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下最后几道音符,李桂抖了抖已不再发僵的手腕,站了出来。而在这时他突然觉得身后有异样,蓦地后转身却意外发现灰暗的角落里一双眼睛正闪着很明亮的光……“睡着。”李桂明白了晴雯的惊异,笑着说了声后便往床边走去。这声音倒让晴雯丛惊异中保持清醒了回来,“等等。”随“睡觉。”李桂明白晴雯的惊诧,笑着说了声之后便往床边走去。。...

滑下最后一道音符,李桂抖了抖不再发僵的手腕,站了起来。而在这时他突然感觉身后有异样,蓦然转身却发现灰暗的角落里一双眼睛正闪着明亮的光……

“睡觉。”李桂明白晴雯的惊诧,笑着说了声之后便往床边走去。

这声音倒让晴雯丛惊诧中清醒了过来,“等等。”随即她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然后三步两步走到外屋,往木盆里倒了水,端到床边。

“洗洗脚。”

请问说了句之后,又走到了外屋,开始添碳、添水……

“这丫头倒真是利索!待遇又提高了……”

窸窸窣窣的声音里,李桂一边脱着袜子,一边想着。而这时晴雯的声音却传了过来:“屋里的碳炉有没,也该生火了!”

此时的天气李桂觉得还不怎么冷,又早出晚归的,所以对碳炉什么的没在意,只是隐隐记得春杏送来,因此回道:“好像送来了,放哪儿我忘了。”

而李桂话音刚落,晴雯清脆的、略带火气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还放哪儿了!让你弄碳底下了,明天洗洗再用吧!”

“嗯。”

李桂应了声,心里却想着:“女孩儿就是心细。”

……

南斗阑干北斗横,秋虫低鸣,已是深夜,但李桂却辗转难眠,晴雯的到来让他想到了很多……

晴雯口中所谓是夫人把她派过来的,李桂是不信的,不论是前世通过《红楼梦》所知,还是近来所见所闻,李桂都可以认定王夫人表面上是一个随和孝顺、安守妇道的人,实际上却是一个冷血、冷心肠的人,从她撵走晴雯、金钏儿、移花接木让薛宝钗嫁给贾宝玉就可以知道。

因此李桂断定派晴雯来的人只能是贾政!这又是一份恩情!

他清楚贾政对他这么好有为自己扬名的用意,但对他好也是实实在在的!

他不是无情的人……辗转中他甚至动了拉贾政一把的念头,但他也清楚自己的力量太小,有极大的被带入沟里的可能。

但恩情总是要还,不然良心难安!而走也总归要走!

李桂有感觉,凭借他前一世锻炼出来的学习能力、水平以及见识,再加上他现在的努力,他以后应该能再次中榜混个一官半职。

但中榜之后的生活却成了问题。

这是因为这个时代的官俸并不多,官职低的更少,并不足以养身,当然这个养身实际上是排场,作为一名官员你要有轿夫、轿子、门房、马夫、仆役,提茶倒水的丫鬟,甚至是幕僚等等。

贾政去外放做学政,就带了二十多人,然后俸禄不足以维持而向府里要银子。

或许可以将排场简约,这也是可以的,但这在官场中就显得另类了——这也不是李桂的想法,李桂始终觉得他来这里不应当是被杀害的,也不应当是来受穷的,他想的是和光同尘。

而对于在这个时代普通官员如何维持排场,《红楼梦》里也讲的很清楚,一是贾政那种,有家业的,从家里拿;另一种则是贾雨村那种,千里为官只为财,贪墨受贿,欺诈百姓。

后一种来银子的方式李桂觉得他做不出来,因此他只能想想前一种……

前一世李桂一直本本分分在学校里,并没有想过发大财,但前一世,不论是现实,还是小说里都给他提供了很多赚银子的方法,比如做葱花饼、熬香油、开酒楼、烧玻璃、搞房地产等等等等。

但是李桂结合现在的实际情况,首次排除了做葱花饼——身份不允许;紧接着李桂又排除了熬香油——时间与财力都不允许。

特别是时间,李桂明白在官为本的封建社会里,主要时间还是要放在读书、科考上!

紧接着开酒楼、烧玻璃、搞房地产等等也因为时间、身份以及财力的因素被李桂一一否决。

最后李桂竟觉得买几块地做地主,居然是最可行的方法!

