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实际上晴雯对于离开贾宝玉身边并不执著。《红楼梦》第三十一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晴雯给宝玉换衣服,不当心把扇子跌在地下,将股子跌折了。本是晴雯过错,宝玉只骂了晴雯一句:“蠢才,蠢才!你以后怎么办?你以后自己当家的过日子,是这样慌慌张张的《红楼梦》第三十一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晴雯给宝玉换衣服,不小心把扇子跌在地下,将股子跌折了。本是晴雯过错,宝玉只骂了晴雯一句:“蠢才,蠢才!你以后怎么办?你以后自己当家过日子,也是这样慌慌张张的吗?”。...

而实际上晴雯对于留在贾宝玉身边并不执着。

《红楼梦》第三十一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晴雯给宝玉换衣服,不小心把扇子跌在地下,将股子跌折了。本是晴雯过错,宝玉只骂了晴雯一句:“蠢才,蠢才!你以后怎么办?你以后自己当家过日子,也是这样慌慌张张的吗?”

谁知晴雯冷笑说:“二爷近来气大得很,动不动就给我们脸子看。前天连袭人都打了,今天又来找我们的不对。要踢要打随爷去。跌了把扇子是多大的事。先前连那么好的玻璃缸、玛瑙碗,都不知弄坏了多少,也没见这么大的气。现在一把扇子就这样了。这是干什么,要是嫌我们不好,就把我们打发出去,再挑好的来使唤。好离好散的还不好吗!”

由此就可以分析出晴雯心高气傲,不愿伏低做小,对留在贾宝玉身边并不很渴望。而后面的章节中她又讽言袭人帮贾宝玉洗澡弄了一地的水,由此也可以分析出她与贾宝玉关系并不亲密,当然由此也可以分析出她性格爆直,人缘并不怎么好!

因此,沉默了一下之后,晴雯倒是先反应了过来,随即转身往屋里走去,路过门口的针线箩筐信脚一踢……进屋后开始收拾她自己的衣裳首饰。

而众人也反应了过来,紧接着袭人、麝月、秋纹三个也进了屋,默默的帮着晴雯收拾东西。

晴雯的东西不多,只是几套衣服,四根钏钗,十来两银子而已,不一会儿就收拾好了,而后晴雯长长的喘了一口气,环顾了一下屋子,像是解脱又像是不舍,再次,喘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走了,以后不碍你们的事了!”

“你这死丫头,嘴巴就是不饶人……以后常过来玩。”袭人咬牙说着,说着说着却又笑了,但神情归于落寞。

晴雯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而走,袭人、秋纹、麝月三个相送。

而林小红是一众丫鬟里和晴雯关系是最好的,平时很合的来,实际上她俩应当归于一类,都是对贾宝玉不那么死忠的一类,林小红后来和贾芸有了私情。

因此当出了莲花们,众人止步之后,小红却跑了过去对晴雯笑道:“晴雯姐,我倒觉得离开这里不错……哦,嘻嘻,晴雯姐,要是李大秀才给你讲故事别忘了叫我一声。嘻嘻。”

“你这丫头……嗯,好!”晴雯笑着点了点小红的额头。

而见晴雯走远,袭人、麝月、秋纹等都暗暗松了一口气。

……

和往常一样,下午时分,李桂回到了荣国府,而刚过拐角,李桂就发现一个一头髻双丫,身穿青色素裙、腰肢纤细、身材高挑的丫鬟在他院子的门前晃动着,门前还有一个很矮的像榻榻米似的小床。

“好像是晴雯,她……干什么?”

李桂一边在心里疑惑着,一边走了过去……走了十来米,李桂可以确定了丫头正是晴雯。

“晴雯姐,你这是?”到了跟前,看着似笑非笑的晴雯,李桂问道。

‘姐姐’是李桂当长随时对贾宝玉身边有头脸的大丫头的尊称,上一世时李桂见了小女孩也是以‘小姐姐’称呼,时光虽异,但称谓相同,所以李桂没改过来。

而晴雯闻言一撩额间的乱发,顺势抬起了螓首,快语道:“以后别叫‘姐’了,你身份金贵了,我担当不起了,我被夫人撵来给你当丫鬟了!”

“额……”

李桂没想到还有这待遇!而令他吃惊的还有《红楼梦》里人物命运的变化!晴雯的命运《红楼梦》里写的清楚,她是被王夫人撵出去以后病死的,而现在晴雯却到了他这里!

还有秦可卿也没死,按照《红楼梦》里的情节,秦可卿应该是在修建大观园之前亡故的。

“难道命运的蝴蝶已经开始煽动翅膀?”……

想到这里,联及自身……一抹喜悦突然在李桂心底升起,然后不经意间浮上了唇角。

这样呆呆的,嘴角还带着莫名的笑意!不只为何晴雯突然感觉一股乍骨的薄凉,她削肩一缩,警惕道:“你,你笑什么,我,我可告诉你,我只是,只是来给你洗刷缝补……”

晴雯很想说我只是来给你做这些的,没有别的,但说到这里,想想内宅里丫鬟的日常,下面的话她却没有力气说下去了……

不过她这警惕的动作倒是截断了李桂的思索。

而李桂根本心里根本没有一丝拒绝晴雯的意思,他现在已经十分清楚在这个时代底层美貌女子的命运,不过是夫人的玩物,后果几乎都是悲惨的,《红楼梦》也有现成的例子,原著中晴雯被撵出后病死;金钏投井;尤二姐也死了……而或者说可以嫁给寻常人家,而到了寻常人家,寻常人家没有守住这份美丽的能力,这些女子的美貌其实就成了夫家的祸害,比如武大郎,林冲等等皆是。

当然以上是李桂个自己找的安然留下晴雯的道德方面的理由,实际情况是前世时他对‘俏晴雯’就有一份爱慕之心!

