大家的、林之孝家的等婆子:整个阵式如同众星拱月,愈发看起来王贾喜进来之时,她正吩咐着事,见贾喜不守规矩,正要呵斥,但听到贾喜的话后,她却淡淡的笑了——以她的精明以及对世事的理解,她当然知道李桂的难处,不过作为一个决策者,她是不会在意李桂的难处的!。...

此时王熙凤正坐在礼事堂正中央唯一的一座太师椅上,一身貂裘,凤冠流苏、金钏步摇,锦鞋脚踏。而她的右侧从上到下分别坐着赖大,再往下则站着林之孝、周瑞、王善保等荣国府高级管事;左侧则站着赖大家的、林之孝家的等婆子:整个阵式犹如众星拱月,越发显得王熙凤恍若神妃仙子,美艳而威严。

贾喜进来之时,她正吩咐着事,见贾喜不守规矩,正要呵斥,但听到贾喜的话后,她却淡淡的笑了——以她的精明以及对世事的理解,她当然知道李桂的难处,不过作为一个决策者,她是不会在意李桂的难处的!

当然对于李桂是否会出力,最初她心里有一份笃定,毕竟贾政在那里!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加上周瑞家的耳旁风,她心里的那份笃定有所动摇,很是怀疑李桂在对她耍滑头,因此对于周瑞家的找上王夫人,她心里赞成的,而她也早已听说了李桂有些小方法。

“你这小滑头,我倒要看看你这方法怎么个‘小’法!”

心中想着,王熙凤对贾喜说道:“让他进来。”随后又转头吩咐平儿道:“给他搬个椅子。”

而众人听到李桂到来,心里都不由得一咯噔,恍然之间他们中心思谨慎者都感觉到了一股暴风雨将来前的沉闷,就像是空气里陡然有了压力,本来就寂静的场面更加沉寂。

而王熙凤的话响起的时候,他们竟好像依稀听到了暴风雨来临前的远处的雷声……

……

李桂跨步而入,一下子就感觉到了众人的灼灼目光……不过这样的目光是伤害不了他什么的,四五千人的学生家长大会上他都坦然自若,慷慨陈词,这等目光对他而讲,相当于无!

“这娘们好气势!怪不得喜欢掌权。”

随后看着王熙凤美艳而威严的样子,李桂心里嘀咕着,来到王熙凤面前,抱拳行了个礼,淡淡说道:“见过二奶奶。”

说着身体一扭,对众人环报了一拳,算是行了礼。

众人看到李桂从容坦然、好像胸有成策的样子,心里都是微惊,感觉李桂所说的‘小’只怕是有点大!但是当李桂彬彬有礼的向他们抱拳之后,他们微惊的心又恢复了初时的心境。

包括周瑞也是如此,其实周瑞很清楚现在的情况,在他老婆的这种做派下,李桂真要是说出厉害的法子,众人肯定会怨恨他夫妻俩,而李桂先是说小想法,又这么有礼!随后周瑞一边起身还礼,一边想道:“不知道他的法子有多小?要是两边的面子都能过得去,就算了,不可得罪大家。”

而周瑞家的却不这么想,随意还礼之际,她愤愤想道:“他说小,会不会小到没有,分明还是敷衍,看他怎么说,哼哼,都这样了,总要把这口气出出来……”

众人还礼之际,王熙凤也起身对着李桂曲膝福了一下,她起身之时,平儿已经搬了椅子放在了李桂的身边,随后王熙凤指了指椅子对李桂说道:“你且坐吧,待我讲完事。”

随后王熙凤三言两语把鸡零狗碎的事讲完,又接过平儿端上来的茶,浅浅的呷了一口茶,解了口中干灼之意,这才对李桂笑道:“你找我何事,可是想好了法子。”

“正是。”李桂言简意赅,抱拳回道。

“那说来听听。”王熙凤笑道,心里却在念牙:“还是二叔有用,一出面就成了……这小子好像看不起我!”王熙凤行事虽然有男子之风,但行事却依然有女子的细敏与小心眼。

闻言本来紧盯着李桂的众人,瞬间屏住了呼吸。图穷见匕之时,李桂毫不犹豫抽匕,抱拳笑道:“回二奶奶,二奶奶应该知道,古往今来,虽严刑峻法,但未曾有绝者,故而完全防住窃贼乃不可能之事……”

“既然是不可能之事,又未曾绝者,那岂不是……不耽误我继续吗!”众人闻言,心里都是一动,本来悬着的心放下了不少。

而周瑞家的却从李桂的话里听出了另一层意思,随即她就冷声喝道:“李桂你是不是想敷衍二奶奶,荣国府对你不薄,你居然……你要是没法子就直接说出来,别没本事还充大半蒜!”