“慢慢找吧,总会有合适的产业可做,反正也不急……”

最后思疲神乏,李桂沉沉睡去。

而这期间晴雯可是吓坏了!李桂的每一次辗转都让她以为李桂要对她有所图谋!

而以她的性子,在现在的情景下,她心里绝对没有迁就李桂的心思,就像她不曾迁就过贾宝玉一样!

因此对于李桂的每一次辗转,她必回应以轻微的动静,并仅仅握住枕下藏好的锥子,直到李桂不再有动静,她才稍微安心睡去,即使睡梦里,她手里依然抓着她那把纳鞋底的锥子。

她不知道的是上一世的修养已经决定了李桂不会对他用强。

……

第二天一早,东方还依然漆黑之时,按照习惯她就醒来了,醒来之后,她一双明眸就猛然一凉,随即就打量自己的衣衫,检查了片刻,见毫发无损,她才放了心,而这时李桂轻微的呼声也传入了她的耳内……

“他……居然是君子!不知啥时变的性,可能是读书的缘故吧!读书真好,能把人变成呆子……”

默默的看了李桂一眼,晴雯开始穿衣。

直到东方露出鱼肚白时李桂才按习惯醒来,随即他就听到外屋传来窸窣的脚步声。

“她在干什么?烧水?我不想做的她都做了,屋里有个女孩子就是方便……”闻声,李桂随意的想着。

而就在这时帘子‘哗啦’一声,晴雯走了进来,手上尚有水渍,随即她拿起盆架上的棉巾擦了擦,然后把内衫、长裤递给了李桂……

帮李桂正好衣服后,晴雯就转身从外间提来了砂壶,调好水温之后,晴雯用皂角狠狠的摩擦了一阵子李桂的长发……

吃过春杏送来的早点之后,带着一身轻松,李桂出府而去。

……

而时近中午之时,秦可卿和以前一样独自在梳张台前看着《西厢记》,打发无聊的时间,只是和以前不同的是并蒂菱花铜镜里的美人有些黄花。

早上处理完家事,回来之后,瑞珠就告诉了她府里现在的传言,说是月例银子被她扣着不放。

听到这个传言之时,以秦可卿柔弱的性格,委屈的直想落泪……

然后她就想着怎么辟谣,而想了一想,辟谣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如果在吩咐家事时,大庭广众之下说出真相,那么不论别人信与不信,那么就意味着她与贾政的决裂,也是与宁国府、贾蓉的决裂!

而秦可卿现在还没有这份勇气!

而如果私下解释,秦可卿估计既没用,也没什么意思!

“这该怎么办?实在不行……”

想到这里秦可卿咽喉动了一下,吞了口气,决定先典当些东西,暂时度过这难关,一切等贾蓉来了再讲。

而就在这时,“少奶奶、少奶奶……”宝珠一边叫着,一边从外面跑了进来,声音里带着兴奋。

“什么事?”仿佛心有所感,秦可卿猛然抬起了螓首。

“少爷回来了!”

断网了,搞了半天,见谅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485)

我要评论
  • 贾宝玉&杂事的

    不过在李贵身上没有引申,他实际上就是贾宝玉的私人奴仆,工作的主要内容就是贾宝玉出门时听贾宝玉喝使,给贾宝玉办杂事的。

  • &学,干

    现阶段他的工作主要是陪贾宝玉去贾代儒那里上学,干些拎包端砚、递茶倒水的活。

  • 而精明&赖家的

    而精明的赖嬷嬷为了更深的和荣国府捆梆,更是创造了一套理论——赖家的富贵都是来自于荣国府。

  • 中桂,&长。

    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回格窗,堂前春兰庭中桂,墙角梅花探枝长。

  • 贵在《&的缘故

    《红楼梦》里并没有具体交代李贵的命运,这是因为李贵在《红楼梦》里只是一个小人物的缘故。

  • 命运,&运一目

    但是曹公还是用隐喻的笔法给出了李贵的命运,民间谚语桃养人、杏害人,李子树下埋死人,而贵谐音为鬼,因此李贵的命运一目了然。

  • 府之所&政为名

    同时李桂还明白荣国府之所以助赖尚荣为官,还有荣国府,或者说贾政为名的缘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