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到什么哪里,周兴倒能记住了,但具体学了什么内容,周兴就拎不清了,也许是所以做贼心虚,周兴把头一低,以最谦恭的心态回道:“回老爷,二爷了学到什么了《论语.政者》篇。”《论语.政者》篇总共二十六小篇,便贾政再次问着:“讲哪里了,你背来听一听。”也可以这么《论语.为政》篇一共二十五小篇,于是贾政继续问道:“讲到哪里了,你背来听听。”。...

学到哪里,周兴倒能记住,但具体学了什么内容,周兴就拎不清了,或许是因为心虚,周兴把头一低,以最谦卑的心态回道:“回老爷,二爷已经学到了《论语.为政》篇。”

《论语.为政》篇一共二十五小篇,于是贾政继续问道:“讲到哪里了,你背来听听。”

可以这么说,对于一个没有学习底蕴的人来说,背诵《论语.为政》篇的难度就像让小学生去记高等数学,明明在那儿,也不会记住!

最初之时周兴还能强行记住‘为政以得,譬如北辰而拱之,诗三百,一言以蔽之’等简单的篇章,但五六篇之后,他脑子里已是之乎者也的一片乱麻,后来见自己实在不是这块料,他就放弃了。

周兴本抱着侥幸,想浮皮潦草的过关,最怕的就是贾政细问,“这个,这个,这个……”闻言周兴结巴了起来,同时因为害怕,两腿不由的颤抖起来。

见周兴一问三不知,再加上为修园子的银子发愁,贾政的心情立刻不爽。而抬眼之际,又见周兴战战兢兢,形容委琐,没有一点李桂以前从容淡定的样子,心头更加不喜,‘哼’了一声,又问道:“宝玉近来学业怎样?背到哪里了,可解其意?”

这个问题比刚才的问题还难,因为这里多了个‘其意’!

“这个,这个……”

周兴和刚才一样答不上来,不同的是因为贾政的一声哼,可能预感到了未来,回答之际,周兴的脑门汗出如浆。

而贾宝玉才是贾政关注的重点!贾宝玉的情况周兴居然不清楚!

贾政彻底怒了。

不可否认贾政对待下人带着阶级的特点,对待下人时,发怒时不会把怒气保留。而且自从以霹雳手段发现李桂这个俊才之后,他内心深处又有些痴迷霹雳手段!

而他又是一个迂直的人,发泄怒气的方法一般不变,和以前处置李贵时一样,下一刻贾政严谨方正的面孔一板,闷声喝道:“叉出去,给我打……二十板子。”

想锤得锤……但周兴还是吓到‘扑通’一声跪在了贾政跟前:“老爷,饶了小的这次吧,下回小的一定……”

而他话刚说到这里,林之孝就带着两个健仆走了进来,随即贾政宽广的袍袖,像是扫苍蝇似得,对着周兴一挥……

与此同时晴雯已经找到了小红……小红欢喜的惊叫声又惊动了麝月、秋纹,然后,然后李桂晚上要将故事的事情就在荣国府内宅传开了。

当然次第传开的还有周兴挨板子的事情,闻者要么泯然一笑,要么幽幽一叹。

而这两件事交相呼应,谈论之间,荣国府逐渐热闹起来。不过荣国府西北角的梨香院里却是一片肃静,紧靠梨花古树的窗边,薛宝钗穿着一件锦毛夹袄坐在靠窗的桌边,如酥雪般的右手拿着一个细豪毛笔,左手则翻着账本。

因为薛蟠不学无术的缘故,薛宝钗实际上是薛家的财务总管,快到年关了,她必须合一下账,以计算一年的得失。最近几天她一直在做这个事情。

其实这也是薛家来京师的原因之一,《红楼梦》第四回写的明白,自从薛蟠父亲死后,各省中所有的买卖承局、总管、伙计人等,见薛蟠年轻不通世事,便趁机拐骗起来,京都中几处生意,渐已消耗。

因此薛家来京都除了寻找靠山之外,还有整顿生意的意思,可惜的是薛蟠一肚草包,生意没整顿好,倒被一众纨绔子弟带的更加不堪了!

过了一阵子,薛宝钗抬起了头,但如同翠山一样的黛眉却皱了起来——清江布行的账面还是亏损,而且达两千两之多!

