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至于李桂本人,他内心深处已是急着跳出去荣国府这个坑,自然而然不想去探什么到底,看什么热闹的场面!便拿起来了书……如此过了很长一阵子,东方丹云起时,院子里脚步声响了,俄而,晴雯和春杏一同走了进去。随即晴雯边帮着春杏再打开了食盒,边地说:“府里昨晚招贼随后晴雯一边帮着春杏打开了食盒,一边说道:“府里昨夜招贼了,二奶奶刚才传下话来,说是政老爷严禁外传,谁要是外传了,家法侍候,打断腿!这事有些奇怪……”。...

而至于李桂本人,他内心深处已是急于跳出荣国府这个坑,自然不想去探什么究竟,看什么热闹!于是拿起了书……

如此过了很长一阵子,东方丹云起时,院子里脚步声响起,俄而,晴雯和春杏一起走了进来。

随后晴雯一边帮着春杏打开了食盒,一边说道:“府里昨夜招贼了,二奶奶刚才传下话来,说是政老爷严禁外传,谁要是外传了,家法侍候,打断腿!这事有些奇怪……”

说着晴雯脸上露出了思索之色。

李桂明白晴雯为什么会思索。荣国府偌大的家产被偷个东西太正常了,实际上荣国府的从上到下莫不偷者,上至贾琏,下至小厮,以前的李贵也曾干过这种事。

当然外来的盗贼《红楼梦》里也记载了两次,一次抢走了妙玉;一次是贾政扶灵回南京之时。

可以说盗贼是荣国府绕不过的坎!

而现在又是偷窃的大好时机,冬天天冷,人都猫在屋里,更何况后面修着园子,来去方便。

以前对于被盗这种事情,荣国府往往是不了了之,而现在却那么大的动静!

李桂估计这次被盗的东西一定很贵重,所以才那么大的动静。

而不只为何,李桂感觉这些盗贼很会选时机,偏偏选在他讲故事,众人松懈之时……

“家贼!”

想到这里,李桂脑海里猛然蹦出了这个词。

而这时晴雯已经凑到了他面前,神神秘秘的说道:“大秀才,你说府里是丢了什么东西?会不会是府里的人?”

会是什么东西其实《红楼梦》里写的很清楚,贾母死后,贾政扶灵回南京,路遇强盗,只因抢了御赐的东西,怕皇上知道了怪罪,贾政便不敢声张。由此可以推知这次被盗的东西一定是御赐之物。

但对于被盗这样的事情李桂既问不想问,更不想显摆自己的推论,而且在贾政下了禁令的情况下,他觉得与其说给晴雯听,不如不说,于是随意的摇了摇头。

晴雯之所以问李桂,主要是因为女孩子固有的熊熊的八卦之心,而李桂随意的摇头就像是一盆凉水……只能暗暗剜了李桂一眼。

吃过饭,收拾完毕,又给李桂捧上一杯水之后,晴雯对正在读书的李桂说道:“我再去看看。”

李桂颔首。

……

这一次晴雯去的时间比较长,一进屋,便一边收拾火炉,一边匆匆的对李桂说道:“你猜偷东西的是谁?”

这样神神秘秘的,李桂不由一怔,随即问道:“是谁?”

“王荣……”

“王荣!”

王荣现在是李桂的车夫,李桂万万没想到大盗就在身边!

但随即他就恍然大悟,王荣者‘亡’荣也,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曹公早已埋下伏笔,以后荣国府两次被抢,从名字上来看,肯定也和他脱不了干系。

而原来的李桂被杀也极有可能是他出手,或者他同伙出手!

想到身边一直整着一个炸弹,李桂心里冷汗沥沥而下。

而这时晴雯已经继续说道:“还有赵若华,没想到他两个是这样的人,我还坐过他们的车……”

说到这里,晴雯明亮的眼睛不由得一缩,一幅后怕又庆幸你样子,好像庆幸王荣或赵若华没把她拉走卖了!

“他们是怎么被发现的?”

