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膀大腰圆的护院依言而行,拖动之际,李桂才意外发现抬走的是王荣。而待两个护院出之时,李桂盼咐道:“把那门关上门,你们先到外面去。”六个护院闻言鱼贯而入回去了,伴鹤随后问着:“我俩?”……“你俩随便做是。”李桂笑了笑,自己先径自到东侧的平椅上坐定六个护院闻言鱼贯出去了,伴鹤随即问道:“我俩?”……。...

两个膀大腰圆的护院依言而行,拖拽之际,李桂才发现抬走的是王荣。而待两个护院出来之时,李桂吩咐道:“把那门关上,你们先到外面去。”

六个护院闻言鱼贯出去了,伴鹤随即问道:“我俩?”……

“你俩随便做就是。”李桂笑了笑,自己先径直到东侧的平椅上坐下。

伴鹤和林之孝没想到李桂自己居然先坐上了,这不是来撬口子的吗!“这搞得哪一出?”两人疑疑惑惑的互相看了一眼,带着快到喉咙眼的好奇心,分别坐在了平椅和长凳上。

而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在李桂让两个护院把王荣抬到另一间屋子里的时候,他已经是在动手了!

这是因为所谓的攻守同盟实际上是一种互相制约的关系,而这种制约的关系在两个或几个在一起时力量最大,因为这样可以互相监督。而如果要是把两个或几个在地理上分开,失去了互相监督的力量,攻守同盟就会弱化。

而李桂之所以坐在椅子上,实际上是一种心理策略,长时间的等待会让他们冷静,然后想到后果他们会不由自主的害怕,那时才好实行下一步的策略。

伴鹤和林之孝当然不懂这些,在这种情况下,李桂也不可能向他们解释,因此,随着时间的流逝两个如坐针毡……而大约过了两刻钟,李桂看到赵若华的身子抽搐了一下,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两个也该冷静够了,于是李桂站了起来,把赵若华扶起,靠在了用来打板子的长凳边,然后撩开了赵若华散在前额的乱发,温声道:“赵大哥还能认出我否?”

赵若华目光呆滞,并不言语。

而李桂也不在意,继续说道:“没想到这大哥居然会做这等事……你和王荣之事伯父已经交给我处理,你是知道的,你们所窃之物乃御赐之物,对荣国府特别重要,不容有失!因此兄弟决定你和王大哥谁先说出来,我保他身家性命周全!赵大哥你仔细想想,如果信得过我的话,就请快些说出来。”

这时伴鹤和林之孝都在侧耳倾听着……而实际上保他俩身家性命周全这样的话林之孝也曾经说过,这也是贾政等不报官的原因,只是林之孝没想到让他俩竞争,因此听到‘谁先’这两个字,再联想到刚才李桂把王荣和赵若华分开,林之孝脑海里一亮,像是被灌了醍醐之光,不由得轻轻‘额’了一声,抬头轻轻的看向了李桂。

而伴鹤也是如此,不过他年轻些,看向李桂的眼睛睁的圆圆的!

而李桂说完并不等赵若华回答,转身往东间走去,打开门,看着已经靠在墙边的王荣,以前略显坚毅的面庞已经破破烂烂,血迹斑斑,叹了口气,李桂说道:“王大哥没想到你居然做出这等事……”

第一句话是必须的说的,这句话是定性,也是压力!说完之后,李桂关上门,直接走到了演武堂院里。

剩下的事情就是静静等待了,而且可能用不了多长时间,因为人皆有求生之心,因为彼此不知道对方的情况,在这个时间里王荣和赵若华会互相狐疑对方会先说出来。

当然最终决定王荣和赵若华说不说的,还在于两人对他的信任程度,这也是林之孝在怎么说包他们身家性命没事,他们两个也不说的另一层原因,毕竟说这话时他俩正挨着板子,已对林之孝产生了不信任。而林之孝的品级也不够。

一句话现在关键看人品!王荣和赵若华对他人品的承认程度!

……

李桂出了门之后,伴鹤和林之孝也立刻出来了,他们现在已经清楚了李桂的方法,心里只觉得巧妙难言,心里更是期盼,伴鹤毕竟年幼,过了大约一刻钟,忍不住向李桂问道:“大秀才你说……他们会不会说?”

