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此同时,薛姨妈的两间小屋里,薛姨妈坐于在正堂中间的黑漆弹墨太师椅上,琥珀在跟前侍侯着,邢夫人、王夫人、王熙凤、贾宝玉、三春、和林黛玉、薛姨娘、薛宝钗等或坐在平椅上,或坐在锦墩上,济济一堂。但与往年的欢声笑语相同的是,此时的场面极其被压抑、冷冷清清但与以往的欢声笑语不同的是,此时的场面异常压抑、冷清,即使是王熙凤也没了调和气氛的心思!。...

于此同时,贾母的两间小屋里,贾母端坐在正堂中间的黑漆弹墨太师椅上,琥珀在跟前侍候着,邢夫人、王夫人、王熙凤、贾宝玉、三春、以及林黛玉、薛姨娘、薛宝钗等或坐在平椅上,或坐在锦墩上,济济一堂。

但与以往的欢声笑语不同的是,此时的场面异常压抑、冷清,即使是王熙凤也没了调和气氛的心思!

而就在这种沉闷里,依在门口的鹦鹉突然扭头向屋里说了声:“鸳鸯姐姐回来了。”

鸳鸯是贾母派去查询消息的,一直没回,也因此贾母等人心焦,因此闻声所有人都把头探向了门口。

俄而鸳鸯进了屋,鹅卵脸蛋上带着难以掩抑的津津笑意。看到鸳鸯脸上的笑意,众人心中都是稍定,随即不等鸳鸯行礼,贾母便急匆匆的问道:“李桂怎么样?他俩招了?”

贾母等人已经知道了周兴举荐李桂的事情,是鸳鸯派人传的信。不过此时谁处理这件事情,对屋子里所有人来讲,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把金瓶找回来!

说话之时贾母花白的头颅不由自主的探向了鸳鸯——事关重大,她太想知道肯定的答案。

而众人何尝不是如此,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鸳鸯。

而众人中只有贾宝玉心情与众不同,看到鸳鸯脸上的津津笑意之时,他的心猛的‘咯噔’了一下。

这时鸳鸯已经一边行礼,一边笑道:“回老祖宗,他俩招了。”

“哦……”“哦……”“哦……”

闻言众人只觉的身上的压力一下子消失了,陡然轻松之下,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本来发僵的身体一下子变得活泛,笑意涌上了脸庞。

当然众人之中贾宝玉心情特殊些,一方面宝物失而复得,府上化危为安,他心里本能的高兴,但是想到此事是李桂所为,他的心里又莫名的有股子憋气!

这股子憋气在平时他极有可能发作出来,哭泣、打滚、摔玉什么的,只是在此情此景之下,他却不能,更不敢,只能憋着,然后觉得更加憋气。

而贾母此时也没注意到贾宝玉的小脾气,其实即使注意到此时她也会选择忽略!

脸上如层菊绽放,随即贾母笑道:“李桂这孩子……他俩是怎么说的,金瓶找到了吗?”

“回老祖宗,他俩怎么说的婢子还没打探清楚,只不过李桂和林总管、伴鹤他们已经带着那二人去取了,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政老爷已经吩咐厨里准备设宴了。”鸳鸯继续笑道。

“哦……”“哦……”……

听鸳鸯这么一说,众人的心再次一松,喝茶的喝茶,如厕的如厕,恭喜的恭喜,议论的议论,场面再一次活泛了起来。

“李桂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一回就成了,早知道早让他去了,也不用咱们在这提心吊胆的。”贾母如厕时,王熙凤端着茶盏,轻抹着茶盏上的茶叶第一个开了口。

她很喜欢说这些笼络人心的场面话,也很喜欢掌控,只是今天说这样的话时她的美丽的丹凤眼里若有所思——她真没想到李桂这样的手段!而窃贼一直是她治家的弱项!

特别是在冬季,这个窃贼的多发季节,每一天都考验着她掌家的能力!而现在又出了那么大的篓子!

