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鹅卵髻下的明眸蓦然亮如晨星,樱唇微启,薛宝钗微微露出了如雪的贝齿。而后她们就看到了纸张的抖动,倏忽间她们都扭转螓首看向了贾宝玉…………诗酒趁华年!这可以说是此时贾...

“呀!”

鹅卵髻下的明眸蓦然亮如晨星,樱唇微启,薛宝钗微微露出了如雪的贝齿。

而后她们就看到了纸张的抖动,倏忽间她们都扭转螓首看向了贾宝玉……

……

诗酒趁华年!

这可以说是此时贾宝玉的生活态度,而之所以敢自认为生活中充满了诗,是因为他有底气,通灵宝玉给他的底气。

通灵宝玉上可是有着‘灵’这个字的,也因此他自认比别人多了些灵气!也因此他对李桂院试中榜表现出太多的嫉妒,他还有诗词的安慰!

而现在李桂的诗却像是一把巨锥,直接锥破了他的自尊,他的骄傲,他的**,蓦然间他感觉自己什么都不是,更没有什么灵气,然后他就感觉这通灵宝玉戴在他身上真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颤抖中他猛的一下扯下了腰悬的通灵宝玉……

“不要!”“不要!”

荣国府所有人都知道通灵宝玉是贾宝玉的命根子,见此,林黛玉和薛宝钗几乎同时惊叫了起来,林黛玉更是一下子拽住了贾宝玉的袖子。

贾宝玉是任性的,特别是在贾母、王夫人跟前。但是在女孩儿跟前他又是小性子的,特别是在林黛玉跟前,因此被林黛玉拽住袖子后,他只是挣扎了一下,就停止了动作,而后流水突然涌出,哽咽道:“真是羞煞我也……”

林黛玉闻言,一边掏出帕子,一边劝解道:“这有什么好羞人的,你还不准别人比你写的好了,只是他以前是你的长随,你才觉得如此难堪。他以前也不是粗鄙不堪,差你远矣,只是认真学了,才如此。你以后改了吧!”

薛宝钗接着说道:“不苦学,心境毕竟浮华,难成大器,《伤仲永》即言此意。”

“你做诗起势极佳,但难以为继,就因如此……”

……

突然的变故把三春以及袭人、晴雯等丫鬟都惊呆了,直到林黛玉和薛宝钗劝慰之时,她们才反应归来。而林黛玉与薛宝钗如解语花般的围在贾宝玉身边,她们也插不上嘴。

但看到诗后贾宝玉居然崩溃!三春的好奇心却被浓重的勾了出来,在林黛玉与薛宝钗说话的空挡,惜春一弯腰,把飘落在地的娟纸捡了起来,而几乎同时,迎春与探春也探出了螓首……

只是一眼,一副星光点点的画面就在探春眼前展开了,‘呀……’探春轻轻的叫了一声。

于此同时,深宅大院、伎馆歌楼、寓所会所,一张张俏脸、俊颜次第的露出了倾慕之色。

……

“他们会怎样?”

竹节烛台下,李桂眼睛微微缩着——虽然已经回到了府中,但他依然有些心绪不宁,虽然拿起了《大学》,但却无法入静,最终他放下了《大学》,拿过了七弦琴……他有一种预感,他会受名声之累!

李桂不知道的是,是夜贾政大醉——翠云社写诗填词之后便是歌舞,歌舞之间自然少不了酒水。

……

三更天之时,李桂还在朦胧中,忽然听到伴鹤的呼喊声:“李大秀才,李大秀才,起来吗,老爷找你。”

李桂闻声惊起,顺势往窗口一看,却见外面依然是漆黑一片,“这才什么时候?他叫我……哦,他上朝……”心中想着,略带些忐忑,李桂一边披衣,一边回道:“这就起来。”

说完,李桂几下穿好衣服,来不及梳洗便开了门。

而门刚打开,伴鹤便两眼放着精光说道:“大秀才,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大才子!夜黑见烛灯,孤光一点萤,微微风簇浪,散作满河星!我都会背了!哦哦,快快,老爷正等你,还要上朝。”

李桂:“……”

快步走到赵姨娘的两间小屋,里面灯火辉煌,而才到院子门口,小鹊就在门口喊道:“老爷,他来了。”

“快,快让他进来!”

