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于此同时贾政也回了府里,与李桂相同的是他的头并并不大,相反地,他的心里但是热乎乎的。所以这股热乎乎,他一项刻板刚强的脸色变的柔和温暖了出来。而封建传统社会里,女人是核心主题男人而转的,薛姨妈撵府里的婆子、媳妇,常见的一句话是侍侯你们的男人去吧!因而贾政因为这股热乎乎,他一项古板刚硬的脸色变的柔和了起来。。...

而于此同时贾政也回到了府里,与李桂不同的是他的头并不大,相反,他的心里还是热乎乎的。

因为这股热乎乎,他一项古板刚硬的脸色变的柔和了起来。

而封建社会里,女人是围绕男人而转的,贾母撵府里的婆子、媳妇,常用的一句话就是侍候你们的男人去吧!

因此贾政的脸色好,王夫人的心情也跟着舒畅起来,在给贾政换衣之际,王夫人突然想到晌午王善宝家找她的事情来,于是笑道:“老爷,有个事儿想给你说一下。”

“何事?”贾政一边把胳臂伸进便服的宽袖,一边轻松的回道。

王夫人浅浅一笑道:“今天晌午王善宝家的来找我了,说是她娘家有有一个侄女,二八年华,容貌与李桂也匹配,想说给李桂,想请老爷、老爷……”

说到这里,王夫人突然觉得空气有些发凉,她本能的寻着冷源抬起了头,却发现贾政眉头紧皱,眉梢都挑了起来。

多年夫妻,王夫人知道这是贾政发怒的先兆,在要打贾宝玉的时候向来这样,她不明白贾政为什么上一刻还春风化雨,下一刻就雷霆将发,她忐忑着,讷讷的不敢再言。

而此时贾政心里好像自己什么宝贵的东西要被人偷走一样……

他是忍不住的想生气,要是跟前的是赵姨娘或周姨娘,他早已随性发挥了,但王夫人是正妻,背后还有王子腾这颗大树,贾政不得不忍耐,但还是忍不住‘哼’了一声,愠怒道:“一枝梨花压海棠,学问好了,功成名就,何患无妻!”

说吧,贾政一甩长袖,扭身出去了。

王夫人虽然不懂一枝梨花压海棠的内在含义,却知道贾政是反对这门亲事,这个倒让她放了心——她本来还以为贾宝玉又做什么惹贾政生气了呢!

“为一个外人怎么生那么大的气!这王善保家的……”

王夫人这是小事,甚至是好事,毕竟是提亲的……

王夫人心里正嘀咕着,这时帘子‘哗啦’了一声,王夫人转头一看,却是贾政又回来了!

王夫人急忙迎了上去,忐忑道:“老爷。”

贾政摆了摆手,说道:“你倒是提醒了我,明日你挑一个丫头去李桂那里侍候梳洗。”

说到这里想到自己竟然忽略了这一点,如此俊才身边竟然没有一个侍候的,贾政心里竟有些自责,于是又继续说道:“找一个模样周正些的,手脚伶俐的,也好缝补。”

说罢,贾政再次转身,去了赵姨娘的两间小屋。

贾政给李桂的待遇并不过分,最起码在王夫人等眼里不过分。

在这个时代讲究的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弃也,因此不论男女人人都是一头长头发,梳洗编扎便有些困难,同样的还有鞋袜等都要手工制作,缝补更是手工,也因此大户人家的公子小姐身边大都有几个丫头,至于丫头的数量则要看家世身份,贾宝玉身边有大小丫鬟八个,还有小厮、书童、随从的侍候着!

最少的也会有一个!当然平民出身的生员可能没有丫鬟、小厮的,但最少会带一把梳子、一根针。

贾政怎会让李桂带一把梳子、一根针!

王夫人也知道最近李桂给贾政带来了不少荣光,因此在她眼里贾政给李桂这样的待遇很合情理——只是一个丫鬟而已!