在周瑞家的想来,不论李桂是怕了,还是真没办法,只要低了头,她就出了气。

但李桂是不能低头的!还是那句话,此时他还不能有无能、甚至是半瓶水的名声,而要是被一个仆役打下去,他颜面何存!

“真是自找死路!”

闻言,李桂心中冷笑,沉默了片刻,才继续笑道:“但是我想到了一个法子,能够将盗窃之事最大量的减少。”

古往今来窃贼未曾绝者,这是事实,因此王熙凤也深觉李桂言之有理,而能够最大量的减少盗窃事件,对她来讲,可以说是正合她心中所求,因此闻言风骚的身子向李桂处一探,说道:“什么法子,说说。”

而听了李桂的话,众人的心不觉又是一提,都暗暗的瞅了周瑞家的一眼,心里都暗道:“这娘们,这时候还在玩火,就不知道各自后退一步,他刚才沉默不言,刚才又那番话,分明是想退了!”

众人思忖之间,李桂已经笑道;“也不算什么新鲜的法子,院试时已经实施,就是考生进场时需经过检房搜身,以防夹带,我觉得府里也可如此,只是反其道而行之,四门处设置一房,门房也可兼当……”

王熙凤虽没上过学,但国家重士,院试、乡试、殿试的考试规矩那时知道的。而她甚至贾政都没想到把院试检查的法子转移到荣国府里来,其实是有很多原因的。

首先是大环境,就像是自然科学没在中国古代发展起来,就是以为大环境轻视。荣国府的环境是在贾母的影响下是善待下人,而这样的法子自然谈不上善待,因此王熙凤等上层里根本没有这根弦!

另一个让人不识世间珍珠的因素是个人的见识、学识与天赋,在这三个方面有一个有欠缺,差不多都不能看到眼前的珍珠。而王熙凤虽然听说过院试查抄的方法,但也仅仅是听说而已,没亲身经历过,感受不深,这一点也阻碍了她把院试检查的方法移植到荣国府。至于贾政则是个人天赋的问题了!

而第三个因素,则是对官府的敬畏,这也阻碍了世人的思维。

不过经过李桂这样一点拨,她立刻恍然大悟,随后轻拂了下秀额,笑道:“我怎么早没想到!真是读书人,脑子想的快!”

而院试检查之严格,那可是全国都有名的,几乎乡野都知道!乡野传闻考试时连之苍蝇都飞不进去,而荣国府要是真这么实施了,只怕苍蝇也飞不出来!

“这小想法可不小!”

王熙凤痛快的声音里,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即都暗暗向周瑞以及周瑞家的怒目,同时心里咬牙切齿:“自己作死,还要拉着我,他刚才都想退步了!”

想到这里众人心里又恨不得时光倒流,堵上周瑞家的嘴!

而待王熙凤说完,李桂继续笑道:“此策虽然可行,但是关键在于落实,若检查之人不负责,有也相当于无,我这有几个法子,或可保此策施行。”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381)

我要评论
  • &可稍稍

    但这个方法他觉得以他现在的力量有些太不自量力了,以后或可稍稍为之,但也要审时度势。

  • &显示出

    第二种现象就是优待奴仆,用冷子兴的话讲是主仆上下安享尊荣,王熙凤也说过咱家只有进人的,林黛玉进府见丫鬟仆役所穿皆是绫罗绸缎也能显示出来。

  • 更深的&赖家的

    而精明的赖嬷嬷为了更深的和荣国府捆梆,更是创造了一套理论——赖家的富贵都是来自于荣国府。

  • 兼教导&兼二十

    而他以前是县中学的副校长兼教导主任、兼二十九班的班主任……

  • 常的奴&身份不

    当然,要是平常的奴仆跑了,或许荣国府不会兴师动众,但是李贵的身份不同,首先他是家生子儿,也就是说他父母以前都是荣国府的仆役。

  • 而是贾&并无实

    至于为什么助赖尚荣为官者、希望得到名声者不是贾赦而是贾政,《红楼梦》中其实已经给了解释:贾赦为人不堪,在朝中并无实职。

  • 一种职&有帮闲

    所谓的长随本意是官人家的奴仆或奴隶,后来引申成为一种职业,带有帮闲和助理的意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