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桂不想在义学里浪费了时间,他很清楚他浪费了不起。而见李桂答应下来,旁边的周兴眼睛一咕噜,心道:“嘿嘿,回过头我对王荣说,让他明日不需要到车……”……第二团一大早,晨露犹浓之时李桂便出来了,做了几个俯卧撑,他就听见了有些很沉重的脚步声……吃过春杏送去的早点之而见李桂答应,旁边的周兴眼睛一骨碌,心道:“嘿嘿,回头我对王荣说,让他明天不用出车……”。...

李桂不想在义学里浪费时间,他清楚他浪费不起。

而见李桂答应,旁边的周兴眼睛一骨碌,心道:“嘿嘿,回头我对王荣说,让他明天不用出车……”

……

第二团一早,晨露犹浓之时李桂便起来了,做了几个俯卧撑,他就听到了有些沉重的脚步声……

吃过春杏送来的早点之后,贾环便向西便门走去。他要去买院试的书籍,至于院试考什么,中文系毕业的他还是有些历史知识的,知道院试的内容不外乎《圣喻》、《四书》、《五经》之类的,以及辅助的《朱子集注》等。

不过为了精确些,李桂决定到书店时向伙计问一下,他认为这些人是专业人士为了推销书籍,府试考什么,他们一定知道。

走出偏门,又行了大约一里,嘈杂之声传来,熙熙攘攘的红尘……

……

到中午时分,李桂买了一堆书回来了……此后他便开启了狂读模式,一如以前的高考前昔。令李桂感到欣慰的是他的记忆力并没有减退,可能是身体年经的缘故,他觉的他的记忆力好像比以前还要好些!

……

如此,时光匆匆而过,不知不觉间时间到了三月中旬,莺飞草长之际,荣国府已经变的郁郁葱葱。

而在三月十五这天傍晚,贾宝玉派了茗烟过来,说他明天要上学堂。

这是贾宝玉上学的规律,每月月中、月末的去两天。

第二天一早,和上次一样,和王荣扯了几句闲话,不过马车的问题王荣没提,毕竟他的马车的服务对象是贾宝玉等荣国府上层人物,没有这些人的安排,他也不敢擅自使用马车,而才谈了几句贾宝玉和周兴就走了出来。

李桂和贾宝玉打招呼时,周兴阴沉的瞧了李桂一眼。他已经从春杏的行动中,知道了李桂最近没去学堂,他本想用这点做做文章,比如向贾政检举之类的,可又怕这样做会殃及贾宝玉,进而殃及他一家人。那样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但明明抓住了对方的纰漏却不能作为,这让他很阴郁。

不过贾宝玉却不知道李桂没去学堂,上了马车,坐定之后,他随意问道:“大兄,二爷爷讲到哪里了?”

没去上学这事,李桂不想对贾宝玉隐瞒,他知道讨好贾宝玉的人特别多,早晚他会知道,因此,拱了下手,李桂也随意的回道:“二爷,我最近也没去学堂。”

李桂已经向贾宝玉吐露过志向,贾宝玉本以为李桂会去学堂好好上课,没想到……

“额……”贾宝玉呆了一下,随即问道:“你为何不去?“

“此时去未为晚也。”李桂回道。

身在其中,贾宝玉很明白李桂话里的意思,他蓦然笑了,不知不觉中感觉李桂亲近了些,一笑之后,又随意问道:“大兄近来何为?”

“不过读读书……”

说到这里李桂突然灵机一动,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哦……还去天桥听了个故事。”

贾宝玉是最喜欢杂书的,闻言立刻把身子一探,好奇的问道:“什么故事?”

“《射雕英雄传》。”

贾宝玉自然没读过这本书,闻言好奇的‘哦’了一声,说道:“大兄,讲来听听。”

“好。”

应了一声,李桂开口道:“钱塘江浩浩江水,日日夜夜无穷无休的从临安牛家村边绕过,东流入海。江畔一排数十株乌柏树,叶子似火烧般红,正是八月天时。村前村后的野草刚起始变黄,一抹斜阳映照之下,更增了几分萧索。两株大松树下围着一堆村民,男男女女和十几个小孩,正自聚精会神的听着一个瘦削的老者说话。那说话人五十来岁年纪,一件青布长袍早洗得褪成了蓝灰色。只听他两片梨花木板碰了几下,左手中竹棒在一面小羯鼓上敲起得得连声。唱道:“小桃无主自开花,烟草茫茫带晚鸦。几处败垣围故井,向来一一是人家。”……”

李桂之所以给贾宝玉讲《射雕英雄传》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他内心的规范,做事的原则促使他这么做——对于品行不好的学生,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他总是忍不住想教育一下。

另一个原因是有种报恩的心态,还是那句话,不论如何,李桂心里清楚荣国府现在供着他吃穿,还供着他上学,确实是有恩于他,他不是个没良心的人!

而还不仅仅是这些,最让他觉得他必须报恩的是贾政让他入学,他清楚这对贾政来讲,可能只是些微的小事,但是在这个时代中,对他而言却是一大步!

对于这一大步,没有良知的或许不会想报恩的事,但有良知的若是不报,那么他就难以安心,而心若不安,在哪里都会过的不快活,严重者时时受心魔困扰,甚至自杀!