但是在派谁到李桂身边她却动起了小心思……

……

而于此同时,李桂与单聘仁、詹光、卜固修三个对饮着,和单聘仁一样,詹光与卜固修也是既擅饮又擅谈之辈,天南海北、朝堂庙野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三杯两盏之间,三人对着李桂猛拍一顿之后,李桂便只有听的份。

而在他们的交谈间,李桂才发现卜固修居然擅长土木机关制作,自称好墨家之术,而修建大观园的山子野居然是他的师兄。至于詹光则自称好格物之学。

李桂没想到这三人居然各有所长,但转而一想,清客有些本领也是正常的,一无是处在主人家也混不下去,比如孟尝君,食客三千,但也都是有些本领之人,最低也会一些鸡鸣狗盗之术。

不过谈话间看他们的语气,以及悔不当初的表情,李桂又感觉他们像是选错了专业的学生。

直到四壶酒尽,三人才踉跄而去……

……

第二天李桂没去西山,而是去了学监,每月初二是学监月考的日子。李桂刚到学监,学正刘子文就向他走了过来,李桂见此赶紧抱拳,而刘子文一边回礼,一边笑道:“夜黑见烛灯,孤光一点萤,微微风簇浪,散作满河星。不意我顺天府竟有如此才子!”

“大人过奖,偶得而已。”

“哈哈,闻君谦逊,果然如此。”

……

而于此同时王夫人来到了贾宝玉的小院。

此时贾宝玉并不在,因为林黛玉与薛宝钗的劝解,贾宝玉以为他找到了他不如李桂的原因,那就是没学,所以他现在有些发愤图强,早早的去了学堂。

不过此时的院子里袭人、麝月、晴雯、秋纹、小红、坠儿等大小丫鬟、粗使丫头都在,麝月与秋纹正在清扫屋里,袭人与晴雯正各坐着一个锦墩,在太阳下坐着针线活,坠儿与小红等正在井边浆洗着衣裳。院子里一幅青春、繁忙的景象。

而当看到王夫人带着金钏、银钏到来,众丫鬟几乎同时都掉了手里的活计,快步走到了王夫人身边,向她请安。

王夫人只是随意说了声起来吧,然后便对着晴雯说道:“你收拾收拾,去李桂那里吧!”

说罢,王夫人转身向贾母的两间小屋走去。

对于晴雯,一个丫鬟,安排她去哪里,她不需要解释。但是贾母那里她是需要解释一下的,毕竟晴雯是从贾母处出来的。

当然事情本来的顺序应该是她先向贾母请示一下,然后再把晴雯派到李桂的身边,但是王夫人故意先斩后奏就是想试探一下贾母的反应——贾母毕竟老了,她不想再受贾母的辖制。

而之所以派晴雯去,另一层原因则是因为贾宝玉的婚姻,王夫人已经看出来了,贾母有意捏合贾宝玉和林黛玉,但是作为一个母亲,王夫人打心眼里是反对贾母这个想法的,原因是林黛玉那弱不禁风的身子——没有母亲愿意自己的儿子娶一个病秧子!

而雯为黛之影,晴雯的身材、长相和黛玉有七分相似,荣国府上下也都这么说,因此把晴雯从贾宝玉身边调开,可以暗暗向贾母显示自己的态度!

而对荣国府的所有丫鬟来讲,到贾宝玉的身边是她们的梦想,因为到贾宝玉的身边就意味着有成为姨娘的可能,再像赵姨娘那样,生个一男半女,一辈子就不用愁了。

而现在晴雯的上升之路居然中途而折!但是要去的却又是李桂那里,那美妙的诗句,好听的故事……王夫人走后,袭人等不知该道喜,还是劝慰,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83)

我要评论
  • &班主任

    而他以前是县中学的副校长兼教导主任、兼二十九班的班主任……

  • 后世,&贾家的

    原因,来自于后世,李桂很清楚,这是赖家借着贾家的肩膀,攀上了更好的高枝。

  • 奈,既&身份,

    只是这一声叹息也饱含了很多的无奈。无奈,既是因为现在的身份,也是因为未来的命运……

  • 很懂!&贾宝玉

    这个道理贾母很懂!因此荣国府里有两种现象特别明显,一是规矩,这个不用多谈,从贾宝玉与贾政的关系,贾宝玉与贾环待遇的区别就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

  • 心里想&府的荣

    李桂在心里喃喃了句,随即心里想到另一个摆脱既定命运的办法,那就是延续荣国府的荣华,荣国府不倒,他自然不倒。

  • 所以这&,不但

    所以这三天以来,李桂琢磨良久,认为用当逃奴这个方法来改变命运,不但充满了不确性定性,而且充满了危险,实在不是一个好方法!

  • 而且李&贵是贾

    而且李贵的母亲还是贾宝玉的奶娘,也就是说李贵是贾宝玉的奶兄。也因为这层关系,贾母等才能放心让他当贾宝玉的长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