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却一个阴天,很重的铅云压在光秃秃的树干上,给人很被压抑的感觉,而可能会是所以出什么事的缘故,仆役们怕触霉头,都谨慎小心了些,往昔人迹最常见的青砖道上空无一人,这更平添了肃杀之气的气氛。虽然当快到瑞萱堂时,不不经意之间李桂看见花墙后偶尔会会有一双很明亮的眼睛但是当快到瑞萱堂时,不经意之间李桂看到花墙后偶尔会有一双明亮的眼睛。。...

今天却是一个阴天,很重的铅云压在光秃秃的树干上,给人很压抑的感觉,而可能是因为出了事的缘故,仆役们怕触霉头,都谨慎了些,往日人迹常见的青砖道上空无一人,这更增添了肃杀的气氛。

但是当快到瑞萱堂时,不经意之间李桂看到花墙后偶尔会有一双明亮的眼睛。

“……这两个已经被林总管打晕过两次了,泼了两次水,好话孬话说尽,但他俩就是不说!几位爷等的都起烟了……”

知道贾政很喜爱李桂,一路上,伴鹤将他所知道的情况,一五一十,合盘托出。

而当他说完之时,他们三个也到了瑞宣堂的台阶下。这时周兴已经走了。随即伴鹤上台通报,俄而,伴鹤向李桂招了招手,李桂拾阶而上……

到了门槛,李桂便感觉到了瑞萱堂里气氛的凝重,随后他向贾赦、贾政、贾珍等环作了一揖。

李桂自幼在荣国府长大,贾赦、贾琏、贾珍等都对他熟悉的很,因此纵然李桂做了秀才,又写出名篇,但在他们心里也寻常的狠——他们又不喜诗篇,只喜欢女人、银子、玩乐,而一个秀才的功名在他们眼里也没什么!

而实际上他们对李桂不仅不在乎,甚至还有些厌烦——他们虽然明白王荣、赵若华既有此心,早晚会下手,但还是觉得是李桂讲故事然后让众仆松懈,这才给了王荣、赵若华两人可趁之机。不过看在贾政的面子上,他们不好发作,因此只是随意的一挥手。

而贾政见了李桂,本来凝重的脸色倒是松弛了下来,待李桂行礼毕,捋须和颜道:“伴鹤可与你说了,你可有法子?”

如何让王荣和赵若华开口,找回丢失的东西,在路上李桂已经想过,想让他俩开口,或一个开口,关键在于如何打破他们所订的攻守同盟。

而对于如何攻破攻守同盟,李桂是有经验的……

前世当副校长检查纪律时,严厉了些,得罪人几个调皮捣蛋的学生,几个学生便扎他的车胎,令他气恼的是他明知是那几个调皮捣蛋的学生干的,但那几个学生却矢口不认,作为老师他又不能臆断,因此毫无办法。但是他又不能助长学生的这种歪风邪气,后来多方请教、打听,找到了在刑警队的高中同学,为了祖国的花朵不长成歪脖子树,那同学很积极的交给了他一个简单的现代刑侦学法子,还说义不容辞,然后他的车胎就不被扎了。

至于这事要不要做,李桂认为是必须的,即使不从报答贾政的角度,为未来考虑,这件事情既然落在他头上了,他也是要做的。

原因主要还是名声。

李桂清楚《红楼》背后的掌控者,以后身登大宝者,那位爷是位实干家,喜欢的是处理问题的能力,也就是办事的能力,而李桂觉得以后极有可能要抱那位的大腿。

因此他为人上可以低调,但做事上却不可以一概低调,具体到事上,风花雪月之事可以低调,因为这种事情增长的只是虚名,还容易得罪人,而对于这件事,则不能低调,不然肯定会落下一个百无一用是书生的名声,而无能的名声肯定会被周兴大肆宣扬,这要是传到那位的耳朵里,以后别说抱大腿,脚后跟也有可能搂不着!

从这个角度分析也可以说,周兴真的击中了李桂的软肋!