对于会不会说,李桂心里其实有九层的把握,但还有一层没有把握,因此回道:“应该会吧!”

又大约过了一刻钟,伴鹤还是沉不住气,忍不住走到了门前,想从门缝里看看里面的动静,而就在这时,王荣虚弱的声音从东屋传了过来:“李桂……”

“啊……”林之孝和伴鹤几乎同时向李桂望去,转头间喜色已经布满了他们的脸庞。

李桂也笑了,他也觉的应该是王荣先说,毕竟王荣跟在他身边那么久,对他应该信任的,要是不说,那他真该买块豆腐撞一撞了……

李桂开门而入……

而赵若华一直注意着东屋的动静的,闻言立刻急了,嘶吼道:“我说,我也说。”

“额……”

这下伴鹤和林之孝乱了!

……

也是同时,瑞萱堂的气氛比刚才更加凝重了,贾政甚至站了起来,来回踱步。和贾赦、贾珍等单纯的焦躁不同,他在焦躁中还有些担心,担心李桂撬不开口,坏了名声——他是最在意名声的了!

而贾政都这样,贾珍、贾琏等更是不堪,贾珍不时的啧巴着肥肥的嘴巴,好像很干渴的样子,虽然他已经喝了不知道多少杯茶,而贾琏则是在椅子上东挪挪、西扭扭——有贾赦在,他不敢太过放荡形骸。

至于贾赦,坐在椅子上的躯体已经萎缩了一半。

“玲珑,你去看看。”终于贾珍忍受不住,肥胖的身躯一下站起,喝道。

而他话音刚落,堂外就传来了玲珑的声音:“是,咦,伴鹤回来了。”

“唰!”“唰!”“唰!”……

闻言,贾赦、贾琏、贾荣身子都‘腾’的一下坐起,贾政更是一下子抢向了门外,同时匆匆问道:“伴鹤,怎么样了?”

“说……呼呼……说了,都……说了……”

闻声伴鹤一边跑着,一边喘息着回道。

“哦……”“哦……”……

下一刻惊喜之色齐齐的降在了贾政、贾赦、贾珍、贾琏以及贾蓉的脸上,贾政更是胡须抖动,显然高兴之极,而这时伴鹤已经跑进堂来,一边作揖,一边匆匆说道:“回……老爷,王……荣和赵若华……都招了,林总管怕事情有变,已经带着二人去寻找丢失之物,李桂因有言在先,只要他们说就放他们走,他们两个一定要李桂陪着。”

“好,快快快……”

贾政闻言抚须而笑,口中不明所以的安排着。

贾琏倒是机灵,大声说道:“快派些人跟去,别出什么岔子。”

台阶下晴雯一直探头倾听着,伴鹤结结巴巴的声音却让她的心没由来的雀跃,伴鹤说完时她的一双眸子已清亮如朗星。

感谢书院十八楼、九姨、大排、恍若南柯一梦、锦鲤杨。烈焰等诸位大佬的打赏,也感谢诸位大佬的飘飘,同时感谢淡紫的烟、桐裳山人等捉虫大师,哎,百密终有一疏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98)

我要评论
  • ,这样&,未来

    而此时距离贾家败落也不过三五年的观景,这样的命运,未来这样的短促,也让李桂不得不感叹时光之匆匆,韶华之易逝。

  • 只是在&李桂的

    因此这个办法只是在李桂的脑海里一闪而过,而就在这时,月亮门花墙后人影晃动,一个纤巧婀娜的丽影出现在了月亮门边。

  • 得这具&尚荣差

    而至于各自的因素,李桂觉得这具躯体的条件并不比赖尚荣差多少!

  • 雨村谋&信,而

    同时书中还有一个暗示,为了给贾雨村谋官职,林如海是给贾政写的信,而不是贾赦!

  • &,初来

    至于该怎么办,初来想到这一点时,李桂本能的想逃出荣国府,但随后一想,这实在是个下下之策。

  • ,林黛&玉进府

    第二种现象就是优待奴仆,用冷子兴的话讲是主仆上下安享尊荣,王熙凤也说过咱家只有进人的,林黛玉进府见丫鬟仆役所穿皆是绫罗绸缎也能显示出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