“是啊!没想到他还有这个能耐,也不知他是怎么让那两个开口的?”随即邢夫人说道。

“对呀,林之孝审了半天。”

“回头问问不就行了。”

……

随后顺着话茬众人纷纷议论了起来,甚至贾母也参与了讨论。

这其实是人之常情,惊魂已定之后往往好奇心起,而且往往越是惊魂便越是好奇!

李桂是怎么撬开王荣和赵若华嘴巴的,这个问题此时像是有着无数魔法的变化,吸引着她们,即使贾宝玉也不例外。

而薛宝钗也是心思浮动,她不仅仅对李桂的方法好奇,对李桂本人也起了兴趣,毕竟她家的铺子处处皆是窃贼,都快把她家偷空了!

“这个人或许……有办法。”议论声中,一点亮光在薛宝钗漆黑如墨的眸子里亮了起来。

如此议论纷纷着,已经扯到了李桂、王荣、赵若华血脉的来龙去脉,而就在这时,院子里传来了粗重的脚步声,笼中鹦鹉的惊叫声,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众人立刻噤声,齐齐望向了门口。

而在下一刻门槛处就响起了刘婆子暴雷似的声音:“老祖宗,政老爷传话来了……”

“进来。”屋子里贾母闻言,立刻欠着身子,缠微微的说道。

而下一刻众人就见刘婆子像一股风似得跑了进来,一边行礼,一边欢天喜地道:“老祖宗,政老爷派贾福传话说金瓶已经找到了,回府了。”

“吁……”“吁……”……

众人刚才心里还是有一些小担心的,毕竟开了口还不能完全等于金瓶归来,但现在……众人终于可以将心中那块大石完完全全放下,都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随后,贾母以及王夫人便双手合什,低头虔诚的、小声的念道:“南无阿弥陀佛,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

她们两个虔诚礼佛,众人不敢打扰,直到贾母说完要送佛三十斤香油之后,王熙凤瞪着一双丹凤眼,向刘婆子问道:“他们是藏在哪里了?贾福可说了?”

闻言众人再次将目光投向了刘婆子,刘婆子胖胖的圆眼一睁,带着些憎恶之色说道:“回二奶奶,贾福说了,王荣和赵若华两人当真狡猾,他俩居然把东西一个藏在西巷口的柳树洞里,一个藏在棋盘街动东边的护城河桥下,要不是他们说,真难找到!”

众人闻言,后怕不已,随即薛姨娘向贾母笑道:“这真是菩萨保佑,好在找到了。”

贾母再次掂起了佛珠,念道:“菩萨保佑。”

随即就问道:“他们三个可回来了?”

“回老祖宗,听贾福说他们三个去送王荣和赵若华出城了,还没回来。”

“哦……”贾母摆了摆手,示意刘婆子退下。

……

只是夜影初上,太阳还没完全落山,贾母的屋子里就散发出晕红的烛光,烛光犹如通红的炭火,刺破了冬夜的寒意,温暖了世间的人心。

屋子里王夫人、邢夫人、王熙凤、三春、林黛玉、薛姨妈等人一个都没退去。和贾政一样,贾母也设宴留客,以慰惊魂。

而众人其实也有着一探究竟的小心思——她们清楚贾政一定会派人详细向贾母禀告事情的内幕,以解贾母之心迷、心忧。

这是孝道!也是贾政最重视的道!

即使是贾宝玉胸中有一股闷气,他也想一探究竟,甚至比别人更想!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80)

我要评论
  • &帝的近

    也因此豪门勋贵更需要好的名声,他们毕竟是皇帝的近臣、宠臣,他们有了好名能给皇帝的名声锦上添花。

  • &具体交

    《红楼梦》里并没有具体交代李贵的命运,这是因为李贵在《红楼梦》里只是一个小人物的缘故。

  • 者说贾&的缘故

    同时李桂还明白荣国府之所以助赖尚荣为官,还有荣国府,或者说贾政为名的缘故。

  • 尚荣,&所想得

    放了赖尚荣,助赖尚荣为官,可以使荣国府得到‘宽仁、厚道’的名声,这个名声是荣国府,也是贾政所想得到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