“误会了……也无所谓,这样的女孩子既然来了,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近水楼台先得月啊……嗯,她脾气不太好,别弄强成拙!呸呸,我怎能有这种想法!妄为人师啊!嗯以后还是细水长流吧!也不知能不能投怀送抱?”

心里带这些亢奋的想着,看着晴雯警惕的样子,李桂笑道:“别误会,我是想到了别的事情。”

说罢,李桂开了黄铜锁,然后转身再次对晴雯说道:“来,把床抬进去。”

按照大户人家公子室内的布置,到了里屋之后,晴雯便拉着小床往李桂的床的后侧走去……稍微一收拾之后,晴雯便站直了腰,然后明若秋水的眼睛便打量起李桂的内室来,而只是扫了两眼,她琼鼻一抽,随即走向李桂的床尾,衣架,窸窸窣窣,把李桂的衣帽、鞋袜一通收拾,然后抱着走向了井边。

见晴雯要帮他洗衣服,看着晴雯细细的腰肢,在看那粗重的木桶,一桶水他提着都费劲!李桂真怕她被那粗笨的木桶给坠下去,于是也跟着去了井边。

而见李桂到来,正在放轱辘的晴雯纤手一挥,笑道:“可不敢让你做这个,你忙你的去吧!”

李桂也笑道:“我倒不忙,也该吃饭了,你能行吗?”

“嗤!我可不是什么弱质小姐。”

说话之间,‘咯咯吱吱’的响声里,木桶已被晴雯摇了上来,然后纤细的腰肢只是一倾斜,大木桶便被提了起来。

晴雯的话里有些呛味,李桂没有在意,因为他知道这才是晴雯的味道,不过他还是有些李桂咂舌,晴雯居然这么有力气!

……

夕阳如荼中,贾宝玉也行学堂回到了内宅,带着一脸的疲倦——一个人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很容易产生这种感觉,向来可以任性胡为的公子哥更容易!

贾宝玉来后,袭人和麝月、秋纹立刻行动起来,更衣的更衣,倒水的倒水,泡茶的泡茶。

最初贾宝玉并没在意到晴雯的离去,直到他洗完脸,擦手之际,袭人才说道:“二爷,夫人让晴雯去李桂那里了。”

因为晴雯高傲、不愿伏低做小的性子,晴雯在贾宝玉心里的地位比不上袭人、麝月、秋纹,但纵使比不上,晴雯还是他的丫头!

一瞬间贾宝玉感觉自己的好东西好像被人抢了!而且是被自己反感的人抢了!即使他清楚这与李桂没有直接关系,可是他依然有这种感觉。

“怎么偏偏让她去了?”心里的愠火不知觉的燃烧,贾宝玉的声音变大、变尖锐了。

“听鸳鸯姐说是老爷的吩咐,老爷吩咐夫人找一个针线好,干活利落的过去,所以夫人才把晴雯派了过去。”见此,袭人赶紧回道。

听说是贾政的安排,贾宝玉肚子里的本欲蒸腾的火焰一下子被压了下去,脸色却一下子被憋的铁青……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116)

我要评论
  • 贵是贾&也因为

    而且李贵的母亲还是贾宝玉的奶娘,也就是说李贵是贾宝玉的奶兄。也因为这层关系,贾母等才能放心让他当贾宝玉的长随。

  • 《红楼&并没有

    《红楼梦》里并没有具体交代李贵的命运,这是因为李贵在《红楼梦》里只是一个小人物的缘故。

  • 青砖小&瓦马头

    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回格窗,堂前春兰庭中桂,墙角梅花探枝长。

  • 府,或&。

    同时李桂还明白荣国府之所以助赖尚荣为官,还有荣国府,或者说贾政为名的缘故。

  • 国府里&用多谈

    这个道理贾母很懂!因此荣国府里有两种现象特别明显,一是规矩,这个不用多谈,从贾宝玉与贾政的关系,贾宝玉与贾环待遇的区别就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

  • 一声叹&含了很

    只是这一声叹息也饱含了很多的无奈。无奈,既是因为现在的身份,也是因为未来的命运……

  • 法来改&定性,

    所以这三天以来,李桂琢磨良久,认为用当逃奴这个方法来改变命运,不但充满了不确性定性,而且充满了危险,实在不是一个好方法!

  • 进人的&仆役所

    第二种现象就是优待奴仆,用冷子兴的话讲是主仆上下安享尊荣,王熙凤也说过咱家只有进人的,林黛玉进府见丫鬟仆役所穿皆是绫罗绸缎也能显示出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