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滚金云涌出朝霞之光的时候,荣国府完全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喧嚣。但是贾政的决定让李桂有了改变,但浪花太小,荣国府并也没什么变化。吃过早点后,按照贾宝玉的安排,背上贾宝玉送的书包,李桂去了偏门。此时车夫王荣早以赶着马车在大门的石狮子旁边等侯,见李桂吃过早点之后,按照贾宝玉的安排,背上贾宝玉送的书包,李桂去了偏门。。...

滚滚金云涌出朝霞之光的时候,荣国府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喧嚣。虽然贾政的决定让李桂有了改变,但浪花太小,荣国府并没有什么变化。

吃过早点之后,按照贾宝玉的安排,背上贾宝玉送的书包,李桂去了偏门。

此时车夫王荣早已赶着马车在大门的石狮子旁边等候,见李桂出来,立刻三步并作两步,蹦到了李桂的跟前,紧接着带着棱角的脸上涌出了笑意,口里快速的说道:“贵哥,没想到你这样出息,我就知道你是有出息的,老爷一定会那个什么识珠……贵哥,你以后发达了可别忘了提携我。”

王荣所说的话和昨天送礼的几乎如出一辙,熟能生巧,李桂已经可以从容以对:“过奖、过奖……好说好说。”

“贵哥,你真是读书的料子,没上过学,现在说话都文绉绉的……”

“我去,我没上过学……”

李桂心里哑然失笑,口中随意敷衍:“我在书堂外听了几天。”

“那我也去听听……哎,我年纪大了,还是算了。”

……

两人正谈论之间,身后脚步声响起,估计是贾宝玉来了,李桂转身后想去见礼,而转身后,却看到周兴提着包,跟在贾宝玉的左侧。

李桂一愣,下一刻他就明白了什么,而后他迎上去对贾宝玉抱了下拳,说道:“见过二爷。”

“大兄客气。”贾宝玉随意抱了下拳。

“见,见过贵哥。”周兴也向李桂行了一礼,因为以前的龌蹉,他这礼极为敷衍,只是一抖手,带着明显的不服气。

而对于他这个动作,李桂装作没看到,贾宝玉在前却是真的没看到,到了车前,贾宝玉转头向李桂笑道:“大兄,进来吧!”说完他掀开链子,率先进入了车厢里。

以前李桂是坐在车辕上的……但现在他清楚他现在的身份与往日不同了,最起码是一个读书人,应当有读书人的风骨,不卑不亢。要是不进去,贾政知道了都不会高兴。

帘子一掀,李桂钻了进去。

而这时王荣也对周兴喊道:“快上来。”

闻言周兴赶紧跳上了车辕,动作麻利,但不知为何,一股低人一等的感觉却油然而生……他心里的愤愤之意不知不觉间又浓了些。

……

车厢最里面是一个长凳,右侧是一个短凳,再加上四壁,都铺着红色的毛毡。中间则是一个小木箱,食盒以及小火炉、火折、毛巾、小盆等东西放在里面。

而李桂刚刚在偏凳坐下,贾宝玉就盯着李桂问道:“大兄变化为何如此之大也?”

贾宝玉以前只是以为李桂只是因为挨打而沉默寡言,而从晴雯的叙述中他感到了一个知礼好学的儒生,这个变化就超出了他的接收范畴,他以前和李桂的关系又亲密,以他现在的年龄心思还单纯,因此就直接向李桂问了出来。

他这样问对李桂来讲倒是有些猝然,不过他心里已经早已准备好了说辞,因此微微一愣,又沉吟了一下之后,李桂才微笑道:“回二爷,上次挨打后,我就怕再次被老爷打,所以我就长了心,在窗外偷听先生讲课,一听之后,才知世间之至理,以前真是白活了!”

