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政一听就明白梅知孚说的是李桂中榜的事,而事儿前段时间了成了贾政的洋洋得意之笔,但是他但是边抱拳,边谦虚着低声回道:“知孚兄谬赞了,我后来而已会觉得此子有礼勤奋好学,没想起他竟然中了!想来此子福缘是底蕴。”紫禁城严格禁止喧闹,因为贾政的声音也很小。“紫禁城禁止喧哗,所以贾政的声音也很小。。...

贾政一听就知道梅知孚说的是李桂中榜的事,而这事最近已经成为贾政的得意之笔,不过他还是一边拱手,一边谦逊着小声回道:“知孚兄过奖了,我当时只是觉得此子有礼好学,没想到他居然中了!说来此子福缘也是深厚。”

紫禁城禁止喧哗,所以贾政的声音也很小。

“哦……”

没想到李桂中榜还牵扯到福缘,梅知孚眼睛一张,问道:“存周兄,此子有何福缘。”

贾政性格迂腐,但迂腐里往往有耿直的一面,如实回道:“此子考前居然压中了那道大题。”

押准大题这样的事在士林看来确实是福缘不小,因此梅知孚闻言愣了一愣,这才微笑着点头,继续小声道:“此子福缘确实不小,不过此子还有一桩福缘等他。”

“哦……”贾政眉头抬了抬,这次倒令贾政奇怪了。

而梅知孚这时已继续说道:“昨日我在信王爷那里做客,中途谈起存周兄之事,信王爷很感兴趣,想见一见那李桂,让为兄传话于你希望月末开社之日时,存周兄能带去一见。”

红楼世界里与曹公参考的康乾背景不同的是泰宁帝只有六子,分别是忠顺王、忠仁王、忠义王、忠礼王、忠智王、忠信王。

在这六位王爷中,忠信王人物风流,最喜欢诗词歌赋,结交士林,当然也得到了士林的喜爱。

也因此忠信王也结了一诗社,名曰翠云社,社址就在翠云楼,因为他的影响翠云社里墨客骚人比比皆是,当然也鱼龙混杂,权臣显贵充斥其中,同时因为忠信王的地位,翠云社成为才子骚人的梦想之地。

没想到忠信王居然要见李桂,贾政眉头猛然一挑:“这倒真是此子的造化!”

“此子诗词造诣如何?”随后梅知孚又问道。

贾政看过李桂的习文,但里面并没有诗词,不过院试第一天考试内容有诗词,李桂既然中了榜,那么在贾政想来李桂的诗词水平可能不好,但也不应该特别差,因此,贾政回道:“应该还过的去。”

梅知孚是贾政的至交好友,听贾政的话就知道李桂的诗词水平不会太高,于是委婉道:“少年人长长见识也是好的。”

而他话音刚落,“咯吱吱……”沉重的黄铜圆钉大门响了起来……

……

刘子山之所以选择设宴太白楼,是因为太白楼离应天府很近,也够大,有能够容纳一百名生员的席位。

给了王荣一两碎银子让他自行吃食后,李桂上了太白楼,然后随意选了一个房间坐下。

房间里十人一席,寒暄、介绍后,李桂能明显的看到原本还热情洋溢的脸渐渐变的冷清。

李桂能够明白这些人的心理,这些人正是春风得意、眼高于顶之时,对于他这样的出身,他们有些膈应,也是出于忌讳,他们是不想与他交往的。

对此,李桂倒是无所谓,只是心里感叹这世界太以出身看人,竟没有一个有格局、有眼光的。

但转而一想,后世何尝不是如此!雪中送碳者稀,锦上添花者多!

酒菜上来,三巡过后,其余九人话渐渐多了起来,谈话的内容不离风花雪月,要么是某某社谁谁新出一词,得明月楼头牌夏翠微仰慕,共度一宿;要么就是某某社谁谁一诗令信王爷惊赞赏银百两;要么就是某某社何时开社之类的话题。

而对于结社李桂并不陌生,《红楼梦》里林黛玉、贾宝玉等人都结了海棠社,还正儿八经的去向王熙凤要活动经费。这么小的圈子都结社,可以看出红楼世界里结社是多么正常!

不过这种因诗词而结成的社团,可能是灵魂来自后世,由于时代的隔阂,李桂的兴趣并不大,可以说很小。

而实际上由于受现代语言的熏陶,李桂做诗学词的能力并不怎么样,也因此他对古典诗词的兴趣也不高。

当然,最主要的是心态,他并没有这个闲情逸致!

