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风雪依旧弥散,但是还没到日出的时间,但阴云压空,天色已是灰暗。而因为是贾政的命令,风雪、灰暗是挡忍不住伴鹤的脚步的,伸出手一遮僕帽,伴鹤投进了风雪之中……毕竟伴鹤这时的心情但是有些忐忑不安的!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也是偶尔会从贾政的书房里拿些茶叶、宣伸手一遮僕帽,伴鹤投进了风雪之中……。...

外面风雪依然弥漫,虽然还没到日落的时间,但阴云压空,天色已是灰暗。而因为是贾政的命令,风雪、灰暗是挡不住伴鹤的脚步的,

伸手一遮僕帽,伴鹤投进了风雪之中……

当然伴鹤此时的心情还是有些忐忑的!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也是偶尔从贾政的书房里拿些茶叶、宣纸什么的,有时也拿几本落尘的书卷……而从李桂让王荣和赵若华开口的本领来看,伴鹤觉得李桂把他的内裤都能扒下来,要是真想出力,他这些小外快肯定是没了……

“这坏娘们惹谁不好,偏偏惹他!”

心里愤懑着,下一刻他就感觉到碰到了什么东西,随即就听‘咕咚’一声,伴鹤瞩目一看,原来是邢夫人跟前的粗使丫鬟,好像叫绣娘什么的。此时已被他撞倒在地,好在食盒没受损。

“对不起,风雪眯眼。”伴鹤一边说着,一边弯身去扶。

而绣娘一边起身,一边忍着怒气,说道:“干什么去,屁股着火了,这么急毛火燎的!”

“这些娘们,就是嘴大舌长……”

心里嘀咕着,伴鹤也没时间和她斗嘴,匆匆说道:“老爷让我去喊李桂,还真是屁股着火了!”

说着顶着风雪,伴鹤匆匆走了。

“老爷找李桂?”

闻言刹那间绣娘想起晚间的传闻——周瑞家的为了挤兑李桂,找上了王夫人。随即她就想起了她谎报碎了的汝窑碗碟……

“这坏娘们!”

断人财路,如要人命!绣娘咬牙切齿的狠狠的骂了句。此时她没有怨恨李桂,只是怨恨周瑞家的,同时觉得李桂有些无辜——毕竟这么被人挤兑着!

……

而当伴鹤到了二门时,刘婆子和两个婆子正好在屋里烤着炉火,敞着门赏雪。而刘婆子是经常从伴鹤那里打探荣国府上层的动静的,因此看到伴鹤,刘婆子,立刻站了起来,圆圆的脸上满含笑容,关心的说道:“伴鹤干什么去?这么冷的天,进来烤烤火。”

“不烤了……”伴鹤一边走,一边回道:“老爷让我喊李桂去。”

“喊李桂干什么?”刘婆子一动问道,同时心里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

“还不是周瑞家的找麻烦!”风雪中,伴鹤抛来了一句。

刘婆子的感觉很准……但听到这句话时笑容却立刻僵在了脸上。

……

伴鹤到李桂的小院时,李桂的屋子里炭火正红,春杏也正送来晚饭,晴雯正和她一起从食盒里往外端菜肴,李桂则正在洗手。

“大秀才、大秀才……”

当伴鹤的声音在门口响起的时候,李桂闻声立刻一愣:“他来干什么?”

而晴雯与春杏闻声也是一愣,但随即晴雯就反映了过来,一边应着:“来了来了。”以便匆匆跑去开了门。

当李桂擦完手,来到堂屋的时候,伴鹤和晴雯已经进来了。最近一点时间和伴鹤想处甚多,也变得更加熟稔,随即李桂看着伴鹤僕帽上的白雪,笑问道:“什么事这么急,这大雪天的?”

而因为熟稔,伴鹤的回话也变得随意,一边草草作了个揖,一边带这些闷气回道:“还不是因为周瑞家的事,老爷让你过去,咱们快走吧,老爷在夫人那里等着呢!”

“居然捅到贾政那里去了!”

李桂还没想到周瑞家的会如此卖力!闻言李桂心里暗暗笑了——火候已到!

这时晴雯已经从里屋拿来了灰狐皮的大氅!

灰狐皮大氅在当时并不是什么名贵之物,因为那个时代皮毛易得,大多数人御寒依然用动物的皮毛,至于棉,产量低,倒是上等之物。

而李桂和伴鹤刚刚跨过门槛,晴雯已经拿过一把油纸伞,跑了过来,然后撑开伞,把伴鹤落在了外面。李桂清楚晴雯好动的性子,估计也是有些不放心,心里微微煦暖着,没有言语。

伴鹤:“……”

风雪交晦中,走了一段路,到了二门前的拐角处时,伴鹤禁不住一探头,小眼嘘嘘的问道:“大秀才,我想问你一句,不知当不当讲?”

