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最擅长于在贾母面前讨喜得了贵卖乖,引贾母开心,见贾母面带笑容,风骚的身子往贾母处一探,笑着接话道:“确实贵了李桂那猴崽子,但是他也确实是块牌子,以后宝兄弟不需要这么担惊受怕的了!今儿个呀,给宝兄弟贺一贺,下午呀,咱们都在老祖宗这吃了。”和迎春、和迎春、探春一样,王熙凤对李桂之事也不怎么放在心上,毕竟这件事在她们眼里既与她们无干,也是小事一桩。。...

王熙凤最擅长在贾母面前讨巧卖乖,引贾母高兴,见贾母面带笑容,风骚的身子往贾母处一探,笑着接话道:“确实便宜了李桂那猴崽子,不过他也确实是块牌子,以后宝兄弟不用这么担惊受怕的了!今儿呀,给宝兄弟贺一贺,中午呀,咱们都在老祖宗这吃了。”

和迎春、探春一样,王熙凤对李桂之事也不怎么放在心上,毕竟这件事在她们眼里既与她们无干,也是小事一桩。

不过她的话却把贾母逗乐了,“你这辣子,怎么给你兄弟贺喜,却要在我这里。”随即贾母说道,脸上的皱褶却菊花一般层层盛开了。

“孙媳本来就想让老祖宗为宝兄弟贺一贺的,可是老祖宗一直不说,孙媳只好说了。”

“呵呵,你这辣子……”

王熙凤插科打诨,贾母笑容更盛了,整个屋子的气氛更加融洽,也更加轻松。

……

而此时李桂也走到了二门,门房里刘婆子和张嬷嬷正在闲谈,听到脚步声时,刘婆子职业性的往门框处一伸头,人影一花,却看到李桂步伐轻履的走过,一张大嘴顿时张开了……

“真奇怪……”

“怎么了?”

“李桂居然没被打!”

“咦,这倒是怪事!走,到里面问问去。”

说话之间,张嬷嬷站了起来。

其实贾府后宅里的婆子都一样,都有一颗熊熊的八卦之心,平时要么乱嚼舌头,要么搬弄是非。

……

就这样,几乎是在一晌午,贾政让李桂入学,并给李桂取字的事就传遍了整个荣国府。

而在这个时代读书识字是一条飞黄腾达成为人上人的路,是一条光宗耀主的路!

因此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荣国府的仆役除了大赞贾政宅心仁厚之外,就是各种羡慕嫉妒恨,彼此议论之间往往先‘啧啧’两声,要么说没想到李桂这小子攀上了高枝,要么说这有什么,一辈子考不上秀才的多了,要么说这要看他老李家祖坟上长没长那颗蒿,然后鼻子里冷哼一声。

当然仆役中也有暗骂贾政不长眼睛的,比如周兴。

而此事对于贾政的影响也颇大,梅佩孚梅翰林最先知晓此事,是饮酒间单聘仁无意说出的,知晓之后,梅翰林立即起身对着贾政深揖一礼……

而后由梅翰林之后传遍的朝堂,闻者表面上都大赞贾政有仁义之心,有伯乐之善,实乃谦谦君子!

当然也有人背后说贾政钓名沽誉的,只是背后的贾政听不到!

因此随后的时间里,面对如潮美誉,贾政之心宛如泡在温汤,舒适之极,更是深感许李桂入学这一举措英明无比。

这是后话。总而言之,贾政许李桂入学之事,如石子投池,涟漪层起之处,尽是人世百态。

不过李桂立刻从人生百态中得到了好处,上有所行,下必效焉,中午在贾母处吃酒时,王熙凤就品出了其中的味道,既然贾政抬举李桂,她也得表示一下支持不是,更何况她还是替王夫人掌家的,也就是替贾政管家的,用贾政的东西收买自己的人心,还能哄贾政高兴,这样的事王熙凤很喜欢做,于是下午林之孝便来到了李桂的住所,并带了两个健仆,然后传达了王熙凤的心意,仆从院最西边有一个废院,两间屋子,清静幽雅,已经给收拾好了。

而后林之孝从袖中拿出了一方端砚——上有所行,下必效焉,《红楼梦》中林之孝夫妇都是嘴笨的人,用王熙凤的话讲是三脚踹不出个屁出来,但是这个人却是敏于行事的,也因此很混上了管事的职位。

从本心讲,李桂以后不打算与荣国府有什么来往,因此也不想欠下什么人情,因此对于林之孝送的砚台他是拒绝的,只是林之孝吭吭哧哧的说这是一点小心意,希望他不要嫌弃。

人情是最不好拒绝的,因为当场拒绝往往意味着当场打脸,想着以后小情小还,大情大还的对等原则,李桂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随后赖大、吴新登、单大良、余信等大小管事也亲自或派人送来了笔墨纸砚等物,人情难却,李桂也只得收下。

到了傍晚时分,麝月居然又来了,当李桂出来迎接时,她先是深深瞧了李桂一眼,行礼后,递给了李桂一个锦包,然后说是宝玉给送的,然后说贾宝玉说他身份不必以前了,明天再偏门等他就行了。

而麝月刚走,一个长的有些粗壮的粗实丫头提着食盒走进了院子,这个丫头李桂脑力有印象,名叫春杏,厨房的,平时干些杂活,并负责给单聘仁等三个送餐,只是李桂不明白春杏为什么会来他这里。

而正疑惑间,春杏曲膝行了个礼,大嗓门道:“李桂,二奶奶说了,以后由我负责给你送餐,你可攀上了高枝。”

说着春杏眼睛一亮,投去了实名羡慕的眼神。

“原来如此!”