其余九人随意聊着,可能见李桂不声不响,他们的声音逐渐的放开了,斛筹之间,场面渐渐的热闹了起来。

于喧哗处独自萧瑟,李桂本想起身离开的,但恐刘子山还有其他的安排,因此留了下来。

不过刘子山并没有安排什么,而是和教谕于立新一起走这桌、窜那桌,一直喝到下午。

当李桂和王荣回到荣国府时,太阳已经西斜了……

从西便门入府,一直望东,转过三个拐角就是李桂的院子,“老夫就知道汝绝非凡品!”刚刚转过最后一个拐角,一个略带苍老的声音就蓦然响起。

声音突兀,李桂吓了一跳,抬头看时,却见单聘仁青衣濮巾,正站在他院落的门口,向他含笑而望。

“先生好,可来一叙。”

虽然单聘仁名字不好听,但李桂却知道单聘仁是有些本领的,最起码很擅于控制场面,而且最初还帮过他,因此李桂对他有些好感,出言相邀。

“好。”单聘仁慨然而应。

……

而此时贾政也回到了府里……路上他曾想让李桂准备准备,但转而一想,开社时所选的题目或者咏物,或者应景,并无一定的章法,要是让李桂准备了却没用到,贾政又觉的有些丢脸面,因此对于让不让李桂准备他有所迟疑。

而回到府里,贾琏立即找上了他。他平素就不喜欢这些俗事,但作为决策者之一,有些事情是必须经过他的同意的!被修建园子中杂七杂八的事一闹哄,他也没了让李桂准备的心情。

……

而在此时李桂正和单聘仁对饮着,因为年龄阅历和清客这个职业的缘故,单聘仁不仅见多识广,而且极为健谈,丹法口诀,官场轶事,民间风俗,绿林奇事等随口即来。

李桂本意是敷衍一下单聘仁的,但随着单聘仁的讲述却入了迷……

……

“盗亦有道,所谓七抢八不抢,你知道为何不?”

“为何?”

“第一,贪官必抢;第二贪污吏必抢;第三,奸商必抢;第四霸凌者必抢……”

“那八不抢为何?”

“八不抢者,第一秀才考生不抢;第二和尚道士不抢;第三妇孺不抢;第四……”

“秀才、和尚为何不抢?”

“不抢秀才、和尚是盗贼们为后路着想,秀才们都是当官的苗子,而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盗贼们大多会被捕,秀才们同年、同乡的又抱团,为后路计,盗贼们一般不抢秀才,而且秀才往往没有几两银子,所以为兄我一旦出门都是那身半旧青衣,嗝嗝……”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374)

我要评论
  • &工作的

    不过在李贵身上没有引申,他实际上就是贾宝玉的私人奴仆,工作的主要内容就是贾宝玉出门时听贾宝玉喝使,给贾宝玉办杂事的。

  • 仆上下&安享尊

    第二种现象就是优待奴仆,用冷子兴的话讲是主仆上下安享尊荣,王熙凤也说过咱家只有进人的,林黛玉进府见丫鬟仆役所穿皆是绫罗绸缎也能显示出来。

  • 同点,&聚,借

    而是贾宝玉的长随又是他与寻常仆役的另一个不同点,贾宝玉可是荣国府星光之所聚,借他的星光,他也是很引人注意的,他要是跑了,荣国府肯定不会毫无波澜……

  • 李桂觉&条件并

    而至于各自的因素,李桂觉得这具躯体的条件并不比赖尚荣差多少!

  • 回纹窗&三天了

    回纹窗格后,透过窗缝,看着月牙门上探出的嫩绿的梅枝,李桂心里轻轻的叹了一声——三天了,他终于接受了他成为李贵的现实!

  • 、厚道&是贾政

    放了赖尚荣,助赖尚荣为官,可以使荣国府得到‘宽仁、厚道’的名声,这个名声是荣国府,也是贾政所想得到的。

  • 雨村谋&信,而

    同时书中还有一个暗示,为了给贾雨村谋官职,林如海是给贾政写的信,而不是贾赦!

  • 要是平&以前都

    当然,要是平常的奴仆跑了,或许荣国府不会兴师动众,但是李贵的身份不同,首先他是家生子儿,也就是说他父母以前都是荣国府的仆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