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贾政点心了一下,再和王荣一同回到西山时,已是霞光万道……而李桂刚从马车上下去,“没见过后庭兄。”“后庭兄请了。”两道清肃容就行青云客栈里传了出。李桂扭头一看,抬头一看俞图与一个不认识了的生员正边向他施礼,边向他走来。“俞兄请了,这位兄台请了李桂转头一看,只见俞图与一个不认识的生员正一边向他行礼,一边向他走来。。...

陪贾政点心了一下,再和王荣一起来到西山时,已是霞光万道……

而李桂刚从马车上下来,“见过后庭兄。”“后庭兄请了。”两道清朗声就行青云客栈里传了出来。

李桂转头一看,只见俞图与一个不认识的生员正一边向他行礼,一边向他走来。

“俞兄请了,这位兄台请了。”李桂也抱拳回了下礼。

而说话之间俞图和那不认识的生员已经走到了李桂的身边,随即那不认识的生员再次抱拳,笑道:“在下裘安,字万全,家祖父乃景田侯,与贵府多有交往。”

这么一说李桂倒想了起来,景田侯确实和荣国府同气连枝,原著中秦可卿死后景田侯之孙五城兵马司裘良还设了灵棚……

李桂估计这裘安在景田侯府的位置和贾环差不多,只是比较有志气、有学问而已,但为以后计,不论如何是不应该与他走的近的,因此拱了拱手,心里念叨着:“这连我的字都知道了!”口中不冷不热的说道:“久仰,久仰。”

因为两府的关系,裘安还以为李桂会对他热忱有加,没想到李桂会对他平淡如常,他还以为是因为李桂在在意以前这些生员对他的态度,不禁尴尬道:“以貌取人,失之子羽,没想到后庭兄如此大才,原来我等真是有眼无珠。”

虽然李桂不愿意与裘安走得近,但裘安的态度却让他感觉满意,“这人全无权贵子弟的傲娇,心境已成,可成大器,可惜不免受家世之累,万全是一点也不完全!”心中想着,李桂回道:“万全兄过奖了,不过是当时有感而发罢了。”

而俞图接着说道:“有感而发,也需才学做底蕴,后庭兄真是过谦了!哎,后庭兄如此才华尚且如此谦虚,我等以貌取人真是令我等惭愧,哦,对了,昨日后庭兄为何匆匆离去?”

“是啊,后庭兄为何离去,要不是冯兄,我等还不会识的君之庐山真面目。”想到冯紫英的心思,大概不在于扬李桂之名,说到这里裘安不禁淡淡一笑。

而李桂随口敷衍道:“当时有些私事,不足外道也。”

李桂不想说,俞图与裘安也识趣的不再追问,随即裘安笑道:“只是后庭兄离去,那诗会不免虎头蛇尾。哦,后庭兄在下有一疑问,想讨教讨教,不知当讲不当讲?”

李桂道:“万全兄言重了,请讲。”

“古人云诗言情,又言诗言志,试问后庭兄,此两者何为真?”

诗言情或诗言志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比较深的问题,它牵扯的是诗歌的创作目的,而对这个问题的辩论实际上一直绵延,李桂以前学中文时也遇到了这个问题,但其实也没有明确的答案,只是在两者关系的厘清上清晰了些,有的认为是包含关系,有的认为是交叉关系。

而李桂的看法是包含关系!

而现在李桂清楚现在实力已经不允许他太过低调,太过低调那就成了虚伪!而这个答案也并没有太超越这个时代,因此闻言李桂闻言回道:“《诗三百》大都言情,但其中不乏愤慨之气,悲愤之情,如《硕鼠》,但悲愤之情中又有慷慨之志,恨不得将彼一扫而尽,因此,窃以为志在情中,情中有志。”

“哦……”“哦……”

而李桂的这个观念虽然超越这个时代不多,但这个观念对俞图、裘安来讲还是比较新鲜的,因此闻言俞图与裘安都不禁眉头一扬,轻轻叫了一声。而后俞图说道:“后庭兄果然大才,想法与众不同,只是写作时情与志应侧重哪点?”