“怎么客气了,有话说就是!”李桂随意答道。

“我想问你,你想到防盗的法子没?”

说着伴鹤禁不住再次窥视了李桂一眼,而这个问题其实也是晴雯想知道的,闻言,她抬起了鹅颈……

李桂早已猜出伴鹤问的事这个问题,而这个时候他还是不能说的,于是继续含混的回道:“有了一点小想法。”

“额。”

伴鹤闻言应了声,但脑袋里却陡然产生了很多迷雾:这小想法是什么想法,有多小,会不会影响到他的宣纸、古书,这小想法会不会对李桂来讲是小的,而对他们却很大……

但李桂这样回答,他也不能再继续问下去,只能再次满含疑惑的瞥了李桂一眼。

至于晴雯,再次听到这样含混的答案,她真的想去扭李桂的耳朵。

……

而当李桂一行人经过二门时,刘婆子小小的门房里已经满满一屋子人!看见李桂进来,本来叽叽喳喳议论的场面立刻变得鸦雀无声!

而后刘婆子就三步两步跑了出来,到了李桂跟前,深深的曲身唱了个诺,笑道:“大秀才来了。”说话时她胖脸上的笑容更加甜蜜,神态也更加恭谨。

李桂知道这些人没什么事情,这样的态度其根本是怕得罪了他,只能安抚,随意笑了笑,‘嗯’了一身,抬步而去。

他清楚这样的不在意,更能化解刘婆子这类人的担忧之心。

当到了王夫人的三间大屋时,里面已是灯火恢弘,随后伴鹤快走了几步,上前禀报,俄而就跑了出来,对着李桂招了招手。

李桂上阶,到了门口就看到贾政一身青色便袍坐在中堂最上面右侧的、垫着银红撒花椅搭的黄花梨太师椅子上,王夫人则坐在左侧,金钏儿、银钏儿等四个大丫鬟,红锦衣,翠锦裙分别站在两侧,再往两边则是一对梅花式洋漆高几,上面摆放着茗碗瓶花。

“这倒和书上说的一样!”

心中嘀咕着,李桂跨门而入,走到贾政面前,抱拳作揖道:“侄儿参见伯父、伯母。”

此时的贾政对李桂已是满意之极,即使王夫人话里的意思是李桂有推脱之意,他心里却已主动给李桂找了推脱的理由,比如此事重大,或许他正细细思量,或许是天气的缘故,大冷天的冻住了脑袋。

因此闻声立刻笑道:“不必多礼,起来吧,且坐那里。”

说着贾政往东侧上首的椅子上一指。

感谢乾元乐善、斗烧、脱离低级趣味、不想成年男性、临风揽月、跨步戈、码帝等的额打赏,感谢各位的投票。

看了评论,不要急,主角会发展的,这只是在铺垫,根基不牢、地动山摇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438)

我要评论
  • 他的星&他要是

    而是贾宝玉的长随又是他与寻常仆役的另一个不同点,贾宝玉可是荣国府星光之所聚,借他的星光,他也是很引人注意的,他要是跑了,荣国府肯定不会毫无波澜……

  • 狲散中&隐约提

    而至于逃脱既定命运,不当树倒猢狲散中的猢狲的方法,在《红楼梦》里也隐约提到了,这个方法就是赖家的方法。

  • 是赖家&府变肯

    这句话反过来的意思是赖家越是富贵,那么荣国府变肯定越是繁华!

  • 喃了句&个摆脱

    李桂在心里喃喃了句,随即心里想到另一个摆脱既定命运的办法,那就是延续荣国府的荣华,荣国府不倒,他自然不倒。

  • 害人,&运一目

    但是曹公还是用隐喻的笔法给出了李贵的命运,民间谚语桃养人、杏害人,李子树下埋死人,而贵谐音为鬼,因此李贵的命运一目了然。

  • 现在的&资产,

    而即使没有人认出那又如何!以他现在的年龄、资产,无片瓦之屋,无立足之地……

  • 影晃动&影出现

    因此这个办法只是在李桂的脑海里一闪而过,而就在这时,月亮门花墙后人影晃动,一个纤巧婀娜的丽影出现在了月亮门边。

  • 官,还&。

    同时李桂还明白荣国府之所以助赖尚荣为官,还有荣国府,或者说贾政为名的缘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