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之计关键在于晨,和所有的日子像,早晨与上午的忙绿后,荣国府的上午整体是清闲的。而到了上午到时候,风声吹紧,天空里竟然飘下了雪花,这更让人起怠惰之心,上午一壶淡酒后,李桂直接上了床。迷迷糊糊之际,李桂听见晴雯说:“我回去了,丰儿找我帮她迷迷糊糊之际,李桂听到晴雯说:“我出去了,丰儿找我帮她缝两针。”。...

一日之计在于晨,和所有的日子一样,早上与中午的忙碌之后,荣国府的下午整体是闲散的。而到了中午到时候,风声吹紧,天空里居然飘起了雪花,这更让人起懒惰之心,中午一壶淡酒之后,李桂直接上了床。

迷迷糊糊之际,李桂听到晴雯说:“我出去了,丰儿找我帮她缝两针。”

因为针线活好,园子里丫鬟仆妇绣花、绣草的,在最紧要传神处,总要请晴雯缝上两针,这在以前就是寻常事,每天晴雯总要进内宅一两趟,前几天换季的时候甚至三四趟!

而现在李桂利用的倒是这一点,利用晴雯去内宅的机会去查看周瑞家的动态,以及内宅里整体的动态,把握出击的时机,可以这么说,在周瑞家的开口的那一刻,李桂的反击已经开始了!

不动而动,李桂朦朦胧胧着‘嗯’了一声,而后又听晴雯继续说道:“别忘了添炭,熄了炉火。”

李桂再次‘嗯’了一声。

……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李桂才醒来,伸了个懒腰,只觉得神清气爽,然后穿鞋、披衣、又洗了把脸,最后倒了水,泼水之际只见外面已经是风雪迷离……

添了炭,然后拿起《大学》,接着昨天背诵完的地方,继续背诵。

而没过一会儿,外面脚步声响起,随即门‘吱’的一声开了,下一刻晴雯出现在了门口,灰狐外氅的上面满是雪花,随后晴雯就一边脱下大氅,一边‘咯咯’的笑道:“可笑死我了,那周瑞家的还向我打听你做什么,被我怼了一顿。”

李桂要的就是这些动态,笑问道:“你是怎么怼的?“

“咯咯”

晴雯继续笑了声,这才说道:“我说你能干什么,有种人真坏,硬把你往火里推,你在使劲想办法往外跳。咯咯,周瑞家的被我骂的脸都绿了。”

这个说辞倒是李桂需要的,只是晴雯这脾气,李桂摇了摇头笑道:“你还真是块爆炭。”

晴雯在内宅时就被袭人等人称为爆炭,她没想到李桂也会这么说她,“你也……”闻言她本能的像打袭人那样扬起了雪臂,但扬起之时突然又觉得不妥,于是收了回来,但杏眸且轻轻一斜,美目流盼,转眼间笑颜如花,婀娜的身子往李桂身边一凑,狐狸似的小声笑道:“李桂,你想个法子,治治她,让她猖狂。”

看晴雯这样上心的样子,李桂觉得要是隐瞒的紧了,以后晴雯可能会埋怨他,让两人之间的关系疏离,“或许该向她透露一点,让她安心。”微微想了想,李桂随即笑道:“已在进行中。”

“已在进行中?”

闻言,晴雯雪颔一缩,疑惑地反问了声,随即又诧异的问道:“我怎么没看到呢?”

李桂微微一笑,说道:“到时你就知道了,你只管去宅子里就是了。”

晴雯:“……”

最后,看着低头背书的李桂,晴雯只能再次狠狠地瞅了李桂一眼,然后端起了针线箩筐,缝了两针,衣服缝完,无所事事之下,晴雯拿起抹布擦起了书桌,中间,不知是什么原因,可能是对书本的敬畏,也可能是因为李桂的表现——她以为李桂之所以能如此,都是从书上学来的。当然从某个角度来讲也对。晴雯突然停了下来,仔细的看向了李桂常常翻看的《说文解字》,一副虔诚的样子。

耳边没了杂声,李桂倒是有些不习惯了,他本能的向晴雯的方向扭了扭头,晴雯的那副虔诚的神态立刻落入了李桂的眼中。

李桂心里一动,突然想起《红楼梦》里香菱学诗的故事来,觉得晴雯这样的美女居然不认识字,实在是缺憾,而她又有大把的时间,于是笑道:“你可愿学?”