而且合完账的铺子的生意十之七八都是亏损!

作为皇商,薛家的生意做的很大,各省都有,范围包括木材,布匹、茶叶、药材等宫里需要的东西,但生意多了,亏损起来也多……

“这可怎么办?“

本以为一家人来此,最起码眼皮子底下的生意会好转,没想到还是个亏损,这样下去就是有座金山也会陪的精光!

而实际上薛家已经败落了,从薛宝钗冰洞似的屋子就可以看出来——要是家财雄厚,即使薛宝钗喜爱素洁,屋子里也断断不会空空如也!

薛宝钗越想越焦躁,恨不得化身男儿亲自去管那些铺子……

而就在这时门轻轻响了,丫鬟莺儿走了进来,雪里透红的小脸上一脸笑意,扭头之际,看莺儿高兴的样子,薛宝钗随意问道:“怎么了,什么喜事儿?”

莺儿这才觉察到薛宝钗的脸色,小脸上笑意褪去,头一低,说道:“小姐,我刚才听雪雁说,李桂今晚要讲故事……”

说到这里细细的脖子忍不住一伸,声音变的急促:“小姐,你去不去。”

不可否认,因为时代的缘故,娱乐的贫乏,让薛宝钗对李桂的故事也很期待,纵使在烦恼中。

“去啊!哦……”

说到这里她立刻觉出其中的不寻常——是谁冒着得罪贾宝玉的风险,把李桂请进后宅的!

因此她随即就问道:“还是在西暖阁吗?”

府里的人一般把贾母所在的地方成为西暖阁。

“不是,是在李桂的院里,听说是晴雯求他,他才讲的。”莺儿细细的脖子再次一缩,答道。

“那你和雪雁她们一起去吧!我就不去了。”说着薛宝钗扭过头,拿起了另一本簿子。

她是绝不能去李桂那里的,不说为了照顾贾宝玉的情绪,仅仅在男女之防的规则就注定了她不能去。

但不只为何,扭身之际,薛宝钗心里微生憾意。

闻言莺儿却一下笑了,随即急促的、脆生生的说道:“小姐,我听完讲给你听。”

当然有这种憾意的不仅仅只有薛宝钗,还有迎春、探春、林黛玉、贾母、王熙凤以及一众姨娘,甚至是贾宝玉。

王熙凤听完丰儿说完这事后,直接把口中的果脯一吐,愤愤的说道:“这事弄的,还不如个丫头了,李桂这混账。”

不过这样的话也只有王熙凤嘴大舌敞,跟脚又深,才能说出来,其余的迎春、探春等都只能是默默在心里。

而在薛宝钗颦眉之时,李桂正围着碳炉,看着《春秋》。

过了一会儿,砂壶开了,他正要起身泡茶,而在这时‘叮咚、叮咚’的琴声传了过来。

而闻声李桂一下子呆了!这旋律他太熟悉——你爱着谁,心徒留几道伤;我锁着眉……

这正是他晚上弹奏的,用来活动手腕的曲子!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493)

我要评论
  • 都在荣&可,同

    他很清楚荣国府之所以助赖尚荣高升,有赖家方面的原因。赖家三代都在荣国府为仆,他们的忠心获得了荣国府的认可,同时他们又与荣国府利益交织、捆绑,比如赖大就与贾赦合伙做着私铁的生意。

  • 作主要&是陪贾

    现阶段他的工作主要是陪贾宝玉去贾代儒那里上学,干些拎包端砚、递茶倒水的活。

  • ,李桂&,这实

    至于该怎么办,初来想到这一点时,李桂本能的想逃出荣国府,但随后一想,这实在是个下下之策。

  • 件中,&面的因

    在以上两个条件中,李桂清楚现在自己相比赖家,荣国府,或者说贾政这方面的因素是不变的。

  • 的命运&时光之

    而此时距离贾家败落也不过三五年的观景,这样的命运,未来这样的短促,也让李桂不得不感叹时光之匆匆,韶华之易逝。

  • 也因为&系,贾

    而且李贵的母亲还是贾宝玉的奶娘,也就是说李贵是贾宝玉的奶兄。也因为这层关系,贾母等才能放心让他当贾宝玉的长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