当然他也清楚在现在的情况下即使改变了贾宝玉也无法挽救荣国府的江河日下。

荣宁二府的败落,李桂不认为是经济问题,欠债千万又如何,皇上一句话就能给补上,所以荣宁二府的败落归根结底是政治问题,也就是站错了队!

而改弦易撤却不是现在的贾宝玉能办到的。

《红楼梦》里说的明白,漫言不屑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也就是说重大问题出在宁国府身上,贾宝玉即使改变了,以他的身份也够不着;够着了,贾政也不会听。

当然李桂也清楚无法借此改变他的命运,但他认为这样做或许能改变贾宝玉的思想,以后不会出家为僧,如此贾政也可以避免离子之伤,也算是他对荣国府的报答。

至于第三点,则是途中和贾宝玉枯坐太过无聊,这一点只能勉强算个原因。

当然这里面还有更深的原因,李桂认为只要跳出荣国府,为了避免政治立场被荣国府绑定,他应该断绝和荣国府的一切联系,所以为了心安,恩情要早还。

而之所以用讲故事的方式去影响贾宝玉,则是因为李桂认为这是现在最可行的办法了!不然他能怎么办,给贾宝玉讲经文、讲道理;呵斥贾宝玉;打贾宝玉;在现在简直是天方夜谭!所以只能用讲故事的方式对贾宝玉潜移默化了。

至于能对贾宝玉潜移默化到什么程度,这一点李桂并不在意,能影响就好,没影响拉倒,反正尽力了,他心安即可。

而之所以选择《射雕》,李桂其实是有过一番考虑的,选择《射雕》是他针对贾宝玉的性格做出的选择。

首先贾宝玉的性格很是女性化,所以铁马秋风、快意恩仇的武侠小说是想改变他的首选。

其次贾宝玉成于闺阁,而且喜欢在内宅厮混,这就需要扩展他的世界,《射雕》在这一点上也很合适,《射雕》里不仅有儿女情怀,更有江湖恩怨,家国纠纷。

而最重要的一点在于李桂认为郭靖的性格可以作为贾宝玉的镜子,郭靖有担当、有责任感,遇事不避缩,李桂认为这正好是贾宝玉缺少的。

武侠小说源远流长,《史记》中的刺客列传,唐代的传奇,比如《越女传》;以及后来的《隋唐英雄传》、《三侠五义》等等这些都是武侠小说的源头,向来为世人所喜爱。

而《射雕》与以上相比,一个‘新’字是稳稳的站的——以上哪个不是流传了千年,也被人听了千年。

第二点不同在于设定的新颖,《降龙十八掌》、《九阴真经》、《易筋经》、《九阴白骨爪》等等,初看者哪个不感到震撼,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世界!

第三点不同在于情节,《射雕》情节的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也不是早期的小说能比的。

当然李桂给贾宝玉讲故事还有一点私心。

出门买了趟书以及纸张之后,李桂发现学习不易,其余的不讲,仅仅纸钱就够他喝一壶的——好的宣纸一大张三十文,差的纸张也要七八文,这一天三四张是易事,如此仅仅纸钱一月就得一两多银子。

而李贵遗留下的银子只有二十来两!他的月例只有一两银子,以后他这样读书,暂时既不可能用正经方法搞银子,也不可能用原来李贵的方法去偷偷摸摸,所以他只能用这个方法,希冀通过贾宝玉来影响后宅,从而达到他进后宅讲故事的目的,或者说赚银子的目的。

毕竟贾母是个文艺老青年,可以连听一个月的大戏,而且给戏子们赏赐丰厚,甚至以后还花银子养了一帮戏班子。

而李桂也觉得这样并不有什么难为情的,孔子都曾说过吾也曾低且贱,然后做了吹鼓手,在红白事上吹笙。

人因时而动也!

只是李桂不知道贾宝玉能不能做到这一点,或者说什么时候做到这一点,但总之要尝试一下。

至于获得里面美女的青昧,李桂是冷静的,能看两眼就不错了,其他的就不要去想了!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98)

我要评论
  • 这个道&,一是

    这个道理贾母很懂!因此荣国府里有两种现象特别明显,一是规矩,这个不用多谈,从贾宝玉与贾政的关系,贾宝玉与贾环待遇的区别就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

  • 政为名&的缘故

    同时李桂还明白荣国府之所以助赖尚荣为官,还有荣国府,或者说贾政为名的缘故。

  • 在一定&边的臣

    之所以如此注意名声,是因为在封建社会里名声在一定程度上是他们的护身符,毕竟皇上也不喜欢、也不希望自己身边的臣子臭名昭昭,影响他们高大上的形象,除了个别皇上别有用心之外。

  • 不仅仅&是荣国

    荣国府是很在意名声的。其实在意名声的不仅仅是荣国府,而是整个上层!

  • 具体交&红楼梦

    《红楼梦》里并没有具体交代李贵的命运,这是因为李贵在《红楼梦》里只是一个小人物的缘故。

  • 他的工&作主要

    现阶段他的工作主要是陪贾宝玉去贾代儒那里上学,干些拎包端砚、递茶倒水的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