李桂心里念叨着,再想着贾政的成全,贾宝玉的包裹,王熙凤的安排,突然之间他心里有一股沉甸甸的矛盾的感觉……

随后春杏打开了食盒,晚餐是一荤一素,与以前相比多了一素,汤也由原来的面汤变成了蛋汤。

看到这些,李桂心里沉甸甸的感觉又重了一些。

……

吃过饭之后,李桂来到院中,随意做了几个仰卧起坐——这是他以前的习惯,也是他锻炼的方式。

出了些汗后,李桂进屋点上了油灯,从礼堆里找出一块端砚,一个笔架放在了书案上。

书案与书架是与他原来屋子摆设不同的地方,但也是旧的,不知道是谁用过的,不过斑驳的落漆却显得很有古韵,李桂很喜欢。

铺上纸,磨了墨之后,李桂拿起一只不知是谁送的狼毫小笔,端端正正的写下了‘赖大’两个字,他要把送礼的名单记下来,人情后补。他只能这样,至于补不补的上,他觉得只能看天意了,但这份心要有!

字体是板板整整的馆阁体。

他清楚在这个时代字必须练好,因为这个时代的人信奉字如其人,而字,相比这个时代的人,绝对是他的弱项。

灯光如豆,偶然‘噼剥’着跳动一下,晃动了他映在墙上的影子,却越发显的屋子里寂静。

……

李桂的屋子里寂静如夜,不过此夜荣国府里却并不寂静,天色刚黑,周瑞家的就揣着一包冰片进了王熙凤的院子。

对于让周兴当贾宝玉长随这个事情,周瑞一家的看法是一波三折的。

作为荣国府的老人儿,中层,做贾宝玉的长随是一个既有前途又有钱途的差事,这一点周瑞夫妇很清楚,因此最初当周兴落选后,他们一家心里都很是嫉恨李桂,明里暗里,明讽暗刺,说了李桂很多话。

可后来事情发展的方向让他们大跌眼睛,每次李桂被训斥,他们都心有幸幸焉,觉得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并明里暗里的幸灾乐祸!

可现在李桂居然得了这么大的好处,而实际上他们眼里实际上是前途无量——毕竟得到了贾政的欣赏,又能识字,最起码以后也会是个账房。

富贵险中求!他两人觉得自己的儿子也不比李桂差!人都会这么想!周兴也觉得自己不比李桂差,毕竟出身相同。

因此千回百转,他们的心态又回到了当初的起点。

第一章李贵

2022-05-15

第二章逻辑

2022-05-15

第三章世情

2022-05-15

第四章微微

2022-05-15

第五章所闻

2022-05-15

第六章春雷

2022-05-15

第七章风格

2022-05-15

第十章层次

2022-05-15

书评(179)

我要评论
  • 但是曹&害人,

    但是曹公还是用隐喻的笔法给出了李贵的命运,民间谚语桃养人、杏害人,李子树下埋死人,而贵谐音为鬼,因此李贵的命运一目了然。

  • 同,首&儿,也

    当然,要是平常的奴仆跑了,或许荣国府不会兴师动众,但是李贵的身份不同,首先他是家生子儿,也就是说他父母以前都是荣国府的仆役。

  • 贾宝玉&看出来

    这个道理贾母很懂!因此荣国府里有两种现象特别明显,一是规矩,这个不用多谈,从贾宝玉与贾政的关系,贾宝玉与贾环待遇的区别就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

  • 宝玉去&那里上

    现阶段他的工作主要是陪贾宝玉去贾代儒那里上学,干些拎包端砚、递茶倒水的活。

  • 容就是&杂事的

    不过在李贵身上没有引申,他实际上就是贾宝玉的私人奴仆,工作的主要内容就是贾宝玉出门时听贾宝玉喝使,给贾宝玉办杂事的。

  • 越是富&府变肯

    这句话反过来的意思是赖家越是富贵,那么荣国府变肯定越是繁华!

  • 而是贾&职。

    至于为什么助赖尚荣为官者、希望得到名声者不是贾赦而是贾政,《红楼梦》中其实已经给了解释:贾赦为人不堪,在朝中并无实职。

  • 都是悲&当当的

    《红楼梦》里荣宁二府出场露脸的人物几乎下场都是悲惨的,但是在荣宁二府的败落中赖家却飞黄腾达,赖尚荣稳稳当当的做着官,没受任何影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