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李桂现在但是是个副校长,却从来没有离开了过三尺讲台,但是他不能够将《射雕》原字原文讲出,但《射雕》里面的故事情节他早以所熟能详,再用他多年听课锻练出的口才讲出,就算的扣人心弦。听课原本是要引起学生的兴趣。因而没讲几段,贾宝玉再手放到膝盖上,拖讲课本来也是要引发学生的兴趣。。...

而李桂以前虽然是个副校长,却从没离开过三尺讲台,虽然他不能将《射雕》原字原文讲出,但《射雕》里面的故事情节他早已熟知能详,再用他多年讲课锻炼出的口才讲出来,照样的扣人心弦。

讲课本来也是要引发学生的兴趣。

因此没讲几段,贾宝玉就手放在膝盖上,拖着腮,渐渐的入迷了,后来马车的颠簸起伏他也感觉不到了。

“吁……”

直到车窗外传来王荣的勒马声,贾宝玉才如梦方醒,‘哦’的一声,挺直了腰。

几乎是同时马车停下,下一刻就车外就传来周兴献媚强调的声音:“二爷,到了。”

贾宝玉没有理会周兴,而是啧巴了一下嘴,好像有肉香绕齿一般,然后一边起身,一边目光煜煜的问道:“大兄,还有下文吗?”

看贾宝玉这幅样子,倒让李桂想起了他初读《射雕》时的急迫劲,那时正是高中,学业繁忙,但他也挑灯夜读,一口气读完,并暗中学着书中的人物行事。

“看来对他可能也有用……”

心头默念着,李桂一边掀着车帘子李桂,一边回道:“有,还有一些。”

“那路上再讲。”贾宝玉的声调不由的高了。

“嗯。”

……

下了马车,进了大门怜香与玉爱就婀娜多姿的迎了上来。

进入学堂之后,李桂照例在他角落里书案前坐下,随意看着众人嬉闹……

没过一阵子,一声苍老的咳嗽声响起……

在讲台坐定后,贾代儒打开了诗经,线摇头晃脑了两下,如引甘醇一般,然后才说道:“跟我念,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是刈是濩,为絺为綌,服之无斁……”

在是诗经第二篇《葛睪》……李桂决定下次和贾宝玉一样,等月末时再来。

……

傍晚时分,下了学,上了马车,坐定之后,贾宝玉便急迫迫的说道:“大兄,快讲、快讲。”……

……

到了府门,下了马车之后,贾宝玉照例问道:“大兄,还有没有?”

察己可以知人,看贾宝玉的样子,他是想一口气听完,但书这东西看着快,讲我来却慢,李桂记得以前听梅先生的评书,一部《隋唐演义》听了好几个月!

而且潜移默化吗,就是要慢,他又不急,倒是急于复习、备考。

于是笑道:“还有一些,只是不多了,回头等我听了再讲与二爷听。”

闻言,一抹失望之色出现在贾宝玉的脸上,但随即就被期盼之色覆盖:“好,我等着。”

“嗯。”

李桂拱了下手,转身而去。

……

夕阳晚照中,贾母两间小屋前,鹦鹉架上的鹦鹉正在跳来跳去,贾母的屋子里也很热闹,王夫人、邢夫人、王熙凤以及三春、几位姨娘都在。

此之谓晚定。

虽然贾母省了贾赦、贾政的晨昏省定,但其余人的省定却没有省,原因,贾母本来就是一个爱热闹的人!

当然可能也有年龄的缘故,一般来讲,越是年纪大的人越是害怕孤独。

屋子里珠光宝气、花红柳翠、香气腻人,贾宝玉进屋环揖见礼了一圈之后,就被贾母拉到了身边,随后贾母就温和的问道:“玉儿,今天可好?”

“奶奶,好的狠!”

“今天学的什么?”

“葛覃。”

这时王熙凤前探着风骚的身子,手帕遮着红唇,插科打趣道:“你说这宝玉,真是怪了,在老祖宗面前嘴巴巴的,到了二叔跟前就结结巴巴的。”

“二嫂。”

贾宝玉闻言愤然了一句,但随即就笑了,一屋子的人也笑了。因为快到晚饭时点的缘故,众人鱼贯请安离去,没一会儿屋子里就剩下了贾宝玉和三春以及她们的鸳鸯、麝月、晴雯等丫鬟。

随后贾母在鸳鸯的扶持下如厕,而贾宝玉喜欢在闺阁厮混,自然也喜欢讨好女孩子,趁着这个功夫,贾宝玉对三春笑道:“今儿个我听了个故事,特别有趣,回头我讲给你们听。”

晚间无聊,贾宝玉经常到三春处玩耍,玩些解解九连环、投壶之类的游戏。

白头宫女在,闲话说玄宗,深宫无聊,深闺也差不多,闻言,惜春清秀的小脸立刻抬了起来,如同远星般清透的眼睛亮了起来:“二哥哥,什么故事?”

