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马车,步入学堂,怜香与玉爱就婀婀娜娜的迎了上去,这样的姿态让李桂心里没由来的厌恶,只得眼不见心不烦为净,扭过了头,谁知转头间却看见贾宝玉一脸的绚烂。恐怕前面的点拨都尽付了流水,李桂心头微凉,向着贾宝玉拱抱拳,地说:“我去先生那里说一下。”“嗯估计前面的点拨都付与了流水,李桂心头微凉,向着贾宝玉拱拱手,说道:“我去先生那里说一下。”。...

下了马车,进入学堂,怜香与玉爱就婀婀娜娜的迎了上来,这样的姿态让李桂心里没由来的厌恶,只好眼不见为净,扭过了头,谁知扭头间却看到贾宝玉一脸的灿烂。

估计前面的点拨都付与了流水,李桂心头微凉,向着贾宝玉拱拱手,说道:“我去先生那里说一下。”

“嗯。”贾宝玉一脸笑意的看着怜香与玉爱,对李桂的话,只是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

……

贾代儒的房子就在学堂的后侧,三间木结构的小青瓦房,院落东侧有一口井,井边有一颗曲曲折折的老柳。

当李桂进去时贾代儒正拿着一根嫩柳条刷牙,明媚的晨光照的他那一口老牙漆黑发亮。

李桂的脚步声惊动了他,他只是侧头看了一眼,便继续低头刷牙——让李桂入学的事情,贾政已经让林之孝传告给他了,以他的年龄,很多事情已经影响不到他的心境,李桂这件事也不例外,没有影响到他苍老的心境,觉得只是多个学生而已。

“先生,老爷让我进学,还请先生以后照顾一二。”

到了贾代儒跟前半丈处之后,李桂一边行礼,一边说道。说话之间,手一抬,两块碎银子出现在了他的手掌里。

之所以这样做,是李桂昨夜思索的结果,他想尽快脱离荣国府,因此他想参加今年的秋闺之试,他认为他是有这个实力的,毕竟前世也是本科毕业,上了二十多年学,又是中文系,并且毕业后一直在学校教学,可以这么说他一直没离开过课本。

但是贾代儒是个麻烦,老先生教书讲究书读百遍其义自见,慢腾腾的吓死人,你月初学了一篇经文,到月中去他还是再讲这篇经文。李桂估计这也是贾宝玉逃学的原因!

而时不我待,李桂清楚这样的节奏绝对不适合他——他要参加秋闺之试,必须自学,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而他当然也有自学的能力!

而为了防止贾政向贾代儒问起他的出勤情况,他就必须这么做。

当然《红楼梦》里也暗示过贾代儒其实也喜欢学生这么做,弄点家用酒钱。贾瑞甚至在背后暗中怂恿族学弟子这么做。

“好……哗……”

下一刻井水像欢泉一般从贾代儒的口中流了出来,那一口黑牙,因为水渍的缘故,在阳光的照射下居然像黑曜石一般闪闪发光。

“咳咳……呵呵,好,你把那张案子搬过去,堂角有蒲团……”

说话之间,贾代儒一转身向放下走廊指去,那里有一张旧案,只是长袖拂起之时,李桂手里的银子蓦然不见。

“且,放在最后一排。”

看李桂的身材比较高大,贾代儒又温和的笑着补充了句。

“是。”

……

和所有的学堂一样,在上课之前总是闹哄哄的,不过当李桂扛着书案进来的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不自觉的落在了他的身上,贾宝玉除外。

“又有谁来了?”

此时贾政让李桂入学的时还没有完全传出去,府外的大多还不知道,金荣的性子娇盛,见此,大声问道。

他没想到李桂是来学习的,还以为李桂是给某位新来的学生搬椅子的。

“没有谁,就是他,是我爹让他入学的。”前排的贾环回道,他在府中,自然知道。

众人都是认识李桂的,只是没想到贾政居然会让一个奴役入学,和他们同居一室!

这时人的等级观念还是极强的,诧异之余,贾菌、贾琮等大多数心里都有些不自在,有的心里甚至有被侮辱的感觉。

而这时李桂已经把案子搬到了最后排。最后排只有一个案子,金荣的案子,放在中间,李桂搬着案子,来到后排后把案子放在了金荣的左侧。

这个学堂是贾氏一族的义学,金荣是外人,仰仗他姑丈贾敦他才进来的,但心里不免有寄人篱下、低人一等之感,而现在李桂把案子放在他的案子旁边……

“竟视我如仆役!”