王荣毕他跟前的人,事情也好像有可能牵扯到他,李桂起了些兴趣,趁着晴雯咽吐沫的时机问道。

晴雯依然快人快语:“我听伴鹤说是这样的,寅士二刻左右瑞萱堂的贾义起解,看到瑞宣堂大门微开着,他记得他明明锁好了的,于是急忙进去,却发现瑞萱堂已经被盗,于是他立刻找了赖爷爷和林总管,随即赖爷爷就去了五城兵马司,找了景田侯府的裘良,求他晚开些城门,而林总管则一边向政老爷报信,一边排查,很快就查到王蓉、赵若华连人带马车都府上,于是林总管急忙派人去四个城门口,却恰巧在西便门碰上王荣和赵若华正往胡同里窜,众人一拥而上把他们逮住。这次真是亏了贾义发现的早!不过,被盗的东西却被他们转移,他们两个也是硬汉,被打的稀烂,却抵死不说。”

说完可能是性格相近的原因,晴雯的眼里竟出现了一些钦佩的神色。

而听到这里李桂已经明白了事情的缘由,这两人一切的心里动机大概都是出于侥幸,先是侥幸能大发一笔!被捉后的抵死不说则是希望没有证据,能够侥幸逃脱,因为说出来,这罪名儿就实锤了。

同时李桂也清楚这事和自己真的没什么关系了,连‘助匪’的嫌疑也抹掉了很多,并且隐隐间有背后芒刺被拔出的轻松感,随意说了句‘财之一字,害人!’然后继续练字。

李桂想的不错,但是世间事情的发展往往会出其不意……

在晴雯向李桂叙说的时候,周瑞家的也一边给周兴上着药,一边叙说着发生的事情,最后嘴里骂骂咧咧着:“你这遭天瘟的,还和这些人一起耍子,以后被害了都不知道。这两个真真是凶悍,被打成那样都一声不吭!我再去看看去。”

涂完药,周瑞家的风风火火的一溜风去了。而周瑞家的去后,周兴却咬着牙,慢慢从床上挪了下来,满眼厉色,然后扶着腰,出了门,往瑞萱堂而去……

世上有一种懊恼可以锥心,那就是别人在前面吃肉,你跟在后面吃屎!

本来周兴已经对找李桂的麻烦不感兴趣了,在他的感觉里,李桂飞的太快、太高,和他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人了,他所有的方法对李桂也没了效果。

因此他虽然跟在李桂身后吃了屎,懊恼的锥心,但也无可奈何,可是听了他娘的话后,他却感觉来了机会,而锥心的懊恼以及所感到的形势又迫使他立即行动。

一步一锥心!好在没走几步周兴就看到了一个小厮,周兴赶紧招了招手。周兴在荣国府里还是有些势力的,那小厮看到周兴的招呼,立刻跑了过来……

……

审讯王荣和赵若华的地方在演武堂,也就是瑞萱堂的西侧,荣宁二府武勋出身,演武堂是原来贾演练武的地方,只不过从贾代善起,荣国府后代子孙没有一个能受的了练武这份苦的,所以演武堂逐渐变成了执行家法的地方。

此时的演武堂里面只有林之孝带着八个护院在审问,而演武堂的周围也没有围观的家丁——出于保密的原因,贾政驱散了原来围来的仆役。

晴雯、周瑞家的之所以能得到消息,实际上是别人由伴鹤等贾政、贾赦、贾珍身边的小厮处得到的,不知转了几手。

另外,演武堂里的情况倒是真实的,王荣和赵若华已经被打的皮开肉绽,气若游丝,林之孝正在威逼利诱着,想让他俩说出那对御赐金瓶的下落。

但王荣和赵若华两个早已定好了攻守同盟,虽然气若游丝,但嘴巴依然严密!

事情处在了僵局!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157)

我要评论
  • 的命运&不感叹

    而此时距离贾家败落也不过三五年的观景,这样的命运,未来这样的短促,也让李桂不得不感叹时光之匆匆,韶华之易逝。

  • 欢、也&象,除

    之所以如此注意名声,是因为在封建社会里名声在一定程度上是他们的护身符,毕竟皇上也不喜欢、也不希望自己身边的臣子臭名昭昭,影响他们高大上的形象,除了个别皇上别有用心之外。

  • 所谓的&申成为

    所谓的长随本意是官人家的奴仆或奴隶,后来引申成为一种职业,带有帮闲和助理的意思。

  • ,在《&红楼梦

    而至于逃脱既定命运,不当树倒猢狲散中的猢狲的方法,在《红楼梦》里也隐约提到了,这个方法就是赖家的方法。

  • 府,或&素是不

    在以上两个条件中,李桂清楚现在自己相比赖家,荣国府,或者说贾政这方面的因素是不变的。

  • 一声叹&多的无

    只是这一声叹息也饱含了很多的无奈。无奈,既是因为现在的身份,也是因为未来的命运……

  • 白荣国&有荣国

    同时李桂还明白荣国府之所以助赖尚荣为官,还有荣国府,或者说贾政为名的缘故。

  • 中还有&是给贾

    同时书中还有一个暗示,为了给贾雨村谋官职,林如海是给贾政写的信,而不是贾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