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弹的?么是她……”弹钢琴需恬淡、需知识、需反复练习,是寻常仆役更本没这个条件,而荣宁二府里有这个条件的男子心思又他不在这个上面。循着琴声的来源,李桂脑海里顿生会出现了一个纤秀妙曼又端庄大方雍容华贵的女子。而李桂弹这首曲子,除了活动身体僵硬的手腕之外,循着琴声的来源,李桂脑海里油然出现了一个纤巧婀娜又端庄华贵的女子。。...

“是谁弹的?难道是她……”

弹琴需要沉静、需要知识、需要练习,寻常仆役根本没这个条件,而荣宁二府里有这个条件的男子心思又不在这个上面。

循着琴声的来源,李桂脑海里油然出现了一个纤巧婀娜又端庄华贵的女子。

而李桂弹这首曲子,除了活动僵硬的手腕之外,在内心深处还寄托着对前世的追忆,因此听到这里,恍然之间,他心里升起了一股时空再来的错觉……

“她一定听很久了,你爱着谁……也不知道她知道歌词会怎样……”

过了一阵子,弦停之时,李桂幽幽的想到。

愁绪无处可化解,秦可卿终将心事附瑶琴。

而在秦可卿弹奏之时,晴雯正从内宅回来,走路时她螓首微微高抬着,步伐有些六亲不认——当她说出李桂晚上讲故事这件事后,她立刻受到了众多小丫头的恭维,心灵有些满足。

而当琴声落入她的耳里的时候,这熟悉的旋律却让她微微一愣,因为她听到琴声不是来自她的小院,而是来自隔墙的宁国府!

而与李桂不同的是,对秦可卿会弹琴的事她道听途说过,因此闻声晴雯先是一愣,随即就想到:“东府的少奶奶居然学他的曲子……”

可能是那个社会男女之防过于严厉的缘故,隐隐之间,晴雯觉的这事好像于礼不符,但又好像也没什么。

……

回到小屋时,李桂依然围在碳炉边,在他脚边则有一个木墩,木墩上放着一个钧窑白瓷青花茶盏,这样可以防凉。

进了里屋之后,晴雯一边脱了夹袄,一边脆生生的快速说道:“我给小红说了,谁知被秋纹听到了,她说也要来,小红说要去问问入画她来不来,我估计呀,晚上不当值的要来三五个,回头我得买些果子、果脯,招待她们,她们个个嘴馋着呢,大秀才,你看,可好?”

“这完全是赔本的买卖啊,既给她们精神享受,又给她们物质享受……”

心里念叨着,李桂点了点头,说道:“好。”

闻言,晴雯绽颜笑了,随即走到李桂的身边,端起茶盏,看了眼里面的水色,紧接着把茶叶泼了,关上新茶,倒上水,端到木墩上。然后转身走到她的床边,窸窸窣窣了一阵子,从床里侧摸出了李桂给他的小木箱,从里面取了一块大约二两的银子。然后英姿飒爽的站起,同时对李桂笑道:“我去了。”

说完,晴雯抬步就走——现在她对李桂的脾气已经有些了解,不喜欢言语,即使对女孩儿也是如此,和贾宝玉不一样,当然也不注意这些小事。

当然按照规矩她出去是要向李桂说一下的,晴雯也遵循了这个规矩,只是态度上有些随意。

实际上随着时间的流逝,对于李桂的警惕之心,晴雯心里已渐趋于无。而李桂又不讲究什么规矩,也没有人在晴雯跟前提醒她什么规矩,因此随着时间的流逝,晴雯越发感觉到在李桂这里的自在,也越发‘真我’流露。

“这丫头经济头脑有些匮乏……”

心里念叨着,李桂再次点了点头。

……

可能爱逛街是女孩儿的天性,也可能是府里的丫鬟平素出门机会少的缘故,晴雯到下午很晚才挎着竹篮回来,竹篮里装着各色果子、干脯装满了小竹篮。

把小竹篮放下后,晴雯先是看了看炭火,随即便去外间去了木炭,然后一边往碳炉里添着碳,一边说道:“周家铺子做的绢花真好看,只是太贵了,居然要一两银子一朵!云锦的胭脂也不错,涂起来又软又红……”

对于这些李桂完全不感兴趣,一边看书,一边呷着茶,心不在焉的听着。

晴雯起初并没有觉察到……谈论胭脂水粉本是女孩儿的天性,而在内宅里,贾宝玉也喜欢谈论胭脂水粉之类的,甚至给她们做!她还以为李桂和贾宝玉一样呢!