刹那间一股被羞辱的感觉在他心里油然而生,而他的性子又比较娇盛,想到这里心里那股怒火就要发作,只是他父母时常交代他不可在学堂惹事,他的靠山薛蟠还没来,又顾忌贾宝玉,因此他强忍怒火,瞥了贾宝玉一眼,随即秀美的脸上一脸厌恶之色,口中小声愤然道:“区区一贱仆,也配与我为邻……”

说着伸脚把案子一踹,踹到了另一侧。

金荣这样明显的表情动作自然全落在了李桂的眼里,包括他投向贾宝玉的一瞥。

从《红楼梦》书中李桂是了解金荣这个人的,倚仗自己的秀美,他本想像怜香、玉爱一般讨好贾宝玉,奈何贾宝玉不喜欢他娇盛的性子……他因此嫉恨,直到薛蟠来了之后,他有了靠山,然后去找贾宝玉的麻烦,这才有了《红楼梦》第八回,贾宝玉的书童茗烟护主,大闹学堂。

而对于金荣的这些讽刺李桂并不想做什么动作,以他的心里年龄,金荣的所作所为在他看来只不过是少年意气而已,争之无意,涂伤大雅。

“一个卖屁股的……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离我远些正好!”

不为小事萦怀抱,心中一哂,李桂盘膝坐下,这时学堂外传来了一声苍老的咳嗽声……

……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贾代儒教学的方式很简单,就是一个字‘读’,他读完,然后他再读,让你跟着读,然后再让你读……

课堂中间有小小的休憩时间,不过固于原来的身份,众人是不会找李桂说话的,倒是有人瞧着他,交头接耳的嘀咕着,偶尔‘嘿嘿’两声。

李桂很清楚他们‘嘿嘿’嘀咕的什么,对于这些他没有在意,没人打扰更好,只是贾代儒的教学方法让他感觉如负山之重。

中午时分周兴热了食盒里的饭,招呼贾宝玉进餐,他没有招呼李桂,不过贾宝玉却知道麝月是吩咐厨里多装些饭菜的,于是招呼了一下李桂,只是随后贾宝玉又招呼了怜香和玉爱……

看着怜香与玉爱媚行烟视的样子,李桂决定以后自己准备份饭菜。

放学大约是在下午四点左右的时候,李桂和贾宝玉一起上了车,贾宝玉上车后就默默出神,不知在想什么,只是偶尔掀掀车帘,李桂也不想没话找话说……

而对于李桂点沉闷,贾宝玉实际上没什么感觉,

一直快到二门时,贾宝玉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大兄,我明天不去了……你……自便。”

“嗯,好。”李桂点了点头。

……

李桂明白贾宝玉那句自便的含义,他虽然不去,但为了他不受贾政的训责,他是希望他能去的。

但他不去,却要别人去,这样的话他不好意思说出口,所以才有了个‘自便’。

不过李桂是当真‘自便’了。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227)

我要评论
  • 见丫鬟&仆役所

    第二种现象就是优待奴仆,用冷子兴的话讲是主仆上下安享尊荣,王熙凤也说过咱家只有进人的,林黛玉进府见丫鬟仆役所穿皆是绫罗绸缎也能显示出来。

  • &也不过

    而此时距离贾家败落也不过三五年的观景,这样的命运,未来这样的短促,也让李桂不得不感叹时光之匆匆,韶华之易逝。

  • 不过在&主要内

    不过在李贵身上没有引申,他实际上就是贾宝玉的私人奴仆,工作的主要内容就是贾宝玉出门时听贾宝玉喝使,给贾宝玉办杂事的。

  • 讨赏钱&笔……

    如果被人认出,大概只有两种结局,要么被送回荣国府讨赏钱;要么应了曹公的隐笔……

  • 是他们&上的形

    之所以如此注意名声,是因为在封建社会里名声在一定程度上是他们的护身符,毕竟皇上也不喜欢、也不希望自己身边的臣子臭名昭昭,影响他们高大上的形象,除了个别皇上别有用心之外。

  • &。

    所谓的长随本意是官人家的奴仆或奴隶,后来引申成为一种职业,带有帮闲和助理的意思。

  • 并没有&的缘故

    《红楼梦》里并没有具体交代李贵的命运,这是因为李贵在《红楼梦》里只是一个小人物的缘故。

  • 而至于&,在《

    而至于逃脱既定命运,不当树倒猢狲散中的猢狲的方法,在《红楼梦》里也隐约提到了,这个方法就是赖家的方法。

  • 变成给&茶倒水

    由传道解惑之师瞬间变成给学生提茶倒水的……李桂不能不感叹乾坤易转,梦醒无常!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