还是那就话,读书习字在封建社会不是人人都有的机会,而对于女子来讲,更是难得,能识字的女子大多是诗书门第的大家小姐,豪门勋贵之家的小姐都不一定识字,比如王熙凤出自王家,但她就不识字。

“你,你教我吗?”

闻言晴雯蓦然转首,转首之间雪颜上已是艳光濛濛、容光慑人。

“嗯,平时习两个字也是好的。”

李桂一愣,随即回道。他也只是想让晴雯认识两个字,他不能否认,在这个社会,女子读书确实没什么前途。

“那好,你教我。”刹那间雀跃之色飞上了晴雯的脸颊,眸中涟漪升起,到处尽是柔波……

……

大雪弥漫了天地,李桂也就窝在了院子里,读读书,教晴雯习两个字,而因为习字,晴雯不再主动去内宅里,但这样一来,请她去内宅的却多了起来。

晴雯的性格里有热情的一面,人找她帮忙一般都会拒绝……如此一来,内宅的消息也源源不断的通过晴雯传到了李桂的耳朵里……

周瑞家的还真是上心,也可能是在晴雯那里又添了堵,第三天就跑到王熙凤那里去了,询问他想出法子了没有。得知他没来时,便在王熙凤跟前说他忘恩负义、不肯出力。而同样的随后府里的人也议论开了,特别是几个年纪大的婆子,只差没啐到周瑞家的脸上。

而不知为何,可能是人受的压力越大,反弹力也就越大,周瑞家的收到了众仆的压力……而也可能是因为时间越长,周瑞家的越发肯定李桂没有法子,至少是不敢出法子,也是急于让李桂低头难堪,她也好摆脱压力,第六天周瑞家的又去了王熙凤那里,在再次得知李桂还是没来时,周瑞家的居然找到了王夫人,然后巴拉巴拉的说了一通,主要还是说李桂不肯出力。

虽然她本意是想借王夫人之力,让李桂尽快低头,但她的这种行为直接让荣国府内外炸开了锅——他们很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但很怕周瑞家的把李桂惹急了,要是李桂真献出法子,他们就要受到李桂和周家之争的池鱼之殃了!

而王夫人的背后是贾政,如果贾政说话……而贾政极有可能说话,因为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陪房……这年还能不能好好过了!

因此在这天,也就是十二月初九的晚上,在周瑞家的到王夫人那里去的消息传出去之后,众仆的心也甭到了极致,即使赖大都坐不住了,找了周瑞,要他劝他媳妇收敛。

其实赖大这早已知道这事,初时李桂的推辞让他安心,但随后周瑞家的的步步紧逼又让他的心提了起来,不过这事他也不好过问,问了,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只是现在感觉周瑞家的做的实在有点过了,他才迫不得已出面!

而池鱼对城门之火的反应总是慢的,当赖大想劝阻时一切已经晚了,傍晚贾政回府后,王夫人还是把王熙凤请李桂帮忙,李桂答应,但至今没有声息的事情告诉了贾政。

而金瓶之事还没过去几天,这种事越想就越会让人后怕,贾政心中余辜犹巨,因此闻言直接吩咐伴鹤去找李桂。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298)

我要评论
  • 实在意&上层!

    荣国府是很在意名声的。其实在意名声的不仅仅是荣国府,而是整个上层!

  • 惨的,&,没受

    《红楼梦》里荣宁二府出场露脸的人物几乎下场都是悲惨的,但是在荣宁二府的败落中赖家却飞黄腾达,赖尚荣稳稳当当的做着官,没受任何影响……

  • 要是平&儿,也

    当然,要是平常的奴仆跑了,或许荣国府不会兴师动众,但是李贵的身份不同,首先他是家生子儿,也就是说他父母以前都是荣国府的仆役。

  • 多的无&奈。无

    只是这一声叹息也饱含了很多的无奈。无奈,既是因为现在的身份,也是因为未来的命运……

  • 喃了句&就是延

    李桂在心里喃喃了句,随即心里想到另一个摆脱既定命运的办法,那就是延续荣国府的荣华,荣国府不倒,他自然不倒。

  • 同时李&。

    同时李桂还明白荣国府之所以助赖尚荣为官,还有荣国府,或者说贾政为名的缘故。

  • 规矩,&区别就

    这个道理贾母很懂!因此荣国府里有两种现象特别明显,一是规矩,这个不用多谈,从贾宝玉与贾政的关系,贾宝玉与贾环待遇的区别就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