这套说辞实际上是李桂为贾政准备的,只是在当时的场合中,单聘仁三人将气氛调和的太好,他没有用上!李桂也认为这套说辞最能解释他巨大的变化。

不过李桂认为这套说辞讲给贾宝玉听,只怕会引起他的反感,原因无它,《红楼梦》里写的明白,贾宝玉是最讨厌《四书》《五经》之类的经书的了,认为它们不过是禄蠹们的敲门砖,而《弟子规》却正是劝人好学、有矩的经文……

但是李桂沉吟了一下还是说了,原因一是这是最好的解释,至于第二点则是因为恩惠。虽然以前受的教育让他讨厌封建社会,但李桂不得不承认,荣国府现在提供着他衣食住行的条件,对他确实有恩惠,再想到贾宝玉的结局,以及现在贾宝玉的眼高手低,不韵世事,他想点拨一下……算是心安。

至于第三点则是因为内心的规范。他以前是一个老师,是教育学生的,贾宝玉现在在他眼里就是一个有很多毛病的学生,让他迎合一个学生,或者说敷衍一个学生,他内心的规范也不允许他这么做。

而最根本的一点在于他清楚自从他决定走科举这条路求生时,在思想上他与贾宝玉就不合拍了。而这一点,在现在的情况下没法改变——他想不出比科考更好的路来求生!

既然早已有了裂痕,那把裂痕亮出来也就无妨了!

而如李桂如预测的一样,李桂刚说完,贾宝玉就眉头一皱,脱口而出道:“没想到你也是一禄蠹,真真……”

说到这里,考虑到以前的关系,又想到毕竟还要李桂做挡箭牌他下面的话戛然而止。

而这时李桂已经淡淡的说道:“二爷,如果你为长随,你当如何?”

李桂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轻描淡写,轻轻点拨贾宝玉。以前教育学生的方式,不论是讲道理还是训斥对贾宝玉都不行,他现在在身份不允许,贾宝玉的性格也不允许。

而对于贾宝玉来讲,身在富贵中,贾政教育他是以‘士’为标准,贾母、王夫人的言传身教是以‘主’为标准,讲究的是千金之子,坐不垂堂,都是高高在上的姿态。可以这么说,从来没有一个人让贾宝玉以下人的角度看问题,他更是从来没想过会当个长随,李桂这么一问,他不由的呆了呆。

随即就感到他要是长随……也不能一直做个长随!而这时佛家思想已经影响了他,佛家讲究安身守命……但他毕竟年幼,正是血气丰盈之时,这样寂灭无为,他又觉得不妥。而要读书求仕,他又本能的感到厌恶……

各种念头在他脑海里翻腾,他现在思想还不成熟,一时之间脑海里纷乱之极……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心里还是本能的拒绝着读书求仕。

而对于李桂的这个问题,他也不知该如何回答,逃避责任的性子让他沉默不言,茫茫然把眼睛投向了车窗外……

以后的路途有些沉闷……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360)

我要评论
  • 人家的&。

    所谓的长随本意是官人家的奴仆或奴隶,后来引申成为一种职业,带有帮闲和助理的意思。

  • ,是因&不希望

    之所以如此注意名声,是因为在封建社会里名声在一定程度上是他们的护身符,毕竟皇上也不喜欢、也不希望自己身边的臣子臭名昭昭,影响他们高大上的形象,除了个别皇上别有用心之外。

  • 反过来&越是富

    这句话反过来的意思是赖家越是富贵,那么荣国府变肯定越是繁华!

  • 而且充&方法!

    所以这三天以来,李桂琢磨良久,认为用当逃奴这个方法来改变命运,不但充满了不确性定性,而且充满了危险,实在不是一个好方法!

  • 各自的&躯体的

    而至于各自的因素,李桂觉得这具躯体的条件并不比赖尚荣差多少!

  • &主任、

    而他以前是县中学的副校长兼教导主任、兼二十九班的班主任……

  • 因为如&荣国府

    因为如果他真的逃出荣国府,那么他就是逃奴,荣国府一定会追捕他的!

  • 到另一&国府不

    李桂在心里喃喃了句,随即心里想到另一个摆脱既定命运的办法,那就是延续荣国府的荣华,荣国府不倒,他自然不倒。

  • 府,或&政这方

    在以上两个条件中,李桂清楚现在自己相比赖家,荣国府,或者说贾政这方面的因素是不变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