具体写作时侧重哪点其实也不好说,直抒胸臆也不乏名篇,比如李白的诗篇,因此李桂说道:“这个,窃以为应看个人所长了……”

……

红叶漫道,李桂和俞图、裘安随意交谈着,而后下山买食的、归来上山的,看到李桂都围了上来,到达书院时已有六七人。

而刚到达书院牌坊,生员们看到,便一个、两个、三个、五个的次第的迎了上来,都是长鞠一躬,然后说着和俞图、裘安相同的话,行走之间也有生员邀请李桂入社的、饮酒的之类求交往的。

交浅言深,人生之大忌也!而且李桂也知道这些生员禀奉着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信条,好言政事,要是在以往的朝代李桂会不以为意,但是李桂却知道《红楼梦》的朝代实际上是以明为表,以清为里的,以后的几位皇帝对读书人的态度可不怎么好,对于这些人中的领袖人物更不友好,因此对于这些人的请求,一概婉拒。

而从昨日诗社发生的事情,众生员也以为李桂性格隐逸,因此对李桂的拒绝也不以为意。

谈话间到了学堂,众生又开始向李桂请教起诗歌……李桂只得委婉而谈,而他不知道的是这期间卫若兰与陈也俊正跟在他的身后,神情落寞。

而没过多久,一声苍老的咳嗽声响起,沈正阳一身青袍,头插木簪,苍劲如轻松走上了讲台。而后他抬头往下扫了扫,见李桂仍盘膝坐在原处,已经名扬,却仍能固守本心,沈正阳满意的对着李桂点了点头。

……

与此同时,早朝完毕,刚退出乾清殿,贾政就听到一道苍老的声音:“夜黑见渔灯,孤光一点萤;微微风簇狼,散作满河星,好诗啊,好诗啊,存周你眼力不错。”

贾政蓦然回头,只见首辅赵文重正向他走来,两侧的官员已给他让出了一条通道,有的还在向他抱拳行礼。

而赵文重在贾政心里是天下士子的代表,是诗书传家的代表,是他要模仿的对象,也是想靠近的对象,只是由于他出身勋贵,官职又太低,对方的大腿对他来讲又远又重,他捞不着,也抱不住!

而现在赵文重居然主动和他说话了,而且还表扬了他!“他……他……”贾政心里莫名的激动起来,直到直到赵文重到他跟前,他才猛然惊醒,随后他赶紧深鞠一躬,匆匆回道:“老大人过奖了,当时我只是觉得此子有向学之心,且彬彬有礼,所以所以……”

闻言赵文重点点头,说道:“有向学之心必然会苦读,彬彬有礼必然谦逊好学,此子又灵气盈然,必可造就,存周福气不浅。”

说着,赵文重捋着花白的胡须,微笑着迈步而去。

而实际上贾政的官职和他相差万里,要不是李桂的诗合了他的口味,他真不会主动和贾政说话。

当然以他的身份即使和贾政说话,也不会太多,所以三言两语之后,他便离去。

“恭送大人。”贾政的声音带着微微的激动。

而他刚刚起身,一道羡慕的声音就再在他耳边小声的响起:“存周,恭喜啊,被首辅大人相中……”

……

与贾政一样,一上午贾政是被同僚的羡慕声包围着度过的,有的同僚甚至放言,也要在自家府院中考察一番!

而李桂确是被生员包围着度过的……

当然繁嚣之后是平淡,这是事物的客观规律。不过经历过繁嚣,再经历平淡,相比于一直平淡,却是另一番心境。

不知为何,从西山归来,进入客房冷清的青石道,路上的宁静却让李桂升起一股舒适感。

而他刚打开他院落的黄铜锁,“坎汞离铅已相汇,八脉俱通身属阳……”一道炼丹歌诀蓦然在他耳边响起,李桂转头一看,只见单聘仁、詹光、卜固修正含笑向他走来。

李桂的头大了起来……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328)

我要评论
  • 现阶段&作主要

    现阶段他的工作主要是陪贾宝玉去贾代儒那里上学,干些拎包端砚、递茶倒水的活。

  • 李桂很&高枝。

    原因,来自于后世,李桂很清楚,这是赖家借着贾家的肩膀,攀上了更好的高枝。

  • &贵的母

    而且李贵的母亲还是贾宝玉的奶娘,也就是说李贵是贾宝玉的奶兄。也因为这层关系,贾母等才能放心让他当贾宝玉的长随。

  • 果他真&的!

    因为如果他真的逃出荣国府,那么他就是逃奴,荣国府一定会追捕他的!

  • 因此这&一闪而

    因此这个办法只是在李桂的脑海里一闪而过,而就在这时,月亮门花墙后人影晃动,一个纤巧婀娜的丽影出现在了月亮门边。

  • &官职,

    同时书中还有一个暗示,为了给贾雨村谋官职,林如海是给贾政写的信,而不是贾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