……

在小鹊的招手的示意下,李桂进了屋。屋子里贾政正一身便服坐在中堂正中的黑檀木八仙桌上,八仙桌上是一碗热腾腾的八宝莲子粥,一小蝶鹅油卷,三个装着酱料的小碟。

见到李桂进来,贾政宽袖一挥,对着正要行礼的李桂说道:“不要行礼了,我估摸着你还要上山,还有些事要问你,所以让伴鹤去叫了你,一切从权,来一齐吃些。”

说着说着贾政一项古板严肃的脸如春风化雨般,充满了盈盈笑意。

赵姨娘还没见过贾政这样畅心的笑脸,也没贾政这样随意而亲切的招待人,更没想到贾政居然要李桂与他同桌!她一下子呆了,当然小鹊、小吉祥也呆了。

贾政立刻察觉,转头对赵姨娘微愠道:“还不装饭!”

赵姨娘这才反应了过来:“哦哦,是老爷。”

李桂也没想到贾政居然会这样招待他……他心里有些诧异、有些感动,还有其他一些莫名的东西,但他也清楚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也不是谦让的时候,拱了下手:“长者赐不敢辞。”

而李桂刚刚坐下,贾政就说道:“不是冯贤侄,差点让你明珠暗投,既如此,你为何还要离去。”说到这里,想到冯紫英弄巧成拙,贾政一向难见笑意的脸再一次笑了。

昨晚回来的路上李桂就想到贾政肯定是要问他这个问题,而在路上他也想好了托词,尿尿、肚疼之类的……

但是看眼前贾政那张至真至诚的脸,他倒不忍敷衍了。微微想了想,李桂认真回道:“回伯父,不是我想走,而是我不愿得罪人也,这场诗会在院试之后,卫若兰又在信王身边,很明显信王欲扬卫若兰之名也,我在书院也有所听闻,我也只伯父欲扬我之名,但想来不在一时,所以考虑再三,我才离去。此等聚会,以后不去也罢。”

“哦……”

贾政这个人是迂腐方正的,也就是肚子里没那么多弯绕,这一点在《红楼梦》里体现的很清楚,他去地方上当学正,手下的随从都赚的盆满钵满的,他却要从府里拿银子,惹得王熙凤念牙……

因此他没想到这诗会里还有这般门道!再想想站在忠信王身边的卫若兰,事情也确实如李桂所言,他不禁轻轻的‘哦’了一声

而后贾政就想到李桂居然能这样看清事、识大体、知进退!又想到冯紫英居然捡了起来,弄巧成拙,又让这事何其妙也!

突然之间一股宽慰的舒畅在贾政心里勃发,他坚硬的眼角突然松弛,一股温存的笑容蓦然流出,轻轻点了点头,贾政说道:“贤侄所言极是,那种场合以后不去也罢,贤侄老成持重,很好、很好。”

没想到贾政居然能听进李桂的话,还很赞同!想想贾政平时在她们面前说一不二的做派,赵姨娘、小鹊、小吉祥眼睛里光韵闪烁……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134)

我要评论
  • 那里上&端砚、

    现阶段他的工作主要是陪贾宝玉去贾代儒那里上学,干些拎包端砚、递茶倒水的活。

  • 贾宝玉&这层关

    而且李贵的母亲还是贾宝玉的奶娘,也就是说李贵是贾宝玉的奶兄。也因为这层关系,贾母等才能放心让他当贾宝玉的长随。

  • 府捆梆&赖家的

    而精明的赖嬷嬷为了更深的和荣国府捆梆,更是创造了一套理论——赖家的富贵都是来自于荣国府。

  • 逃脱既&赖家的

    而至于逃脱既定命运,不当树倒猢狲散中的猢狲的方法,在《红楼梦》里也隐约提到了,这个方法就是赖家的方法。

  • 到另一&续荣国

    李桂在心里喃喃了句,随即心里想到另一个摆脱既定命运的办法,那就是延续荣国府的荣华,荣国府不倒,他自然不倒。

  • 讲是主&安享尊

    第二种现象就是优待奴仆,用冷子兴的话讲是主仆上下安享尊荣,王熙凤也说过咱家只有进人的,林黛玉进府见丫鬟仆役所穿皆是绫罗绸缎也能显示出来。

  • &信,而

    同时书中还有一个暗示,为了给贾雨村谋官职,林如海是给贾政写的信,而不是贾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