但是叽喳了一阵子没感到李桂的反应,晴雯不由得抬头,却见李桂一书拿着书,一手端着茶,好像没听见似的!

被贾宝玉用小性子哄惯了,见此晴雯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但是她也是个伶俐的人儿,下一刻就明白了李桂和贾宝玉绝不相同……

而不知为何,晴雯突然觉得李桂这样对待胭脂水粉的态度好像才是男子该有的态度!

但心里到底意难平,明媚的眼睛照着李桂的后脑勺狠狠的剜了一眼,然后开始拿出碟碗,把果品、干脯装进了里面。

而才刚刚装完,院子里脚步声响起,春杏提着朱漆食盒走了进来,虽然身子被食盒赘的有些倾斜,但脸上却充满了笑意。

春杏为何高兴,李桂很清楚,估计她没有吃饭,而且也不会走了,于是留她一起用餐,春杏拒绝了好一阵子,最后在李桂的强烈要求下,倾着身子,坐着半个板凳坐下。

而一壶薄酒李桂才饮了一半,院子里脚步声响起,随即一道童音传来:“晴雯姐、晴雯姐。”

李桂听着声音似曾相识,但又听不出是谁,不过晴雯倒是听出来了,是雪雁,心中想着:“她也来了,谁告诉她的?”口中却清脆的回道:“在呢,屋里来。”

须臾门开了,李桂抬头一看,却是两个八九岁的小丫头,头上梳着双丫,一个外面套着红色绒边的夹袄;一个外面套着白色绒边的夹袄,形容未足,一脸的孩子气。

这两个以前在内宅讲故事时李桂曾经见过,分别是雪雁与莺儿。

“她两个怎么来了?她们的主人……哦,一定是她们求着来的……”

随后李桂想到,因为知道小丫头都喜欢听故事,也没太在意。

而这时雪雁与莺儿已经对他屈膝福了一下,然后羞涩的站在了晴雯的身后。

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经常玩在一起,她们三个是极为熟悉的。

“你们吃了吗?再一起吃些吧!”随后晴雯说道。

而她话音刚落,院子里又响起了声音,依旧是童音,脆生生、怯声声的:“晴雯姐、晴雯姐。”

这个声音李桂倒能听出来,是赵姨娘跟前的小丫头小吉祥的。

“在,进来吧。”随后晴雯答道。

而她话音刚落,小鹊与小吉祥出现在了门槛前。一样的穿着带绒边的夹袄。

而才招呼完小鹊与小吉祥,院子里就蓦地响起一道老女人的声音:“大秀才、大秀才,咯咯……”

“刘婆子!”

……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333)

我要评论
  • 因为李&小人物

    《红楼梦》里并没有具体交代李贵的命运,这是因为李贵在《红楼梦》里只是一个小人物的缘故。

  • &同时李

    同时李桂还明白荣国府之所以助赖尚荣为官,还有荣国府,或者说贾政为名的缘故。

  • 是因为&也是因

    只是这一声叹息也饱含了很多的无奈。无奈,既是因为现在的身份,也是因为未来的命运……

  • &为之,

    但这个方法他觉得以他现在的力量有些太不自量力了,以后或可稍稍为之,但也要审时度势。

  • 当然,&李贵的

    当然,要是平常的奴仆跑了,或许荣国府不会兴师动众,但是李贵的身份不同,首先他是家生子儿,也就是说他父母以前都是荣国府的仆役。

  • ,荣国&变的。

    在以上两个条件中,李桂清楚现在自己相比赖家,荣国府,或者说贾政这方面的因素是不变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