当然如果不做在心里李桂也觉得对不起贾政。

因此微微一思索,李桂向贾政拱手说道:“回伯父,在路上我倒想到了一个法子,或许可行,只是这两人需交给我全权处理。”

贾政对李桂是了解的,知道他一项低调,低调包含着谨慎,而如今李桂居然这么说,好像有七八层把握,闻言,乍然之间贾政灰暗的心膛升起了一道亮光,身上层层的重压也仿佛去掉了一大半,他捋须微笑,就要说好。

而贾赦、贾珍等早已急不可耐……一两个仆役在他们眼里根本不重要,他们才不管王荣与赵若华的死活!因此不等贾政开口,贾赦、贾珍就几乎同声道:“快去,快去。”

而这时贾政也说道:“去吧,一切依你。”说着他站了起来……

他本想与李桂一起去的,但临行时又顾虑到自己的身份,于是停了下来,对门开喊道:“伴鹤你跟着一起去。”

……

下了台阶之后,李桂和伴鹤直奔演武堂……而在他俩刚出月亮门的时候,鸳鸯悄悄的走了过来——贾母等人也心焦,派她来探询消息的。看到晴雯,鸳鸯悄悄的走到跟前,小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

荣宁二府门第将衰实际山从演武堂就能看出来,本来为荣宁二府根本的演武堂周围杂木琳琅,显然很少有人过问,而演武堂西侧的兵器架也是古旧斑驳,兵器只剩下一个铁锤。李桂知道这玩意是不好偷出去才幸存……

“说不说,不说打死你!”

“我说你们两个,只要说了,我保证你俩没事。”

……

才到兵器架的旁边,李桂就听到演武堂里传来的护院的怒喝声以及林之孝无可奈何的诱-惑声。

“方向对了,细节不够!”心里念叨着,李桂继续往演武堂里面走去。

到了演武堂高高的门槛旁,脚步声把林之孝等人惊动,抬头见是李桂和伴鹤,林之孝灰衣仆帽,拍打着身体走了过来,然后匆匆抱拳,问道:“你们这是?”

“林大叔,我来一试,可能可以。”李桂回道。

“老爷让大秀才随意处理。”伴鹤在旁补充了句。

林之孝现在已经是黔驴技穷,而且心焦的要命,毕竟他知道这事的严重性,也知道贾赦、贾政等人正在等他的消息,因此闻言他丝毫没有被抢了饭碗的感觉,相反的心里却是没由来的一阵轻松!随他就笑道:“好,你来试试。”说着身子往东边一侧,列在了一旁。

李桂抬步而入,只见宽阔的演武堂的正中央、王荣和赵若华正面朝下、身朝北的趴着,黑色的仆衣已经被打得窝窝巴巴、破破烂烂,来之父母的长发更是凌乱不堪,不管是身上,还是头上都是血迹斑斑、水迹斑斑……

看到这里,李桂停了下来,心里有些恻然。但他清楚这就是千古以来有罪推论式的审讯方式的必然,所谓的有罪推论方式也就是假设你有罪,然后大板子打下去,得到证据……多少冤案由此产生。

当然也因为冤案让有罪推论的审讯方式过渡到了无罪推论方式,促进了新的审讯方法的产生。这是他的车胎被扎后学到的……

随后李桂向演武堂周围看去。演武堂是个空旷的大房子,约四五十平米,周围有些石锁、石杠铃、木凳等等,但在演武堂的东侧还是有一间小屋,李桂估计这是寻常贾演练功之后喝茶、休息用的。

随后,李桂随意向躺在东侧的指了指,说道:“把他抬到东屋去。”

这一步很重要,这是化解攻守同盟的第一步。

而这一步在伴鹤和林之孝看来和审讯没什么关系,好像是无用之举!但现在贾政已把这事交给了李桂,因此伴鹤和林之孝互相疑惑的看了一眼,随即林之孝一挥手,对身边的两个护院说道:“把他抬过去。”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347)

我要评论
  • 政这方&变的。

    在以上两个条件中,李桂清楚现在自己相比赖家,荣国府,或者说贾政这方面的因素是不变的。

  • 和荣国&赖家的

    而精明的赖嬷嬷为了更深的和荣国府捆梆,更是创造了一套理论——赖家的富贵都是来自于荣国府。

  • 家只有&,林黛

    第二种现象就是优待奴仆,用冷子兴的话讲是主仆上下安享尊荣,王熙凤也说过咱家只有进人的,林黛玉进府见丫鬟仆役所穿皆是绫罗绸缎也能显示出来。

  • 也是因&为未来

    只是这一声叹息也饱含了很多的无奈。无奈,既是因为现在的身份,也是因为未来的命运……

  • &了给贾

    同时书中还有一个暗示,为了给贾雨村谋官职,林如海是给贾政写的信,而不是贾赦!

  • 荣国府&下下之

    至于该怎么办,初来想到这一点时,李桂本能的想逃出荣国府,但随后一想,这实在是个下下之策。

  • &,那么

    因为如果他真的逃出荣国府,那么他就是逃奴,荣国府一定会追捕他的!

  • &易逝。

    而此时距离贾家败落也不过三五年的观景,这样的命运,未来这样的短促,也让李桂不得不感叹时光之匆匆,韶华之易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