“晚上,你就知道了……”

说着贾宝玉回味似的‘啧啧’了两声,继续说道:“当真是好故事。”

……

在贾母处吃过晚饭之后,三春起身向贾母告辞,而贾宝玉也随之站起,对贾母说道:“我去二姐姐那里玩一会。”

贾宝玉常年在闺阁中随意厮混,贾母早已此以为常,慈祥的点了点头。

三春的房间都在贾母房间的西侧,三栋两间的小屋错落在紫薇树下,各有一个小小的院落。

可能是因为迎春年长的缘故,也可能是迎春性子柔弱让贾宝玉感觉随意,总之平时贾宝玉等人常常在迎春处玩耍,今天也不例外。

描金桌几,黄盆铜镜,棱花宝瓢,迎春房间里的布置中规中矩,如果说有什么特点的话,那就是喜红色多了点。

四人坐定之后,惜春便笑道:“二哥哥,什么好故事,说来听听。”

自家兄妹,贾宝玉也不做什么噱头了,‘嗯’了一声,开口道:“大宋年间,钱塘江畔有一处村子,叫牛家村,村子前有一排乌桕树……”

以贾宝玉的能力自然不能像李桂那样把故事叙事的声情并茂,井井有条,但是小说的架构他是能讲出来的,而小说最扣人心弦的地方就在于架构!再加上新鲜的故事情节,江湖这个新鲜的世界,和所有初闻者一样,没过一会儿,不仅三春沉浸了进去,司棋、待书、入画等也是如此。

高台红烛下,一张张静谧的俏颜;偶尔轻眨的睫毛,却不因忽来的夜风……

……

“段天德大吃一惊,凑眼从门缝中张望,见是一个相貌奇丑的矮胖子和一个美貌少女……”

下午的路上李桂就讲到这里,贾宝玉讲到这里自然也停了下来。众人犹自不知,都瞧着贾宝玉静静等待,直到贾宝玉伸手去茶几上端茶,众人才清醒过来。

“二哥哥没有了吗?!”

坐在弹墨锦墩上,惜春两只细小的胳臂托着香腮,罗袖微落,露出雪白的皓婉。说话之间,小小的螓首已从雪白手掌上抬了起来,惋惜、期盼之色溢于言表。

随意说一下,明天起双更,时间大概在白天中午,晚上七八点钟。另外,想了一下,觉得额还是写清楚些,所以添了些内容,在最后几段,喜欢的可以看看。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318)

我要评论
  • 因素,&不比赖

    而至于各自的因素,李桂觉得这具躯体的条件并不比赖尚荣差多少!

  • &贵,那

    这句话反过来的意思是赖家越是富贵,那么荣国府变肯定越是繁华!

  • 荣国府&名声的

    荣国府是很在意名声的。其实在意名声的不仅仅是荣国府,而是整个上层!

  • 现阶段&作主要

    现阶段他的工作主要是陪贾宝玉去贾代儒那里上学,干些拎包端砚、递茶倒水的活。

  • 李子树&贵的命

    但是曹公还是用隐喻的笔法给出了李贵的命运,民间谚语桃养人、杏害人,李子树下埋死人,而贵谐音为鬼,因此李贵的命运一目了然。

  • 者说贾&。

    同时李桂还明白荣国府之所以助赖尚荣为官,还有荣国府,或者说贾政为名的缘故。

  • 这是赖&更好的

    原因,来自于后世,李桂很清楚,这是赖家借着贾家的肩膀,攀上了更好的高枝。

  • 的逃出&一定会

    因为如果他真的逃出荣国府,那么他就是逃奴,荣国府一定会追捕他的!

  • 容就是&杂事的

    不过在李贵身上没有引申,他实际上就是贾宝玉的私人奴仆,工作的主要内容就是贾宝玉出门时听贾宝玉喝使,给贾宝玉办杂事的。

  • 净了纤&,蓊蔚

    一场春雪过后,虽然花木的枝丫还带着冬天的残白,但融化的雪水洗净了纤尘,芽眼处的鹅黄嫩绿已经显露了出来,晨曦中,蓊蔚洇润之气暗腾,春意欲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